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753.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零五十章 菊花开

第一千零五十章 菊花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千零五十章  菊花开

    “凭什么?”

    荀方露出一丝怒容,却又强压下怒气,缓缓道:“就因为你捷足先登吗?”

    凌雪伸手按住我的胳膊,对荀方道:“有什么话就快点说,我们很忙的。”

    “好!”

    荀方点点头,“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似乎鼓起了许多勇气,这才平静的说:“高中两年,我就一直很喜欢你,凌雪!”

    凌雪表情淡然,什么都没说。

    荀方凝望着凌雪的眼睛,接着说:“不过,自从知道你是凌天的女儿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勇气向你表白了,因为我觉得自己不配。三年前,我辍学从商,吃了许多苦,只为能够一身荣耀的回来,看看你过的好不好。”

    他的语气非常平静,淡淡的又说:“你是我的信仰,三年多来,许多女人对我示好,但我从来都没有半分感觉,我甚至觉得自己只为你一个人而活着。可是今天,我才得知你已经有男友了,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次把迟来的表白奉上的机会……”

    凌雪轻轻叹了口气,问:“说完了?”

    荀方一愣:“凌雪,你……”

    凌雪微带嗔意:“别说你错过了,就算你没有错过,你以为我会接受你吗?如果你说你为我一个人活着,那么告诉你,我也只为另外一个人活着,而现在,你所谓的表白已经伤害了他。”

    荀方猛然咬牙,喝道:“他有什么好?不过是一个玩游戏的臭小子的而已,他有什么成就?他有什么值得你托付的地方?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爱上这种一无是处的臭小子!”

    凌雪淡淡一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爱他,但就是爱他……”

    荀方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伸手指着我,厉声道:“灵恸的高手是吗?好,我可以为凌雪放弃学业去开创一番事业,现在我也可以放弃拥有的一切去灵恸跟你一决胜负,你敢接受我的挑战吗?”

    “不接受!”凌雪抢先帮我回绝了。

    荀方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懦夫。”

    我走上前一步,逼视着荀方,淡淡笑道:“懦夫?凌雪是我最爱的女孩,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女友,我已经是胜者,为什么还要接受你的挑战?你连筹码都没有,有什么资格挑战我呢?”

    荀方冷冷笑着:“托词!你不过是不敢接受我的挑战而已!”

    我轻笑一声:“好吧,你要挑战就挑战吧,先做到中国第一再说,否则我会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把你碾死!”

    “哼,你等着!”

    荀方伸手指着我,怒气冲冲:“我会让你后悔莫及!”

    我“啪”的一声将他的手拍飞,低喝道:“我最恨别人这样指着我!”

    “你!”

    荀方怒不可遏,可是凌雪在旁一脸怒容,荀方倒也算是冷静,竟然强行压下怒火,收回了手。

    正在这时,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说:“先生,您要添酒吗?”

    荀方迁怒,狠狠的将高脚杯在地上摔碎,狠狠道:“滚!”

    服务生愣了。

    我走上前,拍拍服务生的肩膀,一脸和气笑道:“我朋友心情不好,抱歉!”

    服务生摇摇头,转身而去。

    荀方恢复了平静,走到凌雪面前,歉意道:“对不起,给你带来那么多麻烦,不过凌雪,我真的很喜欢你,五年来一直如此。”

    凌雪表情淡然:“呵,随便你吧!”

    荀方自讨没趣,便说道:“终有一天我会感动你,真的……”

    凌雪不说话了。

    我走上前,牵着凌雪的小手,笑道:“小雪,下午咱们去徐家汇转转?”

    “好啊好啊!”凌雪笑逐颜开。

    荀方再次狠狠的咬了咬牙,走进酒店大厅,结了帐就走了,房间已经定下来,我和凌雪倒是可以在这里免费住一晚。

    ……

    下午,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两边,凌雪挽着我的手臂,笑问:“书生,早上荀方的事情,你没生气吧?”

    我摇头:“不会啊,这种事情我早该习惯了,你的那个街道办主任的同学,还有第一次去遇到的那个,好多了……唉,谁让我的女友那么优秀呢?”

    凌雪抿嘴笑:“哟,真会说话~”

    “嘿,句句发自肺腑……”

    说着,我低头在凌雪红润的唇上浅浅一吻,惹得周围年轻男女嫉妒不已,一道迷人的红霞飞上了凌雪的脸蛋,动人娇态让人色授魂予。

    “你带卡了没有?”凌雪问。

    “带了,你想要……?”我心中一颤。

    凌雪甜甜一笑:“买几件衣服,行不?”

    “嗯,好!”

    结果,凌雪对这里倒是很熟,拉着我旋风般的卷过了街道,不到两个小时已经提得两手都是袋子,好家伙,几十万没了,那么漂亮的女友规格也好啊,不太好养!

    在咖啡店里休息一会。

    凌雪搅动着热热的咖啡,嘴角上扬,笑道:“如果咱们能一直这样生活就好了,不要再管游戏里的你争我斗,打打杀杀……”

    我点头一笑:“等我们退役了之后再说吧,这种安逸的生活谁不喜欢啊?可是为了这样的生活,总要努力的。”

    凌雪浅浅笑,依偎在我身边,将雪腻的脸蛋贴在我的肩膀上,轻笑着说:“我宁可能够平凡一些,你能陪我上上课,没事就去逛逛街,心情好还可以去旅游,在某个乡村小店里避雨、去吃农家菜,可以笑着一直活到老。”

    我轻轻握住她的手:“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爱我。”

    “呵,那我也要谢谢你咯?”

    “不谢。”

    晚上,回到酒店,凌雪的同学基本都还在,不过荀方结了帐走了,于是晚饭由我来请客,这群人里许多都是上班族,显然承受不起这样的开销,而我则坐拥苏州、南京两地的甘泉梦乡,收入可观,一顿饭并算不了什么。

    正吃着饭,忽然手机铃声响了,是冰茶的号码——

    “靠!你们出去快活了,工作室里冷冷清清的……”冰茶接通电话就像是一个小怨妇一样的抱怨着。

    我不由一笑:“明天早上我和小雪就回去,怎么,这才一晚就耐不住寂寞了?”

    冰茶腻腻的笑道:“是啊,小冤家,赶紧回来吧,家里等着你打酱油呢……”

    “靠……”

    我又问:“游戏里没有什么大事吧?”

    “嗯,没有!”冰茶笑笑:“不过就在两个小时前,凌月和秦韵上线了,这算不算是大事呢?”

    “算,当然算。”

    “我已经约好了她们两个,明天下午两点准时集合,雪月组成两个队伍分别去打s6的女娲神殿,她们在美国的日程排的很紧,得挤出时间来。”

    “队伍怎么组成?”

    冰茶沉吟一声,道:“你和凌雪、凌月、秦韵、香香作为1队,我带领2队,成员初步定为艾妮、暗影随风、雪见草、冰之逸。另外还有3队,命运魔方、南宫乐兮领队,我们三路齐发,看看谁能第一时间fd掉女娲神殿!”

    “嗯,好,就这么说定了。”

    “等等……”冰茶轻叫了一声。

    “什么事?”

    冰茶有些不好意思,羞答答的说:“现在正是吃螃蟹的季节,上海的各大酒店里都有新鲜正宗的大闸蟹,你带几斤回来喂喂我和你妹妹呗?”

    “靠……”

    我不禁失笑:“好吧,明天上午7点钟我和凌雪出发,上午9点左右到工作室,你和大家等着吧,我多带一些,给你们解解馋!”

    “好好,书生万岁!”

    那边传来了几个女孩子的叫声,原来冰茶开的是扩音器模式,幸好没有过分调戏她,否则穿帮了!

    于是,吃晚饭的时候我和酒店商量了一下,明早7点钟准备几斤的新鲜螃蟹,必须要热乎乎的让我带着走。

    当然,被狠狠的砍了一刀,300块钱一斤,该死的奸商!

    ……

    翌日,早早的起床,驱车返程,归心似箭,结果不到8点半就已经抵达了雪月工作室。

    推门而入,却发现夏天穿着拖鞋,笑意盈盈的迎接:“书生哥哥,吃得呢?”

    “就知道吃……”

    我将手里的包装盒交给了夏天,还传来暖暖的感觉,这些螃蟹刚刚出锅,非常的新鲜,否则也对不起我那几千块钱。

    “哇,回来了……”

    冰茶的笑声传来,稻花香、落雨无声和紫月一群穿着拖鞋的mm都涌了过来,将夏天给迎了进去,盒子打开,一股醉人的蟹黄香味弥漫在房间里,我也拉着凌雪走进去,大家围着桌子坐下,几个mm都已经食指大动了。

    一尝之下,果然香味浓郁,冰茶说的没错,十月份就是吃螃蟹的季节,一只只螃蟹白嫩鲜美,“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这句谚语很是准确。

    冰茶拎着一只壮硕的螃蟹脚,说:“上午的时候,凌月把天钥城的资源花光了,全部训练了红莲铁骑和天钥铁骑,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我点点头:“天钥城是王城,各种科技、生产早就满了,接下来就是不断的训练npc军队,不但可以拿来防御,或许还能用来迎战黑暗力量。”

    “嗯,对了,孤坟发信息问我你在哪儿,似乎找你有事。”

    “哦,是吗?”

    肯定有事发生了,否则孤坟不会平白无故的找我,他不是话痨,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