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656.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三章 崩开

第九百五十三章 崩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九百五十三章  崩开

    下线的时候正值某一天的正午,到底在游戏里奋战了多久我已经不记得了,无数个日日夜夜里,菜鸟的呐喊和少女的笑声一直盘旋在耳边,以至于我取下头盔发现窗户玻璃上投射出斑驳秋日阳光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正在午夜呢,吃夜宵的打算只能取消了。

    一场雨后,天气终于在九月初转凉了一些,隔着玻璃可见街道上人流不息,一个个年轻女子身穿艳丽短裙而过,像是上岸的鱼儿拼命地呼吸,享受着这一季最后穿裙子的时间。

    靠在床头,一声叹息,连场激战打完了,现在心情松下来,终于感到了浓浓的倦意,打开笔记本,敲进了灵恸官方的论坛网址,赫然可见上面的各种战报连连不断,国战界面上火焰灼烧,五把青色长剑斜斜的挂在界面旁边,每一把长剑均射出一行行战报字眼——

    no.1、野蛮王座率领烈虎城军团飞夺安定郡

    no.2、雪月、秋雨年华、香草加冰等联盟大军压境,夺回安定郡,烈虎城攻打曙光城,白云城军团长途奔袭烈虎要塞

    no.3、圣盔城军团与清风城战魂、兄弟会首战,双方势均力敌

    no.4、魂归战袍牺牲,雪月果断攻取烈虎城,冰狼城发出大军驰援烈虎城,遭遇落炎城出兵截杀

    no.5、雪月伏击聚歼冰狼城军团,兄弟会、战魂、神铸联合行动,聚歼圣盔城主力于银杉山脉

    ……

    中国区与印度区的一场郡城争夺战一下子引出了蝴蝶效应,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小小的安定郡让和平已久的灵恸大陆再次燃起了冲天战火,而且这场战火一路蔓延,将中国、美国、印度、韩国、英国、俄罗斯等游戏大国的服务器都牵扯了进来,绝对称得上是灵通服务器开通之后的最大一场玩家战役。

    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这场乱枝错节诸多的战争幸好是赢下来了,一旦某个环节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恐怕白云城就危险了。

    印度第一高手野蛮王座,美国第一高手黑暗咆哮,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旦击溃了中国区的外围防线就肯定会长驱直入,就跟我们大纵深杀入烈虎城一样,实力相对均衡的乱世之中唯有胆识者方可称王,这个道理非常的明显。

    曙光城、野蛮王座、落炎城之间的战斗依旧在继续,但是结果已经很明朗了,野蛮王座被人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最终曙光城或许属于韩国,又或许属于法国,但绝对不会是印度的。

    至于白云城,经过这一战之后,雪月更加如日中天,雪月二十四铁骑、银曜铁骑的威名震惊大陆,魂归战袍、千秋工业和月神殿想要跟雪月争衡就显得不自量力了,而且,据点战之后,王者要塞这个暗金据点就一直被雪月霸占着,姿态明显,放眼白云城,谁敢不服?

    反观清风城,经历了银杉峡谷一役之后战魂的地位稳步上升,隐隐有超越了兄弟会的地位,总之,兄弟会在清风城的霸主地位已然不复存在,将来的清风城应该是战魂和兄弟会平分秋色的势态,这才叫合理,就像是白云城一样,不存在霸主,只有强弱之分。

    想了好久,心里突然喜滋滋的,不管怎么说,雪月打了个大胜仗,我也算对得起江东父老了。

    洗漱了一番,秦韵和稻花香也下线了,一起去楼下吃了中午饭,两个mm却又兴奋的不想睡觉,稻花香要求我带她去买一款vero moda的新款女装,就因为林霜带过来的那本杂志,我这个向来要求不多的妹妹也主动要买衣服了。

    我自然是连连答应,这牌子又不是一线,压根花不了几个钱,或许到了商场里还可以忽悠稻花香买一套真维斯什么的,那就更加省钱了。

    带着两个美女下楼,稻花香今天穿了一身米色长裙,看起来清纯可爱,秦韵则穿的很简单,下身黑色齐膝百褶裙,上身则是一件蓝色格子衬衫,这装束算是非常平常了,偏偏穿在秦韵的身上却显得韵味成熟、落落大方,以至于下楼的时候一群食客偶看傻眼了,两个mm一个可爱,一个韵味,让人大开眼界。

    稻花香很自然的拉着我的手,秦韵则犹豫了好半晌才小心翼翼的挽着我的手臂,让我又是心疼又是好笑,一年多来,秦韵又勇敢又胆怯,就像是一个偷腥的猫儿,想要却又不敢伸手,当然,这个比喻用在某人身上,也是贴切无比。

    两个mm亲昵的态度立刻引来了无数道足可杀人的目光,我感觉自己应该习惯了,于是大咧咧的食指套着车钥匙晃悠着去拿车了。

    午后时光,我困得七荤八素,于是让秦韵开车,我自己则在车后排与稻花香并排坐在一起,晃晃悠悠的进入了梦乡,过了好久感觉有人在叫我,于是睁开眼睛,看到窗外已经是一片繁华,新街口到了。

    再一感觉,脖子边一片绵软,这种**的感觉忒熟悉了!

    “哥哥,你睡得好沉啊……”稻花香轻笑。

    我猛然一惊,发现自己正斜斜的靠在稻花香怀里,这个漂亮妹妹的身材还是比较赞的,一时间,我条件反射的蹦起来坐直了身体,脑袋都撞到车顶了,心中连呼罪过,对雪月韵三人我很喜欢,有什么接触不为过,可是对稻花香我就只有疼爱了,决不能对她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这是准则!

    看了一眼稻花香的衣服,胸前湿了一片,映得少女丰腴的双峰轮廓非常明显,稻花香见我看她那儿,马上红着脸嗔道:“该下车了……”

    我则说:“香香,这里怎么湿了?”

    稻花香脸蛋通红,不说话。

    倒是秦韵一边停车,一边面无表情的说:“还好意思问,某些人睡觉流口水,这流量还真是不俗啊!香香不好意思推开他,他还真好意思一睡就睡了一个多小时。”

    “一个多小时?不是只有半小时行程吗?”

    “堵车了。”

    “啊?!”

    我急忙回身取了纸巾,原本是想帮稻花香擦干净的,可是转念一想,人家那儿怎么擦?于是一只手捏着纸巾停在半空中,尴尬的左右都不是。

    秦韵不禁莞尔,转身伸手拿过了纸巾,一边帮稻花香仔细的擦拭,一边抿嘴笑着说:“书生,你太累了,要不在车里睡一会,我跟香香去买衣服就是了。”

    我连连摇头:“那怎么能行,我答应了香香帮她买,这钱都得我亲自付。”

    “好好好,又不是什么好事,我才懒得争呢,下车吧!”

    “嗯!”

    于是下车,进了附近的一个商场,各种琳琅满目的品牌尽在眼前,秦韵倒是清楚,我就是睁眼瞎了,这些品牌都是英文,而我的英文造诣早就登峰造极了,已然达到夏虫不可语冰的境界。

    稻花香轻快的蹬着电梯,半年多了,她的双腿已经痊愈,行动如常人,只是不能快跑而已,不过这也足够了。

    不久之后,稻花香停在了一个专卖店前,拎着一件衣服横在胸前,笑问:“哥哥,好看不?”

    我瞥了一眼,笑道:“好看,这衣服穿在香香身上肯定好看!”

    秦韵指了指另一件,笑问:“那个怎么样?”

    我说:“紫月穿了一定好看,那件衣服的胸围看起来收的好紧啊……”

    “衣服都崩开了,还好看个什么?”秦韵瞪眼道。

    “崩开了才好看……”

    “鄙视你!”

    转悠了一会,我心中一动,道:“这间店的衣服很好看,要不我买一套送给凌雪吧?好久没有回苏州了。”

    秦韵点头:“嗯,凌雪的身高和身材和我都相差不大,我来当免费的试衣模特吧?”

    “好!”

    试了一下,秦韵穿的看起来非常好看,想必穿在凌雪身上一定更好看,于是就买了一套,挺贵,一万三千多。

    秦韵挽着我的手,却又一笑:“不对啊,你都给凌雪买了,怎么着也得为凌月买一套吧?要不然她生气了你可怎么收拾?以前在工作室的时候,你买什么给凌雪,也总得给凌月也备一份的。”

    我一拍脑门:“嗯,差点忘了。”

    于是又买了一套不同颜色的,一套黑白相间的给凌月,一套白蓝相间的给凌雪,这颜色跟两个mm都很搭。

    打好包正要走,稻花香却拉了拉我的手,眨了眨眼睛说:“哥哥,你可真笨!买给了凌雪和凌月,怎么能忘了秦韵姐?”

    我笑笑,转身对正在挑衣服的秦韵说:“你喜欢什么样子的,我给你买一套呗?”

    秦韵露出一抹幸福笑意:“那好吧,我要那一套……”

    我看看价码,悬着的心落下,共计5000多,秦韵还是挺为我的钱包着想的。

    转悠了近一个下午,竟买了n套衣服,光是稻花香就买了四套女装,秦韵也自己买了两套,而我则除了给凌雪凌月各买了一套之后,还给冰茶买了一套价值一万一的黑色女式外套,那丫头穿这个冷峻的衣服一定很酷,另外,工作室里其余的几个mm一样每人买了一套,价格均在两千到八千之间,这一次,我的钱包估计是要哭几天了。

    回到家里,将这些衣服各自打包,明细写上了名字,凌雪、凌月、冰茶、紫月、夏天、落雨无声一字排开,然后叫来了快递公司的人,单独给凌雪和冰茶邮寄过去,另外的几套则都邮寄给了蓝星公司,由凌月分配就是了。

    忙完了一通,感觉自己重回了在公司里累死累活打工的时代了。

    晚上,吃了点饭就睡觉了,连续在线n天,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另外告诉了秦韵和稻花香,一旦游戏里有什么重大情况就告知我。

    而实际上,不会出太多情况了,秋雨年华、香草加冰和雪月据守着烈虎城,谁来都是一个死,野蛮王座不会蠢到带着最后的一点人来自投罗网的,而曙光城那边却又不重要了,不管是法国还是韩国拿下曙光城,对于我们而言都没有什么区别,当然,我更希望曙光城之主还是圆月舞曲,毕竟,卧榻之旁无论如何都会有人鼾睡,那就就让这个酣睡的更弱一些好了。

    一沾到枕头就好像被睡魔附身一样昏沉沉的失去了知觉,梦中出现了许多人,许多事,我看到了许多,看到了凌雪深陷于积雪之中,绝望而眷念的含泪笑容,看到了冰茶身穿带血衣服瞪着我大骂“笨蛋”的样子,看到了一场秋雨后,秦韵立于树下哭泣的容颜,看到了稻花香蜷缩着身体,一脸无助的神情,看到了凌月咬着嘴唇,膝盖带血的样子,也看到了姐姐,浓浓烈火中,她笑着对我说小傻瓜。

    一梦惊醒,已经是翌日中午了。

    我深深地吸气,身边传来柔柔的声音:“做恶梦了?”

    “嗯!”我没有回头,却听出这是秦韵的声音。

    “呵呵,你这一觉真够长的,从昨天晚上7点多睡到了今天中午,快睡了二十个小时了,快点起床吧,早点吃饭,一定饿坏了。”

    “嗯,好的。”

    秦韵深深地看着我,忽然问:“什么样的噩梦?一头冷汗的样子……”

    她帮我擦了擦额头,我则吁了口气道:“没什么,陈年旧事而已。”

    “梦里有我吗?”

    “好像有吧!”

    “那就好!”

    “……”

    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问:“那个,昨晚游戏里没有什么情况吧?”

    “有,千秋功业第三次来攻击我们的据点了。”

    “情况怎么样?”

    秦韵一笑:“你们大家许多都没有上线,系统默认了你们上次的属性,结果千秋工业第三次惨败,拿了好多卓越积分呢!”

    “呵呵,不错,一会上线该去锻造一下装备了,争取让赤霄剑卓越+7!”

    “嗯,你行的……”

    秦韵微微一笑,却又说了一句:“对了,刚才我去楼下超市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人。”

    “谁?”

    “王俊杰!”

    “哦?”我皱了皱眉头,道:“他……”

    秦韵笑道:“没事的,现在的王俊杰已经废了,离开了郑家的权势之后,他就是一个没有牙的老虎,对我们没有丝毫威胁。”

    “嗯,快点吃饭,准备上线了!”

    “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