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46.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破言灵,战银雪

第一百五十五章 破言灵,战银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的名字是南宫琳,大家都叫我小琳。”眼镜妹推了推厚厚的眼镜,然后笑道:“对于我的能力,你应该已经有了深刻的体会才对,言灵术……简单来说就是把预言转化为攻击力。”

    “言灵术?是不是你所说的话都能成真?”徐安问道。

    他真想让南宫琳说一句“徐安立刻成为传奇强者”,但不用猜也知道,她肯定是做不到的。

    要不然,进化者组织现在肯定是“传奇遍地走,七级不如狗”,那也太恐怖了些!

    “你以为我是大预言术啊!”南宫琳摇了摇头,解释道:“言灵术没那么神奇,它能发挥的作用很有限。你刚才之所以会乖乖听话,那是因为有阿酒在之前做的铺垫,不然我直接判你输不就行了?这比试还有什么意义……”

    “那我就放心了!”徐安露出了一个笑容。

    只要不是无法战胜就好!

    他相信自己的力量,以力破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再神奇的技能秘术都是虚妄。

    徐安换上金刚爪套,直接冲了上去。

    善于远程攻击的灵魂猎者,近身作战一般都很弱,毕竟并非谁都有他一样机遇,可以进入虚空浮岛上的血池炼体。

    可南宫琳并未惊慌,她看着疾速杀向自己的徐安,只是说了一句:“空气将成为阻碍,使徐安无法前行!”

    “噗……”

    徐安前方的空气出现了异常的波动,变成一团柔软坚韧的物质,果真将他挡住。

    “徐安,你周围的空气将与你对立,排斥你,逃避你,使你无法呼吸。”南宫琳继续念叨,放出了一记杀招。

    言灵术并非谁都能运用,更不是任何人都能运用得好,需要使用者找到最省力的方式,付出最小的代价,从细节上打败对手。

    徐安各方面都很强,相比于直接攻击他的本体,控制他周围的空气无疑会更省力,时间一长他自然就会瓦解。

    “小琳真是聪明啊!我刚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招呢?”空姐早已醒来,此刻在一旁气恼地说道。

    主要还是她对自己的格斗技巧太自信了,刚才光顾着和徐安硬拼反而忘了自己的御气能力,其实她对空气的操纵能力比南宫琳要高得多。

    任何生物都需要呼吸,都需要氧气来为身体提供动力,哪怕是七级强者也一样,与常人不同的是,修炼者能屏息更久,但也仅此而已。

    不呼吸会死!

    徐安已经陷入了致命的窒息状态,虽然血之力能增加他的耐缺氧能力,但依旧撑不了多久。

    速战速决!

    说话需要时间,要是自己让她说不出话来呢?

    精神攻击!

    虽然纯粹的精神风暴效果远不如神念化兵那么强,但也足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在那种痛苦之下还能说话的,相信在场没几人能做到。

    一股狂暴的精神力从徐安脑海冲出,如同脱缰的野马,汹涌的狂潮,直奔南宫琳。

    “嗯!被挡住了?”徐安一惊,目光不由移向她手中的大书。

    是这本诡异的书吸收了他的精神力,而且还将之扯住,收也收不回来!

    “敢在真言之书面前展露精神力,真是无知者无畏啊!”南宫琳微微一笑,道:“真言之书不仅是我的能力源泉,还是所有精神攻击的克星,你会被吸干精神力的,放弃吧!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不可能!”徐安咬牙挤出三个字。

    放弃不是他的风格,除非让自己输得心服口服。“幻箭!”他双瞳再次幻化日月。幻象箭决分为三个层次,日月幻箭、星辰幻箭、大千幻箭,看似由高到低,可威力却是依次暴涨,表面等级虽然只有b级,但那是对于精神力普通的人而言,在精神力强大的人手中却是能发挥出a级、甚至s级的可怕攻击力。

    黑色的真言之术焕发出一圈耀眼白光,将南宫琳护得严严实实,竟挡住了徐安的幻术。

    “咻!”

    尽管幻术失败,可弦上的箭却收不回来。

    冰箭化作一道流光,裹着血之力,带着熊熊炽焰直奔南宫琳胸口!

    “爆!”她冷静地喝道。

    果然应验,冰箭在半空就“轰”的一声爆成一团绚丽的花火,狂暴的气流四处肆虐。

    原来,刚才徐安的注意力都全部放在幻术上了,对于冰箭上的血之力却是没有控制好,令它提前爆炸。

    本来很正常的一件事,被南宫琳预言之后却是显得诡异起来,令人感到无力。

    一番动作又消耗了血液里本就不多的一些氧气,徐安的窒息愈发严重起来,脸色已经泛起不正常的青紫色,肺脏也在拼命发出痛苦的信号,渴求着新鲜的氧气。

    他又勉强射了几箭,但都无一例外,不是射歪就是异常爆炸,最后耗尽了炽焰弓上的魔晶能量,整把弓都黯淡下来,再也无法附加炽焰攻击,箭矢的速度也比之前慢了许多。

    他只好退到远处,靠青果的香气维持生命,形容憔悴,狼狈万分。

    徐安终于要失败了吗?

    大多数人都很失望,希望他能重振旗鼓将不败的奇迹延续下去,一些人却是在心里长舒了口气,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在心里盘算着,如果是自己对上南宫琳,要如何才能破掉她的言灵术。

    感受着精神力的不断流失,身体力量也不断减弱,徐安心里越发焦急,他一咬牙,硬是开启了耗氧量极大的基因锁状态,神念急转,苦思着对策。

    若在昏迷之前想不出办法,索性就接受失败吧!

    (精神力?真言之书?)

    “怎么,还不愿意承认你的失败吗?精神力损伤对你的实力影响会很大,趁早结束这无意义的挣扎吧。”南宫琳微微活动了一下麻木的身体,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的确该结束了。”徐安面无表情,冷冷盯着她手中的大书,说道:“既然你的力量来源于那本书……那么将书拿掉会如何?”

    “你拿不到。”南宫琳摇头一笑。

    “我能拿到。”徐安也淡淡地摇头。

    随着他的注视,南宫琳手中的书竟然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她大惊失色,赶紧用手去按,可这本书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竟一下子挣脱她的束缚,快速飞向远处的徐安。

    “你败了。”徐安关闭基因锁,在那大口喘息着,一把将飞来真言之书拿在手里,闭眼开始收回自己被吞噬的精神力量。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快把书还我!”南宫琳惊呆了,回过神来后立刻气急败坏地奔向徐安。

    “南宫琳,会摔个跟头。”徐安看了她一眼,捉弄式地笑道。

    “哎呦!”

    南宫琳吓得手足无措,左脚套到右脚,尖叫着狠狠摔了一跤,滚出老远,弄得灰头土脸的,眼镜也飞到一边去了。

    “你……你居然使用了真言之术的力量?这不可能!”她一边大叫一边到处摸着眼镜,什么也看不见。

    “南宫琳,找不到眼镜。”徐安再次念起了魔咒,吓得女孩花容失色,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几乎立刻哭出来。

    她总算是理解了那些被自己作弄过的人心里的感受了,那是一种命运被人操纵的惶恐,一切的挣扎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除了我以外的人,怎么可能使用真言之书里的力量?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还我,你把我的书还给我……”她抱膝坐在地上,一边不停抹着眼泪,一边不断念叨着,也不再去寻找自己的眼镜,显得很是可怜。

    因为她明白,被真言术诅咒的自己到死也不可能找到。

    徐安对她的脆弱感到很意外,不禁走到她面前,轻声问道:“知道你为什么找不到眼镜吗?”

    “我不要眼镜,我只要真言之书,你快还我!”她气鼓鼓地说道,声音很小,那副腼腆的样子与之前判若两人。

    失去了真言之书,她就等于失去了一切,由不得她不焦急。若给她两个选择:永远失明或是永远失去真言之书,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南宫琳的精神力很特殊,明明极其强大却无法发散,别人也无法感应、攻击到她的灵魂,她的灵魂与世隔绝。

    然而,只有她这样特殊体质的人,才能得到进化者组织传承几千年的“真言之书”承认,从而有资格使用这本圣书里封印的强大力量,她的体质也无法修炼任何功法和技能,真言之书是她唯一的依靠。

    “呵呵……”徐安将大书塞到她手里,笑道:“你的眼镜在我手里,所以你是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它的,哈哈!”

    南宫琳轻轻哼了一声,扭头没有理他,而是按着书说了句“眼镜回到我这里。”然后就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比试场,走向暗绰那边。

    她话语刚落,徐安手里的眼镜就立刻飘了起来,向她飞去。

    徐安目送着她,看着自己渐渐壮大的队伍,心里很有成就感。

    刚才,他之所以能绝地反击,是想起了观想秘术中的一种“以神化念”技巧,可以暂时性的将精神力转化为念力,从而远程夺取了南宫琳手里的书,反败为胜。

    说起来,他之所以能打败那么多人,战斗到现在,全靠冰心传授的这套秘法,让他感慨万分。

    不愧是混沌神魔传下的秘术,依靠这门秘法,越级挑战根本不是问题。

    “徐安……你真的能使用真言之书的力量吗?”南宫琳突然转头问道,她真的很好奇。

    “你认为呢?”徐安反问。

    “我不知道……像真的,又像假的……”她微微蹙眉,迷迷糊糊地说道。

    徐安挑了挑眉毛,逗弄道:“那你就慢慢猜吧!哈哈!”

    “哼!我再也不理你了!”小妮子气哼哼地大叫,扭头就走。

    “好了。”徐安面色一正,举起青果猛吸了一口,随后放回戒指。

    他看向最后剩余的三人,对这两男一女问道:“下一个,你们谁先来?”

    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那位冰冷的少女站了出来。

    “我银雪先来吧。”她翻手从戒指里取出了一柄银剑,随手挽了朵漂亮的剑花。

    徐安凝神打量着她,想从外表判断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这是一位异于常人的女孩,她身上穿着一袭紧身白衣,身材像个男孩子一般扁平,面孔也没什么出众的地方,这些都不是重点,值得注意的是,她的头发、瞳孔都呈现出一种亮丽的银白,如同纯银打造而成,美得令人窒息。

    徐安不禁暗叹,要是这位姑娘长得再漂亮一点,那可真就是仙女下凡了!

    不过,这样的平凡的相貌,反倒让她更令人印象深刻,有一种说不出的神奇魅力,使人的目光老往她身上移。

    “来吧!”徐安再次换上金刚爪套,运起轻功冲了过去。

    到了这个时候,他的隐身效果已经消失,而精神力也越来越衰弱,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到原有水平,触发到副作用那条线。

    所以,时间宝贵,容不得一丝浪费。

    神念化兵的确可以快速解决掉对手,但是一来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作为施术所需,二来会大量消耗精神力,进而提前引发副作用,此刻不方便使用。

    银雪面无表情,轻巧地举剑上撩,径直斩向徐安脖颈,出手狠辣,角度刁钻。

    你狠,我更狠!

    徐安猛一低头,左爪直刺她腰腹,而右爪则抹向她白皙的咽喉。

    银雪剑招一变,于空中闪过一道银光,改为横扫他面门。

    两人竟然都没有防御,都是义无反顾地攻向对方要害。

    一来就是杀招?观众们都紧张地看着,在心里为两人捏了把汗。

    眼看惨剧就要发生,两人却都是不约而同地改攻为防,互相挡住了对方的武器。

    “乒!”短兵相接,火花闪烁。

    徐安一爪架住银雪的银剑,另一爪却是趁机刺入她的胸膛。

    空的?

    他一惊,只感到手上一空,眼前的人却是缓缓消散瓦解开来,诡异万分。

    “小心背后!”顾灵惊呼。

    背后杀意刺骨,徐安立即转身急退,可定睛一看,却发现后面也没有人!

    “左边!”庄金辉也忍不住提醒。

    银雪形同鬼魅,徐安一次次转身,却毫无意外地一次次落空。

    “唰!”银光乍现。

    万千银丝飞舞,竟猛地刺入徐安**的后背,痛得他一阵巨颤,却咬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回头就是一爪,但却再次扑了个空,银发早已带着他一大块皮肉离去。

    徐安背后血肉淋漓,血腥恐怖,吓得在场的许多女孩花容失色。

    银发少女落在远处,她的银发末端正沾着一抹嫣红的血迹,触目惊心,凄艳冷漠,彷如画中女妖,可远观而无法触摸。

    “吃我一箭,幻!”徐安怒喝,双眼变幻日月,换上炽焰弓就是一箭。

    尽管这招技能消耗很大,可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冰箭发出一声爆响,带着雷霆之势消失在弓弦之上。

    “不好!”包括王钧在内,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就连徐安自己也是惊呼出声。

    这一箭失控了!

    箭矢射在“银雪”身上,竟反震出一股涟漪,原速反弹出去,直奔一旁的观众!

    而同时,这位“银雪”也渐渐崩解消失,与之前如出一辙,不知是幻象还是某种脱身秘术。

    “停!”

    眼看冰箭就要射杀一位惊恐的四级继承者,站在王钧身旁的一位警卫果断出手,一下子将冰箭给静止在半空。

    “那个方向的人,都散开!”警卫大喝。

    观众们被喝声惊醒,立刻有秩序地退往两边,为冰箭让出一条路来。

    “咻!”

    冰箭继续前进,竟一下射穿了帐篷皮,钻了出去,在半空发出一阵猛烈的爆炸声。

    “王叔,虽然不是故意的,不过……”徐安尴尬地想要道歉,说到一半就被王钧打断了。

    他大手一挥,道:“你不用管其它的,专心战斗,一切意外有我在。”

    “那好,我……”

    就在这时,徐安再次听到“唰”的一声,随后就感觉到一团凉凉的东西将自己彻底包围,无数细小的钢针一般的东西正拼了命往自己脸皮下钻。

    偷袭?

    他愤怒地爆发周身血之力,一下子将背后的人震飞开来。

    “死!!”

    徐安高高跳起,拳头上包裹着厚厚一层血之力,如同一道红色流星,带着怒火坠落大地。

    神兵天降!

    周围人一阵惊呼,此时的徐安爆发除了前所未有的气势,甚至比之前精神力巅峰的时期还要让人畏惧,不可招惹。

    望着“飞”向自己的徐安,银雪瞳孔一缩,不化寒冰般的脸色终于大变,心神被夺,无法躲避。

    “咚!”

    这一拳威力可怖,竟将地面轰出一个大坑!

    银雪静静躺在坑底,摸样凄厉,身上全是破碎的血肉,鲜血横流,染红了一大片地面。

    “喂,你没事吧?”徐安吓了一跳,上去推了推她。

    “唰!”银发倒卷,猛然刺向他胸膛。

    但是徐安吃过一次亏,对她的奸诈早有准备,往侧面一滚,躲避开来。

    然而,他还没回过神来……

    “咻!咻!咻……”银雪的身影竟爆成漫天的银针,梨花暴雨一样飞向徐安。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