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42.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挑斗

第一百五十一章 挑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他瞪着一双血目,不断在人群中来回扫视,寻找着厉害的人物。

    因为杀气的冲击,所有人的气息都显得混乱而模糊,很难分辨出具体的等级,这对他的挑选造成了很大困难。

    就算使用窥天术,两眼望去也只能看到一片血光般的杀气,如同高温的气流,完全掩盖扭曲了里面人员的等级气息,使得他捕捉到的信息都死错误的,看似五级的“强者”,也许拉出来却只有三级,实在令人头疼。

    徐安在方阵间缓缓移动着,一边苦思着对策一边仔细观察里面的士兵,企图通过精气神来判断一个人的强弱。

    的确,精气神集中饱满的人不一定是强者,但是强者的精神面貌必定远超常人。

    突然,徐安伸手指向队伍间一个不起眼的浓眉矮个子,大声说道:“第三方队,五排七列。出列!”

    这是一个相貌平庸的青年,他**着上身,浑身肌肉饱满鼓胀,胸肌腹肌棱菱角分明,上面挂着一条条汗水流过的痕迹,站得笔直挺拔,目光坚定不移,显得很有精神。

    “是!”青年面无表情地应道,立即右转小跑出列,来到徐安面前,敬礼立正。

    “姓名,年龄,实力,特长,战绩?”徐安紧盯着这青年,抛出一长窜问题。

    很奇怪,就算离开方队他的气息也是一片混沌,应该拥有某种隐匿类能力。

    “姓名王潜,代号暗绰,年龄二十六,实力五级初阶,特长隐匿、暗杀,战绩:五级继承者两名,四级继承者十三名,三级继承者若干。”浓眉青年机械式报告着,声音不带一丝感**彩。

    “王潜?”徐安不知该喜还是该忧,运气好第一次就拉到个稀有的五级高手,却不是正面作战的人才。

    青年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之色,沉声道:“请称呼我的代号,暗绰,谢谢!”

    “没问题。”徐安讪讪笑了笑,尽量让自己显得很友好,问道:“暗绰,你愿意加入我的队伍吗?”

    开玩笑,五级的人才他怎么可以放过?到嘴的肥肉绝无放弃之理。

    “不愿意。”暗绰略微打量了徐安一下,冷冷说道:“我不会服从比自己弱小的存在,这是我的原则。”

    徐安噎住了,心头微怒,捏紧拳头同样冷酷地回敬道:“不服?我打到你服为止!”

    “来吧。”暗绰没有废话,直接捏了个手决,消失在徐安面前。

    隐身!

    不止是隐身,徐安甚至丝毫无法感应到他的气息,一个大男人,就这么完全消失了。

    徐安立刻警惕起来,身上冒起一层迷蒙的血之力,脚下也在不断移动着,尤其注意他从自己身后搞偷袭。

    突然,他前方闪过一道刺眼的银光,若是换做其他人,眼睛一准会陷入短暂的失明。

    但徐安的眼睛比一般人强上太多,愣是顶着强烈的光线看清了里面的东西——一根钢针,一根闪烁着银光、飞向他左眼的钢针!

    他不敢怠慢,立刻侧身躲避。

    谁知钢针竟于半空中猛地一弯,转而刺向徐安左耳,精准狠辣。

    “念力?”徐安一惊,于十分之一秒间转移出金刚爪套,两手猛地插进去,一爪斩向钢针。

    “叮!”

    钢针抛飞开来,落入一只粗糙的手掌中。

    徐安瞳孔一缩,手臂一伸,手中利爪自然而然地刺向虚空中手掌的所在。

    空的!

    他猛地回头,看到一把匕首从眼前飞过,奇怪的是并未刺向自己,两者看上去毫不相干。

    “嗯?”身体传来一圈刺痛的线条,腹部凹陷的勒痕说明了一切。

    丝线!

    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念力,匕首和钢针之间连着一根肉眼难辨的透明细线,此刻将他缠了个结结实实。

    这丝线也不知是什么制成,坚韧无比,因为细,所以拥有很锋利的切割效果,被暗绰一把抓在手里,用力向后拉。

    购买至今从未破损的幽云道服,连一秒也抵挡不住就被拦腰截断,断裂的下摆滑落挂在徐安腰间,上半截如同一件露腰的女式马甲,显得有些滑稽。

    这仅仅是开始,丝线越勒越紧,竟破开了徐安那被血池炼过的皮肤,使得勒痕处沁出了一颗颗血珠,血腥残忍。

    “徐安!”顾灵惊呼,真怕他会暗绰被活活勒成两半截。

    徐安没有丝毫惊慌,而是顺着丝线找到了暗绰所在的方向,手上的爪套已换成炽焰弓,拉开一支冰箭瞄准了他。

    “我输了……”暗绰显出身形,苦涩地摇了摇头。

    他是杀手,本身防御并不高,暴露出方位的时候若是没能杀掉对手……那就意味着死亡。

    按道理来说,就算是最善于防御的五级,被他特制的丝线勒住也只有瞬间分尸两截一途,这是在过去许多次暗杀中得到验证的答案……可是,却被一个四级的继承者打破了!

    徐安的**防御力令所有人震惊,纯粹的**防御竟然堪比五级盔甲!

    “厉害,厉害!”王钧拍着手掌,笑着夸赞道:“竟然挡住了暗绰用祖传配方秘制的丝线,那玩意号称无坚不摧,就是我被勒住也不一定能扛得下来。”

    “徐安,不是我故意刁难你。我虽然身为他们的长官,但是也必须考虑到他们本身的感情。”他解释道:“我说过,人随你挑,只要你能让他们心服口服地跟你,且不超过五十人,能挑多少是你的本事,我绝不干预!”

    “继续吧!”

    徐安点头,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既然王钧设下条件,他自然不会客气。

    “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队长。”暗绰收起丝线,向徐安鞠了一躬,又诚恳地道:“但是我声明,对于愚蠢的命令,我有权拒绝执行!”

    “什么命令会让你觉得愚蠢?”徐安问道。

    “让我送死!让我杀队友!让我背叛组织!”暗绰沉声道。

    徐安一怔,挥手扬言道:“放心,我不可能发布这样的命令!”

    “你先站到一旁,我继续挑人……”

    暗绰微微点头,依言站到阵列外面。

    徐安收回目光,嫌上身的幽云道服碍事,索性直接脱了扔到地上,赤着上身继续打量阵列中的人们。

    这一眼下去,他顿时哭笑不得。

    也许是暗绰被点让他们心生警惕,这些家伙全都散漫了下来,一个个歪头斜眼,抠头摸腰的,哪里还有之前的半分气质?

    唯独不变的,是那股冲天的杀气。

    也许是暗绰被收服杀了他们的气势,也许是如今的状态让他们难以集中精神,也有可能是徐安的表现获得了他们的认可……此刻的杀气却是少了那种强烈的攻击性,让徐安轻松不少。

    只不过,每个人的气息的气息依旧模糊,现在又无法通过精神面貌来辨认,徐安倒是发愁了。

    他呆呆看着那些散乱的进化者,心想莫非真的只能盲挑了?

    “有了!”徐安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魂眼!

    这是血目第一转记载的一种秘术,施展出来之后,能透过眉心血目看到活人的灵魂!

    修炼是一种个体的进化,等级越高的生物,其灵魂也就越强大,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强者的灵魂不一定强大,因为有可能受伤跌落,但是灵魂强大的人物一定是强者!

    若是自己能“看”到其他人的灵魂强度,自然就能分辨出进化者中最强的那些人,拉过来作为自己手下的队员。

    只不过,以他目前的精神力根本无法做到,必须先在脑海中观想出一棵能提升精神力的神树,精神力大涨之后才能使用魂眼。

    这种神树比之昨夜的神花效果更强!

    就这样,在周围人看来,徐安竟然在方阵中闭上眼睛,直接无视了那为他排列的几百号人。

    不过进化者士兵的素质很高,并没有任何人表现出丝毫的不耐或是烦躁,大部分人都好奇地盯着徐安,不知他在干什么。

    “徐安闭上眼睛干什么?莫非在修复伤势?”庄金辉疑惑道。

    “他的精神力……在快速增长!”跟着零来的一位少年继承者“邱铭”突然惊呼道,他的血脉能力是精神力扫描、制造幻象,可以感应到别人的精神强度。

    在邱铭的的意识里,徐安的精神力如同一块洒满了酵母的面团,正在热气的作用下不断膨胀开来,给人一种软绵绵的强大感。

    徐安突然睁开血红的眼睛,再次震破右手食指,将鲜血涂抹到自己眉心血目图腾上。

    眉心血目一沾血,顿时亮起了淡淡的红光,那些鲜血并未杂乱散开,而是凝成几条细线,绕着他的眼睛缓缓移动,很快便勾勒出了一个复杂的圆形图案,像是繁体的阴阳鱼,而柳叶形的血目则成了中间的分割线,显得繁复而又华美。

    “魂之眼,开!”

    徐安再次闭上眼睛,眉心血目却是褪去了鲜红,转化为黑色,仿佛化身为一个无底的漩涡,能牢牢吸引人的目光,有勾魂摄魄之力,诡异阴森。

    他虽然闭着眼,可看到他面孔的人都能清晰感觉到这位少年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仿佛能把自己里里外外地透视一遍,连自己最核心的秘密都被他一览无余!

    这种感觉让进化者们的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对徐安充满了敌意。

    “第五方队,二排四列。出列!”“第四方队,六排六列。出列!”“第四方队,末排一列。出列!”……

    徐安快语连珠,一连点出了十六人,竟然全部都是五级的进化者!

    他每点一人,王钧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一分,最后险些把眼珠子瞪落,这是怎么回事?他怎能看出那些人的等级?魔法吗!

    他嘴巴哆嗦了一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只能化为一声苦涩的叹息……不做死就不会死,既然自己为他设置了阻碍,那就必须为此负责!

    哪怕,损失这里百分之五十的五级进化者……

    没错!不知徐安是不是在恶作剧,他点出来的这些进化者,再加上暗绰一共十七人……正好是阵列中所有五级进化者,三十四人的一半!

    还好他没有再继续点人,否则王钧非得吐血不可!不过话说回来,貌似现在这局面也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王叔?我点这几个人,你没异议吧?”徐安转过头来,眉开眼笑地问道。

    那笑容怎么看都让人觉得……猥琐!

    “咳咳……”王钧嘴角抽了抽,强笑着说道:“之前我说过,你怎么挑人是你的事情,我绝不干预……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话说的很好听,只不过,他的声音怎么听都感觉有点抖……

    “那个……如果他们不同意的话,你还是需要一一打败收服的。这点我也无法干预。”王钧又补充道。

    “了解!”徐安打了个响指,笑着看向自己面前的进化者们,问道:“你们同意成为我的队员,随我一起去对付血魔吗?”

    一众进化者面面相觑,有人面露桀骜,有人无奈叹气,也有人不屑冷笑。

    “徐安,我愿意成为你的队员。”一位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进化者摇头说道。

    “并不是我服你,而是我实在没啥战斗力……只能使用一些幻术迷惑人心罢了,根本无法对付你这样精神力强大的人。”

    “好吧。”徐安耸了耸肩,指着暗绰的方向,道:“不管怎么说,愿意成为我的队友就站到那边去吧。”

    眼镜男子点头,走了过去。

    紧接着,其它几位或不想动手、或自认不如徐安的,都离开队列,走向暗绰那边。

    剩下十一人,他们都想与徐安斗上一场,希望能将这狂妄的四级小子打败,证明自己的力量。

    说实话,徐安也感到压力山大,这可是足足十一位五级高手啊!每一位的等级都比自己高,这一战注定会非常艰难!

    “你们,谁先上?”虽然心里没底,但是徐安却不想输了气势。

    就算最后会被他们中的某人打败,但是能多捞一个也好!每多一位五级高手加盟,都会让自己接下对付血魔的工作轻松一些,需要自己努力去争取。

    “零,你怎么看?”王钧笑着问身边的零。

    零紧紧盯着徐安,摇了摇头道:“不太乐观啊!”

    “那一伙人中,最起码有三人与我相当,其它的也都不弱。徐安就算一开始能惨胜一两个,但这是车轮战,能捞到三四个就算是很不错了。”

    王钧点头,他也正是有着这层想法才没有太过失态……反正他也拉不走几个,自己也不必太操心。

    话说回来,若是徐安真能战胜那么多进化者精锐……那么索性将这些人交给他又如何?那种程度的天才,绝对值得自己这么做!

    至于他昨天说的要与零一起为徐安立威,不过是玩笑罢了,真正目的是让人带着继承者们前来观战,让徐安将自己的实力淋漓尽致地展示给他们看,让他坐稳这个队长的位置。

    “我先来!”人群中传来一声沉闷的大喝,如同滚滚闷雷,震得人耳聋发聩。

    一个光头壮汉越众而出,取出一根沉重的流星锤拖在地上,黝黑的锤头足有三个篮球那么大,上面满是狰狞的利刺,令人胆寒。

    “只要你打败我光头强,以后任凭调遣!”

    “男人说话可要算话。”徐安笑着取出了炽焰弓。

    王钧见状下令:“所有方队都给老子散开,站到边上去,给他们腾出比试空间!”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所有方队都排队小跑着散开,顺着四壁围成一圈,前排蹲下,后排站立,进行观战。

    “把你会的招式都使出来吧!免得我动手以后你没机会。”光头强呵呵笑道。

    徐安也笑了,笑得很灿烂:“好啊,不过我怕你承受不住!”

    说完他迅速后退,同时使出窥天术,寻找着敌人的弱点。

    “咻!”

    很果断的一箭,在他后退的同时射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砰!”光头强的流星锤竟如同瞬移一般,鬼使神差地挡在冰箭必经的路线上,将其撞得粉碎。

    “呀啊!”他大喝一声,如同惊雷炸响,举着流星锤一跃而起,猛地砸向地面。

    “轰隆隆!”

    地面裂开一条缝隙,以迅雷之势迅速蔓延到徐安脚下。

    徐安顿时感觉到地面传来一股诡异的强大吸力,竟让他一时间动弹不得!

    “咚!咚!咚!”

    一连三声沉闷的响声,地面连震三次,每一次都会让徐安的身体猛地一抖,然后从嘴里吐出鲜血来。

    但是,他的眼睛却坚定不移地注视着光头强,一眨也不眨,哪怕内脏被震裂出血。

    这种程度的痛苦,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镇魂!”徐安眼睛猛地泛黑,与原本的红色相互交缠,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暗红色,迷惑之力比眉心血目更强。

    “嗡!”

    这一箭势不可挡,光头强根本无法看清箭矢的轨迹,自然也就无从抵抗,被一箭射中右肩,箭上冰火相互作用,“砰”地一声在他肩上炸出一个大洞,血肉横飞。

    “我输了……这么快的箭,我挡不住!”光头强捂着伤口,强忍着剧痛走到暗绰旁边。

    零摇了摇头,点评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徐安这样做虽然可以快速终结一场战斗,但若想依靠这种方式常胜……他早晚会死!”

    徐安轻轻擦去嘴角的血渍,转头看向候选者们。“下一个是谁?”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