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38.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欢聚一堂

第一百四十七章 欢聚一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不过他们倒是多虑了,进化者组织团结无比,且洛基又指定了王钧作为继承人,所以并不会发生争权这种事情。作为现任首领,王钧发布的第一条命令就是为洛基举办葬礼,一场最隆重的葬礼,时间定在七天之后。陈尸七天再下葬,这是中华自古以来的习俗。虽然进化者是国际性组织,可洛基是华夏人,在k市的绝大部分成员也都是华夏人,自然要按照华夏的习俗举办葬礼。这七天,k市禁止一切娱乐活动,所有人不得大声喧哗,不得打架斗殴,一切违法乱纪都将处以死刑!徐平一行一路风驰电掣,终于赶在太阳落山前回到k市,进化者士兵们并未阻拦,直接放他们入内,并允许购买帐篷住进居民区。

    不知是不是巧合,他们全都将帐篷安置在徐安家附近,将原本属于孩子活动的空地都给占满了,有些拥挤却很热闹。

    杨秀云倒也没有什么不满,她的“孤儿院”空间足够大,孩子们可以在帐篷里面玩耍,除了没有阳光照射,其它都与外面差不多。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顾灵、庄金辉、零等人的帐篷离“孤儿院”最近,尤其是顾灵,竟然直接将帐篷安置到徐安家对面,相隔不足三米,低头不见抬头见。

    顾松也曾反对,可实在拗不过自己倔犟的妹妹,只能由她去了。

    此刻,徐安家里热闹非凡,一家三口团聚一堂,正在吃末日后的第一顿团圆饭,其乐融融,而孤儿们则围坐在不远处的一张长条形大桌前,笑着闹着。

    杨秀云对孤儿们很上心,一边与两个儿子说话,不时还往那边瞟上两眼,见孩子们没有打架,没有吵闹才能安心。

    这群孩子一共有十一人,大多都是十三四岁的男孩子,一边吃饭一边谈论着怪物、灵魂商店、修炼这些男孩感兴趣的热血话题,唯有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女孩独自坐在角落里,默默吃着自己面前的食物,一言不发。

    她是女孩,对于男孩子们的话题总是插不上嘴,男孩子们虽然都没有欺负她,但是却嫌她太小,做什么都不愿意带着她,也没有人陪她玩。

    “妈,那个小女孩叫什么名字?我发现她一直没说话,看着好可怜的样子。”徐安一边剥着龙虾,一边问道。

    他总觉得这个小女孩很眼熟,但是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她这么小,是怎么活下来的?”徐平也觉得很奇怪。

    按理说这么小的孩子根本无法在怪物手中活下来才对,更别说那场死伤无数的惨烈混战了。

    “她叫杨秋怡,妈妈死在大地震中,爸爸也不知死活,才六岁半就成了孤儿,太可怜了……”杨秀云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碗筷,怜爱地看着那孩子,笑道:“你们可别小看她,小姑娘拥有很厉害的血脉,可以屏蔽气息。”

    “之前她一直躲在家里,知道外面有数不清的怪物,因此哪怕地震把房子震塌了没出来,就靠着一箱方便面和半桶饮用水撑了四五天,后来才被进化者士兵从废墟里救出来……我把她接过来以后,她没有哭闹过一次,非常懂事听话,是最乖的一个孩子。”

    “真是可怜……”徐安同情地看着小姑娘,她的确很乖巧。

    “其实她还算是比较好的,至少不知道父亲的死活,好歹有个盼头……你看他们中最开心的那个男孩,他叫周小文,一家十几口人只有他一个活下来,那才叫惨!别看他表面很开朗,整天都是乐呵呵的,对于怪物的仇恨与疯狂却是所有孩子中最强的……唉!”

    “苦难使人坚强。”徐平沉默了一下,对母亲说道:“我看她和其他孩子格格不入,还是叫她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吧?”

    杨秀云笑着点头,起身离席,向她走去。

    “杨秋怡?没听过这个名字……到底在哪见过呢?”徐安怔怔看着小女孩,皱眉苦思。

    徐平见他状态不对,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徐安摇了摇头,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一件事来。

    当时他杀掉刘玲玲,从她戒指里救出了几个人类的灵魂,其中有一个壮汉灵魂,名叫杨彪!

    杨彪说到自己女儿时曾流出四颗魂泪,里面有他女儿的影像,自己也曾看到过……

    想到这里,徐安立即从灵魂商店里掏出那四颗魂之泪,呆呆看着上面的女孩,看那稚嫩乖巧的脸蛋,不是杨秋怡又是谁?

    这时,杨秀云已经牵着小姑娘来到桌前,她剪着一头男孩子般的短发,紧紧抿着小嘴,眼睛不大却很水灵,此刻正怯怯地躲在徐妈妈身后,偷偷看着面前的两个大哥哥,显得有些怕生。

    看到那张与魂泪上一模一样的面孔,徐安感觉鼻子有些发酸,他温柔地说道:“小怡,想不想知道你爸爸的消息?快来哥哥身边……”

    杨秋怡眼睛一亮,闪过一丝喜色,想过去又有些犹豫,半晌才问道:“你真的知道爸爸的消息吗?不会是骗我的吧?”

    “哥哥怎么会骗你呢?看,这就是你爸爸留给你的东西。”徐安微笑着展示了一下手中的魂泪,亮晶晶的晶体一下子吸引了女孩的目光,仿佛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让她再也挪不开。

    杨秋怡一下子窜了上去,抢过魂之泪,仔细打量着。

    看着看着,她就莫名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那哭声是那么的伤心,那么的无助,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心灵的依靠,彷徨无措。

    所有的孩子都停下了碗筷,转头看向女孩。

    “小怡你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大个子欺负你?”“小怡你别哭呀!”“小怡我会保护你的!”

    孩子们全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着,一齐同仇敌忾地怒视着徐安,好像有多大仇一样,弄得徐安既无奈又尴尬,屁股下像又一团火在烧,让他坐立不安。

    “你们都别说了!”杨秋怡突然大叫,让男孩子们止住了声音。

    她提起裙子用力擦掉眼泪,重新站起来,抬头看着徐安,问他:“大哥哥,我爸爸到底怎么了?我能从这里面感觉到他对我的思念,他在向我告别,好像……好像永远也回不来了……呜呜……”说着她又再次哭了起来,眼泪哗哗直流,顺着下巴吧嗒吧嗒地摔在地上。

    徐安伸手轻轻抹去她两眼的泪水,叹了口气道:“你爸爸已经死了。”

    一句话像晴天霹雳,让女孩哭得红扑扑的脸蛋褪去血色,变得一片煞白。

    孩子们一片哗然。

    徐平皱眉看着徐安:“怎么回事?你见过她爸爸?”

    “难道她就是那个灵魂的女儿?”杨秀云以前听徐安说起过这事,顿时联系了起来。

    “没错,她就是杨彪的女儿……”徐安点头,指着杨秋怡手里的魂泪,那上面闪现的面孔说明了一切。

    他简短地向女孩解释了自己与杨彪遭遇的经过,最后摸着她的脑袋说道:“你爸爸让我替他向你告别,他说他很想你,你要替他坚强地活下去!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明白吗?”

    杨秋怡紧紧咬着嘴唇,难过地点了点头,低声应道:“我不会让爸爸失望的。”

    杨秀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小声劝慰道:“小怡,你爸爸并没有消失,他在天上看着你呢!只要你过得开心,他也一定会感到快乐的!”

    “嗯!”杨秋怡重重点了点头。

    “真是好孩子,快坐下吧,和阿姨一起吃饭。”杨秀云让女孩坐在自己和徐安的中间,然后又叫孩子们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这顿温馨的晚餐。

    徐安为了让女孩开心,给了讲了很多趣事秘闻,还把自己所知的冥界讯息都告诉了她,通过诱导性的讲述让她明白死亡并非终结,她爸爸在冥界会过得很精彩。

    这样一来女孩果然高兴了许多,也不再那么伤心了,一边吃饭一边可劲地幻想着,幻想爸爸在冥界的生活会是怎样,幻想着自己以后成为厉害的女英雄,好去冥界接爸爸妈妈。

    “对了徐安,你才出去几天而已,实力怎么变化这么大?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徐平问出了心中最大到底疑惑。

    “对啊,你是不是遇到了很多危险?”杨秀云也是心疼的看着小儿子,她明白有得必有失,儿子实力变强的背后必然经历了无数艰辛。徐安简略地说了一番自己的遭遇,尽量描述得云淡风轻,掩去了其中致命的危险与杀机,什么地底族、地底小世界、虚空浮岛、洛基大战,只是让人感到新奇,听得趣味横生。“原来是因为你的帮助洛基才能回到k市……进化者组织应该很感激你吧?这对于我们家来说是好事啊,毕竟生活在他们的统治下。”明白了前因后果,徐平笑道。

    “没感觉到……那个刘群一开始还想杀了我夺走青果呢,洛基也没啥表示,只是让我组建一支上限五十人的队伍去追杀血魔。”徐安不以为意,摸出两颗香气迷人的青果,分别塞到母亲和哥哥手里,嘱咐道:“这可是救命的宝贝,拥有起死回生的力量,你们记得时刻带在身上,受点小伤什么的吻一口果香就能好。不过轻易不要暴露出来,免得其他人起了歹意。”

    徐平惊讶地接过青果,先是用力捏了捏,接着又陶醉地深吸了口迷人的香气,喃喃道:“这就是五万年树精结出来的神果?光是闻到它的香味就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仿佛一切病痛都要被驱逐……”

    “这太珍贵了!我又不出去打打杀杀,你拿给我做什么?”杨秀云不要,又推了回去。

    在她看来,像这样的宝贝就应该让两个儿子拿着,而且多拿几个才好,才更安全。

    “妈!你拿着它我才能放心地出去打打杀杀,要不然我就留在家里保护你,再也不出去了!”徐安佯装生气道,同时给徐平和杨秋怡打眼色,让他们一起劝说。

    最终,在三人一致的劝说轰炸下,杨秀云终于是勉为其难地收起了这枚救命至宝,主要还得归功于小姑娘的卖萌卖乖。

    为此徐平还笑她,说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宝贝,她却得让别人苦苦求着才勉强收下,颇有电视剧里老佛爷的风范。

    杨秀云气恼地揪了揪大儿子的耳朵,想起一件事来,对徐安说道:“对了徐安,你最要好的两个同学在旁边安了家,你不知道吗?怎么不去打个招呼,叫他们过来一起吃顿饭呢?”

    “嗯?那几个人竟然真是徐安的同学?”徐平奇了怪了,问徐安:“那你白天的时候怎么装作不认识他们啊?你们是闹了什么矛盾么?”

    “我不知道……我忘了很多东西……”徐安失落地低下头,面带愧色地自语道:“我今天那样说,肯定伤透了他们的心吧?”

    (可是……他们当初抛弃我的时候呢?那时的我难道就好过吗?这样的朋友,还需要相认吗?还有相认的必要吗?)他心乱如麻。

    “噢!我居然忘了你失忆的事!”杨秀云歉意地拍了拍额头,在两个儿子疑惑的目光中起身向往走去,解释道:“我去把他们找来,徐安你要准备好跟他们道歉!”

    很快,她就带着顾灵和庄金辉回来了。

    徐安看着他们,眼神有些闪躲,面对这两个陌生的面孔,他不知该如何面对,有些怨气,同时也很愧疚,感觉脑海里空落落的,不知该怎么称呼,也无法打招呼。

    “好多孩子呀!”顾灵惊叹了一声,将目光移向远处的徐安,双眼含泪,问道:“听阿姨说你是失忆才不认识我们的,对吗?”

    “是的,我的确失去了一些记忆。所有……关于美好的记忆,包括记忆里的人。”徐安淡淡说道。

    要不是本性善良,要不是与妈妈重逢……只剩下黑暗记忆的自己……或许会性格扭曲,成为堕落者吧?

    庄金辉面色复杂地看着徐安,搓了搓衣角,惭愧地说道:“徐安……我错了!作为兄弟,我本该毫无保留地信任你!可今天……我太激动了,也太冲动了……”

    “别说了,那些都不重要。”徐安将手中红酒一饮而尽,手指微微颤抖,语气却显得很平静:“我只想问问你们……当初为何抛弃我?为何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离我而去?”

    帐篷里立刻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所有人都看向顾灵和庄金辉,希望听到他们的解释。

    在末日里,人们只有团结互助才能共同生存、抗敌,背叛是被所有人深痛恶绝的一件事,这样的事,发生一次都会让人唾弃,成为难以抹去的污点。

    “原来你是因为这件事才对我们如此冷淡……你听我解释!”顾灵走到徐安身前,真诚地说道。

    “我在听,你坐下说。”徐安转过椅子,静静打量着她。

    顾灵没有坐下,而是看着他的眼睛,说道:“还记得任吟么?那个能使用灵魂网络查看别人灵魂的女孩……”

    徐安一愣,这个名字他居然还记得!

    “名字记得,其它的就不清楚了。”

    “当时发生大地震,你被埋在宿舍的废墟里,任吟告诉我们……你的灵魂熄灭了!”顾灵想到当时的情形,泪水就止不住地流下来,哭得梨花带雨。

    “当时我们伤心欲绝,可地震还在继续,根本无法清理废墟救你出来!赵斌说学校所在的山可能会被震塌,于是便让我们下山了……后来我发现灵魂商店显示你还活着,正要回去救援,可李云游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提到李云游,她眼里出现了一抹深深的恐惧,接着说道:“再后来,你的名字也变成了灰色,彻底灭绝了最后一丝希望……我们真的以为你已经死去,你看,你的名字直到现在都还是灰色的!”她展示了灵魂商店上的好友,徐安的名字自然是灰色的。

    “徐安,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想你?确认你死后我就一直想着杀怪赚取足够的灵魂来把你复活,我们并没有将你遗忘!更不存在抛弃你的想法!”庄金辉也着急地解释道。

    徐安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当时我的灵魂消失,应该是被圣光护罩所隔绝。至于名字变灰,是因为我的确被杀死过一次……”

    “你还怪我们吗?”顾灵紧紧盯着他,生怕他说出不好的答案。

    徐安笑着说道:“你们看我像那种斤斤计较的小人吗?”

    “像!”顾灵和庄金辉异口同声地说道,表情上写着深深的怀疑。

    “我晕!你们也太损了吧!”徐安满头黑线,揉了揉眉心,指着满桌的菜肴说道:“这么多菜我们四个可吃不完,要一起用餐吗?”

    “要!”再次异口同声。

    “呵呵,既然误会解除,那么大家就一起坐下了吃顿晚饭吧!”徐妈妈热情地搬来两张凳子,招呼两人入座。

    谁知大家刚刚坐下,门口就传来了一阵爽朗笑声,一个浑厚的成熟男人声音笑道:“你们这里人这么多,我也凑个热闹,厚着脸皮来蹭一顿晚饭!”

    众人都是侧头望去,盯着杨秀云刚才忘记关上的大门,想看看是谁来了。

    一个精瘦沉稳的男子出现在门口,脸上带着笑意。正是王钧。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