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608.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零九章 丁香花

第九百零九章 丁香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九百零九章  丁香花

    一整个夜晚,游戏里、论坛上闹得沸沸扬扬,死亡丘陵一战,雪月歼灭千秋功业全师,一个活口都没有留,而自己的阵亡率则连20%都不到,一次典型的歼灭战,一举轰动灵恸大陆,不出意外的话,现在的魂归战袍和七星灯应该是寝食难安了。

    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我下了线。

    疲倦不堪,打开论坛。

    中国区的官方论坛上高挂着一个血红色的横幅,上书“雪月,血的誓言!”,下面则是一行小字,细数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总之是把千秋功业给臭了一顿,这招倒是很像千秋功业一个月前对付我的一招。

    看看这个通稿的作者,赫然是飞儿,中国区官方御用美女主持兼记者,看来,在飞儿的心里也是一直向着雪月的,作为见证人,这片稿子写得字如刀剑,不到两千字却戳得千秋功业和血饮天下是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我不由一笑,人在做天在看,血饮天下这次肯定要栽个大跟头了。

    游戏里,已经让乱舞春秋安排了几万玩家驻守在紫金矿坑周围练级了,均是雪月的精锐,相信不管是魂归战袍还是千秋功业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击溃这支精锐,一旦被进攻了,我们也有时间上线策应。

    松了口气,我倚在椅子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总算,雪月解体之后的巨大危机,我们终于撑过来了。全歼千秋功业于死亡丘陵,痛击魂归战袍于西南外域,这两战足以让雪月扬威,也给了这两个敌对行会以示警,今天的雪月,已经不再是那个摇摇欲坠的行会了。雪月受过伤,但是伤势已经痊愈,如今利爪长成,谁敢来摸老虎屁股,必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游戏里面暂时安全了,魂归战袍和千秋功业在近期内都不敢动雪月分毫,更不用说去动王者之都了,就算他们两个行会联手,雪月也同样可以依靠自身的200万劲旅击溃对手,二十四铁骑领衔,银曜铁骑开道,所向无敌!

    接下来,安排相关人等秘密的去打毁灭珠,收集银曜战马,再加上百年玄铁的采集,争取在一个月内打造出一支万人银曜铁骑,这样的话,光是这一万银曜铁骑就足以抵得过五十万大军了,这丝毫不夸张!正规骑兵在战场上一旦形成冲阵,普通玩家的防御简直就如浮云,骑兵的装备若是足够精良的话,无视弓箭手的眩晕箭和法师的冰霜咆哮,在千军万马中来回冲杀不过是小菜一碟!

    揉了揉太阳穴,去了一趟稻花香的房间,带着稻花香去吃了早餐,回到公司里休息,昏沉沉的一直睡到了近晚上。

    ……

    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多了。

    手机上一连串的电话呼叫,居然没有听到,均是江云的号码,拨通过去,发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江云将苏州分店的各种筹备动作细细汇报了一遍,而这些又是我必须要学习的,于是拿了纸笔,详细记下来,控制着抵触的情绪,耐心的打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

    终于,苏州分店那边的事情搞定了,事实上,那里的营运已经承包给专业的公司了,江云也不过是个监督的总经理而已,不过她事事上心,这也是我比较放心让她一个人去挑大梁的原因。

    带着稻花香来到楼下,点了几个菜,然后静静等,同时看了一眼稻花香的穿着,笑道:“香香,你身上的衣服就这么几套,一会带你去转转新街口,买几套新衣服去?”

    “哦,好的,哥哥!”稻花香笑着答应,漂亮的脸蛋上洋溢着幸福。

    不曾想正在这时,对面街道上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似乎在庆祝着什么。

    我不由惊奇,叫了一个服务员领班mm过来,问道:“对面干什么呢,那么热闹?”

    mm笑了笑:“哦!对面新开了一间酒楼,今天开张嘛!早上更热闹呢,来了好多市领导级别的,许多的人我只在电视新闻上见过。”

    “哦?新开张的酒店?”我皱皱眉,笑道:“够意思啊,开在我们甘泉梦乡的对门,真给力啊!”

    “呵呵,总经理你说什么呢?什么叫给力呀?”

    我抬头瞧了一眼这mm的笑容可掬,nnd,是不是我平时太和善了,居然会被下属调戏?这样可不好,以后可得严肃点。

    于是,对领班mm说:“我点的菜打包好了送到办公室去吧,这顿饭,我要到对面去吃!”

    “哦,好的!”

    带着稻花香出门,过了马路来到了这间新开张的酒店前面,名字叫“丁香花酒楼”,似乎是一个联锁的酒店,在这之前,我貌似听过。

    进了大厅,只见这里的构设非常之典雅,整个一楼被打造得青山绿水,食客们几乎是坐在假山溪流中吃饭的,这档次可不低,想来在这里吃饭也挺贵的。

    寻了个座位坐下,稻花香惊奇的看着周围,笑道:“这里的景色不错,比我们那边稍强了一些……”

    我笑了笑:“那得先尝了菜才知道,看风景可以去拙政园,这里仅仅是吃饭的地方。”

    “呵呵~~”

    ……

    不久之后,服务员拿来了菜单,菜式很多,苏帮菜、川湘菜、淮扬菜之类的都有,于是,我就点了一道川菜,一道湘菜,苏帮菜无爱,太淡太甜,不够辛辣,不给力啊!

    因为是新开张,晚上有不少人在这里捧场,不过估计都是吃白食的,像我这种虔诚冲着酒菜而来的食客应该是绝无仅有了。

    不到十五分钟,菜上了,我和稻花香一边品着,一边聊天。

    “味道怎么样?”我问。

    稻花香抿了一口牛蛙肉,笑道:“还好,不过,貌似就是没有什么特色的菜,这里的菜式人家别的川菜店也有。”

    我点点头,笑道:“没错,这年头干什么都要图个噱头,凤姐靠自信、风娇靠艳-照,开店也同理,没有一点出类拔萃有搞头的菜式,根本就打不响名声,我要是这个店的老板,嗯……我就安排每桌一个兔耳女郎陪吃饭,谁吃的最快就能把兔耳女郎带回家!”

    稻花香扑哧一笑,却不说话。

    “香香你笑什么?”

    “没什么啊,你吃菜,吃菜!”

    “……”

    奋斗了半小时,风卷残云的吃光了桌子上的菜,当我摸着肚皮回味的时候,一个身穿西装的工作人员走过来,笑问:“这位先生,对我们的菜有什么建议和意见吗?”

    我点头:“当然有,让你们老板过来。”

    “啊?您……”

    “没事,让他过来就是了,我要当面给建议。”

    “哦,好的,我这就去说一下……”

    这小伙子倒也实诚,让他去叫,还真的去叫了。

    几分钟后,身后传来脚步声,显然是高跟鞋的声音,不用回头看也知道了。

    而稻花香则抬头看着来人,“啊”的轻叫了一声,很是惊讶!

    我也急忙回头看,惊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身穿咖啡色制服的女性,胸前别着一个小牌牌,正是总经理,而且名字很耳熟哦——

    郑璇舞!

    ……

    我猛然站了起来,我勒个去!还真的是红绫舞啊,这妞什么时候跑到南京来开店了?这……这也太巧了吧?

    红绫舞一样惊讶的看着我,张大了嘴巴:“怎么会……怎么会是你?”

    我先回过神来,笑道:“小舞,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啊?”

    红绫舞睁大了眼睛,却也没有表现得不友好,只是淡淡一笑:“没什么好或不好,不就是讨生活。”

    我目光瞥了一眼四周,道:“王俊杰有跟你在一起?”

    “对!”

    红绫舞露出了一丝警戒的神色,道:“你想怎么样?我和jj已经退出了灵恸的争霸,月神殿也土崩瓦解了,难道你还想赶尽杀绝啊?”

    我直直的看着她,微微一笑:“我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放心吧,只要王俊杰不在我面前蹦跶,我是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倒是你……”

    “我怎么了?”红绫舞有些不解。

    我淡淡笑道:“对自己好一点。”

    红绫舞愣了半晌,最终轻声应了一句:“嗯。”

    说着,红绫舞再次不解的看着我,问:“书生,你还恨我吗?”

    我深吸了口气,说实话,月神殿的瓦解,红绫舞和王俊杰都倍受打击,而我也经历了雪月的解散,那么多事情之后,那些往日的恩怨其实也都不那么重要了。

    “不恨,只是可怜你。”

    “哦……”

    红绫舞又问:“你怎么会在南京,不是呆在南京陪着凌雪凌月吗?”

    “怎么,雪月工作室解体的事情你还不知道?”

    “知道一点……”红绫舞叹了口气,道:“现在想起来,当初我们都不知道到底干了些什么,现在都觉得有些好笑。”

    我点点头,道:“喏,对面的甘泉梦乡就是我的,以后,我们还是竞争对手,你可要小心了。”

    红绫舞不由一笑:“好啊,我也正愁着在南京寂寞呢,现在多了一个强大的对手,正合我意。”

    我微微笑道:“那好,对了,你还打算重整月神殿吗?”

    “你说呢?”

    “会?”

    “是的,我不会放弃。”

    红绫舞眸子里满是坚毅,道:“这是我的梦想,也是jj的梦想,你还会像是从前那样对付我们吗?”

    “会!”

    我的回答很坚定:“王俊杰在月神殿一天,我就会压制月神殿一天!希望你也能知道王俊杰当初干下了多么混账的事情,就因为她,凌月差点被……”

    “你别说了……”

    红绫舞打断我,脸上露出了难堪的神色,幽幽道:“对不起……”

    “说对不起的不应该是你。”

    我笑了笑,转身而去,丢下了一句:“小舞,欢迎来甘泉梦乡品尝我们的甘泉活鱼,不过很贵哦,带够钱再来!”

    红绫舞轻笑:“好的,一定!”

    结了账,走人!红绫舞这小娘们太不够意思了,也不说免了我的饭钱。

    ……

    来到外面,晚风清凉。

    回头看了看丁香花酒楼的牌匾,昔日里游戏里最大的对头居然把店子开在我的对面,人生如此戏剧,谁也未曾想到颐指气使的郑家大小姐会沦落到南京来开店,与我的遭遇如出一辙,对王俊杰我没有一丝好感,但是红绫舞这个小女人,说实在的,这种女人跟秦韵是一个级别的,千里难求!

    一想到秦韵,我又是一愣,望着甘泉梦乡的霓虹灯发呆,生活有苦有甜,我们已经尝尽了甘甜却不能活在梦乡里,如今终于老天要让我们尝一尝苦涩的滋味了,分离不止是对我,对凌雪、凌月,甚至对秦韵都是一种煎熬。

    不管秦韵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即使她身在远方,但是心一定在我们这里,这是大家都坚信的,给不了秦韵幸福,这是我的过错,但能让秦韵想念,这是我的荣幸,自从进入雪月工作室的第一天开始,我们的命运就已经被绑在了一起,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曾经年轻的诺言都存于心中,或许会被时间洗刷,或许,会铭记到生命的终结。

    一声叹息,我轻轻摇头。

    稻花香笑吟吟的挽著我的手臂,说:“怎么,想她们了?”

    稻花香很聪明,一个“她们”就概括了许多东西,这句话怎么说都不会说错了。

    我笑着摇头,道:“香香,你的s3布甲套装凑得怎么样了?”

    “凑齐了,不过我不满意。”

    “哦,为虾米不满意啊?”

    “我的袍子是紫丁香法袍,地神器,s3的装备根本就不搭,而且到现在s3只给我出了一件极品的布甲护腕,加了27%的气血上限,都没有加技能命中的,呜呜,江南小乔还有一个加12%命中的s3靴子呢……”

    我不由一笑,回身看了看这个可爱的妹妹,说道:“不着急,反正现在还没有触发飞升的任务,这几天我陪你刷刷s3吧,以我的32点幸运值,出极品s3的部件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嗯嗯!”

    去一趟新街口买些衣服,然后回公司,再次上线,拉上凌雪,花了三个小时带着稻花香刷了一通s3,果真出了一个加500点命中力的法师护腿!

    没有多熬夜,凌晨1点多的时候就睡觉了,凌雪第二天要考试,真是纠结的学生生涯。

    ……

    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又传来了雨声,我揉了揉眼睛,一侧身,却不想撞到了什么人。

    “靠,别乱动!”

    床边,居然传来了女声,而且还伴随着“biubiubiu”的游戏声音,连连看?

    我转身一看,惊呆了,只见一个mm正坐在床边,抱着我的笔记本,开心无比的玩着小游戏,还伴随着阵阵轻快笑声。

    “怎么……你来了?”

    我惊讶不已,嘴巴都快张成o型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