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736.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月色迷离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月色迷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月色迷离

    深秋的夜晚格外冷清,街道上没有太多人。

    水竹公司的灯火通明着,许多设计师正在赶工,似乎刚接到了一个大方案,几乎全公司的员工都在加班。

    进了门,张望一下,前台mm也看到了我,笑问:“请问有事吗?”

    “嗯,秦韵呢?”

    “经理不在。”

    “不在?她去哪儿了?”

    mm眨了眨眼睛,问:“你是谁,找她什么事?”

    我有些尴尬,正不知道自己用什么身份来回答的时候,这时秦韵的助理过来了,她倒是认识了我,于是嘻嘻一笑:“小王,你连他都不认识?他就是……嗯,咱们经理的男朋友,对吧?”

    “呵……是,是啊!秦韵人呢,为什么电话都关机了?”

    助理摇头道:“不知道啊,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她就离开公司了,好像是有人找,我在楼下的时候看到一个男的跟她在一起,大概有一米八五的样子,样子还不赖……”

    “哦?”

    我皱了皱眉头,问:“那人是谁?叫什么名字,你认识么?”

    “当然不认识,不过经理叫他哥哥?”

    “哥哥?秦风?”

    “呵呵,大概是了……”

    我迈步走进了秦韵的办公室,却发现纸篓里一堆碎掉的纸条,捡起来拼凑看看,其中一张上面清晰的写着:“2021年7月4日,借秦韵40000元整,特此借据。”

    落款是秦风,果然是他。

    我有些疑惑,秦风找妹妹借钱,这是怎么回事?

    继续拿着另外几张,看看,同样,这半年来,秦风借了许多次钱,但是这些借条全部都还在秦韵这里,而且被撕碎了,似乎……我有些明白了。

    这时,那前台mm小声说:“下午我在咖啡店里看到了秦经理,她似乎跟那个男的争吵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我皱了皱眉:“现在她可能去哪儿了?”

    两个mm都摇头:“不知道,手机打不通吗?”

    “不通,关机了。”

    “那怎么办,报警吗?”

    “我去找找看……”

    说完,我出了门,叫了一辆出租车开向秦韵房子的方向,那是她唯一可以去的地方了。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道路两旁一片漆黑。

    司机叼着烟嘴,哼着歌儿。

    我的心情就没有那么轻松了,总觉得会发生点事情。

    正在这时,水岸桥上,一个熟悉的美丽身影正歪歪倒倒的依着栏杆前行。

    我急忙叫停了车,下了车便跑过去。

    果然,正是秦韵,她身穿一件黑色风衣,长发飘扬,手里攥着一个酒瓶,沿着大桥前行,走两步,仰头喝一口酒,又是笑,又是哭。

    我三两步跑了过去,从后搂住她,问:“秦韵,你在干什么?!”

    她抬头看了看我,漂亮脸蛋上浮着红云,眼角泪水朦胧。

    “不要管我……”

    秦韵推开我,仰头咚咚咚的又喝了一大口酒。

    我有些生气,质问:“干什么!”

    秦韵一双美目凝望着我,忽然之间忿怒道:“干什么?不干什么,我不开心,不开心……”

    说着,她用力的将酒瓶掷向了地面。

    “嘭!”

    酒瓶碎裂,红色的液体流了一地。

    秦韵幽幽的看了我一眼,继续往前走,来到了水岸边,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从怀中的口袋里又掏出了一瓶酒,打开便是深深一口。

    我不再劝说了,坐在秦韵身边,掏出口袋里的香烟,点燃了一根,抽一口,呛得连连咳嗽。

    秦韵嘴角上扬,醉意朦胧的说:“臭小子,不能就别逞强……”

    我一愣,这是秦韵初遇我时的口吻。

    我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说:“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别闷在心里,憋坏了最亏的还是自己。”

    秦韵撩了一下发丝,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不反驳,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秦韵笑笑,又喝了口酒,说:“他算是什么?我的亲人吗?妈妈生病的时候他到哪儿去了?现在却来了,用我的钱干什么,在外面养女人?哼……我居然借了,还借了那么多,我真是最最愚蠢的女人……”

    我试着吹烟圈,可吹出了一团大便型的烟雾。

    “你说的是秦风吧?他最近一段时间里,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一事无成,半年前被一个富婆包养了,每个月7000,开雪佛兰,后来被甩了,就自己包-养了一个女学生,后来女学生的家长知道了,告了他。”

    秦韵说得很平淡,就像是这件事情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我说:“你开始的时候就不该借钱给他,这是纵容。”

    秦韵冷笑一声:“不借?那又怎么样,他告诉我,他的老婆得了一种奇怪的皮肤病,要大量的手术费用,我能不给吗?”

    我沉默了。

    秦韵又灌了口酒,说:“借了,我不是人,不借,一样不是人。”

    我笑了笑:“那你何必为难自己?”

    “为难自己?”

    秦韵转身看我,眼角滑落一滴晶莹的泪水:“他是我唯一的哥哥,唯一的亲人,妈妈临死前让他好好照顾我,可是现在轮到我照顾他,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

    “回去吧,别在这里了。”我说。

    秦韵摇头:“不,我不想回去。”

    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问:“你的亲人,对你好吗?”

    “好。”

    我淡淡回答一句,却在心底暗骂:“好个妹!”

    心里一阵苦涩,过了那么多年,原来我只有阿姨这么一个亲人。

    伸手道:“把酒给我,我也想喝点。”

    “哦?”

    秦韵扬起了嘴角,笑问:“你会喝酒?”

    我瞪眼道:“秦韵,你第一天认识我?!”

    秦韵笑笑:“不知道,也可能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你。”

    “你给不给?”

    “拿去。”

    我接过了酒瓶,咚咚咚的下了半瓶,口中一片苦涩,很快的,一股暖意从腹部升起,酒意来了!

    “行嘛,还挺能喝?”秦韵扬了扬眉毛,微微笑道。

    今天的秦韵确实很不一样,我深深的意识到了,或许是因为喝醉的关系,又或许是因为秦风这个唯一的亲人太操蛋的关系。

    秦韵勾起了嘴角,笑得很坏:“去酒吧,敢不敢?”

    我点头:“没什么敢不敢,去就去!”

    “好,走!”

    秦韵站了起来,却晃了晃,喝得够多了。

    往前走了不多远,果然有一间零度酒吧,走了进去,却发现酒吧里有人在跳舞,很**的肚皮舞。

    秦韵要了几瓶酒,往我面前一推,说:“别客气,我请。”

    我反问一句:“你有带钱吗?”

    秦韵摸了摸身边,发现皮包不在,便淡淡一笑:“钱包丢了,你请。”

    “……”

    于是,我拿了一瓶,秦韵拿了一瓶,对瓶子吹。

    一饮而尽,我已经觉得脑袋有点重了。

    秦韵笑笑,把空酒瓶放下,随后说:“跳支舞给你看,就当是你请我喝酒的回报?”

    “随意。”

    秦韵慢步进了舞池,双臂一顺,风衣落地,随着节奏,魅惑十足的一支舞曲,曼妙的身段与清丽的脸蛋,让周围的一群人全部停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得呆了,恐怕这个 酒吧里从来没有来过这么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韵味十足的小女人。

    一支舞放完,立刻有一个平头走上前搭讪秦韵了。

    秦韵醉眼朦胧,一双美目眯着像是一轮新月,却看不清来人是谁,便抓着椅子,撅嘴问:“你是什么人?”

    平头笑道:“有缘人。”

    正在这时,我从旁边抱住了秦韵的小蛮腰,回头冲平头说道:“可惜,她跟你没缘。”

    说着,低头对秦韵说:“你喝得太多了,咱们回家吧?”

    平头悻悻而去,我付了酒钱,便搂着秦韵出门了。

    脑袋里一片模糊,站在路边等车,等了半晌连根毛都没有等到,这不是一个热闹的街道。

    秦韵伏在我怀里,抬起头,美丽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水雾,她扬起嘴角,笑道:“小子,你要送我回家吗?”

    我点头:“嗯。”

    秦韵轻蔑一笑:“一个女人愿意让你请她喝酒,愿意让你抱,你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出来那么多年,怎么混的?”

    我瞥了她一眼,道:“那你想怎么样,找个廉价旅馆?”

    “你敢吗?”秦韵美目一横,很挑衅的看了我一眼。

    我冷笑一声:“随便。”

    说着,抱着秦韵就进了不远处的的一间汉庭快捷,用身份证定了房间,房间号088,一个非常吉利的数字。

    进了房间,关上门,秦韵坐在床边,伸手拉了拉衣领,顿时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肤。

    我尚且犹豫,秦韵却已经站起来拥著我,顺手关了灯,随后,温热的唇紧紧的贴了上来。

    那一刹那,我迷失了,借着酒意,双手在秦韵曼妙的身体上肆意搜索,两个人都仿佛中了魔一般,浑身滚烫的跌入被子里。

    这一夜,秦韵的热情让我一生难忘。

    温热的呼吸,动人的娇吟,甜蜜的缠绵,粗重的喘息交织在一起,夜色变得更加迷离。

    秦韵像是八爪鱼一样缠着我,贝齿张开,在我的肩膀上留下了一个个齿痕,呜呜的叫着,痛并快乐着。

    这迷离的夜,让人沉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