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37.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遗嘱

第一百四十六章 遗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先是被怪物追杀,而后被堕落者谋害,最后又被血魔抓住……亲人、朋友、爱人,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他们怎么会对洛基这位进化者头子有好感?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默默看着洛基,场面一时陷入诡异的安静,气氛微妙。dm

    “我来说吧……”最终还是零率先打破沉默。

    他越众而出,带着一脸的沧桑与疲惫,静静看着洛基。

    “你是这些继承者的首领?”洛基目光敏锐,一语中的。

    “我是。”零点头应道。“说吧,你们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洛基问完又补充道:“我时间不多,你尽量长话短说。”零陷入回忆,眼神中逐渐浮现出悔恨与自责,他痛苦地摇了摇头,开口讲述道:“当初我带着k市所有继承者离开……后来我就带着大家前往新河镇与他汇合,这是我最错误的决定,悲剧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他语速极快,道出了自己一行的遭遇,直到答应赵斌前往新河镇。

    “来到约定地点,赵斌却迟迟没有出现,我在新河镇等了一天,眼看一直没有联系上他,于是便准备离去,结果他在这时候出现了……对于握手言和的老朋友我没有丝毫防备,他一来就给了我一道致命伤,若不是我的血脉特殊,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

    “他为什么偷袭你?”洛基感到好奇。

    “因为他被一个叫李云游的堕落者控制了!”零咬牙说道,双拳因太用力而捏得青紫,眼里有滔天的怒火在跳动燃烧,身后的继承者们也都露出了刻骨的恨意。

    “李云游不知用什么方法控制了大批怪物,将整个镇子团团包围,这一战极为惨烈,他们控制魔兽在前攻击,自己却躲在后面使用远程攻击,而赵斌又穿梭在队伍中肆意屠杀,没一个人是他对手……最后还是洛丽雅带着队伍中最强的那部分人,趁乱杀出一条血路逃出来。”

    “活下来的肯定不止我们这些人,但我们是最关键也是人数最多的一批人,李云游率众一路追杀,我们费尽心机才勉强摆脱,一路翻山越岭沿着明安河顺流而下,最终来到这镇子安顿下来。”

    “嗯,血魔是怎么出现的?你接着说。”洛基点头,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部分。

    他再次深吸一口果香,继续听零讲述。

    “我们昨天傍晚到达这里,杀了镇子里的几只怪物,又清理了一些尸骨之后便开始安营扎寨,当时我没敢让他们点亮灯火,还安排大家轮流值班守夜,怕被李云游寻到偷袭。因此那晚非常黑暗,又正值朔月,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结果发生了许多诡异的事情……真是恐怖的一晚!”

    “先是一个去河边洗澡的女子失踪,然后去寻找的三个年轻人也没回来,后来陆陆续续有人失踪,上百人逐渐减少到七八十个……那些失踪者也被我们找到了,他们都被怪物杀掉,丢弃在偏僻的角落。”零指着地上地上那些干尸说道:“最后那怪物干脆就明目张胆地出现了,借着黑暗的掩护,不断偷袭杀害我们的人。”

    “怪物的实力?”洛基问道。

    “一开始它只有四级的样子,结果随着杀人越多它也就越强,最终竟然成长到五级,连我也不是它对手了……于是,它行事再无顾忌,直接将最强的几个打成重伤,然后又在每人脖子上咬了一口,让我们失去了所有战斗力,像畜牲一样被它圈养在这里。从今天凌晨开始,那怪物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吸干一人的血液,地上这些血迹就是被它弄出来的……”零指着地面上的血迹说道。

    “我们来之前它的实力有多强?”洛基又问。“应该是五级巅峰,快要突破六级的样子吧……它太强了,哪怕我和洛丽雅同为五级也远不是它对手,那怪物几乎同阶无敌!”零摇了摇头,不禁露出一丝后怕之色。像那样战力惊人的怪物他还是头一次撞见,要知道他在k市战役中可是杀死过五级怪物的!

    “根本没办法反抗,要不是你们及时出现,我们早晚会被它一一杀光!”

    “十多个小时,从四级恢复到五级巅峰……”洛基自语着环视了周围一圈,粗略地扫了一下地面的干尸,再次问道:“具体被怪物杀了多少人?还有它吸血的间隔时间是多少?”零一愣,回头数了数人数,又在心里盘算了一番,答道:“遇害的一共六十七人。至于吸血间隔……一开始大概四十分钟左右,后来就慢慢增加了……到现在大概二十分钟吧?”“血魔短时间内应该很难恢复到六级……”洛基点了点头,对所有人说道:“从现在起,k市不再对继承者封锁,你们可以回去避难。”这些人在外面游荡必然会再次被血魔盯上,成为它恢复实力的羔羊,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他们回k市。“真的吗?”“我们可以回k市?”“太好了!”继承者们终于露出了喜色,兴奋地议论着。k市,意味着安全,意味着归属,意味着不用继续没有目的地流浪,那里是他们的故乡,是他们的家啊!说起来他们才是k市的主人,而进化者组织不过是外来者罢了。当初被一伙外来者驱逐,他们心中的悲愤可想而知。洛基飞上半空,告诫道:“我有急事不能耽搁,你们最好立刻动身,免得被血魔杀个回马枪。”说完便驭使风元素将徐安托起,准备离去。“哥,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回k市,千万不能耽搁,我先走一步,回去看看妈妈。”徐安冲自己哥哥挥手告别。“你去吧,不用担心我!”徐平笑着比了个ok的手势。k市。如今的k市依旧被残垣断壁所充斥,不过人们居住的帐篷区却是一片生机勃勃,中心广场已经扩大发展为一个交易集市,周围一圈帐篷开起了各种店铺,酒吧、角斗场、食品店、装备店、武器店、道具店……还有进化者开设的一些招兵点、收购点等,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整座城市看不到一只怪物,人们各自忙碌着,显得宁静而祥和。

    “徐安,你已经走了十多天了,不知道过得怎么样,实力有进步吗?又遇到多多少次危险……”杨秀云坐在自家帐篷前,看着面前那些嬉戏玩耍的孩子们,轻声念叨着。

    她已经搬家到居民区最外围,还收养了许多在灾难中失去父母的孤儿,家里俨然成了一所孤儿院,而她就是院长。

    两个儿子都在外拼搏,她也不愿意闲着,这样不仅可以排解寂寞,还能帮助到许多可怜的孩子,看着他嬉闹玩耍,带着汗水的微笑面庞,她总是能感到很开心。

    王钧在得知她的事迹后,专门为她换了一顶四级的大帐篷,里面房间众多,足够孩子们生活玩耍,而且还给了她一些灵魂作为补贴,很支持她的事业。

    “妈妈……”

    忽然,杨秀云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呼喊,好像是儿子的声音?

    她自嘲地笑了笑,自从儿子走后,她经常会出现一些微弱的幻听,心想也许是自己老了吧?

    可惜,原本平静的生活,却遇上这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再也回不去了……

    “妈妈!”一个熟悉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她耳中,她甚至能感受到话语里那种激动的情绪。

    她猛地站起身来,打翻了身后的板凳也不自知,只是呆呆地看着空中那道熟悉的身影,露出了一个慈爱的笑容,呢喃道:“呵呵,我儿子真的回来了……这次不会是幻觉吧?”

    “妈!我回来了!”徐安挣脱周围的风元素,一个翻滚漂亮地落地,引来周围小朋友一阵羡慕的惊叹声,他直接冲上去,一把抱住自己母亲。

    杨秀云几乎惊喜得不能呼吸,她瘦弱的身躯微微颤抖,轻拍着儿子结实的后背,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流,哭着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你在外面一定吃了很多苦头吧?有没有经历生死危机?”她嗅到徐安身上淡淡的血腥味,哭得更厉害了:“你身上血腥味这么重,是不是刚刚才受伤,被洛基大人救了回来?”说着还在儿子身上摸索着,寻找那臆想中的伤口。

    看着语无伦次的母亲,徐安有些无语,她也太能幻想了吧?不过被妈妈关心的感觉真幸福!

    “妈,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已经变得很厉害了,没什么怪物能伤害到我的!”徐安笑着说道,话语间洋溢着自信的光芒。

    “你这小子,从小就会吹牛!”杨秀云以为他是逗自己开心,笑骂着揪了揪他耳朵。

    徐安急了,迫切地想证明给她看,不过洛基发话了:“徐安,快去中心广场吧,我感觉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洛基要死了?徐安一惊,连忙应道:“我马上来!”说完在妈妈脸上亲了一口,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洛基前辈就要死了,这城里一会估计会有些变化……您赶紧回家吧,暂时别出来。”

    “臭小子……我会注意的,正事要紧,你快去吧!”杨秀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赶紧去。

    洛基坠落在中心广场,继承者士兵已经在那里戒了严,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因为拥挤的人群完全堵死了街道,徐安只好跑到帐篷顶上,跳跃着前进。

    “你是什么人?下来!”一些士兵怒喝道,将手中兵器对准了徐安。

    “我是与洛基前辈一起回来的人。”徐安落在广场中,被一伙士兵包围。

    “把这个家伙抓起来!”刘群正抱着垂死的洛基,看见有人冲撞,不禁怒喝道。

    洛基轻轻拍了拍刘群肩膀,说道:“让他进来,没有他的帮助,我活不到现在。”

    徐安终于解脱出来,他快步走到洛基面前,蹲下身子关心地问道:“前辈你感觉怎么样?”

    “还有五分钟吧……”洛基紧握着青果,凑到鼻子下方,猛烈地呼吸着。

    他的身体不断地颤抖,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腐臭味道,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化为一地枯骨。

    “您怎么不吃下它?”刘群急了,一把抓住洛基的手,想要逼他吃下青果。

    “不行……这是小徐的宝物,我不能吃。”洛基笑着摇了摇头。

    一旁蹲着的王钧脸色难看,他沉声喝道:“洛基大人,组织不能没有你!请你为了我们大家把它吃下,我会给这孩子合适的补偿!”

    “不行!我的生命本源已经破碎,就算吃了这宝物也活不了多久……”洛基坚决摇头。

    “大人你太仁慈了!是顾忌到这小屁孩才不吃的吧?”刘群急了,怒吼着取出自己的铁锤,指着徐安说道:“那就由我来做这恶人,等他死了就无需顾忌了!”说着一锤砸向警惕的徐安。

    “你什么意思?”徐安敏捷地闪到一旁,阴沉着脸问道。

    好心当做驴肝肺!自己不惜暴露青果的存在将洛基带回来,这些人却要将自己灭口,杀人夺宝?

    “形势所迫,我也是逼不得已!”刘群一跃而起,手中铁锤带起一条红色的流光,陨星一般砸下,威势无匹。

    徐安目光冰寒,手中闪现出橘红色的炽焰弓,正要有所动作,洛基却怒喝道:“反了你?给老子住手!”

    这一句话竟化成一圈肉眼可见的声波,一下子将刘群震飞开来,手中巨锤歪斜着砸在地上,居然“咚”的一声将整个广场上的泥土都震起一层,许多围观群众更是站立不稳,纷纷摔倒在地。

    刘群神色焦急,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洛基凌厉的一眼瞪了回去,只得老老实实回到原处,重新蹲下。

    “徐安,他也是急昏了头,我替他向你道歉,过来吧。”洛基歉意地向怒气冲冲的徐安说道,

    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徐安也不好计较什么,他收起炽焰弓,同样回到原处。

    “我没多少时间了,我死后就由王钧来带领这支队伍吧,刘群你负责协助他。”说着,洛基一把抓下脖子上的项链,摘下上面挂着的青色晶体,又取出另一颗蓝色冰晶,一齐塞到王钧手里。

    “这是我和卡塔的传承信物,你们一人拿一个,炼化之后应该很快就能突破到七级……这里聚集了我们全亚洲最优秀的进化者成员,以后就全靠你们了。”

    “洛基大人,使不得啊!我们不是总部议会指定的继承人,怎么可以炼化这两枚传承信物呢?”王钧摇头,拒绝接受。

    “蠢货!老子要死了,少他妈磨磨蹭蹭!”洛基怒骂,一把塞进他手里,喝道:“议会那些老疙瘩估计早就被怪物弄死了吧?雷茨又远在其它大陆,你们是唯一合适的继承人,现在也算是临危受命……让那些狗屁规矩见鬼去吧!”

    “这个问题就这样定了,我说说目前最大的隐患——血魔!”洛基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所以语速很快。

    他简略地介绍了一下血魔的来历和巨大危害,然后将一颗红色的血晶塞到徐安手里,说道:“这是血魔的精血,炼化之后可以凭借血液间的联系模糊地感应到血魔的位置,这里只有你才能炼化,所以这个重任就落到你肩上了……”

    “我?追捕血魔?”徐安愣了愣,然后点头应下。

    血魔这曾经的七级老怪一日不除,他的心里就一天都不可能安定下来,这厮是一枚定时炸弹啊!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以它的实力和属性,到时候屠城什么的是极有可能发生和实现的!

    “可是……我一个对付那老怪是不是太单薄了些?它完全可以和我打游击战啊!”徐安担忧地说道。

    的确,没有人配合,他几乎不可能杀死血魔。

    “呵呵,你多虑了,”洛基拍了拍徐安的肩膀,笑道:“我给你权利挑人,五十人的队伍,够你指挥了吧?”

    “好!”徐安这才放心地点头。

    “你们听到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吗?”洛基又看着另外两人说道。

    王钧与刘群肉痛地对视了一眼,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还有最后一件事,关系到我们进化者的原则……”洛基挣扎着站了起来,面带微笑,看着周围关心他的平民们。

    “我们千百年来一直固守成规,对于继承者,无论是他们组织的还是‘野生’的,只要是三级以上都一律排斥,这很不好!”

    “你的意思是?”王钧问道。

    “只要不是继承者组织的人,我们无需排斥,你知不知道我们之前的驱逐导致多少人死亡?一千多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几十人……这样的情况我不允许再次发生!”

    “从末日降临的那一刻起,时代就已经变了,以前的规矩自然也不再适用!我决定:从今天起,只要不是隶属于继承者组织的,不管是不是继承者,我们一律接纳!”洛基大声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

    四周所有的士兵都惊呆了,而民众们则是一片沸腾。

    王钧与刘群对视一眼,都露出了喜色,废除这条规矩是大喜事啊!城里的主要矛盾终于可以得到解决,以后不会再有那么多的治安问题了。

    其实他们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只不过怕被扣上“叛徒”的帽子而一直压在心底。

    用血脉这种天生的属性将人划为两类是很不科学的,那些孩子们,他们现在在一起快乐的玩耍,难道就因为一些有血脉而一些没有,长大后两者就必须要相互对立,乃至成为敌人?这太残酷,也太没道理了!

    “死之前能做件好事也不错……”洛基蹒跚着走到徐安面前,将青果还到他手里,说道:“好了,该说的我也说得差不多了,也该离开了……”

    “柳儿,我来了。”

    洛基面带微笑地看着欢呼的人们,自己却默默倒了下去……

    “砰!”

    “洛基大人!”“洛基前辈!”“怎么会……”“不!”

    纵横三百余年的一代强者,在末日以前就能达到七级的惊艳人物,进化者组织的三大领袖之一,两次力战三大七级怪物的暴风洛基……卒于暴风城中心广场,享年三百三十八岁。老一辈的强者相继逝去,新一代的天才正在茁壮成长。未来,注定是年轻人的天下!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