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36.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物是人非

第一百四十五章 物是人非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们为此发明了热气球、飞艇、飞机、滑翔伞等种类繁多的飞行装备,为的就是能进入更广阔的天空,去云端俯瞰自己所生存的大地,寻找更美丽的风景。

    徐安也不例外,他小时候常常仰望着天上的飞鸟,羡慕地幻想着,自己若是有朝一日能像它们一样该多好?

    亲身飞上云端,在朵朵棉絮般的白云上面打着滚,一边听着自己喜爱的歌曲,吃着最爱的零食,一边看着下方开满油菜花的田野,那是何等的惬意?

    所以,他现在才会那么兴奋,因为他终于实现了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漫步在云海之巅!

    可惜这不是凭借他自己的能力飞行,这是唯一的遗憾。这满足中附带的微小遗憾,反而让徐安“道心”更加坚定,对于七级的渴望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由于洛基牵挂着k市的部下,又急于交代后事,所以一行人速度很快。

    阿嗅趴在徐安肩头,六只小腿紧紧抓着幽云道服,一动不动。

    突然,它触角猛地摇了摇,传音道:“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血腥味……这附近肯定死了很多人。”

    徐安点了点头,运起窥天术,一双血目顿时变得比鹰眼还要锐利,仔细扫视着下方的情况。

    “怎么了?”洛基见状问道,以他现在的状态自然是难以察觉空气微不可察的血腥味,视力也略显模糊。

    “那里有座小镇,里面好像有很多死人。”

    徐安找了半天,最后指着远处的黑点,对旁边的洛基说道。

    崇江镇,这是一座依山傍水的漂亮小镇,被四周的崇山峻岭环抱,背靠碧波滚滚的明安河,面对一条交通繁忙的县级公路,富饶而美丽,宛如世外桃源。

    然而,自末日之后,这里昔日的清净与美丽就被破坏得一干二净,镇子里全是倒坍的残垣断壁,一些从山上滚落的巨石堆积在靠山的一面,凹凸不平的地面上长满了茂盛的杂草,而草丛间则散落着一具具干枯的尸体,像是被风干了水分的腊肉条。

    “嘎嘎,别急别急,等老子消化完这些血食,就轮到你们献身啦!一个都跑不了,通通吸成人干!”一个尖细沙哑的声音阴阳怪调地说着,一口汉语说得生硬别扭,像极了某岛国的腔调。

    说话的这怪物长相怪异,身材瘦小干瘪,苍白的皮肤上布满了难看的皱纹,倒三角锥形的脑袋上长着两只尖细的耳朵,一双邪恶的淡红色眼睛几乎占了面部的三分之一,里面爬满了蚯蚓一般的暗红色血丝,巨大而惊悚,整个就像一只从坟里爬出来的老僵尸。

    这怪物双臂细长过膝,手上长满了一根根尖利的爪子,此刻正双手高举,倒提着一个**岁的小姑娘。

    小女孩长得白白嫩嫩,小脸圆圆的,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高挺的小鼻子和一张粉嘟嘟的微翘小嘴,很是惹人喜欢。

    她现在害怕极了,她使劲蹬着被抓住的小腿,两只小手也是拼了命一般,疯狂地打着抓着伤害她的怪物。

    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哭喊过一句,或许是末日后的流亡让小小年纪的她学会了坚强,也可能是因为太过恐惧,恐惧到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甚至有可能是怕自己的哭喊引起其他人的恐惧,伤害到他们此刻敏感而脆弱的心灵,所以咬紧牙关,选择独自忍受。

    无论是哪一种,都可以令人心酸落泪,太过悲哀。

    更悲哀的是,她虽然是一名小小的二级灵魂猎者,虽然都已经竭尽所能地使出了自己最厉害的攻击……但却无法在怪物身上留下哪怕一丝伤痕,甚至都不能让它看似瘦弱的身体撼动分毫。

    最后,她急了,凶悍地张开小嘴,一口咬向怪物的大腿,哪怕能撕下一块肉来也好啊!

    “咔!”

    可惜……一切都只是徒劳,怪物依然毫发未损,而她却磕断了两颗门牙,满口都是鲜血,啪嗒啪嗒地往下滴落。

    地面上到处都是大滩大滩的暗红血迹,仿若一朵朵触目惊心的红牡丹在争相绽放,空气中的血腥味已经浓郁到令人作呕的境地,也不知这怪物到底害了多少人!

    许是被她新鲜血液的味道勾动了食欲,怪物笑着舔了舔嘴唇上的血迹:“桀桀……闹够了吧?闹够了就乖乖献上你的鲜血吧!鲜滑甜美的处子之血可是我的最爱!”说完就将一张满是狰狞尖牙的大嘴凑上去,对准她细嫩的脖子就要一口咬下。

    “住手!”一个沙哑仇恨的声音暴怒喝道,暂时阻止了它的动作。

    是庄金辉!

    他此刻正目眦欲裂地盯着那怪物,双眼似要喷出火来,咬牙切齿地问道:“她还那么小,你怎么下得了手?”

    “你有什么资格阻止我?”怪物冷冷一笑,将小女孩扔到一旁,走向人群中的庄金辉,狞笑道:“阻止我,你想以自己来代替她吗?”

    庄金辉还想再说些什么,旁边的顾灵拉住了他,她紧捂着脖子上血流不止的伤口,艰难劝道:“小庄别说了,它只是没有人性的怪物,你阻止不了的……”

    人群中,有庄金辉、顾灵、顾松,就连徐平和零也在,唯独不见赵斌!

    “能被我留到最后享用,你们都是拥有高贵血脉的继承者人类。不过男人的血液对我来说很难喝,我不介意直接杀掉你。”怪物一把抓住庄金辉的脖子,像拖死狗一般将他拖出人群,随手丢在前面的空地上。

    “庄金辉!”顾灵惊呼,人群中也是一阵骚乱,而庄金辉只是冷冷看着它,不言不语。

    “听说你的能力是看到未来,那你说说,你现在看到的是什么?”血魔嬉笑道:“是一片血红还是一片黑暗?”

    庄金辉突然笑了,眼神里没有一丝惊慌与绝望,而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惊喜。

    “我在问你话!”怪物很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硬骨头,它微微勾动自己下在他体内的血种,顿时让这自认坚强的家伙痛得死去活来,满地打滚。

    “你看到了什么?”它再次发问。

    庄金辉十指血肉模糊,刚才的剧烈痛苦让他情不自禁地在地面乱抓,抠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他颤抖着抬起血淋淋的食指,指着面前的怪物,嘴角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我预见……会有一支燃烧着火焰的箭矢将你洞穿……”

    “嘎嘎!”怪物指着他,神经质地大笑,“什么狗屁预言,我看你是出现幻觉了吧?”

    “你以为会像那些狗血情节一样,有神兵天降来救你一命?我告诉你,洛基已经被我杀了,这片区域又有谁能奈何得了我?”它毫无征兆地一爪掏向庄金辉胸口,想要直接将他的心脏抓出来享用。

    “预言也不准,我看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不如去死好了!”

    “庄金辉!”顾松两兄妹同时大叫,声音凄厉。

    庄金辉与他们一起患难,一起流亡,早已情同手足,此刻看他将死,又怎能不悲伤?

    “咻!”天外忽然飞来一支利箭,燃烧着熊熊烈焰,以瞬移般的极速穿透怪物胸膛,而后钻进地面消失不见。

    惊艳!震惊!难以置信!

    那不可一世的老怪竟被人一箭射穿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都下意识地向这一箭飞来的方向望去。

    天上有两个人!

    “徐安,你怎么这么激动?”阿嗅奇怪地问道,刚才徐安看到地上的一幕,居然想也不想就花费剩余不多的灵魂买了一支炽焰箭,只为救下地面那人。

    徐安茫然看着地面上的那些人们,他也无法解释自己刚才内心的强烈悸动,好像……若不全力去救,会让自己悔恨终身一般?

    洛基深吸一口果香,加速向下冲去,直指地面上的怪物:“血魔!这次你必死无疑!”

    “洛基!”血魔几乎吓得魂飞魄散,震惊地望着天空中那道人影,那必死的家伙怎么可能活着走出地下?而且还有余力飞行?

    “不好,我现在不是他的对手,逃!”血魔回过神来,咬牙施展了一招逃命绝技“血影分身**”,“噗”地一声化为无数道血影四下飞散开来,一些飞向洛基等人,一些则拼命逃往各个方向,速度奇快无比。

    “风之壁垒!”洛基怒吼着张开双臂,一道青色波动从他手掌发出,往四周快速扩散开来。

    徐安和阿嗅也没闲着。

    阿嗅六足齐动,挥出一道道弧形风刃,斩向周围的血影,几乎每一击都能击散一道。

    而徐安则利用窥天术寻找血魔真身,不过这些血影居然都一模一样,他只好不断向那些血影射出一支支冰箭,将它们一一破灭。

    不过,这些血影极为难缠,每次被击散不久后都能重新聚集恢复,不过他们的攻击也并非全无效果,重聚后的血影比起之前要黯淡不少,只需三四次攻击就能完全溃散开来,再也无法恢复。

    但是这样的血影有成百上千道,幽灵一般在空中胡乱呼啸冲撞着,犹如群魔乱舞,短时间内根本别想全部击溃。

    地面上,庄金兴奋得辉手舞足蹈,冲顾灵拼命大叫道:“徐安!是徐安!他没死!他回来了!他活着回来了啊!”

    “什么……”顾灵呆住了,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天空中那道与血影激战的挺拔身影,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她心里五味杂陈,不自觉地流出泪来。

    “没死……太好了,你没死!”她喜极而泣,多日来憔悴的脸上终于绽放了一个开心的微笑,静静凝望着那道无敌的身影,远远地看着。

    只是,眼泪不停地流着,她却忘了擦。

    “他就是你们说的徐安?”顾松惊愕地仰头看着天空,末日之前他从没去过顾灵的学校,自然也没见过徐安,没想到那家伙居然这么强!

    要说震惊,最震惊的莫过于徐平了,他可是徐安的亲哥哥。

    他很不理解,一周前自己弟弟还只是个二级的灵魂猎者,怎么一转眼就变得这么厉害了?虽然看不出弟弟的等级,但他从那一道道攻击中了解到,现在的徐安,自己完全接不下他任何一箭!

    “弟弟变强是喜事,可妈妈那边怎么办?”徐平自语。

    天空中,洛基脸色难看,他尝试一番之后只能无奈放弃,对徐安说道:“别白费力气了,刚才我出手太慢,让他走脱了几道血影……这些血影只要跑脱一条,它就能重新复活,看来今天是灭不了它了。”

    徐安紧紧皱着眉头,一是因为没有直接灭掉这心腹大患,二是感觉这老家伙奸诈狡猾,日后怕是更难对付。

    但此刻他也只能收手,无视那些逃逸的血影,与洛基一起向地面落去。

    看着缓缓落下的洛基和徐安,地面上的人们顿时欢呼雀跃,他们被血魔拘了一天一夜,全都被吸过一次血并下了血种,一直在鬼门关前徘徊,此刻终于算是得救了,紧绷的弦一松开,很多人都失声哭了起来。

    昔日上千人的队伍,如今只剩血脉最强的三四十人,他们遭遇了什么不得而知,但是其中惨烈难以言表。

    要不是血魔消化能力有限,又喜欢留着最好的到后面,只怕情况还会更糟。

    顾灵混在人群中,含泪看着那道魂牵梦绕的身影,期待着他看到自己时的那份惊喜,期待着他过来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拥抱……经过这段日子的折磨,她真的太累了,几乎支撑不下去,现在只想靠在他肩膀上安心地睡去,去梦寻找自己的未来。

    徐安刚一落地,庄金辉就立马大笑着冲了上去,二话不说就是一拳,这是他们独特的问候方式。

    “砰!”

    庄金辉愣住了,徐安用手掌捏住了自己的拳头,正用一双茫然的眼睛看着自己。

    “你怎么……”庄金辉开口想说点什么。

    “你是谁?为什么要打我呢?虽然你的面貌让我有点熟悉……但我好像不认识你吧?”徐安微微偏了偏脑袋,皱着眉头问道。

    庄金辉呆住了,顾灵也呆住了,顾松更是难以理解地呆住了。

    而其他人则是奇怪,这种套近乎的方式也太特别了吧?效果也不好,弄得双方都很尴尬。

    “徐安!”徐平挤出人群,招呼道。

    “哥哥。”徐安笑了,放下庄金辉几乎石化的手,走上前去给了自己哥哥一个拥抱。

    虽然这个哥哥他也“不熟”,但是好歹是经过妈妈确认过的,绝对不会有错,他可以放心地做一些符合常理的举动。“你小子怎么变得这么强了?还一个人跑出来,妈还好吧?”徐平用力捏了捏弟弟硬邦邦的臂膀,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我现在很难解释啊……”徐安有些头疼,想了想说道:“不过我正要和洛基前辈一起回k市,待会我们一起走吧……回去我再慢慢跟你说。”

    “徐安,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庄金辉愤怒地转过身,一把抓住徐安的手质问道:“算我看错你了!你可以装作不认我这个兄弟,但是你别告诉我你也不认识顾灵!”他伸手指着人群中的哭泣的女孩。

    徐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美丽恬静的女孩,漂亮的眸子下挂着深深的黑眼圈,显得很是憔悴,虽然衣服很脏,头发也很油腻,不过掩盖不住那股清纯的气质,令人眼前一亮。

    他静静地看着顾灵,看着她泪水盈盈的双眸,看到她胸前的血迹,心里突然传来一种疼痛的感觉,明明很陌生,却舍不得挪开目光。

    “他们……是你的朋友吗?”徐平感觉气氛有些诡异,忍不住问道。

    “呃?不是……我不认识他们啊!”徐安挠了挠头,歉意地对庄金辉说道:“对不起,你好像认错人了……”

    顾灵紧紧盯着他,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装作不认识自己,也许他有自己的苦衷吧?

    “呵呵!装得还真像!”庄金辉冷笑一声,讥讽道:“我实在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种人,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牛了,不屑与我们这样的小人物为伍了?”

    “朋友,说话最好留点口德!这么阴阳怪气的,我弟弟和你有仇吗?”徐平皱眉看着庄金辉,劝道:“既然我弟弟都说了不认识你,就不要再纠缠了吧!”

    “好,很好!”庄金辉气恼地点了点头,狠狠瞪了徐安一眼,默默回到顾灵身边,低头不再言语。

    没有人看到,他红红的眼睛里染上了一抹湿润,里面弥漫着一抹化不开的深深哀伤。

    曾经的兄弟装作不认识自己?呵呵,真他娘的讽刺啊!

    “庄金辉……”顾灵安慰道:“也许……他有什么身不由己的苦衷呢?比如仇家什么的……”

    “仇家?”庄金辉嗤笑一声,摇头道:“兄弟,不管遇到什么都可以一起面对!他不把我当兄弟,我也没必要死皮赖脸地去巴结他,以后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各不相干!”

    “理智一点!别被自己的感情迷了眼!”一直没说话的顾松突然开口了:“现在的状况有点复杂,你也别急着和他划清界限,先静观其变吧,我赞同妹妹的话,他应该有自己的苦衷。”

    “对啊!电视里不是经常出现这种情节吗?”顾灵擦干眼泪,露出一个微笑:“越是这种考验感情的时刻,我们越要给予他信任和支持,就算他真的变了一个人,难道我们就应该跟着变吗?”

    在两人的安慰下,庄金辉总算是好了一点,他捏着拳头说道:“我需要时间冷静,就按你们说的办吧……”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洛基开口了,他问道:“我时间不多,你们谁来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前因后果告诉我?”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