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150.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黑色救赎

第五十九章 黑色救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最后关头,徐安眼中的一切都似乎变得缓慢,他想到了阿嗅,它已经离这里很近了!

    “阿嗅,你能不能远距离使用魔法干掉她?”徐安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急切地问道。

    “不行,我释放魔法需要时间,现在已经来不及了!”阿嗅也很着急,它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伙伴受创,但是现在释放魔法根本来不及了。

    怎么办?难道自己注定要遭此劫?想到自己即将后庭开花的可怕景象,徐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天无绝人之路,一定还有办法的!我仔细想想……”这一刻,在刘玲玲即将让他菊花不保的刺激下,徐安今天第二次进入解开基因锁的状态,他的大脑开始疯狂运转,努力去思索如何解开这必死之局!

    自从“灵魂”修复了他的灵魂之后,他就感觉自己脑子里多出了一些关于什么“主神空间”的混乱记忆,“基因锁”的信息则是其中比较清晰的一部分。所谓解开基因锁就是指那种打开身体潜能的状态!

    “乒!”刘玲玲用尽全力一斧柄捣下去却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捅进一个柔软的所在,而是撞到了一个坚硬无比的东西,震得她手臂发麻……

    那是乌木甲!

    这就是徐安在危机关头想出来的方法了,瞬间将乌木甲收进戒指,然后又取出来放到臀部挡住要害!

    看似很简单的方法,但是对大脑的运算速度和反应力要求极高,若不是徐安此刻处于解开基因锁的状态,他还真的难以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完成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于千钧一发之际保住节操!

    于此同时,一支装着绿色液体的玻璃管也出现在徐安嘴里,他狠狠将玻璃咬破,和着鲜血和玻璃渣将大部分液体吞进肚子里。

    那是哥布林战血!既然自己是因为软骨香失去力气,那么就用大幅度增加力量的哥布林占血来破解!

    腥臭难闻的哥布林战血刚一下肚,徐安立刻就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整个人都快要燃烧了起来,体内奔涌着使不完的力量,似乎一拳就能打死一头大象!

    “噗”刘玲玲紧随其后劈出一斧,但是被徐安灵活地避过,斧头深深嵌进泥土里,她索性抛弃长柄斧,从戒指里取出一把匕首向徐安刺来。

    那匕首泛着绿油油的光泽,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好货,不是淬过剧毒就是带有什么歹毒的附魔!

    徐安此刻像是吹足了气的充气娃娃,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鼓胀起来,到最后整个人都粗了一大圈,变得如同健身选手一般强壮,那一块块蠕动的肌肉让人震撼!最特别的是,他原本就通红的双眼此刻竟爆发出了耀眼的红光,身上开始散发出一种似欲毁灭一切的狂暴气息。

    这,就是狂化状态!

    原本狂化状态会让人失去理智而全力攻击看到的第一个生物,但是解开基因锁获得的强大控制力却让他拥有可怕力量的同时又能保持清醒状态。

    面对刘玲玲的袭击,徐安不避不让,很强势地一把抓向她持着匕首的右手,同时一大脚踹向她的胸口。

    刘玲玲不敢硬挨这势大力沉的一脚,只能被迫放弃刺杀,转而轻盈地一个倒翻退至远处。

    “你做了什么?怎么可能解开软骨香的效果?”刘玲玲难以置信地问道,全无刚才那种掌握一切的从容。她的实力并不算强,只有力量和速度勉强达到二级标准,一旦猎物恢复行动她就危险了!

    “死!”徐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后就取出碎骨巨棒向她扑去。

    借助轻功的全速运转,他速度上的削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脚步轻点间身影一闪就冲到她面前,高高举起手中的碎骨巨棒,携着风雷之声一棒砸下!

    徐安的反击简单、快速而暴力,刘玲玲知道自己的力量绝对是不如这个肌肉怪物的,她在惊慌中只能硬着头皮取出一副灰白色的皮质圆盾勉强挡在上方。这是她昨天下午以“可爱”的那一面坑杀一个猥琐宅男后所得的唯一战利品,号称能防住一切三级以下攻击的三级雷鸣盾!

    “轰!!!”这如泰山压顶的可怕一棒砸在盾牌上,竟发出雷鸣一般的巨响,盾牌下的木质底盘应声而碎,就连表面那坚韧无比的灰白色蒙皮也被锋利的狼牙撕开了几条小口子!硬生生挨了徐安全力一击,刘玲玲整个人都被砸得缩成一团跪倒在地,身上多处被坚硬的碎木块刺伤,鲜血直流,左手臂也在“咔嚓”一声脆响中断成数截,痛得她小脸苍白如纸,身上冷汗大颗大颗地往外冒。

    不过徐安此刻也很不好受,刚刚触碰到雷鸣盾的时候他就感应到有一股剧烈的电流从盾上顺着碎骨巨棒传进他的身体里,这一下几乎把他电得外焦里嫩,全身都在不自然地抽搐。而那那一声雷鸣巨响更是威力巨大,不仅震得他连喷几大口鲜血,此外还伴随着胸闷气短、头晕恶心、四肢乏力、耳聋耳鸣等并发症状。

    他没想到一副盾牌居然会拥有这么大的威力,这玩意哪里是什么防具?分明就是一件阴险的武器!

    眼看徐安暂时失去了战斗力,刘玲玲咬了咬牙,忍着剧痛再次发动攻击,这一次她取出了一把散发着寒气的湛蓝色长剑,一剑刺向徐安的心脏!

    “乒!”乌木甲再次被徐安转移过来,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剑。

    “啪”被寒气冰封的乌木甲掉在地上,摔落下一地的冰渣。徐安此时已经在解开基因锁的强大自制力下恢复过来,抡着碎骨巨棒一棒斜劈在湛蓝长剑上。刘玲玲双手都无法接下徐安此刻的巨力,单手更是不堪,手中的长剑直接被砸得脱手飞出,斜斜地插在一旁的地上,不断摇晃。

    同时,徐安抓住这个机会,抬起穿着乌木战靴的右脚,一脚重重地踹在刘玲玲胸口,巨大的力量踹得她像个沙包一样滚出老远,趴在地上不断地咳血,半天起不来。

    徐安就这样提着染血的巨棒赤身**地向她走去,每一步都如同在敲响一记丧钟,每走一步都代表着死神的接近。

    “咳咳……我还、还有机会……我是不会死的!”刘玲玲咳出满口的血沫,盯着不断接近的徐安,虚弱地喃喃道。

    说着她手中出现一颗黑色的药丸,自从走上这条魔道的时候她就料到自己或许会有栽的那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而已……而这枚药丸就是她为自己兑换的保命之物,也是她最后的手段!

    刘玲玲忍着心疼对着药丸喷出一口鲜血,待其由黑色变成暗红之后,便将药丸塞进嘴里含着。

    徐安对手段层出不穷的刘玲玲充满了警惕,没有立刻跑过去也是怕她突然使用那种玉石俱焚的武器道具,现在见她在这种时候吞下一颗诡异的药丸,心里顿时有了一些不好的想法,立即取出炽焰弓拉出魔法箭矢对准了她,同时体内轻功也被他重新运转到了极致,准备一有不对劲就立刻撤退。

    “期待吧,宝贝儿!下次见面我一定会剥下你的皮做成衣服穿在身上!所以,你可不要太早就死了哦!”服用了那枚药丸的刘玲玲似乎感觉自己又再次掌握了主动,不过她并没有狂妄地去再次攻击如今不可战胜的徐安,转而一边以“温柔”的口吻说着威胁的话语,一边从容地向后退去。

    不过她确实有资本这么做,因为就在说话间,她身上涌出了浓稠的黑雾,黑雾滚动着迅速扩张开来,短短几秒钟时间就覆盖了上千米范围,徐安虽然一开始就警惕地后退,但是速度却远不及黑雾,很快就被其笼罩,什么也看不见了……而且,他后退时射出的那一箭也是石沉大海,连声音都没有传出一声就此消失。

    黑雾只存在了短短十秒左右就渐渐变淡消失,徐安皱着眉头四处巡视,但是哪里还有刘玲玲的踪影?

    “哈哈哈哈……宝贝又被我骗了!你以为我会就这样走掉?嘻嘻……没有杀掉我是不是有一种挫败感?我告诉你,在药丸融化之前你是绝对不可能找到我的!哈哈哈哈……”正当徐安以为刘玲玲会就此消失之时,空气中却再次传来她那神经质的笑声,不过她的声音显得忽远忽近,又有些飘忽不定,让徐安难以锁定她的位置。

    “阿嗅,找到了么?她身上的血腥味应该逃不过你的嗅探。”徐安表面上没有说话,却是在心里联系上了阿嗅。

    “阿嗅试试……不行,气味太隐晦了!她身上有能掩盖气味的东西!”

    “你们男人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恶心、最肮脏的生物!哈哈哈哈……你一定想不到,在这短短三天时间里我已经杀了十三个男人!看着这一个个蠢货被我玩得团团转,最后在他们不敢相信的眼神中拿走他们的一切,再砸碎那根罪恶的根源,用斧柄不停地桶他们菊花一直到死……哈哈……这感觉,可真是美妙啊!”刘玲玲在疯狂中透露出了她曾犯下的可怕罪恶,话里的内容让任何一个正常人都难以接受。

    这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恶魔啊!

    “哈哈!阿嗅找到了!要是这个臭女人一直不说话阿嗅还真拿她没办法,可是她一张嘴就暴露出了满口的血腥味!”就在刘玲玲说话间,阿嗅突然兴奋地叫道。

    “给我她的位置!”徐安吩咐。

    “本来我也想像对付其他人那样捅死你的,可惜你不领情……放心,下一次我会换一种方式来伺候你的!像吸血鬼那样把你全身血液吸干怎么样?还有……嗬嗬!”刘玲玲说道一半就说不出话了,因为阿嗅已经使用一枚缩小版的旋风之刃割破了她的喉咙,它实在是觉得这个人类很吵闹!

    随着阿嗅撕开刘玲玲的嘴巴从里面掏出那颗药丸,她的身形立刻就显现了出来,她不仅没有趁着隐身效果逃跑,居然还跑到徐安面前不远处来了!

    不知是不是报应,亦或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刘玲玲之前是通过气味找到了徐安,现在却也被徐安通过气味找到,让人感叹因果循环、现世有报!

    徐安走到她面前,冷冷地看着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对着她那颗漂亮容貌掩盖下的疯狂大脑,高高倒举起手中的狼牙棒……

    在死亡前的那一刻,刘玲玲面带微笑,思绪却是回到了自己人生转折的那天……

    “王叔叔,你想干什么?不要这样……啊!”

    “不……不要……”下体猛烈传来的剧痛让小女孩几乎昏厥,她流着泪无助绝望地看着在自己身上不停蠕动的大胡子,她稚嫩的心灵难以理解,之前还温和可亲、对自己嘘寒问暖的王叔叔怎么会突然向自己施暴?

    无论是书本上、电视里、电影中……它们不是告诉我好人会一直好下去么?它们不是说好人永远不会变坏么?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所谓“好人”的面具下藏着的嘴脸有多么恶心!

    但是,太晚了……

    地上全是暗红色的血,刘玲玲脸色苍白地坐在大胡子断气的尸体上,裙子已经被伤口涌出的鲜血浸得通红。

    触目惊心的红顺着裙摆不断往下滴落,她一边惨笑一边流泪,怨恨充斥了那原本天真的双眼,黑暗掩盖了那原本纯洁的心……

    “我恨那些恶心的男人!我恨这个肮脏世界!既然悲剧已经发生在我身上,呵呵呵呵……那么以后就让我来制造悲剧吧!”废墟中回荡着刘玲玲癫狂的叫声:“我要别人也尝一尝我所经历的痛苦,那种被异物狠狠捅进身体里的滋味!”

    ……

    “砰!”随着徐安这一棒捣下,随着那颗漂亮的头颅变成一滩红白相间的烂肉,一个女孩的灵魂得到了救赎,一只邪恶的恶魔被彻底消灭。

    此刻,浓厚的云层似被一双大手拨开,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云端的缝隙照射下来,徐安抬起头,似看到一个美丽纯洁的小天使在天空中自由地飞翔,在离开前还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