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659.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六章 讨逆檄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讨逆檄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九百五十六章  讨逆檄文

    “这位英雄,手下留情,有话好说!”

    这战士的脸都铁青了,而我身后的几个人则怒火冲天,操起家伙就上了,刀枪剑戟一起招呼上来。

    可惜,一轮攻击之后,压根就不破防御,装备光泽隐了,这些倒也很自觉的把我归入了极品菜鸟的行列。

    我依旧伸手,咧嘴一笑:“把装备拿来,否则我做了他,速度点!”

    那小子掏出了黑铁器,手臂颤抖,道:“这算是抢劫吗?”

    “随便!”

    我抓起了铠甲,二话不说一脚揣在了那战士的屁股上,权当是他侮辱雪月的惩戒,至于去杀他?算了吧,我心胸再狭窄也犯不着跟这几个小喽啰过不去,那是七星灯和晓风残月喜欢干的事情,我就欠缺了一些兴趣。

    纵身跃上了烈焰麒麟,绝尘而去没入丛林之中。

    喜不自胜,总算是干成了一笔大买卖了,这铠甲值不了几个钱,但却是我非常需要的,总不能一直看着灵儿不穿衣服的样子,那样太猥琐容易让她产生不好的错觉。

    将铠甲递给了身后,我说:“灵儿,穿上吧?”

    “嗯!”

    灵儿接过了装备,光芒一闪而过,那简陋的铠甲就套在了少女身上,胸甲下摆多出了一条浅浅的皮质护腿,算是附加的装饰效果,否则上身穿的衣着光鲜下身却是光溜溜的,这就要被归入三俗了。

    带着灵儿继续游弋在外域之中,几个小时的时间找到了两个boss,爽快击杀,让灵儿的等级快速提升到了50级,而已经是243级的我则根本就没见经验条涨多少,看来想要升级不能指望杀怪了,还是国战或者刷刷战场、据点来得更加实在一些。

    凌晨三点多钟,灵儿升到了70级了,装备依旧只有一件胸甲,甚至连武器都没有,释放出来的陨石风暴没有什么攻击力,反而被怪物打了一下就痛得要死,只好回城一趟,去拍卖行里转悠了一会,没有发现合适的装备。

    摇摇头,算了,反正灵儿升级的速度比玩家要略快一些,不管杀多少级的怪物都有经验拿,这个设定很不错,估计过不了几天就能升到100多级,到时候再给她搞一套nb的装备好了。

    白天我寄卖的装备已经卖出了一大半,赚了一百多万,总的数来这次国战还是打得非常值得的,而王者之都和小卖部合在一起大概每天能让我赚不到10w的样子,速度有些慢,但是比较稳定,不至于有一顿没一顿的。

    天水郡的收入则划归凌雪名下了,作为一个郡城级别的城池,已经相当于四级城堡了,收入并不逊色于王者之都,凌雪的收入基本上跟冰茶苹果郡的收入持平,两个人都是漂亮富婆的类型。

    将刚才杀掉两个boss爆出来的几个装备寄卖了,大约总计收入在50rmb左右,游戏到了后期,如果出售的装备不是超极品,那就赚不到什么钱了,只能勉强维持生计,这也正是全国各个中小工作室只能发得起每个月2000元左右工资的原因所在。

    搞定一切之后,将人物停在领地里,下线睡觉。

    ……

    梦乡里哭哭笑笑多少片段飞过,睡得很累,当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窗外落雨阑珊,玻璃上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

    夏末秋初,真是一个多雨的季节。

    想看看时间,却发现手机没电了,咒骂了一句,起身洗漱,正洗着脸,房间门打开了,凌雪的声音传来:“人呢?”

    我急忙回头:“小雪,是你吗?”

    凌雪也转过身来,她正穿着我给她买的那件衣服,这让我不由一笑:“衣服穿得不错,果然非常合体。”

    “还敢说合体?”凌雪秀眉轻扬,浅浅笑道:“快点快点,大家都在等你。”

    “大家?”

    “嗯!”

    秦韵的房间里传来一阵笑声,果然,并不止凌雪和凌月来,至少我能听到冰茶调戏夏天的声音,这小妖精,一天到晚走到哪里就祸害到哪里。

    洗漱之后,穿得很体面来到秦韵的房间,果然,床上已经睡得横七竖八,秦韵婉约的坐在窗台边,手里拎着一本杂志,微微笑着。夏天和紫月并排躺在床上,冰茶则正在摸夏天华丽的大腿,落雨无声跟稻花香一起玩电脑小游戏,凌月则在倒水。

    这一刻,我激动无比,终于,许久之后,雪月工作室9人在此凑齐了!

    一见我来了,凌月马上迎上来,笑道:“我们初到宝地,打算怎么招待呢?”

    我咧嘴一笑:“我已经预留了酒楼里环境最好的包间,中午放开肚皮吃,一切免单,怎么样?”

    冰茶马上举手,说:“我要吃熊掌!还有鲍鱼!”

    我瞪眼道:“没有,只有牛鞭,要不要给你来一盘清炒的?骚sao-味十足的那种?”

    冰茶露出腼腆的神色:“不用,你留着自己补吧……”

    众mm笑得花枝乱颤,我则关心的问:“你们是怎么来的?”

    凌月道:“我开了公司的车,载着一起过来的,有问题吗?”

    “没,都快12点了,准备下楼吃饭?”

    “嗯!”

    冰茶挽着秦韵的手臂,有说有笑的下楼,而我则顺手揽住凌雪的肩膀,起初凌雪不大乐意,因为有几个服务员mm盯着她看,后来也就无所谓了,反正抱都抱了,多抱一下一会也怀孕不了。

    一群秀色可餐的mm一起出现绝对造成了轰动,甚至许多食客以为这个酒楼要开选美大赛来赚足人气,后来发现几个mm都进了包间,方才明白美女都让人给包了。

    我特地让最熟络的一个服务员领班mm来伺候着,她便是当初那个差点被秃头老板羞辱的mm,大家都叫她小妹,我也跟着叫。

    “小妹,拿菜单过来啊,别傻站着看,有啥好看的……”我瞪着她说。

    小妹连忙点头,把菜单递过来,却又问:“经理,这几个美女是?好像跟您很熟的样子……”

    我看了一眼,凌雪正在翻我的钱包,说是没有零钱去买奶茶,凌月则把自己的小包掏出来找零钱,结果手机、银行卡各种小玩意倒了一桌子,信用卡之类的一大堆,看得人目瞪口呆。

    确实是很熟了,我微微一笑道:“是朋友,很好的那种。”

    小妹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蛋一红,说:“原来如此,怪不得经理的眼光那么高,上次有个明星来店里吃饭你连看都不看一眼。”

    我指了指身边的凌雪,笑道:“那明星有这个漂亮吗?没有的话,我干嘛要浪费眼神。”

    “呵呵,是啊是啊!那个女明星确实差远了……”

    小妹看了看凌雪,又看了看凌月,说:“这两位美女是双胞胎吗?一模一样哎……”

    “对啊!”凌雪笑笑:“她是姐姐,我是妹妹。”

    小妹皱了皱眉头,笑道:“我好像……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你们……”

    我肯定道:“如果你去过新街口,那估计就认识她们了,新街口那儿灵恸游戏宣传画就是用她们两个的游戏截图。”

    “哦哦!难怪……”

    小妹点点头,却忽然大惊:“这么说,你们是……是名人哦?”

    凌雪凌月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冰茶笑道:“当然是名人了!在全世界的虚拟游戏界都赫赫有名!对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这位老板是谁?”

    冰茶指着我,有些不解。

    小妹摇头:“经理人很好啊,他……他就是他,还能是谁?”

    冰茶无语了,看来我周围的人并不知道我的另一个身份,中国区乃至全世界的灵恸第一人,大隐隐于市了。于是,冰茶努努嘴,笑道:“没什么,这小子就是一个投机倒把的家伙……”

    小妹捂嘴轻笑。

    另外几个mm忙着点菜,好家伙,这还真不客气,九个人一下子点了二十二道菜,为了凑个吉利,多点两个变成了二十四道菜,完全一副吃到撑死的态度。

    不久之后,美味佳肴放满了一桌子,我又要了四瓶不错的红酒,反正老板自己请客,大家都很大方的样子,恨不得拿两瓶人头马来。

    秦韵照旧说了一次甘泉镇我的经历,听的几个mm津津有味,就像是听安徒生童话一样,最终,然后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捏着筷子跟甘泉活鱼拼命,一场厮杀之后,吃得嘴巴都油腻腻的。

    我只给稻花香和凌雪夹菜,因为众mm里最让我疼爱的就是这两个了,这让冰茶和凌月等mm表示不满,不过全部都被无视了,小妹则在一旁笑而不语,一直看着。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开始吹牛了。

    凌雪问:“书生,你来了南京之后,发现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我点头:“有啊!南京骂人的话很多,南京妹子的腿很白……”

    “你又欠揍了,说点别的!”

    凌雪一直梨涡浅笑,在服务员小妹的眼里无异于是一个美丽的天使,然而此时的凌雪却露出了可爱的獠牙,不怀好意的对我说:“别告诉我你到南京就是为了看mm腿的,那你就死定了!”

    我话锋急转,伸手一指窗户对面,道:“你看,那是丁香花酒楼,你猜,这个酒楼的老板是谁?”

    凌雪忽闪忽闪的眨眨眼,道:“不知道。”

    “嘿,王俊杰和红绫舞!”

    “啊?!”

    几个mm都大吃一惊,冰茶目光一寒,道:“王俊杰那废物有没有过来找碴?”

    “那倒没有,月神殿没落之后,王俊杰和红绫舞就一直保持着低调,大概是想要卧薪尝胆了。”

    “哼哼,难不成月神殿还想翻身不成?”

    “这还真难说,只要让红绫舞寻到一个机会,这个小女人就一定会让所有人吃一惊的,上次月神殿的崛起,不就让我们大开眼界了么?”

    “嗯,有机会就去揍王俊杰吧!”

    “好!”

    ……

    一顿饭吃到了下午两点多,凌月本来要走,可我不舍得凌雪那么快走,于是留她们在南京过一夜,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当然是一拍即合了,下午便打扫了几个房间,大家两人一间的挤一挤将就一夜。

    晚上,带着凌雪和凌月去夫子庙见见世面,过去之后才发现其实不过尔尔,但是凌雪和凌月却非常有兴致,一左一右的挽着我的手臂,转悠了好几圈,最终在秦淮河畔的小石桥上稍作休息。

    我靠在栏杆上,凌雪则坐在上面,一手抱着我,另一手扶着石头小狮子头,裙下雪白的双腿微微荡漾,让我的心也随之荡漾。凌月则转过身去,捂着耳朵听电话,貌似是苏州蓝星公司里打来的,几分钟后,凌月已然气场非常,一字一句的对着电话里说:“别跟他们废话,最多只能签七成,再想压价就让他们滚蛋,代理商多得是,我们可以换!”

    电话那头估计被镇到了,唯唯诺诺的说着什么。

    而我则趁机回转身抱住凌雪,深深一吻印在她红润的唇上,凌雪大概也没有想到我敢在这里亲她,美丽的大眼睛睁圆了,几秒钟后才闭上双眼,笨拙的回应着,将美丽的**用力压进我怀里。

    大概是我们太忘情了,过了好半晌才分开,结果抬头一看,凌月正坐在栏杆上看着我们,一脸戏谑的笑意。

    “感觉怎么样?”昏暗的灯光下,凌月笑着问道。

    凌雪的小脸蛋羞得通红,我则厚着脸皮说:“很不错……”

    凌月撅撅嘴,道:“刚才有人了,你们准备明天上现代快报头条吧,说不定人家心情一高兴把你们请上南京零距离什么的……”

    “上电视好啊,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

    凌月无语了,撩了下乱掉的发丝,说:“走吧,晚上8点多了,咱们那么晚还敢在外面鬼混,让老爸知道不气疯了才怪。”

    “嗯!”

    回到公司里,秦韵的房间灯火通明,一群mm都挤在里面。

    一见我们回来,冰茶马上说:“你们三个终于回来了!游戏里发生大事了,呵呵……”

    “什么大事?”

    冰茶指了指电脑,说:“喏!安定郡易主了!”

    “安定郡?”我微微一惊:“那不是魂归战袍的领地吗?是谁能把它易主的?申请攻打驻地需要1500万声望呢,整个白云城也没有几个这样的人啊!”

    “不是申请攻打,而是投机倒把!”

    “什么情况?”

    冰茶指指网页,上面赫然一行小字:国战连连,安定郡三次易主,最终属于月神殿!红绫舞发出讨逆檄文,要求中国区玩家团结起来征伐印度冰狼城!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