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709.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零六章 无边的憎恨

第一千零六章 无边的憎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千零六章  无边的憎恨

    凌月的身体越发的滚烫,仿佛要烧起来一般。

    晨光泻落在她完美的脸蛋上,说不出的醉人,她正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像是刷子一样微微颤抖,睁开眼的一瞬,美丽的眸子如同星辰般幽深,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就像是自己的所有秘密都无法隐藏一样。

    人都说美人如玉,这句话确实没错。

    此时的凌月就如同一个玉人一般,抱在怀里都不敢用力,生怕压碎了一般,温热的呼吸在耳边荡漾,幽幽香味让人沉醉,温软的触感更是足以教人迷失。

    胸口压着两团娇嫩的挺拔,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只是浅浅的一吻,却足以让人回味一生,这tmd就是传世的一吻。

    ……

    “凌雪快回来了吧?”我抬头看了看窗外。

    凌月依旧依偎在我怀里,扑哧一笑:“别紧张,搞得跟偷-情似的,咱们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我问:“哪一步?”

    凌月笑而不语,却在我胸前画着圈,须臾之后才说:“我在想,怎么样才能让你不忘记我呢?总得给你留个纪念吧?”

    我心头一寒:“你想怎么样?”

    凌月不说话,坐了起来,拢了拢裙摆骑坐在我的腿上,张开双臂环抱住我,似乎很是热情,这也化解了我的一些戒备。

    可是,肩膀忽然传来剧痛,nnd!

    “凌月,你在干什么?”我皱着眉头忍着痛,急忙问道。

    很明显,凌月在我肩上咬了一口,这记号算是被印上了。

    “唔,出血了?很疼吧?”

    凌月有些紧张,又有些心疼,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似乎是怕我生气。

    我转头看看肩膀上,一丝鲜血映出了衬衫,忍不住看了凌月一眼,无语道:“你一定是属狗的,居然咬人那么痛……”

    凌月急忙去了房间里拿了一些云南白药,还有一个创可贴,笑道:“了不起,我也让你咬一口,留个一辈子的印记,好不好?”

    我没好气的摇头:“算了吧,你未必会真的嫁给我,万一这个记号被你将来的老公看到了,询问你,你怎么办?”

    凌月咬了咬牙,道:“他要是敢问,我就灭了他,有问题吗?”

    “好……”

    “好什么好?”

    “好可怜……你将来的老公……”

    凌月眯着一双眼睛,笑道:“怎么,你怂了?”

    说着,凌月伸出了白藕般的手臂,撸起了袖子,笑道:“来来,我让你咬一口,好不好?这样就扯平了……”

    “好!”

    我答应了,把凌月拽过来,她也顺势坐在我怀里,然后把雪白的肩膀送到了我嘴边。

    张大了嘴巴,对着凌月颀长的脖颈,就像是吸血鬼要咬美丽少女的姿势一样。

    顿时,凌月呜呜的轻叫一声,用力的闭着眼睛,浑身颤抖。

    我看得忍禁不住,轻轻在她脸蛋上一吻,道:“算啦,这个就是印记了……”

    凌月张开眼,摸了摸脸颊,问:“这就是印记?洗脸就没了……”

    “那就别洗脸。”

    “晕,你还是咬吧……”

    ……

    正闹着,忽然旁边一个房间的门开了,夏天mm揉着眼睛走出来,恰好看到凌月坐在我的腿上,顿时,夏天mm浑身一震,凌月则瞬间红了脸,整个人似乎都凝固在了那里,动弹不得。

    夏天很淡定,说了句:“哟,凌雪那么早就回来了?”

    凌月顺口应道:“呃,是的……”

    夏天转身又进了房间,隐隐听到说:“凌雪今天穿了凌月的衣服……”

    凌月更是羞红脸蛋,瞪了我一眼,说:“都是你啦!”

    “关我屁事……”

    我我站了起来,扶着肩头,说:“游戏里怎么样?对魂归战袍的追杀情况还顺利吧?”

    凌月点头:“还好,七星灯这小子够识相,昨天你发出追杀令之后,七星灯也在行会里发出了远征令,号召魂归战袍的成员进入外域远行狩猎,为期三天,刚好避过了雪月追杀魂归战袍的时间。不过……”

    凌月神色一沉,道:“不过今天早上一支雪月玩家队伍进入外域追击魂归战袍成员的时候发生了险情!”

    “什么险情?”我心头一动,问:“魂归战袍的人反咬一口?”

    “那到不是,我们的人进入了外域,人数不算多,200多人的一个小团体,不过等级都不错,但是在外域里遭到了几个闲杂行会的合力偷袭,几个百人团几乎是全军覆灭,就逃掉了几个贼。”

    “哦?”我皱起了眉头,道:“偷袭的行会名字是什么,很厉害吗?”

    凌月摇头:“不是什么大行会,连行会风云榜前一百都没有进入,不过我怀疑这些行会暗地里是有组织的,或者是被什么人指使的,否则雪月的人不可能遭遇到这么强力的扑杀,好在,只有一例而已。”

    “嗯,我们雪月太强了,树大招风,行事低调一些的好。”

    我笑了笑,问:“早饭吃点什么好呢?”

    “你睡得太沉,我们都吃过了。”

    没有办法,我便在冰箱了找了几块面包吃掉,随即上线,还有暮色游侠奥丹的重生任务没有做呢!

    出现在白云城,召唤回到王者之都,发现王者之都已经修复一新,甚至城防建设等等远胜从前,箭塔林立,而且箭塔外围要么是包裹了石头壁垒,要么是包裹了铁皮,防御能力增强了不少。

    城池大道上,一个身穿青色皮甲的少女盘膝坐在苹果树下,正是奥丹,周围不少玩家指指点点。

    “我擦!这不是奥丹吗?暮色游侠怎么会在咱们领地里呢?看起来好像是从良了,昨天干掉了雪月那么多人,咱们把她拐骗出去,先x后o怎么样?”

    “好,你去诱骗!”

    “滚,老子不想死!”

    我走上前,对话道:“奥丹,咱们该出发了!”

    奥丹点点头,起身,提着一把木制长弓,对我说:“咱们走吧!”

    启动模式,梦境之地!

    “叮~!”

    系统提示:你的任务梦境之地正式开启,你与奥丹将进入20年前的大陆!

    “刷!”

    眼前一亮,已经没有了王者之都,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荒芜的原野,王者之都迁来之前的景色,也就是灵恸大陆二十年前的景色,按照年代对比,应该是玩家们进入游戏前的历史,那时候,银月联盟的主宰者是安妮女王的父亲。

    看着周围的景色,奥丹浑身一震,沉声跪坐在草丛中,捧着一把四叶花,嘴角漾出笑意,道:“在我活着的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摘下许多的四叶花,送给妈妈……”

    暮色游侠的妈妈?

    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无法想象奥丹的母亲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少女转而站了起来,循着小路走向了白云城的方向,一路上惊起无数飞鸟走兽,而我则没有骑龙,只是提剑跟随着,并且顺手解决掉前来袭击的猛兽,这也是我此行的任务之一,保护奥丹免受伤害。

    重生之后的奥丹已经不再是暮色游侠,她保留了多少实力尚且不知道,或许已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了。

    走了不久,路边出现了一个七八个人组成的斥候队伍。

    其中,一个大胡子拎着战斧走过来,大喝道:“小姑娘,你们为什么会走到这里,赶紧离开吧!白云城最近太不安全了,常有亡灵出现!”

    这几个人都是185级精英npc,等级很低。

    奥丹便不再逗留,加快步伐飞驰而过,不久之后,我们已经出现在了白云城城下,望着这座庄严巍峨的人类主城,奥丹眼中毫无感情,反而多出了一丝憎恨。

    我们只是路过,白云城王宫前方的大树下,出现了两位公主,其中一个大约十七八岁,手拿着训练铁剑,挥舞如风,长发飘飘,秀美之极,另一个则是大约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手里拿着木剑,挥舞得全不是章法,一边连连叫唤着:“姐姐,姐姐,好累啊,我们去吃紫云糕好不好?”

    我忍禁不住,走上前,两个王宫剑士护卫并未阻挡,因为我的声望非常高,肩膀上浮动着白云城高等军衔的徽章,算起来还是他们的上级。

    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我微微笑道:“菲雅,你好吗?”

    小菲雅不知所以,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忽然“哇”的一声哭了,果然是不能跟陌生人说话的纯洁小姑娘。

    菲雅哭了,安妮岂会坐视不理,马上挡在了菲雅面前,铁剑指着我,呵斥道:“士兵,说出你的军团编号,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白云城王宫里,这里只会出入禁卫军而已,莫非你是戍边的逃兵?”

    我瞧了安妮一眼,这位将在数年后名震大陆的人类女皇,此时只是个未脱娇羞的少女而已。

    奥丹并未走远,只是远远的躲在树丛里看着我,她身上的衣服很朴实,跟20年前一样,除了皮甲就只剩下亚麻布衬衣了,对比很鲜明,菲雅和安妮是皇族,奥丹只是一个平民。

    于是,我有了一些兴致,便说:“公主,需要跟我切磋一下?”

    “求之不得!”

    安妮神色一寒,俏脸上罩上了一层寒霜,竟释放出了丝丝领域力量!

    好强!这么点年纪居然能够修炼到如此强度!

    看看等级,安妮是255级传说级boss,嗯,属性上根本不配被我看在眼里。

    “喝!”安妮手持铁剑抢先发难,大喝一声:“烈焰斩!”

    铁剑之上包裹了一层火焰,高阶火属性魔法剑技!

    “嘭!”

    铁剑落在了冰川壁垒上,我猛然一震手臂,盾击!

    安妮转眼晕了,我飞扑上前,进入圣域变身,重重的一拳轰在安妮的胸口!

    “轰!”

    安妮胸前的紫荆花徽章飞落,整个人狼狈不堪的倒在了草丛里,旁边两个npc侍卫立刻拔出了利剑,大怒道:“什么人?胆敢伤害公主!”

    “住手!”

    安妮站起来,喝退两个侍卫,对我说:“这位勇敢的战士,你叫什么名字?”

    我随口说:“刘德华。”

    “好的,我记住你了,但愿五年后还有机会与你切磋,那时候,我一定不会输给你的,五年不成,就十年,二十年!”

    看着安妮眼中坚定的神色,我有些怂了,二十年后你都是霜之剑刃了,堂堂第二boss,神级的存在,我也拼不过你,不过好在我用了假名字,二十年后你就去找一个名叫刘德华的人较量吧,与我无关。

    又欠身去调戏小菲雅,小菲雅躲在姐姐的身后,不鸟我,只是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敌意的看我,安妮吃吃笑,说菲雅的胆量太小。

    离开了白云城王宫,继续向西。

    奥丹与我并肩而行,淡淡笑道:“安妮年轻时竟然是这个样子,看来安妮女王的传说是真的,唉,真是可惜……”

    我不知道奥丹在可惜什么,便什么也没说。

    穿过了一片片丛林,终于,我们前方出现了一个夜色中的小村庄。

    “那……那是我的家乡……”

    奥丹浑身一震,泪水顺着脸颊滑落,竟失魂落魄的往前飞奔,一边轻唤着:“妈妈,妈妈……”

    我跟着追过去,赫然可见在一个小木屋前方,四个npc士兵正在颐指气使的大呼着什么,而小木屋里,一对母女,母亲是个穿着亚麻布袍子的女人,女儿则和眼前的奥丹一般无二,都是十五岁上下的年纪。

    当我们走近之后,士兵队长拔出了长剑,怒道:“桦林小镇里所有人的都必须听命,怀特林子爵的领地覆盖了这里,交出你的女儿去充当奴仆,否则的话……”

    母亲紧紧抱住女儿,哭着哀求:“她还小,请放过她……”

    谁知士兵队长的目光紧盯着年轻母亲的身体,充满了野兽般的**,他舔了舔嘴唇,道:“不要女儿也行,不过你……嘿嘿……”

    几个士兵走上前,年轻的母亲发出绝望的哭泣声。

    ……

    看到这里,我身边的奥丹咬得嘴唇出血,忽然之间整个人都疯掉一般,对着苍天咆哮:“妈妈……你们这些该死的畜生!”

    我终于明白了奥丹生前为什么那么憎恨人类了。

    提剑上前,我的任务到了!

    “噗嗤!”

    赤霄剑洞穿了士兵队长的身体,他看着胸口的血洞,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另外几个士兵则大怒着拔剑:“这该死的小子是从哪儿来的?!”

    我毫不留情,回身一剑一个全部斩杀,对付这个普通npc我太拿手了。

    剧情持续进行,不会因为我的举动而改变。

    那贵族子爵勃然大怒,派了骑兵队前来平乱,奥丹家乡的小镇被屠杀,鲜血染红了大地,到处都是尸体,而小奥丹则被丧心病狂的子爵吊在了镇口的大钟上,任凭秃鹫啄食她的身体,伤痕累累。

    在我身边,奥丹缓缓的跪在了地上,泪流满面,喃喃道:“现在,你能明白我的憎恨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