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11.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章 陷阱与怀疑

第一百二十章 陷阱与怀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常言道:欲成仙神,先学做人。”冰心语气严肃,“我作为你们修炼的启蒙者、引路人,有责任和义务教你们做人的道理,否则万一你们日后闯了大祸,我还要负主要责任!”

    “我们闯祸,你为什么要负责呢?”徐安感到奇怪。

    冰心没有搭理他,直接说道:“人活着,总会经历各种起起落落、悲欢离合,健全的人格需具备喜怒哀乐,完整的人生当饱含甜酸苦辣。然而,有的人经历多了,或变得麻木不仁,冷漠淡然;或自私自利,不顾他人;又或嗜杀成性,草菅人命。而有的人却是能从中悟出无数的道理,或睿智淡泊,超然世外;或创教立派,传道解惑;又或造字立法,造福人世。你们是不是很奇怪,两者的区别为何这么大?”

    “因为第一种人,无论经历过什么,都只顾及自己内心的感受,以自我为中心,全然不管他人的想法,更别提做事是否会祸及无辜,乃至自然环境。这种人,为了自身利益,杀人夺宝乃是家常便饭,若听到有人不忿怒骂,动辄就要毁人根基,夺人性命,可谓丧尽天良、无法无天。”

    “而第二种人,他们心胸宽广,超然大度,说话做事无不时时考虑他人感受,避免牵连无辜。纵然有做错的时候,他们也是有错便认,知错能改,令人敬佩。如果他们的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相冲突,这类人必然会选择牺牲小我,毫无怨言。就算做出的事业不被世人理解,为人耻笑辱骂,但是他们却不会感到委屈,只当清风拂过。而若是功成名就,为世人称道歌颂,他们也不会骄傲自负,只是微微一笑,置身事外。若你们能达到这样的境界,道心感悟何愁难以提高,实力层次何愁不能快速提升?”

    “你们还年轻,既然胸中有着大志向,日后必当经历种种风雨,万般磨难考验才有成功的可能。但是,大志向更需要大胸怀来支撑,我希望你们不要在寻道的路上迷失了自己,不管遇到何等苦难,何种困境,都要时时保持冷静,做那第二种心胸宽广之人!”冰心语重声长地说道,话语间似若有所指。

    两人纷纷陷入深思,在内心质问自己,是否能做到大度心宽?

    “冰心,按你的说法,要是被人反复恶意地欺辱捉弄……也只能忍气吞声?”徐安还是无法理解那种大度,说起来很有气质,可实际操作起来指不定要受多少苦呢!

    “这种事情在大世界里公子哥出没的繁华地段很常见,你以后若是有机会去到任何一方大世界都极有可能会遇到。遇到这种事,若你实力足够,大可视之若小丑,淡定离去。要是实力不足,除了忍气吞声你又能如何?强自和他闹?那只会给其下手的借口,让你受到更重的伤害,乃至憋屈地人间蒸发。”

    “那就先忍一时,等实力强大了再回去报仇!”徐安想了想,也想不出什么全身而退的方法,只好咬牙道。

    “果然是年轻气盛……仇恨绵绵无期,冤冤相报何时了?死了小的又来了老的,你杀得完么?连这点气都忍不了,还妄想成大事?”冰心呵斥道,见两人脸色都有点不自然,它放缓了语气:“算了,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我也没指望你们现在就立刻拥有那等境界。有些东西,等你们长大以后自然就会明白。”

    徐安理解地点了点头,想起之前提的那个闯祸问题,不由再次问了出来。

    “如果有人仗着一身修为造成生灵涂炭,必然会有正道大能者特意推算,施展**力揪出事主以及事主的修炼引路人,若这引路人教了做人的道理,就只能怪事主本性邪恶,若没教……这引路人就要负主要责任!不止如此,如果祸事大到一定程度,一切与事主关系亲密的人都会受到牵连,被天兵天将押往天界受审!因此,那些强大存在收徒都会极为小心,一般会设下重重考验试探其秉性,若是展露半点不好的苗头,那是绝无可能收为徒弟的。”冰心解释完后,径直往前飞去:“好了,我能教导你们的也说的差不多了,需要你们慢慢领会,再多说也无益。走吧!”

    徐安和张雪婷连忙跟上,紧跟着踏入那片黑暗。

    黑暗、寂静、虚无,耳边环绕着若有若无的尖锐呼啸,身上似有无数利刃划过,无视护甲,疼痛非常。

    跨越空间只是一瞬间,在感官的反馈上却仿佛过了几千年,最后两人“啵”的一声从一道极速旋转的漩涡中跌落下来,徐安迷糊间一个踉跄稳住身体,并且下意识地伸手往旁边一捞,右手抱住险些摔倒的张雪婷,避免她出糗。

    张雪婷感激的冲徐安点了点头,红着轻轻拿开他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转移话题道:“你们有没有一种感觉,穿过这个漩涡之后就好像从水里回到岸上,整个人都轻盈了许多!”

    徐安闻言一愣,他回想起了末日刚开始时的状况,正好与张雪婷现在所说的差不多。不过现在嘛,他除了能回忆起空间断层中的不愉快经历,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特殊感觉,不过想到张雪婷拥有空间系血脉,他也就释然了。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这里和地球空间的层次差不多。”冰心接过话,又善意地提醒道:“虚空魔神血脉,对于空间的波动是非常敏锐的,远超常人。婷婷你应该利用好这个优势,仔细体味这种空间变化的感觉,多多思考,争取早日接触到空间法则的真谛。”

    张雪婷乖巧地点头。

    徐安想到之前全身皮肤的疼痛,特地脱掉逐风护甲检查了一下身上,却发现没有丝毫伤势。

    “放心,那是空间潮汐波,虽然被擦到会很疼,却不会对你们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作为一个活了几万年的存在,冰心洞察力极为敏锐,见状淡淡解释了一句。

    徐安“嗯”了一声,重新穿上逐风护甲,一边打量起这所谓的地下世界来。

    这是一个狭小的房间,只有十多个平方,墙壁、地面、天花板都是一样的灰色,有些地方还沾着暗红色的污渍,看着像斑斑血迹。房间里里面空无一物,只有左侧的墙壁上挂着一盏造型古朴的壁灯,灯芯的前端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勉强照亮了整个房间。

    徐安指着前方厚实的铁门,问冰心:“这里怎么看起来像个牢房啊?”

    “房间……外面不会有地底族吧?它们会来抓我们吗?”张雪婷也不安地问道,说话间她似感应到了什么,猛地回过头,“不好!空间漩涡消失了!”

    徐安一惊,回头望去,果然发现他们来时的漩涡已经消失不见,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呵呵……这是个明目张胆的陷阱,也是个阳谋,岩帝那小子心机倒是深沉,特意张着口袋等着我们往里钻。”冰心笑道,不过话语间却是古井无波,听不出丝毫惊慌之意。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在这等死吧!”或许是受冰心的淡定影响,张雪婷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冰心你应该早就料到了吧?你一定有应付的办法,对吧?”徐安问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也没料到当年那个单纯可爱的小男孩会变成如今这幅样子……”冰心触手一摊,苦笑道:“这是人家的地盘,我能有什么办法!”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很无语,徐安甚至忍不住恶意地揣测,冰心是不是故意配合岩帝把他们引到这个陷阱中来?这对于它的阅历与心机来说,要坑他们简直易如反掌。

    一个活了几万年的老魔头究竟值不值得相信?

    没有经历过生死的考验,徐安不敢确信,正如它自己所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