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814.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柔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柔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柔情

    一连串的灵魂震荡之后,宁静飞出了场外,稻花香立功了!

    2:0,雪月强势的连胜了两场。

    “嘻嘻,香香好厉害,那招灵魂束缚太帅了!”

    冰茶一把抱住了稻花香,很热情的庆祝胜利,稻花香则消受着冰茶的热情,一张小脸蛋被勒得通红。

    第三场,该我上场了,对手是百步穿杨,也正是袭杀掉野蛮王座的那个暗杀型弓箭手,当然,在白云城城外,他也被我杀掉过一次,此时真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明白了。

    “哼,你这混蛋!”

    百步穿杨厉声道:“全白云城的人都怕你,我偏不怕你!”

    我缓缓拔出北冥剑,淡淡道:“不需要任何人怕我,但是,我会让你知道敬畏!”

    “3!”

    “2!”

    “1!”

    战斗开始!

    百步穿杨急忙移步,又是那特殊的眩晕箭!

    “嗖!”

    箭矢破风而来,可是速度太快,我擎剑荡开,电光火石间换出追魂弓,一记凌厉的眩晕箭破风而去!

    “啊?!”

    百步穿杨低喝一声,急忙后退躲避这致命的一击!

    机会来了,瞧准了他的步伐,我快速擎起北冥剑,低喝一声,大力将这太古神器投掷了出去!

    “嘭!”

    巨响声中,百步穿杨被北冥剑洞穿了胸口,整个人被穿插在了巨石之上,双足离地,非常之凄惨,而气血则还剩下一丝。

    我淡淡一笑,缓缓走上前,张开五指,天域力量积聚,一个微妙的冰锥在掌中凝重,飞射而去!

    “噗!”

    百步穿杨的瞳孔猛地一收,被冰锥洞穿了胸口,天域力量何其浩瀚,我凝聚出的这个冰锥虽然比不上凌月的威力,但是至少有了烈日杖那个层次法师的水准了。

    第二局,百步穿杨欲生欲死了,被北冥剑连续削了三次,惨然而去。

    3:0,雪月轻描淡写的拿下了比赛。

    我立刻举起手,对场外道:“飞儿,终止比赛,我们已经赢了!”

    飞儿的声音传来:“剩下的两场不打了吗,书生?”

    “嗯!”

    我点点头:“对手太弱,没有必要打那两场,那样等同于浪费时间。”

    飞儿笑着应道:“好的!”

    现场宣布雪月获胜,我们几个人也一一出场,迎来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而天下无双几个人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了。

    荀方铁青着脸,低声喝问:“妈-的,你们不是跟我说了至少5成胜算的吗?怎么会……怎么会连输三场,这……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中山靖王低着头:“对不起,方哥!”

    宁静则冷冷道:“搞清楚,对手是雪月……”

    “哼!”

    荀方郁郁不快,这一场果真是丢尽了脸。

    接下来,又是几场激烈对抗——

    战魂5:0落月盟

    黑风寨4:1天诛地灭

    天钥军团5:0完美

    梦回雪月4:1天地劫

    ……

    各个被看好的队伍一一出线,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八强对阵也出炉了——

    魂归战袍 vs 月神殿

    秋雨年华 vs 雪月

    战魂 vs 黑风寨

    天钥军团 vs 梦回雪月

    接下来的比赛必然精彩,因为——

    每一场几乎都有渊源!

    魂归战袍vs月神殿,这两者不用说了,红绫舞曾经是沈落雁的姐姐,因为红绫舞的关系,沈落雁甚至对血饮天下投怀送抱,这些陈年旧事大家都记得很清楚。

    秋雨年华vs雪月,想当初,我在雪月第一场成名之战就是与地狱火、悲酥清风的一战,后来两个行会成了盟友,不过竞争不断,彼此都在较力,这些都是上不得台面的说法。

    战魂vs黑风寨,这是林霜与王萌两个mm之间的争斗,从清风城打到了白云城,再到wsl,二者的渊源极深,只是,黑风寨的主力战将,一粒尘埃和王萌现在都只有圣域200级不到,装备上不去,这一战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至于天钥军团和梦回雪月,这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了。这场战斗胜负,换种说法就是暗影随风领衔的雪月爷们队vs冰之逸领衔的雪月姑娘队,这个胜负还真难说,双方都有n多成名已久的圣域高手,谁赢谁输都很正常。

    ……

    晚上,凌雪凌月两姐妹回公司一趟,而我则留下来照看林香紫月等人。

    晚宴后已经是9点多了,wsl期间大地图上很平静,因为国战和攻城战都已经被关闭了,各国大盟也忙着争夺wsl世界赛的出线权,没人有心思去打国战了。

    安排稻花香睡下之后,我路过了秦韵的方向,伫立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良久,不知道该敲门还是不敲门。

    却正在这时,房间门吱呀一声开了,秦韵探出头,笑问:“有事?”

    “没……没事……”

    我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没事也进来了吧!”

    秦韵伸手将我拽进了房间,随手关上门。

    窗外,月朗星稀。

    秦韵直直的看着我,撅嘴道:“喂,你就不能对我说点什么吗?回来那么久,我们都没有在一起说过话……”

    其实,我很难面对秦韵,毕竟有过了一次,再说什么呢?莫非,还要再来一次吗?

    见我不说话,秦韵皱了皱眉,说:“我知道,你现在肩上责任很重,其实,你大可以不必让自己那么累。”

    “怎么可能不累?”我有些自嘲。

    秦韵笑了:“回家了,就好好休息一下。”

    说着,将我按在沙发上,秦韵一双柔嫩的手在肩上轻轻揉捏着,力道恰到好处,这让我微微感动,信心的秦韵,本该是一个非常温柔惹人怜爱的女友,或者老婆,可是我却将她延误在了这里。

    “韵儿,对不起……”我忍不住说了句。

    秦韵扑哧一笑:“对不起什么?我愿意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老天都管不了的事情。”

    说着,秦韵坐在我身边,说:“抱抱我?”

    “嗯。”

    我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一片火热,秦韵神色平静,嘴角带着幸福的笑意,说:“爱情是毒药,就算是毒死了也心甘情愿,霜姐建议我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可是我的幸福就在这里,让我去哪儿找?难道,在外面风吹雨打一个人孤独着,这就是幸福吗?”

    我心中一暖,问:“韵儿,以后有什么打算?”

    “大家在一起。”秦韵简单的说了一句,又笑道:“凌月也是这个意思,当然,两年之后,你和凌雪结婚吧,我和凌月都不会阻拦,若是哪一天,我和凌月都腻了,自然会自己离开的,就怕你不舍得……”

    我忍不住紧紧抱住她,轻声道:“我当然不舍得……”

    秦韵发出一声让人窒息的呻吟,忽然转过身来,跨坐在我腿上,柔柔的笑道:“亲一个吧?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了……”

    说着,她回身看看,笑道:“窗帘拉上了,没事儿……”

    “呵?”

    我不由一笑,秦韵美丽的脸蛋越来越近,一双温润的唇也贴了上来,那丰满而柔软的身体紧紧贴了上来,就像是是要将整个人都融化在我怀里一般。

    这一吻,足足两分钟。

    秦韵轻吸了口气,脸蛋红润,道:“果然是毒药……”

    我双手环着她的腰肢,有些无所适从,轻声道:“好啦,凌雪和凌月她们两个快要回来了。”

    秦韵微微笑,又在我的脸颊上亲了口,然后,在耳边吹着气,幽幽笑道:“我说啊,书生,你有反应了……”

    我尴尬不已。

    秦韵似乎很享受我的尴尬,轻声笑道:“好啦,来日方长,以后还是有机会的。虽然说凌天叔叔的去世让大家很伤心,但是……阻止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重阻力也消失了,不是吗?”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正如凌天说的,即使不想要那样的将来,但是时间会推着你向前走,将来到底会什么样子,我们都不知道。

    秦韵洗了澡,躺在床上,却支起胳膊看我,笑道:“还不回去睡?明天上午就要决赛出冠军了,早点睡,养养神。”

    她眼中满是柔情,莞尔一笑:“不是吧?难道要我侍寝不成?”

    我不由一笑:“算了,不方便,我回去了,凌雪和凌月也该回来了。”

    “嗯。”

    站起身,走到床边,在秦韵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道声晚安,随即关好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对秦韵,总有些歉意,那一夜的缠绵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占有了她的第一次,这种亏欠,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偿还了。

    晚上10点多的时候,凌雪和凌月终于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开心的告诉我与ggs集团刚签订了一个大单子,蓝星的以后,注定会越来越好。

    我很欣慰,凌雪现在俨然已经是一个公司总裁的模样,甚至陪我的时间都很少,她实在是太忙了,但是无可厚非的是,我们都在成长,终有一天会离开这个领域,可是我们追求的是什么呢?大概,只是对这段快乐时光的追寻与索取吧?

    越来越多的人喊着无兄弟不网游,事实上也正是这样,有朋友的陪伴,这网游才是乐趣的,那种孤身一人纵横天下的寂寞高手,其实只是一种变态扭曲的怪物而已。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