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47.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目神光!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目神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银雪的反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危机时刻,徐安只来得级伸手护住脸面,免得伤及眼睛。dm

    血之力护罩形同虚设,银针实在太细了,轻易就穿透了血之力外放形成的护罩,扎满他全身,如同一缕缕银色的长毛。

    “千针封灵!”银雪突然出现在徐安背后,左手掐诀,一声冷吒令他身体僵硬,立刻动弹不得。

    而她的右手却是抬起银剑,没有丝毫犹豫,往前一送。

    “噗!”徐安一震,感觉体内传来一条彻骨的冰寒。

    他低下头,难以置信地盯着胸口透出的银色剑尖,那上面沾着斑斑血迹,正在向着银色转化。

    自己被刺穿了?

    “你输了。”银雪冷冷地说道,像是在宣判。

    “输?我不会认输的,除非我倒下……”徐安惨笑着,喉头一甜,嘴里流出一抹嫣红,里面带着星星点点的银光,凄艳无比。

    “那我就让你倒下!”

    银雪柳眉倒竖,一脚踹向他的后背。

    “喝!”

    徐安竟然不顾体内的银剑,猛地向后一扭,巨大的力量让银雪握剑的右手跟着一旋,身体失控右转前倾。

    “咔!”

    他一把捏住银雪踢出的右脚,一扭,一拉,痛得她惨叫出声,仰天栽倒在地。

    “现在看你怎么逃,输的是你!”

    徐安左手紧抓着她的右足,右手则捏住了她的喉咙,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扭断她的脖子。

    银雪一搅手中银剑,正欲反驳。

    “不用说了,就算我心脏被你绞碎,也能再撑半个小时!”胸腔虽然传来一阵可怕的剧痛,徐安却面不改色,讥讽地问道:“而你呢?气管破碎的你又能撑多久?十分钟,还是五分钟?”

    “你……”银雪怒目而视,眼里有一抹挥之不去的挫败感。

    向来只有她比人狠,没想到今天却遇到一个不怕死的!对别人狠不算什么,对自己狠才是真正可怕的人。

    这个对手,为了胜利,真的可以不折手段!

    “怎么?还不认输吗?”徐安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令银雪脸色一变。

    “放……放手!”银雪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你认不认输?”徐安面色不善,银剑每时每刻都在带给他痛苦。

    虽然耐痛力强,可这并不代表他喜欢痛苦!

    “算你狠,你赢了!”银雪把脸扭向一边,极不情愿地说道。

    徐安满意地笑了笑,松开了手。

    银雪黑着脸重新站起来,抽剑之前还故意在他身体里转了一转,疼的徐安龇牙咧嘴,苦不堪言。

    女人惹不得啊,她们可是会记仇的生物!

    双胞胎姐妹、南宫琳、银雪,有了这四名新加入的女队员,徐安以后可有得受了。

    观众们都被徐安的狠劲震撼了,带着一把插入体内的剑转身是什么感觉?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徐安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残了?”庄金辉被徐安的举动吓得不轻,真怕自己这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死在那个“白发魔女”手上。

    顾灵也是呆呆看着徐安,眼前这个人让他感到了陌生,他的灵魂……还是原来那个徐安吗?

    “一步错,步步错……当你被废墟压住,我选择逃走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命运就像是交错的火车道,错过的,还有弥补的机会吗?”她双眼失神,喃喃念着。

    顾灵与徐安的友谊是建立在那次怪兽事件发生以后,当时徐安拉了她一把,令她印象深刻,后来她看到徐安的眼睛变红,言行举止也变得奇怪起来,于是便好奇地缠着这位奇特的少年,想要探索他的秘密。

    后来,徐安与她分享了自己能看到鬼魂的事情,两人还一起经历了许多刺激的灵异故事,过程曲折神奇,两人也建立起了某种超越友谊的暧昧感情,只是互相都没有点破而已。

    现在,那些曾经的故事早已一去不复返,末日里的经历也让两人由青涩走向成熟,一切都变了。

    回忆就像眼里的泪水,尽管你拼命想要留住,可它终究会无情地落下,在冰冷的地面蒸发殆尽,再也寻觅不到。

    “你们两个……谁先来?”徐安用青果恢复了一下伤势,对着剩余的两人问道。

    “我来吧。”儒雅大叔没有犹豫,径直走向徐安,一边走一边笑道:“我是个修道之人,本名黄秋叶,道号青枫,我们点到为止,莫像刚才那么惨烈。”

    说着他取出一枚红色的丹药,抛给徐安。

    “这是固血丸,可以帮你恢复气血,修复伤势,我可不想和一个伤员战斗。”

    “传说中的修道者?那我该称呼你为,青枫……道长?”徐安不确定地说道,见他含笑点头,不由伸出了大拇指:“青枫道长真是光明磊落!那么,我们怎么个比试法?”

    “既然是你招队员,自然是要吃亏一点……这样,我用最强的一招向你攻击,若你能接下我就认输,如何?”

    徐安想了想,也认为速战速决比较好,于是便点头应了下来,一口吞下青枫赠与的药丸,恢复实力。

    这固血丸不愧是出自修道者之手,品阶绝不下于五级,里面糅合了大量的生命元气与血之精粹,不仅能让徐安修复伤势,还能让他恢复一些血之力。

    徐安一边运转血之力修补伤口,一边好奇地打量这位传说中的修道者。

    青枫约莫三十出头的样子,相貌普通却祥和安定,下巴处留着一撮胡子,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身上穿着一套简单的灰衣、灰裤、灰布鞋,有一种淡泊出尘的飘渺气质,令人一眼就心生好感,不会有紧张和戒备。

    唯一不符合身份的是,他手上戴着一只祖母绿大板指,闲着的时候一直在那把玩着,又像个市井的闲汉,充满了生活气息。

    徐安以前喜欢看网络小说,仙侠正是他最喜欢的小说分类之一,里面描述的修真者大都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不知这位五级的修道人士实力如何。

    能忍到这么久才出场,他应该会很恐怖吧?他忐忑地想着。

    “青枫道长,我想问您个问题……”

    “问吧,我知无不答。”

    “修道和修真有区别吗?”徐安好奇地问道。

    青枫一愣,随即微微一笑,反问道:“什么是道?什么又是真?你心里有答案吗?”

    “道?应该就是天道吧?规则、命运、生老病死什么的……对不?”

    “至于真……莫非是真理?找到自己的信奉的真理,然后沿着一条路不断走下去!是不是?”他两眼一亮,紧紧盯着青枫。

    “错了,但也对了。”青枫模棱两可地笑道,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人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徐安不解。

    “对于我来说,你的答案是错的;但是对于你自己来说,这就是你想要的答案,无需在问了。”青枫轻轻摇头,微微捋了捋胡子,高深地叹了口气,道:“对于这世间万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到的理解,谁又敢说自己是绝对正确的?就算是同一种规则定律,在不同人眼里也有无数种解读方式,你只需遵循自己心中的理解就是了,无需管别人怎么评价。”

    徐安愣住了,点头又摇头,似懂非懂地看着青枫,心想果然是专业人士,说起话来那叫一个深奥啊!

    周围的观众听了两人的对话,也都陷入了思考与讨论的浪潮之中,满嘴的天道法则,张口闭口就是真理大道,都感觉自己口里说出这些词语,好像思想境界都高了那么一个档次……

    “青枫这个神棍,又开始忽悠人了,哈哈!”王钧见状不禁哈哈大笑,让周围人头冒黑线。

    难道那位道长都是在忽悠?不过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啊!

    王钧扫了一眼周围人的表情,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不禁摇头解释道:“你们好好想想,那家伙的话有什么实际性的内容吗?徐安问那家伙修真和修道的区别,他却整出这么一大通道理,真是个合格的神棍啊!”

    过了五分钟,徐安胸膛的穿透性创伤终于是修复完成了,不禁如此,体力和损耗的血之力也差不多都补了回来,几乎恢复全盛,令人惊喜。

    “既然你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也就动手喽。”青枫伸了个懒腰,身前忽然出现了一把红彤彤的飞剑,就那么静静地飘在半空,静静地燃烧着赤红色的火焰。

    飞剑?御剑术!这就是道家的御剑术?

    观众们激动了起来,一个个都伸直了脖子,想要看个明白。

    其实使一把剑飞起来根本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本事,念力系、风系等特定类型的灵魂猎者都能轻松做到,他们这么激动的原因在于:这是华夏自古相传的神奇法术啊!

    每一个生在华夏的人,他们从小到大,经历了游戏、小说、电视、电影等传媒的狂轰滥炸,对于本土特色的“仙家秘术”自然熟悉得不得了,无不心生向往。以前看到的都是通过电脑渲染虚拟出来的道家法术,可现在却是真人在自己面前施展,怎么会不令人激动?

    不同于从灵魂商店获取的能力,这可是纯正的道家法术!两者的意义是截然不同的!

    “我只斩一下,你若挡得住就不会有任何事情,若是挨不住……不禁身体重伤,就连灵魂也会被我斩出裂痕,影响以后的修炼。”青枫面色严肃,最后问道:“你确定要继续吗?”

    “我确定!”徐安也一脸凝重,肯定地点了点头。

    开玩笑!这么厉害的修道者岂能放过?那传说中的飞剑之术又怎么不领教一二?

    徐安紧紧盯着那柄火焰飞剑,感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好战的因子在暴动。

    火焰飞剑仿佛有自己独特的灵性,能感受到徐安的战意后,立刻低下锋利的剑尖,高傲地俯对着徐安。

    “接好了!”青枫双手分别掐诀,舞成两道幻影,于空中变幻着各种形状,时而做拈花状、时而又成凤凰指,手法瑰丽多变,晃花人眼。

    王钧再次笑了:“徐安上当了,这家伙的招式虽然威力奇大,每一招却都要耗时良久才能施展出来,这样静等他施法,徐安十有**要输!”

    这次他没有说徐安必输,这个少年已经创造了太多的奇迹,谁也无法预知他会不会再胜一场。

    徐安紧张地看着那柄不断颤抖的飞剑,青枫每一次手势变幻,都会让它的颤抖更加剧烈,散发的威势也愈发恐怖,时刻都有可能挣脱束缚,发动雷霆一击!

    “丝!”

    飞剑忽然停止了颤动,完全静止下来,它周围环绕的火焰也猛地一收,全数凝聚到剑尖部位,形成一颗炽亮的火星,刺得周围的人眼睛生疼,泪水狂流。

    观众们纷纷低下头,不敢继续观看,怕真被亮瞎了眼。唯有实力最强大的那一批人,才敢目不转睛地盯着飞剑,等待它的攻击。

    “斩!”青枫突然大喝,令所有人都是心中一跳,呼吸停滞。

    可飞剑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语,依旧在空中一动不动,令观众大失所望。

    “嘿嘿,不好意思,刚才灵力有些流通不畅……”他尴尬地干笑了一声,解释道。

    就在他说话,所有人都松懈的这一瞬间……一道惊天红芒乍现!

    阴险!徐安没想到这仙风道骨的道长居然会这么阴险!

    像是太阳陨落,像是天崩地裂,像是神灵于九天之上刺下一剑……

    徐安感觉到一股绝世的锋锐于身前闪现,直直劈向自己的灵魂,他明悟:若是被这一箭劈中,自己的灵魂必将一分为二,甚至被那锋芒中隐含的炽炎烧得灰飞烟灭!

    绝不能被击中!

    “血!”徐安怒喝,通体全红!

    血脉变身开启,他全身所有的血之力都爆发了,全部集中在眉心的血目印记,经过一种特殊的转化,最终……在印记之眼猛地一睁之后,化为一道发丝般细小的深红色光芒,如激光一般,冲霄而上!

    血目神光!

    在真正的死亡威胁下,徐安终于是使出了他压箱底的杀招,血目真神血脉的天赋神通——血目神光!

    这就是当初杀死洛斯特的那种红色光柱,只不过如今的却是缩小版,威力比当初弱了无数倍,但依然是能破灭一切中级存在的恐怖力量!

    这才是继承者最大的优势!超绝的技能,天生的杀手锏,比所有技能都好用,尽管大多数继承者终其一生都无法接触到这种最本源的血脉力量。

    “唰!”

    神光一刷之下,火焰飞剑直接破灭粉碎,高压火星、斩魂真力甚至是剑的本体,所有的攻击都被瓦解,以一种无法解释的原理消散开来,化为一片虚无。

    随后,血丝般的光线直接射穿了帐篷顶,在粉碎了一大片封皮之后,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错愕的人们,呆呆看着。

    寂静。

    一片寂静。

    “这是……神通?神通!”王钧嘴唇哆嗦了一下,看着徐安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变得忌惮无比。

    这样的攻击,要是朝自己射来……能挡住么?他自问。

    答案是:不能!除非使用传承圣物的力量,否则就算是在场最强的王钧被射中,也只有一个下场,死!

    (能使用血脉神通的继承者……徐安绝不能被继承者组织得到!)王钧下定决心。

    继承者的血脉神通,一般只有达到七级之后才有很少人能开启,而中级就开启的唯有历史上有数的几个天才继承者!要知道,目前的继承者组织也只有他们的唯一领袖能使用血脉神通,足以见其难度之大。

    徐安能在四级就使出血脉神通,自然是惊住了所有知情者。

    “哎呦!我……我的宝贝飞剑!就这么完啦?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半点……”青枫欲哭无泪,有些语无伦次,看着徐安的眼神复杂到了极点。

    “你怎么了……”徐安一脸疲惫,疑惑地看着他,“我应该赢了吧?”

    “比试什么的先放在一边,你必须先把我的飞剑赔来!”青枫哇哇大叫。

    他眼里满是懊悔,早知道就直接认输得了,这下可好,不仅败了,就连自己亲手炼了好几年的飞剑也搭进去,血本无归!

    徐安无语,看他那斤斤计较的摸样,哪里还有一丝刚才的仙风道骨?他随意地说道:“不就是一把剑吗?你先买把别的凑合着用吧,等我以后赚了灵魂再还你。”

    “凑合?什么叫凑合?道爷我像是能凑合的人吗?”青枫顿时不干了,吹胡子瞪眼道:“少给道爷开空头支票,赶紧赔道爷一把崭新的飞剑!”

    “你……”徐安无语,想起了他刚才使诈一事,顿时哼了一声,不满道:“那你刚才使诈偷袭一事又怎么说?说好了光明正大出招,可你都干了些什么?符合你修道人的身份吗?”

    “道爷那叫计谋!岂是你这黄口小二能明白的?”青枫一脸鄙视,又接着道:“别的不说了,赶紧陪我飞剑,要不两千点黑色灵魂也成!”

    观众们被这活宝道士弄得哭笑不得,这好好的一场比试,怎么就成了索赔案了呢?“好了青枫,我替徐安赔你如何?现在可不是嬉闹的时候。”王钧开口说道。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