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678.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七十五章 良禽择木

第九百七十五章 良禽择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九百七十五章  良禽择木

    “这就是传说中的墙倒众人推?”晓风残月冷冷问道。

    地狱火笑笑:“不,这是传说中的路不平有人铲。”

    “路不平?”宣纸泛黄发出一阵夸张的笑,道:“千秋功业虽然与秋雨年华不算和睦,但是至少我们没有打过你们的驻地,现在这算什么?血饮老大人都不在了,你们这样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地狱火脸色一寒,擎剑道:“少跟我提血饮天下这种垃圾!他就算是死一万遍也不够赎罪,游戏里的事情游戏里解决,这是亘古不变的规矩,他居然私下里迫害红绫舞,甚至不惜玷污她。”

    杀破狼道:“玷污了又怎么样?红绫舞那种贱人,吃里扒外,只有七八个人操-她算是便宜她了,妈-的,居然下黑手杀了血饮天下,真是无法无天了。”

    孤坟一直没有开口,现在终于大怒了,喝骂道:“去他娘的无法无天!血饮天下天下这败类杀王俊杰、红绫舞,这种事情就合情合法了?杀破狼,你住在上海,名叫吴晶,祖籍河南,年龄31岁,家里有一个母亲,这些都没错吧?老子只要一句话就能把你跟你妈一起灭了,老子能干吗?这tmd是人干的事情吗?”

    杀破狼一怔,愤愤道:“去nm的,调查老子?”

    孤坟冷笑:“我能查到,你以为红绫舞的家人能查到吗?我奉劝你立刻下线,回老家一趟,至少在死前让老人家见一面。”

    “你什么意思?”杀破狼声音有些颤抖了。

    孤坟淡淡道:“轮-奸红绫舞的七个人里,你也有一份,莫非你以为天不知地不知吗?血饮天下罪有应得,下一个,或许就是你,如果我是你,就变卖掉游戏里所有装备,带着钱回去看望母亲,然后找个地方自我了断,否则让红绫舞找到你,我不敢保证这个受伤的大小姐能干出什么样疯狂的事情来,在她的字典里或许根本没有罪人不孥这个词。”

    杀破狼左右环顾,一脸的惊骇。

    晓风残月怒瞪着杀破狼,充满了难以置信:“你……你tmd真参加了?你……还是人吗?”

    杀破狼无语,咬牙切齿的站在那里。

    天青云破则暗骂了一句:“草!败类……”

    宣纸泛黄冷笑一声:“难怪今天中午乐兮买票走了,工作室里居然有这种败类,她不走才怪。”

    晓风残月吁了口气,伸手拍拍杀破狼的肩膀,道:“行将差错,没什么好说的,如果我是你,我也会按照孤坟说的这样做,留一笔钱给老人家养老吧,然后选个自己喜欢的死法,你强-奸谁不行,敢动红绫舞,这不是活腻了吗?”

    说着,晓风残月开始交易,道:“这100万,作为朋友给你的,放心吧,你走了之后,我每年会去看望你母亲一次。”

    杀破狼整个人都颓了,不久之后,他看向了晓风残月,道:“求你一件事。”

    “什么?”

    “去断魂谷吧,把我杀到零级,爆出这一身装备,应该能卖两百万了,你再给我一百万,这么多钱,该足够了……”

    晓风残月点头。

    孤坟转身,对身后一众部下道:“让开一条路。”

    众人让开,而我也刚好骑乘着烈焰麒麟迎面走来。

    “你……”

    杀破狼抬头看着我,咬牙道:“你也要来算账吗?”

    我毫无表情,淡淡道:“你走吧,我跟死人没有帐。”

    我这么一说,杀破狼更是浑身一震,紧握着拳头,居然流下了眼泪,看来血饮天下的死已经给他敲响了警钟,本来还抱有侥幸,现在却被孤坟一语点破,这已经让杀破狼再也没有任何活下去的道理了,郑家找到他也不过迟早的事情。

    晓风残月冷冷的看着我,说:“我希望在这种时候,雪月不要落井下石。”

    我点点头,却又看着杀破狼的背影,道了一句:“如果我是你,给母亲安排好一切之后,会主动去郑家,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样死,也算是了无牵挂。”

    杀破狼没有回头,微微点头,召唤坐骑,飞速奔了出去,身后,晓风残月向我说了一声谢谢,也召唤坐骑追了上去。

    枉千秋功业风云骤起,如今却因为一个女人而落得惨淡收场,一切皆如烟云,错一步,满盘皆输,这个曾经一度被看好的新兴势力最终还是葬送在了血饮天下的手里,只是因为他的仇怒与**。

    我催着烈焰麒麟走上前,宣纸泛黄和天青云破顿时一紧张,宣纸泛黄道:“千秋功业还没有完,雪月和秋雨年华这是什么意思?”

    我笑而不语。

    孤坟代我说了一句:“千秋功业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你们各位还是重新找新东家吧!正应了那一句,良禽择木而栖,血饮天下本来就不是明主,今天的这一幕其实早就注定了。”

    宣纸泛黄冷冷道:“血饮天下不是明主,谁是?”

    孤坟不好意思说是自己,于是伸手一挥,道:“白云城行会那么多,优秀的行会更是数不胜数,总之千秋功业已经不能再存在了,就算雪月和我能容得下你们,你们以为红绫舞能容得下吗?郑家会容忍血饮天下创建的势力继续存在吗?”

    宣纸泛黄道:“晓风是副盟主,这还得看看他的意思,如果他不愿解散行会,我也没有办法。”

    孤坟微微一笑:“千秋功业第一分盟、第四分盟、第五分盟、第七分盟、第九分盟,这五个行会的盟主已经主动跟我联系过了,今天下午他们就会带着行会易名加入秋雨年华,希望你们主盟也不要冥顽不灵,要知道,血饮天下生前可没少干缺德事儿,血饮天下一死,我敢保证千秋功业的人就像是老鼠过街一样人人叫打。”

    宣纸泛黄神色一黯,转身看我,问:“乐兮买的是去苏州的车票,我想问问,她是去雪月了吗?”

    我并不正面回答,只是说:“乐兮性情温和,是个不错的女孩。”

    一旁,天青云破非常激动,兴奋道:“乐兮真的去了雪月了?那……我也……”

    这时,天空出现了紫色的身影,凌雪凌空一摆手,道:“整个千秋功业,除了南宫乐兮之外,雪月不会接收任何人。”

    “为……为什么?”天青云破很是不解。

    凌雪轻笑:“南宫乐兮是雪月紫月的朋友,你是血饮天下的朋友,况且,你进雪月的初衷是什么?泡妞吗?省省吧,谁都看得出来,南宫乐兮对你没有意思。”

    天青云破手提长弓,怒道:“你什么意思?”

    凌雪秀眉一扬,娇笑道:“怎么,想射我?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

    天青云破手臂扬在半空中,不上不下,最终尴尬的垂下了手臂,很是无奈,人家是白云城最强的龙骑啊,自己一个弓箭手凭什么跟人家快意恩仇?

    这时,孤坟不失时势的伸出了橄榄枝,笑道:“天青云破,其实为了一个女人没有必要,南宫乐兮既然已经去了雪月,知道去向就行,不如你加入秋雨年华吧,我们跟雪月是盟友,近水楼台先得月……”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tmd算哪门子近水楼台先得月,雪月和秋雨年华虽然是盟友,但是不国战的话大家n天都见不上面,打装备、升级、泡妞,大家都挺忙的。

    孤坟看向我,说:“不许笑!臭小子……”

    我又想起了一件事,便伸手说:“青云郡已经是秋雨年华的新领地了,大叔别食言,速度给钱!”

    孤坟无奈,走上前交易给我两千万,而我则当即将这笔钱划进了领地资产里,按照大家的国战积分来分配吧!

    其实,我完全可以黑掉这笔钱,只是……只是有些良心不安,算了,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嘛!

    天青云破内心挣扎了半分钟,之后,肩膀上的徽记换成了秋雨年华的联盟徽章,孤坟大叔这次终于挖角成功了。

    而宣纸泛黄也内心挣扎不已,却没有表态,但是显然是会跟着晓风残月的,明眼人都看得出,宣纸泛黄很喜欢晓风残月,很有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意思了。

    正在这时,又一彪人马来了,领头者是个骑乘骷髅马的家伙,一身漆黑铠甲,手提着一柄泛着灰色光芒的利刃,这不是七星灯还会是谁?

    我不明白七星灯什么意思,就问:“你来干什么?”

    “你能来,我也能来。”七星灯笑了笑,说:“血饮天下这王八蛋终于被ko了,真是大快人心。”

    我点头:“你确实应该觉得很痛快。”

    七星灯怀里,沈落雁一脸的痛苦,道:“郑璇舞情况怎么样了?”

    我摇头:“不知道,怎么,还念着昔日的姐妹情分?”

    沈落雁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这几个人的关系实在太复杂了,红绫舞利用沈落雁离间七星灯和血饮天下,故而沈落雁已经被血饮天下上过了,而如今,红绫舞又被血饮天下强-暴,继而复仇刺死了血饮天下,这对于七星灯来说,是应该高兴呢?还是悲伤?

    脑袋里被他们的关系搞得一团糟,这世界有时候还真是操蛋。

    天青云破问:“七星灯,你来千秋功业的地盘干什么?”

    七星灯望了一眼天青云破,淡淡道:“你又不是千秋功业的人,我来这里干嘛关你屁事。”

    天青云破被一句话堵回去了。

    宣纸泛黄冷眼看千秋功业的人员流失,道:“我是千秋功业的人,我能问吗?”

    “当然可以。”七星灯点头,道:“我……是来接收千秋功业主盟的。”

    “接收?你什么意思?”宣纸泛黄微有怒色。

    七星灯昂起了头颅,道:“血饮天下已死,千秋功业不能群龙无首,最好的结局就是千秋功业整合到我们魂归战袍里面,我决定,重建魂归战袍第一分盟,千秋功业主盟的人统统进去,第一分盟的盟主由晓风残月来担任。”

    “你做梦!”

    宣纸泛黄举起了法杖,低喝道:“要我们千秋功业臣服于魂归战袍吗?做你的春秋大梦,这绝无可能!”

    “嘿,是吗?”

    七星灯一摆手,道:“你发信问问晓风残月吧,几分钟前,我刚刚和他商量好的,既然你不同意,看来晓风残月麾下的魂归战袍一盟只能舍弃你这个圣域法师了。”

    “什么?晓风同意的?”宣纸泛黄很难以置信,飞快的给晓风残月发了信息,不久之后,脸上的惊骇神色更加浓郁,不出意料的话,七星灯没有唬人,晓风残月确实是答应了加入魂归战袍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宣纸泛黄喃喃自语:“晓风为什么要加入魂归战袍,为什么?”

    七星灯笑笑:“这还不简单?雪月和千秋功业积怨已久,不可能收留你们,白云城两大派系,你们只有可能加入我的魂归战袍,否则的话,白云城众多行会一定会群起而攻之,而且,魂归战袍会第一个来灭了你们千秋功业!”

    天青云破微怒,道:“你tmd是在威胁?”

    “没错,就是威胁!”七星灯摊手一笑,道:“怎么,不服吗?不服尽管来较量,我随时欢迎你的挑战。”

    天青云破气翻了,怒道:“别人怕你七星灯,老子不怕!”

    七星灯马上横剑胸前,笑道:“来啊,光说不练假把式,耍嘴皮子功夫没意思,有种就来手底下见真章!”

    天青云破怒不可遏,眼前就要pk了。

    正在这时,孤坟在旁淡淡道:“七星灯,你少说两句,天青云破现在是我们秋雨年华的人,你跟他pk,那就是给我们秋雨年华脸色看。”

    七星灯看了看孤坟,发现他带了不少人,而且,雪月的几个核心人物也都在,七星灯也不是什么意气用事的人,一见这个场面,马上哈哈一笑,道:“得,那就给孤坟老大一个面子,今天不跟你计较,不过……”

    “不过什么?”孤坟问。

    七星灯笑了笑:“没什么,不过今天魂归战袍接收千秋功业的主盟,俺殷切的期望雪月和秋雨年华不要多加干预。”

    “放心,我们不管这档子鸟事!”

    孤坟甩手走人,带着地狱火和新收的天青云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