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638.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再来一瓶

第九百三十七章 再来一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九百三十七章  再来一瓶

    战网,顾名思义是一个网络游戏竞技排行的场所。

    灵恸战网建立在连接游戏服务器的终端,游戏里所有的pk数据都会一一输入,每次击败对手都会在战网上留下痕迹加入统计。

    当然,这个战网排名只是一种假象,排名高的未必就真的很强,排名低的人也未必就是菜鸟。

    如果一个玩家的装备和操作都属于中上乘且热衷于pk,那么他的战网排名肯定不会差,杀人狂魔一般都会出现在排行榜上。

    而有的世外高手则不同,平生只出数剑,每一剑就能夺取超一流高手的性命,这种高手就像是东方不败一样,低调而狠辣。

    中国区的战网排行上,我已经是赫赫有名了,晓风残月、七星灯等人也在战网前十之列,想来一个个剑下亡魂定然不在少数——

    no.1:轻狂书生

    no.2:悲酥清风

    no.3:七星灯

    no.4:晓风残月

    no.5:一粒尘埃

    no.6:地狱火

    no.7:清风揽月

    no.8:清风飞雪

    no.9:命运魔方

    no.10:暗影随风

    ……

    因为国战的杀死敌人数也加入了排行,所以凌雪凌月两姐妹也入选了,不过除了这两个人mm,战网前20位就全部都是男人了,这也体现了男人的好战本性,在生活中不能快意恩仇,只能在游戏里肆意杀伐来去火了。

    悲酥清风作为第一刺客,攻击速度超快,攻击力也不低,国战里杀人数肯定没有我高,不过平时野外对战的频率却比我高多了,有人盛传,难得看到悲酥清风不红名的时候,仔细想想确实如此,红名已经成了悲酥清风的正常状态了。

    战网前一百的玩家里超过半数都是雪月的玩家,这些人也都算是灵恸里的名人,任意一个战出来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月神殿想要东山再起已经很难挖动这些人了,那么红绫舞只能从战网一百开外的玩家里挑选,毕竟红绫舞离家出走之后断了经济资源,不可能再想冰茶那样一掷千金以求一良将了,凭着红绫舞丁香花酒店的那点收入想要拉拢前百的高手,显然就太勉强了。

    ……

    “书生,门要打开了!”

    冰茶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抬头看看,果然,赤霄剑喷涌出数道神龙火焰将城门最后的一丝韧性被打破了!

    “轰!”

    巨大的城门倒塌下去,这座原本属于韩国区的郡城成功被我们攻破了大门,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冲进去杀个精光了。

    城门内挤满了各色怪物,我马上退后两步,将烈焰麒麟给收了,然后拽着冰茶往后去,喊道:“冰茶,来个情意技不?”

    冰茶说:“同志哥,有那点情意就省给三个小妾吧,我可消受不了……”

    “少废话,过来!”

    冰茶撅撅嘴,被强行打出了一剑绝尘,如今冰茶手提着天神器帝陨,一身的装备更是有三件是圣域级的旷世圣器,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足以晋入中国区前五之列,而我的装备更是稍胜一筹,两个圣域级玩家气旋变身之后打出的情意技更是惊天动地!

    “嘭!”

    巨大的剑芒泄入了城中,决然将天水郡劈成了两半,没关系,夺取城池之后系统肯定会维护的,否则一座被切成两半的城池也未免太难看了。

    一击之下,无数怪物被劈成了残血,等级低一些的更是直接被秒杀,我长剑一扬,大喝道:“冲进去,杀光一切!”

    人声鼎沸,银曜铁骑潮水般的冲进了城市里,明晃晃的毁灭之刃光芒连闪,无数怪物被砍得人仰马翻。

    城池已然是破了,我便催促着烈焰麒麟飞驰了回来,让雪月其余的玩家去吃经验和战利品吧,我就不跟他们争了,而且我现在高达圣域238级,每升一级都需要大量的经验,杀这些255级的怪物升级实在是太慢了。

    立于城外等待战果,头顶上方一声龙吟,紫晶龙已经稳稳的落下来,凌雪纵身跃下了龙背,提剑走来,笑吟吟道:“天水郡也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当初制定的王者之都、苹果郡、天水郡三座城池三足鼎立互为守望的局势已经形成了,咱们是不是也该松口气了?”

    我点点头:“嗯,只要这三座郡城都在我们手里,基本上魂归战袍和千秋功业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接下来几天,小雪你和凌月一起来南京一趟不?好久不见了,我很想你……”

    凌雪轻笑:“那就多想几天吧,这几天太热,等下了场雨再过去。”

    “热怕什么?你车里没空调啊?”

    “那下车了热……”

    “秦韵已经住在我的公司里了,跟稻花香是隔壁房间,你们要过来的话,我得安排一下住宿的房间。”

    “嗯,就这几天吧,等今天晚上的据点战之后再决定!”

    “好!”

    于是,轰轰烈烈的夺城战从中午12点进行到了下午五点钟,终于结束了,最终的一个boss被暗影随风、命运魔方等人联手给宰了,因为是郡城的关系,只不过是个魔域级的boss而已,不算很强。

    凌雪和凌月两个mm负责安排了一下晚上据点战的事宜,首先并不宣布,省得出现叛徒去告密,等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在一小时内完成变动再说!

    五点半的时候,我准时下了线。

    来到秦韵的房间,果然,林霜正坐在秦韵的床上,慵懒的靠在床头,如水般的长发落于胸口,遮住了两团骄傲,手里则捧着一本《小蜜万岁》,看得意兴阑珊。

    我便问:“这书怎么样?”

    林霜一手将书丢到了旁边的柜子上,道:“三流言情。”

    “呵呵,没错!”

    我伸头看了看,林霜则说:“韵儿在洗澡,你要参观啊?”

    “不,不用了……”

    “嘿!”

    我抬头又看了一眼林霜,说:“说说初建战魂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吧?看起来,你的年龄也并不太大。”

    林霜瞥了我一眼,道:“战魂吗?哦,那是失乐园和剑与玫瑰解散之后第二年的事情了,也正是因为这两个行会的解散而让月恒再次陷入一片混战的格局。”

    林霜扬起脸蛋,躺在床头,似乎陷入了遥远的回忆里,娓娓道:“那时候,我在一间小软件公司里当部门主管,因为偶尔的机会进入了游戏,再之后就遇到了龙魂和刑天两个人,呵呵,他们两个当时在京城打工,喝酒喝中奖了……”

    “中奖了?再来一瓶?”

    “呵呵,当然不是,是两个月恒游戏的头盔,所以,这两个人才进了游戏,就在两个人在新手村杀狼的时候,因为口角被人全服通缉,而我当时也已经70多级了,看不过去就把这两个人收进了自己的行会,再后来,那行会就是战魂的缩影了……”

    “原来如此,难怪龙魂和刑天有钱买头盔呢……”

    林霜抿嘴一笑,又说:“在现实中,我去了龙魂和刑天的住处一次,条件很艰苦,没有厕所、没有浴室,甚至连厨房的煤气都断了半个月了,我看不过去,就生出了组建工作室的念头,再后来,龙魂、刑天一起加入了打钱工作室,然后又招收了一批人,其中就有鬼炙、傲天和铁翼他们三个人。”

    我笑了笑,问:“那韵儿呢?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韵儿就是在游戏里认识的,你知道的,韵儿一个人住在苏州,所以我来过一次,跟韵儿一起住了一个多月,呵呵,所以咯,战魂工作室里,其实只有我一个人见过韵儿,至于刑天、傲天他们都只是见过韵儿游戏里的样子而已,差别还是比较大的。”

    林霜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喃喃道:“所以,当我回国之后,看到昔日鼎盛的战魂四分五裂,龙魂、刑天更是成为其他人役使的对象时,我非常生气,才会力行召回龙魂他们。”

    说着,林霜默默道了句:“书生,对不起。”

    我惊讶:“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没有搞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你并没有役使龙魂、刑天和鬼炙他们,相反,你非常器重他们,视他们如同兄弟,对于这件事情,我负了直接责任,幸好你挺了过来,要是雪月就那么崩溃的话,我会非常内疚。”

    我摆摆手:“没关系,那些只是小小磨练而已,这样也好,重建之后的雪月已经超过了原先的实力,并且,剑火分离出去之后,一样形成了一支劲旅可以守护好中国区的北大门,是不是这么回事?”

    林霜点头一笑:“你能这样想,我也可以放心的把韵儿交给你,以后,要对她好,否则的话,我会跟你算账的!”

    “呵呵,知道……”

    不久之后,秦韵裹着浴巾就出来,俏脸一红,道:“书生怎么也在这里?”

    我笑道:“这是我的地盘,我想到哪儿都行啊!”

    “哟,你的地盘?那我在你的地盘上,你想怎么样?”

    “在我的地盘上自然就是我的人了。”

    秦韵吃吃笑,林霜则寒着脸:“别忘了,我还在呢!”

    “呃,没事,你明天就走,不算。”

    秦韵忙着打圆场:“对了,刚才我洗澡的时候听到你们聊天,聊什么呢?咱们书生和霜姐终于和好了?”

    林霜轻哼哼,不置可否。

    我则笑道:“我们在聊‘再来一瓶’的故事。”

    “什么故事啊?说给我听听……”

    “不好听,别听了。”

    “不要嘛,我要听!”

    “好,那我先给你做个智力问答!”

    “嗯嗯!”

    秦韵端坐在床边,我走上前扶着她的肩膀,盯着她一双美丽的眸子,笑道:“话说一对情侣炒股崩盘了,大亏,欠下了一大笔债,所以他们决定一起自杀,想来想去,割脉太疼,上吊太苦,所以决定喝农药,可是这两人在小店前买农药的时候却发现钱不够,只够买一瓶的,一瓶只能放倒一个人。但是在最后,他们两个人还是都喝农药死了,问,这是为什么?”

    秦韵眨眨眼睛,道:“他们一人一半!”

    我摇头:“那喝掉了也毒不死,量不够。”

    秦韵又说:“他们赊账了!”

    我还是摇头。

    林霜也来了兴致,瞪了大眼睛问:“是不是他们抢了小店,喝光了所有的农药?”

    我摇头:“也不是。”

    “那到底是为什么?”秦韵一头雾水。

    我笑了笑,说:“因为他们买了农药之后,打开一看瓶盖里面,嘿,再来一瓶!”

    “……”

    顿时,秦韵和林霜笑得花枝乱颤,秦韵锤了一下我的肩膀:“混蛋,整天就知道逗我笑,不知道笑多了会有皱纹么?”

    林霜则扶着床头,笑道:“真有意思,我还以为轻狂书生是个很装13的家伙,没有想到还会那么幽默。”

    秦韵点头:“他呀,是既幽默又装13……”

    林霜笑笑:“这样啊,我都有些羡慕了,有这么的人在,工作室里就不会缺少欢笑了,现在的打钱工作室一个个都死气沉沉,成员出门的时候跟僵尸一样……”

    我瞥了林霜一眼,道:“珍惜自己该珍惜的,龙魂为了你,连我们都舍弃了,这其中的道理,不需要我多说什么吧?”

    林霜哼了声:“我自己的事情,自有区处。”

    秦韵在旁坏笑:“霜姐,要不收了龙魂得了,龙魂这个人还不坏,就是长的有点对不起观众而已……”

    林霜嗔笑:“姐姐我的终身大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操持了?算了吧,管好你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吧,书生这家伙在外面还有凌雪和凌月,这两个小妞的竞争力不是一般的强,要是韵儿你跟别的女人争男人我觉得你有九成九的胜算,可是跟这两个小妞争男人,能有无成胜算就谢天谢地了……”

    秦韵脸又一红:“没争呐……”

    “还没争?哼哼,就差动武抢了吧?”

    “哪儿有……”

    秦韵扯着浴巾的边缘纠结不已,我生怕一不小心把整条浴巾扯下来就春光外泄了,于是说:“不是要晚上去夫子庙么?快点去吃饭吧,趁着夜色好,回来之后还要去抢据点,咱们雪月这次可输不起!”

    “嗯嗯!”

    叫上稻花香,几个人便出门了,连饭都没吃,在夫子庙吃掉风味小吃就行了,虽然不干不净,不过大家也乐在其中就是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