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718.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许冰借醉耍流氓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许冰借醉耍流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许冰借醉耍流氓

    “叮!”

    杯子碰在了一起,血红色的酒荡漾无比,凌月的脸蛋已经飞上了一抹潮红,却依旧甜甜笑道:“来,干一杯!为了……嗯,为了今天咱们在冰龙巢穴里的吃瘪吧!”

    “好!”

    然后,为了新生入学、为了教师节、为了七星灯拿到火焰骨龙、为了雪月击败落月盟、为了对面楼上奶奶的孙女考上重点高中,以各种名义,喝了一杯又一杯。

    这个酒家我们经常来,老板是个下岗创业的中年妇女,为人很和善,名叫王美凤,大家都叫她凤姐。

    凤姐今天很高兴,身穿着经历制服说要来陪酒,最后被冰茶忽悠着给我们这桌菜打了七折。

    吃完夜宵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我们走下楼,唯一没有喝酒还能开车的人就是紫月mm了,一一全部丢到车厢里,重重叠叠分不清彼此。

    我被压在后排座位上,抬头一看,压在身上的凌雪,于是放心的闭眼养神,可是过了不久感觉身上好重,睁眼看看,凌月睡倒了,歪在座椅上,瀑布般的长发泻落在我的腹部,这时我也才发现,难怪感觉枕头软绵绵的,原来是我枕在了凌月的腿上了。

    这商务车虽然空间不小,可是三五个人挤成一团还是蛮壮观的。

    紫月驾车水平很逊,几个急转弯之后,后面的人已经倒成一片,冰茶横着睡在地上,脸颊红红,看起来挺可爱,我便趁着醉意伸手在她的脸蛋上一抹,冰茶睁眼瞧瞧发现是我,竟憨憨的一笑:“胆子不小嘛?”

    我靠在椅子边,怀里拥着凌雪,两个人都坐在地上,冰茶抬起头,顺着车内的毯子爬过来,攀着我的肩部,喃喃笑道:“我怎么又梦见这个混蛋了……”

    我脑袋里一片迷糊,一手搂着凌雪,一边哼着歌儿:“赤壁烽火,连天战役,只挂掉我们七万个兄弟,长江水面写日记……”

    冰茶听着,美丽的眸子里浮现出一层水雾,吃吃笑道:“走调了走调了……”

    我不理她,继续唱。

    冰茶眨了眨眼睛,轻声呢喃:“反正是在做梦,那就……沾点便宜吧……”

    说着,冰茶右手环住我的脖子,左右揽住凌雪的肩膀,凑上前来,红唇轻启,在我的脸颊上浅浅一吻。

    我愣了愣,脑袋有些清醒了。

    可冰茶依旧以为是在做梦,憨憨甜甜的笑着,又喃喃的说:“这个梦怎么不醒呢,嘻嘻……”

    说着,她又凑上来,红润的唇轻轻靠在我的唇边,她缓缓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将我抱得很紧。

    我的脖子像是灌铅一般,根本就扭动不了,或许,是不想扭动吧,管她呢!

    冰茶很专注,伸出丁香小舌抵开了我的牙齿,虽然很生涩,却非常主动,她整个人都醉的一塌糊涂了。

    持续了七八秒,我感觉被人强吻了,冰茶的脸蛋离开我的时候竟带着一抹得逞的憨憨笑意,意犹未尽的伸手触摸着我的脸颊,嘟嘟囔囔的笑着说:“好……好真实啊……”

    我深吸了口气,感觉快要过去一个世纪了。

    冰茶看了一眼我怀里的凌雪,也没有说什么,主动的将脸蛋贴在我的脖颈间,就像凌雪一样,一左一右的被我抱在怀里,严格的说,我只抱了凌雪,而冰茶则是拿着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然后嘴角挂着满足的笑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时,紫月mm忽然停住了车子,回头看我这边的景象,于是笑道:“书生哥哥,干脆车子停在这里,让你多享受一会?”

    我瞪了瞪眼睛,有气无力道:“回去,速度!”

    “哦哦!”

    商务车风驰电掣的回了工作室,我冲进了大厅用凉水洗了下脸,稍微清醒一些,随即返回,将车子里的mm一一抱出来送回房间,脱下鞋子,送到床上,全套服务,本来想帮忙洗个澡的,不过太唐突了,算了,惋惜不已。

    回到房间,沉沉的睡了过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邻居养的母鸡开始打鸣了,牛啊!这就是活生生的牝鸡司晨!

    我睁开眼睛,看看时间,清晨七点半,于是起床洗洗刷刷,工作室里静悄悄,凌雪凌月她们都还没有起床,谁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喝了多少,就连结账的时候都是紫月划的卡。

    打开凌雪的房间门,清风徐来,吹得白色窗帘飘飘悠悠,那张大床上,双胞胎mm相拥睡在一起,被子挂在墙角边,两个人的衣服都没脱,裙摆胡乱的耷拉在年轻的身体上,那一抹抹雪白,看得人口干舌燥。

    我连叫了声罪过,走上前,推推凌雪的肩膀,道:“小雪,起床了,早餐吃点什么?”

    “我……再睡一会!”

    凌雪嘟囔着,人往下钻了钻,将脸蛋埋在姐姐的双峰之间,继续沉睡。

    我看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有个姐姐太幸福了,可以闻着奶香味入睡,得姐如此,夫复何求啊?

    没有办法,让她们再睡一会吧!

    我又来到了冰茶的房间,推开门,房间里很安静,冰茶睡得比较老实,只不过枕头跑到了洗手间门口去了而已,莫非她深夜醒来打老鼠?

    我走上前,道:“许冰同学,起床吃早饭!”

    冰茶睁开眼睛,懒洋洋的看着我,轻笑道:“哟,你今天难得起的比大家早啊!”

    我点头一笑:“是啊!”

    说着,看到冰茶脸蛋嫣红得可爱,便笑问:“看你红光满面,莫非是昨天晚上来了个一帘春梦了?”

    冰茶一愣,脸蛋更红了,坐了起来,拥着被子说:“要你管!”

    我心情大爽,难得有机会完胜冰茶,于是坐在床尾,抱臂胸前,笑道:“冰茶,我昨天晚上也做了一个梦,梦到你了……”

    冰茶兴奋道:“真的?梦到我什么了?”

    我有些尴尬,挠挠头道:“梦到……那个,你主动亲了我,伸舌头的那种……”

    “不会吧?!”

    冰茶大惊,手里的被子都掉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两个人的梦境一样……”

    说着,聪明如雪的冰茶醒悟了,脸蛋红得像是红苹果,小心翼翼的问道:“书生,不会是……梦里的事情是真的吧?”

    我站起身,微微笑道:“不知道,我已经忘了,梦里的片段从来都不清晰的。”

    冰茶露出一抹笑意:“嗯,这样……这样也好。”

    ……

    一直折腾到了中午,吃了中午饭之后才上线。

    上线之后,王者之都里人来人往,我也接到了系统的n个通知,寄卖在拍卖行里的装备都已经卖出去了再次进账n多,该分的都分了,自己还捞了不少,总的说来最近赚钱蛮写意,装备上来了之后再打装备就轻松多了,而且王者之都和天水郡是两个稳定的收入点,财政全部我再我手里,除去发放成员奖励的部分就全是自己的收入了。

    瞧了瞧账号里的最近存入数字,发现比甘泉梦乡带给我的收入甚至还要高一些,果然,虚拟世界里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想要发财简直太容易了。

    我的日子过得滋润,有人就不一样了,行会频道里吵闹一片——

    乱舞春秋:“飞火呢,暗影随风呢,这几个小子怎么还不上线?”

    悲酥清风:“上线毛啊,这几个家伙在外域里一直杀到了中午才下线。”

    “杀什么那么开心,能杀一整夜?”

    “咳咳,杀的是魂归战袍的人,昨天夜里暗影随风这小子发飙了,调集雪月主盟和分盟近两百万人,分成三股逐杀魂归战袍,一直到今天早上,魂归战袍的人已经被赶出了冰火平原……”

    我不由一愣:“被赶出了冰火平原,那七星灯能到哪儿去?”

    翻开大地图,冰火平原之外就是清风城和兽魂之城间的广袤蛮荒之地了,如果说外域是危险之地,那么蛮荒之地就是一片未开化领域了,猛兽横行,根本就没有npc的存在,进入蛮荒之地就意味着失去补给,魂归战袍的人进入蛮荒之地,这不是在自寻死路吗?

    玩家的药水消耗非常之大,我400个空格的包裹也只能支撑大约24小时的连续战斗,普通玩家只有100个空格,大概打个6小时就弹尽粮绝了,弓箭手玩家需要携带大量的铁箭和钢箭,消耗起来更快,一般都需要队友来帮忙背药水,否则光是箭矢占空间就够呛了。

    “难道说,七星灯率领魂归战袍的人进了蛮荒之地?”我问。

    悲酥清风笑笑:“没错,七星灯这小子带种啊,打到了火焰骨龙坐骑之后更加不可一世了,大半夜的非要挑衅在外域里练级的南宫乐兮,结果随风这傻孩子爆发了,一路追杀魂归战袍,魂归战袍就悲剧了……”

    我点点头,大地图上,蛮荒之地的地图一片漆黑,甚至里面拥有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灵恸的地图实在太大了,还有太多太多我们不了解的疆域,谁也不知道魂归战袍进入蛮荒之地到底是祸是福。

    乱舞春秋说:“不管怎么样,魂归战袍是被我们驱逐出白云城了,管他在蛮荒之地混得怎么样了,一切咎由自取。”

    南宫乐兮问:“魂归战袍毕竟是中国的公会,他们进入蛮荒之地会不会受到兽魂之城的攻击?现在兽魂之城已经被印度区攻陷了,野蛮王座跟我们的过节可不是一点点。”

    我摇头,决然道:“不可能,蛮荒之地距离兽魂之城太远了,首先野蛮王座未必愿意费心费力去长途奔袭,其次,蛮荒之地的地图并未全部展现在玩家面前,野蛮王座不一定有这个胆量进去跟魂归战袍周旋。”

    乱舞春秋说:“书生,最近中国区周边都很安静,基本不会爆发国战,雪月也已经把s3以下的副本横扫了n通,不如咱们组织队伍远征蛮荒之地吧?好歹是一个未开发地图,过去瞧瞧热闹也好。”

    “好,人数不要太多,邱扬你挑选十个精锐的万人团,有个十万人进入蛮荒之地足够了,这样即使空手而归也不至于浪费太多的人力物力。”

    “好嘞,我这就去联系,大概什么时候行动?”

    “明天吧,让大家准备准备,这次蛮荒之地的练级活动,交由你全权负责。”

    乱舞春秋很兴奋:“好,老子总算当一回组织委员了!”

    ……

    下午,无所事事,级别已经达到了265级,这应该差不多很接近极限了,再往上完全升不动了,刷了一次s5才涨了不到3%的经验,要升到266级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驴年马月了。

    无聊之下,相约去摆摊,从仓库又取出了一些小极品,然后带着凌雪、凌月在白云城东门的墙角处坐下,一一将装备标记价格,太闲了,三个超过260级的玩家确实没有太多练级的需求了,最多去打打boss强化一下装备什么的,可是boss这种东西是抢手货,浮冰塔、古秦荒冢等地图早就有n个行会在等刷新了,boss刷新之后不到10分钟必然被推倒。

    凌月盘膝跪坐于地,灵恸法袍晶莹泛光,她瞧了我一眼,笑问:“书生啊,我下个星期出国了,你还没有准备好临别送我的礼物,是不是?”

    我一咯噔,点头道:“嗯。”

    想了想,把摊子上的装备丢给了凌月,道:“你帮忙卖吧,我下线开车出去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送人的。”

    “嗯,好,早点回来。”

    ……

    于是下线,拿上车钥匙,下楼开着我的那辆帕萨特,出了园区,直奔市区。

    礼品店之类的就算了,买一块玻璃送给凌月铁定要被她鄙视,作为一个月收入过百万的大盟盟主,不能太小气。

    转道去了苏州珠宝行。

    对于珠宝,我自然是门外汉了。

    好在,许多物品的价格都已经表明,就算被宰了,应该也不会太狠。

    转悠了好久,买了一块色泽剔透的玉器佛像,有句话说叫做男送观音女送佛,看看价格,三万五,认了,管它是不是真品。

    这块玉就送给凌月了,自从进雪月工作室以来,凌月在外是威严的分部总裁,在内只是一个缺爱女孩,外冷内热,或许暖玉跟她很贴切。

    过了一会,帮秦韵买了一块古铜币,像是个青铜色小铲子,据说是东周时代的,很有珍藏价值,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就不得而知,或许是有人盗墓的战利品。

    不管了,用精致的盒子装起来,价格两万五,跟凌月的礼物差不多。

    一切搞定,闪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