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630.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一章 人生得意须尽欢

第九百三十一章 人生得意须尽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九百三十一章  人生得意须尽欢

    都说世事无常,当一件件事情像是利刃一样切在心头的时候,才更加真切的体会到这种人不胜天的感觉,生老病死面前,永生就像是镜花水月,幸福来了,幸福又走了,人活着,人死了,始终都要经历。

    我连夜打了王宇的电话,托关系搞到了一张明天早上从上海到北京的机票。

    一夜之间,谈不上以泪洗面,却也心里忐忑,科技发展至今,癌症的死亡率已经大大的降低,可还是很高,我是个没有信仰的人,可是这一夜却将满天神佛、真主、天主、耶稣都祷告遍了,祈求阿姨能够长命百岁,不要再夺走我唯一的亲人了。

    我不是天煞孤星,不想逮谁克谁。

    ……

    第二天,稻花香屡屡问我什么事情,我都隐瞒了下来,却打电话让凌月来一趟南京,把稻花香接到她那里去居住一段时间,让稻花香一个人留在公司,我实在是有些不太放心。

    凌月也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怕大家担心,也就没有说,只是告诉她们我要去北京一趟,却让几个mm以为我是去接秦韵,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王宇亲自开车送我到上海,从登机开始我就惴惴不安,阿姨说派人去机场接我了,一个女的,她公司里的一个职员。

    两小时后,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我平息了一下心情,拎着简单的行李就下去了。

    出口处,不少人在在迎接,其中不乏拿着相机与摄影机的记者,当然,我还没有自恋到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能请得动记者。

    回头一看,释然,一个戴着墨镜的女星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从脸蛋和身材来判断,我猛然醒悟:哟,这不郭芙蓉么?

    当然,郭芙蓉没有鸟我,兴冲冲的走了。

    而当我走出去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mm手里举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丁书生,快过来!”

    就是她了!

    我直直的走过去,点头道:“你好,是我。”

    mm瞧了我一眼,笑道:“哦,果然很帅,丁总没有骗人!”(阿姨跟我一个姓,这个显而易见)

    刚要走,忽然那几个追郭芙蓉的小记者调转头来对着我猛拍,其中一个大声道:“好家伙,还有意外收获!这个不是灵恸第一人轻狂书生么?果然和游戏宣传画面上的一模一样啊,赶紧拍下来,郭芙蓉当头条,他当二版!”

    我瞪眼道:“少废话,我要上头条!”

    旁边的mm笑道:“你要脱了衣服在机场里裸-奔两分钟,估计就稳上头版了。”

    于是,两人灰溜溜的走人,在机场外面,我去买了一个精致的果篮,花了800多块钱,那么贵也不知道是不是里面装着五庄观的人参果。

    mm问我:“买果篮干什么?”

    我说:“阿姨病了……”

    她“哦”了一声,笑道:“应该的。”

    mm开了辆不算很新的帕萨特,驱车在穿行在高架上,一个多小时之后在市区的某个角落里停下,前方就是一幢9层高的楼房,上面写着“天华健身馆”的字样,这便是阿姨在北京跟人合开的公司了。

    “丁总在五楼的经理办公室,你自己过去吧,我去停下车。”mm笑着说道。

    我点点头,提着果篮上楼,到了五楼之后发现这里是个行政办公区域,走到尽头便是总经理办公室。

    “嗒嗒……”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阿姨的声音:“进来……”

    我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便是阿姨的一张略显疲倦的面容,她捏着嗓子,瞧了我一眼,笑着站起来:“你小子终于算是来了!”

    我将果篮放下,眼睛一红:“阿姨,真的食道癌吗?是不是早期,可以有很大治愈率的……”

    阿姨点头一笑:“不用担心,晚期了!”

    说着,她拿起了果篮里的一个鸭梨,哗嚓咬了一口,吃得很犀利。

    我看呆了,连忙说:“阿姨,你别吃这种难咽的东西啊!”

    “医生说了,香梨润喉,对我的喉咙有好处。”

    “梨子可以治疗食道癌?”

    “哦,什么食道癌?”阿姨忽然反口问道。

    我傻眼了:“您不是说查出了食道癌了?所以才让我连夜过来……”

    阿姨摇了摇头:“你肯定记错了,我明明告诉你是咽炎而已,喉咙有点干,吃点梨子就好了……”

    我彻底呆住了,却喜从悲来:“阿姨,真的不是食道癌吗?”

    “当然,你见过那个癌症患者那么好牙口?”

    我喜不自胜,却又说:“阿姨,那你干嘛那么吓我,你看看我的眼睛,都哭肿了……”

    “你那是熬夜熬的。”

    阿姨看了我一眼,笑道:“好了好了,阿姨就是好久没有看到你,有点想你了而已,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在这里住几天,多陪阿姨几天吧!”

    “哦!”

    只好这样了,既来之则安之。

    给凌雪、凌月各打了一个电话,通报了平安之后就在阿姨的公司里住下,中午就在食堂里将就了一顿,因为阿姨说晚饭去吃一顿好的。

    ……

    一直盼到了晚上,阿姨又变卦了,对我说:“小子,既然都来了,干脆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公司运营部王姐家的侄女刚好是适婚年龄,晚上约人家出来一起吃个饭,要是中意的话就把事情给办了!”

    我差点吐血:“阿姨!别开玩笑了,我有女朋友,凌雪,难道你忘了!?”

    “哦?凌雪?哦,对了,差点忘了,那个女孩好漂亮的说!不过,这也没有关系,晚上吃饭的时候看看另一个怎么样,货比三家嘛!”

    我彻底喷血了:“算了,那我自己开车出去找个店子吃饭,要相亲你自己去相亲,我可没有乐趣!”

    这算个什么事情,大老远的被骗到北京来,结果还要相亲,我倒成了一个十足的婚姻远行者了。

    阿姨有些不高兴了,说:“你小子少给我废话,翅膀长硬了不是?我已经答应了王姐晚上跟她侄女见面了,反正就是吃顿饭,又没有让你当场跟人家入洞房,你激动什么,知道你心里只有凌雪,这次就是过过场子。”

    我只好点头:“那说好了,过过场子,我不管这女的长成什么样子,哪怕是刘亦菲我也视之为粪土……”

    “知道了,你小子可真烦,比你老爸小时候难缠多了,你爸相亲那一会不知道多开心呢,整天上蹿下跳的像只猴子!”

    “……”

    身不由已,只能在北京再来一场相亲会了。

    晚餐的地点选择在了市区中心的一个五星级酒店里,阿姨掏腰包,就带我一个人。

    点了菜之后就等人家,结果对方也姗姗来迟。

    终于,菜都上得差不多的时候,来人了,是一个长的跟包子一样的中年妇女!

    我大惊:我去,就这种货色,让我死了算了!

    不曾想,这个人是王姐,要相亲的是她的侄女。

    “丫头,别站在外面不好意思了,快点进来吧!”王姐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我也看了一眼,那是一个婀娜的背影,穿着黑色风衣,一头长发如水般的披肩而下,露出半边雪白的脸蛋,一只璀璨的银色耳坠轻轻摇晃,仅仅从这一点判断,这女的身材和皮肤都绝对是极品。

    “别不好意思了,快点进来!”

    王姐去拉那个女孩,而我则假装喝茶,低头去看桌面上的花纹。

    几秒钟,一阵香风吹过,显然,那女孩已经坐到了对面了。

    “书生?”阿姨捣了我胳膊一下,道:“没礼貌,快点问好……”

    我抬起头,刚要说“你好”,可是这个“你”字到了嘴边却再也吐不出来了,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一张玉脂般的剔透的脸蛋,五官精致,美丽的眸子像是一汪清泉,嘴角边漾着的浅浅笑意更是让人心醉。

    我哽咽住了话语,从喉咙里挤出了两个字:“秦韵……”

    没错,这个跟我相亲的女孩就是秦韵,穿着一身笔挺的风衣,雍容大方,正笑吟吟的看着我。

    显然,我中套了,这从头到尾都是阿姨给我设的一个局!

    阿姨看着我的表情,显然已经心知肚明了,拍拍我的肩膀,说:“怎么样,对这个女孩,满意不?”

    我看向阿姨,道:“阿姨,王姐,你们慢慢吃,我和她出去逛逛……”

    阿姨轻笑:“好吧,王姐,咱们吃,让你侄女和我侄儿年轻人出去走走!”

    我去!什么侄女,明显是假冒的,这个时侯我再看不出来就实在是太傻了。

    于是,我站起身,走到秦韵身边伸出手,秦韵很默契的伸手跟我握在一起,两个人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酒店。

    外面凉风一吹,八月初的北京居然会有那么凉爽的夜晚。

    没走出几步,就在酒店前方的广场上,我张开手,笑道:“先来抱一个吧?”

    秦韵笑而不语,轻跑两步整个人扑进了我怀里。

    我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孩,心中感慨不已,沧海桑田之后,竟然还能相遇,这到底是缘分还是命运的注定?

    秦韵将脸蛋凑在我脖子间,轻声笑:“快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快点……”

    我转过脸,不说话,却深深的吻在了她的红唇上,秦韵起初有些青涩,很快的便以丁香小舌来回应着,她的身体愈发滚烫,紧紧的往我怀里挤,像是想要让自己的身体沁入我体内一般。

    吻了好久,秦韵脸蛋已然通红,仰着脸蛋看了看我,又微微张着小嘴吻了上来,好一番缠绵,最终听到了远处几个酒店保安的笑声,终于,我们两个意识到这实在是太猛了,在广场上接吻,毕竟还是太张扬了一点。

    看着她羞红的脸蛋,我笑问:“这次为什么那么热情?”

    秦韵挺了挺胸脯,笑道:“因为我是你的准女友,为什么不能热情一点?”

    我微微一笑,双手环抱着她的细腰,问道:“那还愿意跟我回去么?”

    “嗯。”

    秦韵答应的声音很小,却真切可闻。

    两个人便在广场边的椅子里坐下,握着秦韵的小手,我又问:“来北京之后,没有呆在林霜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韵笑了笑,娓娓道:“本来我就没打算住在霜姐那里,战魂的工作室人数近50人,规模太大,人龙混杂的,而且还有战魂傲天、战魂风流那两个讨厌的家伙,所以我起初就没有住工作室,自己在市区租了一套房子。”

    “那阿姨怎么知道的你?”

    “哦,阿姨来北京之后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得知我也住在北京之后就跟我一直常联系了,已经快有一个月了,你这个反应迟钝的家伙当然不知道。”

    “那这次相亲也是阿姨安排的?”

    “嗯,阿姨非要这样,我也没有办法,只能顺着她……”

    我笑了笑,将秦韵揽入怀里,说:“这样也好,明天咱们就订机票回去吧?北京不是久留之地,而且游戏里的事情不能耽搁下,一会就去你住的地方拿好行李。”

    “嗯!”

    两人依偎了一会,忽然“咕咕”一声,秦韵便问:“什么动静?”

    我有些尴尬:“肚子饿了,中午就没有好好吃……”

    秦韵莞尔一笑:“好家伙,那可不能饿着,在酒店前面饿死了多丢人,走吧,咱们进去吃剩菜去……”

    “嗯嗯!”

    两个人去而复还,阿姨和王姐都吃饱了,我再为秦韵点了两个菜,浪费就浪费吧,难得今天重逢了高兴。

    说起来,人这种动物有些可笑,一个“准女友”的名号就能让秦韵放开胸襟,大家都明知道这是在自欺欺人,却依旧乐于被假象欺骗,正应了那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又有一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还有一句叫做:天予不取,是为逆天!

    以此来判断,秦韵这个熟透了的御姐就在面前,我却错过了长达一年,事实上已经逆天了一年了。

    可能以后还会逆天而行,但是有些小细节,还是顺着天意的好,在苦涩中寻找一丝甜蜜,这才是过日子的王道。

    我觉得自己顿悟了,看着秦韵美美的笑容,我却有有种错觉,不是顿悟了,而是越陷越深了。

    管它呢,还是那一句:生尽欢,死无憾!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