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31.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章 血池炼体

第一百四十章 血池炼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因为张雪婷即将接受的传承会需要比较久的时间,所以她请求推迟到徐安临走前再进行,而青叶也不想亏待了徐安,于是便将他带到这处九变血池洗炼筋骨。

    这血池神秘非凡,乃是这处秘境的核心秘密之一,当初蚩尤等人经过它的洗礼后,一个个像是脱胎换骨一般,通通变得铜头铁骨,刀枪不入,百毒不侵,正是有了如此种种特殊的际遇,他们才能在偌大个盘古世界闯出赫赫威名。

    血池的洗礼分为九大层次,每隔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便能让人的**蜕变一次,坚持得越久痛苦也就越大,不过得到的好处也更多。

    特别是到了后期,身体强度不足,或是意志力不够坚强的,都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后期每一次蜕变都会带来一场实力上的夸张飞跃。

    蚩尤是已知唯一一个坚持到洗礼圆满结束的,它之所以能连跨几级杀敌,与其强悍到骇人的身体素质有着莫大的干连,这个神秘的血池居功至伟。

    “啊!”“嗷!”“呜!”“疼啊……”

    冰心三人正站在池子外面,悠闲观察着徐安的状况。

    不,应该只有冰心比较悠闲……

    听着池子里传来的惨叫,张雪婷一脸担忧,一副心惊胆战的摸样,而青叶嘴角抽了抽,看向一旁的冰心:“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你确信这小子能撑得住?他好像才突破炼气中期没多久吧?”

    “没事!这小子没别的本事,就是皮糙肉厚耐折磨!”冰心大大咧咧地说道:“其实他早就摸索到一种释放潜力的秘法,每次用完都会遭受难以想象的痛苦,经历了这么多次,对疼痛的抵抗力早就变得无比强大,你完全不用担心他。”

    时间缓缓流逝,又过去了两个小时……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按理说以他的实力能挨到第二层次已经是奇迹了,没想到硬是撑到了第三层次……真是个绝好的修炼胚子啊!”任是青叶见过识广也不禁衷心赞叹,又观察了片刻,笑道:“不过看他现在已经露出颓势,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第四层次应该是无望了。”

    “看起来的确是不行了……不过我跟你打赌,他一定能达到第四阶段。”冰心笑道。

    “哦?”青叶皱眉,有些不信,道:“我还真不信这个邪!既然打赌,那么赌注是什么?”

    “哈哈!你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啊,又好赌又要强。”冰心得意地大笑:“就赌你十斤木灵精魄酒,年份嘛……就要一万年的好了。”

    “好你个老魔头,几万年不见,还惦记着我的宝贝呢!”青叶没好气道:“哼!不过这次我有十足的把握,你的奸计休想得逞!”

    “能不能得逞不好说,你好好看着就是。”冰心笑道,“要是我输了,就送你一份大礼,助你真正化形成人,我记得这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

    “你真有办法?”青叶惊问。

    “眼见为实!”冰心说完,它面前就突兀地出现了一颗亮泽的黑色珠子,“这是我从一个叫血魔的小辈手里骗来的,那小子空守至宝而不知其妙用,放在它手上实在是暴敛天物。”

    “你这家伙实在太无耻了,不过我喜欢……哈哈,我一定会赢你的!”青叶大喜,同时又有些惭愧,比起冰心的赌注,他那木灵精魄酒实在是微不足道,哪怕是一万年份的。

    笑闹了一番,两人继续观看徐安“泡澡”。

    “啊啊!”徐安的嚎叫从未停止过,他的嗓音都已经沙哑,一开口就是刺耳的破音。

    其实这也不怨他,血池里的药汤效力实在太过霸道,如同一根根锐利的尖针,一次又次地刺遍他全身每一寸皮肤,那些渗入体内的药力则似一把把锋利的尖刀,疯狂地刮蹭着他体内每一处柔软的所在,可怕无比。

    这样双管齐下的痛苦,是极其恐怖的,不仅仅是痛,同时还伴随着麻、痒、酸、涨,一遍又一遍地洗涮磨砺着他身体的每一寸,不断消磨着他自诩坚强的意志,挑战并拔高他忍耐的极限。

    徐安在意识里默数着时间,每度过一秒钟都像熬过一年那么漫长,疼痛的折磨与疲惫的诱惑像无边的潮水,一浪高过一浪,他仿若孤身渡海的旅人,苦苦挣扎着,或许下一秒就会彻底倾覆沉沦。

    就在这样的煎熬中,徐安硬是撑到了第七个小时!

    (不行了……已经到极限了……不知道基因锁能不能延长一点时间?只需要再熬一个小时就行了啊!)徐安双眼变得一片冰冷,都已经挨了七个小时,他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基因锁一出,疼痛顿时被压制,果然好过了许多,徐安微微一笑,心想还好前面没用这招,不然现在很难找到坚持的方法。

    “这就是他摸索到的释放潜能的方法吗?”青叶用他那双锐利的双眼仔细观察徐安此刻的状态,评价道:“这种秘术倒也不错,打破自身的封印,压制情感、全力掌控身体,应该是他们人族特有的能力吧?”

    “没错,我记得我们那个时代的人族并没有这种能力,他们一直保持在全盛状态,很容易疲惫,根本难以持久作战。”冰心分析:“应该是他们在那场大战之后迫于天地变化而逐渐自我封印的后果,毕竟破碎后的主世界元气流失太多,根本无法长期维持他们强悍的体魄,估计稍微厉害点的人物都会死于灵力枯竭,于是他们在潜移默化间变得越来越弱,血脉力量全都自我蛰伏起来了。”

    “青叶爷爷,不对啊……”张雪婷弱弱地插嘴道:“我记得雷天也能变身啊……”

    “变身?你是指类似徐安现在的那种状态么?”青叶指着全身变红的徐安问道,他在这里困守了几万年,实在不了解外界这些讯息。

    见张雪婷点头,他又摸着女孩脑袋笑道:“傻丫头,魔族并非是独立的种族,它们也是人族的一大支系,雷天能使用你们人类的血脉变身并不值得奇怪。”

    青叶之前施展领域的时候就已经把徐安所有的异常状态都驱逐得一干二净,其中甚至包括他底层基因的伤势,所以他现在才能再次使用血脉变身。

    血脉变身可以说是他最强大的底牌,但是现在离他的目标还相差半个小时……他能熬过去吗?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默默看着血池内表情扭曲的徐安,在心里暗自为他加油,就算是赌他失败青叶也不例外。

    三十分……二十分……十五分……

    时间离得越近反而越是煎熬,徐安一声不吭地咬着牙,身体在不断颤抖着,随时都有可能功亏一篑。

    五分……四分……三分……

    到最后,他的意识都在痛苦中模糊了,几乎晕倒在血池里,他的身体终于是再也无法承受那样巨大的强化,皮肤开始一点点龟裂、剥落,甚至大面积崩溃,而内脏软组织也在池水的渗透浸泡下腐烂发溃,黄绿的内脏溶解液甚至溢出他的喉咙,从嘴里流出来,场面显得残忍而又恶心。

    “徐安要死了!你们快救救他吧!”张雪婷胃里一阵翻腾,几乎吓得哭出来,焦急地喊道。

    “哗!”徐安突然一头栽倒在水池里,沉入水底。

    “够了,不能再继续了,他会死的!”青叶脸色难看,手中幻化出一根褐色藤蔓,准备拉他出来。若非洗炼过程中不能有外人帮助,他早就出手相助了,有他在一边治疗,别说第四层次,就算帮他炼到第五层也不是问题。

    “不行!”冰心冷冷地阻止了他,“我相信他的潜力,他一定能撑过这最后两分钟!”

    青叶不语,飞到半空往下看去,竟然看到水里的徐安睁着一双比池水更显血红的眼睛,那眼里的执着令人心惊,透出一种偏执的信念,传达着他此刻唯一的思想:坚持下去!

    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对待自己,竟严苛到这样近乎残忍的境地,哪怕预感到再走一步便是死,也绝不放弃退缩,为的只是让自己更强一点……更强!

    (我要变强!等我变得足够强大,就可以回去接我妈妈了……呵呵……)徐安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却无法让人生厌,反而流传着一种令青叶也为之动容的美。

    那是混合了梦想、信念、坚持等一系列人性闪光点的美,美得惊心动魄。

    “此子日后必成大器!”眼中所见让青叶心潮澎湃,这少年的执着让他想起了当年那段热血拼搏的时光,他对冰心道:“我收回之前的一切质疑,他绝对是魔帝提到的那人无疑!”

    “我就知道你会改变主意!”冰心笑了,直接伸出两根最长的触手,道:“既然承认自己输了,那就赶紧拿赌注来吧!记住,是万年以上的木灵精魄酒,少一年都不行!”

    “咳咳,”青叶缓缓落回地面,干笑了一声,道:“我可没跟你认输,时间差一秒我都不会认输。”

    “哗哗!”谁知他话音刚落,池里就传来了哗哗水声,徐安终于完成了第四层次的洗炼强化,从水里重新站了起来。

    血池有自己的规则,一条是洗炼过程中不能接受别人帮助,另一条则是接受洗礼的人在洗炼过程中不能站起身来,站起来就意味着退出强化,哪怕再次坐下也不会有任何效果了。

    徐安勉强站着,迈动两条灌了铅一般沉重的大腿,踉踉跄跄地往回走,脚步虚浮无力,几度险些摔倒。

    “徐安你好棒!”张雪婷兴奋地拍着手掌,欢呼雀跃。

    “真是辛苦了,这过程爽吧?我可没骗你……”冰心奸笑着用念力卷起徐安,托着他飞出血池。

    “呃……”徐安虚弱地喘着气,一落地就软软地摔倒在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彻底昏迷之前,他隐隐听到了张雪婷的惊呼,感受到一具温软的躯体扑倒自己身上,然后就不知道了……

    这里是一处巨大的房间,四周的一切都是紫色,紫色的墙壁,紫色的天花板,紫色的吊灯,紫色的地板……噢,还有一个一袭紫衣的精灵!

    她穿着一身古色古香的华美紫袍,侧身坐在床沿上,衣袍上有金线勾龙画凤,通体泛着淡淡的紫色光晕,竟将一个青春少女装扮成气质华贵的画中仙子,飘渺而又梦幻,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飞升而去,徒留一缕淡淡的紫色烟霞,幻灭在美好的清晨迷梦中。

    女孩深情凝望着床上平躺的少年,忍不住伸出芊芊素手,颤抖着,轻轻拂过他温热的脸颊,自己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两朵可爱的红晕,嘴角不禁勾勒出一个浅浅的优美弧线。

    “勇敢坚强的男孩呀,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何时才能醒过来呢?”她低声呢喃着,玉手下移,轻轻替他拉好紫绒被子。

    这画面温情而又唯美,让人沉醉,不愿醒来。

    然而,再美的梦也终有醒来的一刻,一只大手条件反射式地伸出来,掀翻了紫被,一把抓住女孩的小手,猛地将她拉到床上。

    “呀!”女孩猝不及防,吃惊地大叫了一声,一时间天旋地转,待她回过神来,感受到两股灼热的气流时,才发现……她已被少年翻身压在下面,两人的鼻尖,相隔不过一厘米!

    明白情况之后,她无力地躺在少年身下,他**的胸膛散发着惊人的热量,使得她僵硬的身体重归柔软,她象征性地微微挣扎了一下,见没有任何效果,便一动不动了,只是惊慌地看着他滚烫的眼眸。

    那双红色的眸子似有着非凡的魔力,她害羞地想将目光移开,却只能被它吸引、沦陷,直勾勾地看着,凝视着,舍不得挪走一丝一毫。

    突然,少年微微低头,两人鼻尖微碰,触电般的感觉让女孩羞涩地闭上了眼睛,他坏坏地笑了笑,猛地吻在她柔软的嘴唇上。

    “唔……”女孩心脏像是被人捏了一下,顿时化作惊慌失措的小鹿,胡乱急促地蹦跳着,企图摆脱背后追赶的大灰狼。

    她摇晃着脑袋,无声反抗着他的侵略,但是不起作用,男孩紧紧压着她,亲吻着,索取着。

    但是女孩一直紧闭牙关,不肯引狼入室。

    男孩无奈,顿了顿,双目忽然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一口咬在她下嘴唇。

    “啊!”女孩吃痛,下意识地张口叫道,却被他抓住机会,一举突进那柔软湿润的所在,只让她叫出半声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一开始只是男孩主动,挑逗着女孩的柔软,不过很快就勾起了她的本能,开始迎合回应他的捉弄。

    两人缠绵着,翻滚着。互相逗弄着,直到呼吸急促,肺里传来窒息的感觉,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彼此的温软,重新睁开眼睛。

    “时间过去过久了?”徐安搂着张雪婷,轻声问道。

    “两天……”张雪婷低头不敢看他,胡乱整理着身上被蹂躏得乱七八糟的衣衫。

    “婷婷。”

    “嗯?”她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做我女朋友吧,我是认真的。”徐安眨了眨眼睛,傻傻地笑着,“虽然在末日里谈情说爱有些不合时宜,但我就是喜欢你……”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

    “你中毒的时候,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我,就是那一眼……”

    “好了,别说了……”张雪婷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盯着那双独特的红眼,轻轻说道:“我们认识的时间还太短了,就这样在一起实在太草率了……”

    ”可是……”

    “嘘!相识、相知、相爱,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我们现在仅仅停留在相识的阶段,互相都还不了解……我们需要时间来慢慢发展。”

    徐安呆呆看着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表白竟然会以失败告终。

    他郁闷地沉默了一会儿,似想通了什么,最终满脸羞愧地说道:“嗯,的确是我太草率……这样是不是显得很轻浮,很不负责任?”

    “没有,我能感觉到你的心意,你别想太多了。”张雪婷真诚地看着他的眼睛,安慰他,片刻后似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嘻嘻,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我可不能轻易答应你,想要我做你的女朋友?使出浑身解数来追我吧!”

    “呃……好吧。我正好拿你来练习泡妞技巧,嘿嘿!”徐安也笑道。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冰心那猥琐的、贱贱的声音:“咳咳,你们两个小屁孩,在床上玩够了没?我老人家有正事找徐安。”

    “我擦!你这老不死的原来一直在外面偷看?我说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原来是你这没节操的家伙在用精神力扫描!”徐安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将起来,马着一张青红相间的脸,**着上身就冲了出去。

    一边跑还一边喊:“你这变态偷窥狂!这么大把年纪还那么猥琐龌蹉!你的节操呢?你的节操都被狗吃了吗!”

    “冰心这家伙……实在太坏了!太过分了!”张雪婷一个人坐在床上,羞得满脸通红,咬着牙说道。同时,在浮岛某处传来一声感叹:“年轻就是好啊,真是怀念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呐!”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