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48.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最后一战

第一百五十七章 最后一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谁嬉闹了?那把火虹剑可是我炼了三年半的宝贝!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祭炼……我付出了多少心血你们明白吗!”青枫急眼了,反问道。

    王钧沉默,若他说的是真的,那把飞剑就太珍贵了,换成自己也不会这么轻易罢休吧?

    这事情真有点棘手。

    “道长,我现在确实赔不起你的飞剑。”徐安想了想,对他说道:“这样吧……等我以后猎杀到足够的灵魂再赔你一把更高级的飞剑。”

    虽然有点冤,但他不想再继续纠缠了,虽然飞剑是武器中最贵的一类,但等自己真正达到七级……区区一把七级飞剑会放在眼里吗?

    “我那柄飞剑等级高达六级,更高级的?你赔得起吗?”青枫哼哼道。

    他的一身实力有大半都在那把飞剑上面,自然耿耿于怀。

    “相信以我的潜力……达到七级应该不成问题吧?”徐安皱眉道。

    他的话外意思是,一个七级强者还拿不出一件七级的武器吗?

    王钧也适时说道:“等会我先买一把五级飞剑给你用着,既然徐安承诺要赔你七级飞剑,自然不会亏了你的,这件事就这样吧。”

    “罢了罢了,希望你能记住自己的承诺!”青枫无奈摇头,深深看了徐安一眼,走向暗绰一行人的所在。

    “真是头疼……”徐安郁闷的拍了拍额头,本就穷得一白二净,现在又背上两笔沉重的债务,真是雪上加霜。

    这个时候,最后那名一直沉默的黑衣少年终于走上前来,默默看着他。

    “我已经等你很久了,徐安。”

    “你是?”

    “你应该有印象,刚才要不是麻酒率先站出来,这场比试早就已经结束了。”

    徐安一惊,这位少年就是之前发出那股可怕气势的人?

    他真的很年轻啊,看相貌甚至比十七岁的徐安还要小一些,这个年纪放到末日前估计才刚刚上高一吧?

    “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啊!不先介绍一下自己吗?”

    “葬刀,十五岁,五级巅峰进化者,加入‘进化者’正好十天。”少年淡淡说了句,简单介绍自己的情况。

    十五岁的五级巅峰?所有人都震惊了!这位少年比徐安更令人震撼!

    通过他的话语不难得知,这位少年是在末日以后才开始修炼的……短短半个月就达到五级巅峰?这简直就是天才中的妖孽!

    徐安也被吓住了,心里不禁感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家伙太厉害了!

    葬刀身上没有任何护甲,上身穿着一件普通的黑色衬衣,下面是黑色牛仔裤,脚上则是一双黑色帆布鞋。他身材修长,相貌清秀俊朗,眉毛锐利如两柄利剑,眼神坚定不移,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片薄薄的嘴唇,一看就是意志坚定、始终坚持自己原则的那种人。

    他有一种孤独颓废的特殊气质,仿佛离群的独狼,只想沉溺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不愿与外界交流。

    这样一位兼具气质与实力的小帅哥,自然是让观众里的女性眼神大放异彩,尖叫不已。

    “你的真名呢?不方便透露吗?”徐安问道。

    “过去的名字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只有葬刀。”葬刀摇了摇头,眼里溢满了痛苦与仇恨。

    想来,他也有自己的悲惨故事,在这末世之中,谁没点黑暗的经历呢?

    “那好!葬刀,我们开始吧!”徐安一直没有解除初级血脉变身的状态,血之力在不断消耗着,不能耽搁。

    葬刀点头,取出了一柄细长的黑色苗刀。

    关于他的一切都是黑色的。

    “唰!”

    葬刀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漆黑的魅影划向徐安。

    徐安早已换上金刚爪套,见状也本能地冲上去,与他在半空对拼了一记。

    “叮!”

    徐安浑身竟燃起了熊熊的黑色火焰,他脸色大变,一击之后立刻退向一旁。

    这种火焰没有丝毫灼热,但却拥有更加可怕的效果……

    他眉心的血脉印记竟似被抹去一般,只留下淡淡的白痕,体外的血之力也消失不见,眼睛变得浑浊不堪,更是失去了操纵冰元素的力量!

    感受着体内无尽的虚弱,他像是陷入泥潭的生物,一心里充斥着无边的恐惧。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徐安捂住剧痛的头颅,一边剧烈喘息一边问道。

    “任何血脉的力量在我面前都会失去作用,这就是你作为‘进化者’时的真正力量。”葬刀平静说道。

    “屏蔽血脉?真是可怕的能力……”徐安强行忍受着提前发作的副作用,苦笑道。

    “我的能力可以让你清醒的认识到……我们进化者是在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在与你战斗。”葬刀静静看着徐安,摇头道:“虽然你打败了那么多进化者,但我依旧没觉得你有多强。”

    “因为,失去血脉力量的你……根本就不堪一击!”

    “如果我愿意,甚至可以让你的血脉永久消失,把你打回原形!”

    葬刀的能力还是第一次显露,无论是对于继承者亦或是进化者,这无疑都是一枚重磅核弹!

    克星!葬刀绝对是所有继承者的克星!

    尤其是对于那些完全依赖血脉的继承者来说,一旦遇上葬刀,他们会被完全打回原形!重新变成末日以前那个碌碌无为的凡人!

    “葬刀?你藏得也太深了……”王钧苦笑,自己组织里有这么厉害的人物他居然完全不了解!

    不了解他的实力,不了解他的能力,如果他不亲口说出来……以这个人的孤僻,估计谁也无法得知!

    最离谱的地方在于,王钧自己就是葬刀加入组织时的考官!

    “当初他可只有四级实力啊……这才十天时间,竟然都快达到六级了?”王钧简直无法想象,修炼是越到后面越困难,这家伙怎么会一帆风顺呢?

    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个人才留住!而且以他克制继承者的特殊能力……如果品行方面没什么问题的话,绝对当做组织未来的接班人来培养!

    “战斗还要继续吗?”葬刀问徐安。

    徐安沉默了。

    自己最强的地方就在于血脉力量,血脉可以让自己的眼睛锐利、思维敏捷、体质更强大、操纵冰元素……失去这一切,他的战力锐减可不止五成!这一战还怎么打?

    但是……

    “继续战斗吧……虽然失去了血脉力量,但我并非只有血脉!”徐安眼神坚定。

    以他的风格,就算明白很难战胜对方,也绝不会认输!哪怕是败,也要败得轰轰烈烈!

    更何况,自己也不一定会败!

    “哦?真是顽强的对手……”葬刀有些意外,看向徐安的眼神变了一些,不过依然说道:“但是,你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因为你是继承者!”

    黑炎一直在燃烧,它就像是一团挥之不去的诅咒,令人心生绝望。

    “废话不必多说,不尽力去拼一次,怎么能知道结果?”徐安猛地一捏拳头,弹出八根利爪,眼神也变得一片冰冷。

    现在,基因锁已经成了他最强的状态,不仅可以弥补一些眼睛上的弱势,还能压制下脑海中传来的阵阵剧痛。

    “好!我成全你!”葬刀冰冷说道。

    两人再次冲向对方,各自举着不同的武器,短兵相交。

    “叮!”“叮!”“叮叮叮叮……”

    两人不断变幻着位置,速度都是极快,手中兵器一次又一次对击着,发出了密集的对拼声。

    苗刀化成幻影,以各种刁钻毒辣的姿势劈向徐安,徐安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抵挡,尽管显得有些勉强。

    他偶尔会被刺中划伤,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鲜血淋漓,很是惨烈。

    “吱……”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原来,徐安竟以被刺中一刀为代价,找准机会以两爪套住了葬刀的苗刀!或许是缺少经验的原因,葬刀的刀法空有一副架子,却没有那种生死搏杀所需的狠劲,经常被徐安反制抓伤。想想也对,他的搏杀经验几乎全在末日最初那几天,特别是那场怪物大战,但是那时杀的大都是四脚立地魔兽,而非人类。自从k市解放以后他就一直潜心修炼,没了经历生死的机会,加上性格孤僻,也从未与人对决。

    而徐安却不同,他经历了太多危险,敌人从魔兽到人类都有,他的每一招都狠辣果决、毫不拖泥带水,再加上如今血脉被压制,更是拥有一种破釜沉舟的惨烈气势,越战越勇。

    两人紧贴在一起,相互较劲。

    虽然失去血脉之力,但徐安身体强度却不会变低,他以绝对的力量压住葬刀,随后猛地抬腿一脚踢向他下腹。

    “哼!”

    葬刀闷哼一声,腹部挨了他狠狠一脚,内脏几乎当场破碎,面部一阵扭曲。

    “砰!砰!砰……”徐安并非就此罢休,转而一下又一下用膝盖猛顶他的腹部。

    他也不甘示弱,抽出左手一拳打向徐安下巴。

    但是,这样一来,原本两手支撑的苗刀顿时变成一手独握,力量完全被徐安压倒,被他双手一绞,苗刀脱手而出,飞向一旁。

    徐安立刻趁机发动攻击,一手撩向他脖颈,另一只手则猛刺他的胸口。

    “回来!”葬刀大喝,飞出去苗刀又打着旋回来。

    “撕!”“噗!”

    徐安被苗刀刺进胸口,贯体而出,鲜血长流。而葬刀也好不到哪去,尽管避过了撩向脖颈那一击,却被他变刺为抓,在胸腹间斜着拉出了四条可怕的痕迹,透过爪痕甚至可以看见里面的青绿的内脏,恐怖非常。

    这已经不叫伤痕了,这叫开膛!

    应该是某根重要的血管被拦腰折断,葬刀的鲜血像是不要钱一般,顺着他伤口的下部狂涌而出,哗啦哗啦地流,地面被染红了一大片。

    血流如注,这是真正的血流如注!

    两人的战斗之惨烈,简直令人作呕,不忍直视。

    徐安无力地抓住胸口的利刃,而葬刀则双手紧紧捂住腹部的创口,他们互相紧盯着对方,都说不出话来。

    不过通过眼神可以知道,他们是在等着对手先行倒下。

    观众们也都屏住呼吸,紧张地观众着场上局势。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徐安必输,谁知他竟能在失去血脉力量的情况下与葬刀战成如此局面,让胜负再次产生悬念,真是令人畏惧的强悍。

    徐安的四肢越来越无力,而葬刀的眼神也逐渐涣散开来……

    “砰!”

    两人像是约好一般,竟然同时倒在地上,一个后仰,一个趴下。

    观众们都傻眼了,这算是什么情况?

    平局?

    “我宣布,他们两人战成平局!这场选拔大会结束!”王钧快速宣布完便快步走向两人,以他们的惨烈状况,若不及时接受治疗,搞不好还真有可能会死。

    这两人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妖孽,损失任何一个都是暴风城无法接受的损失,由不得他不紧张!

    “徐安!”顾灵哭着跑向徐安,被他的伤势吓得不轻。

    “小安子你一定要挺住啊!”庄金辉也紧张地奔向自己兄弟。

    一时间人群涌动,纷纷围向中心的两位战士。

    “都围上来干什么?全给我让开!有治疗能力的人过来!”王钧在中间怒吼,让场面平静下来。

    “我这里有会治疗的人,大家让一让!”零拉着洛丽雅,使劲往中间挤。

    洛丽雅虽然是精灵射手而非精灵法师,但她也或多或少会一些治疗魔法,毕竟是森林精灵族群的一员,生命系可是她的本命属性。

    随着洛丽雅的治疗,两人的伤势渐渐稳定,随后王钧又亲自帮他们兑换了全身修复,让人将他们送去休息……

    当徐安醒来之时,时间已经到了傍晚。

    他正躺在一个简洁的房间之中,应该还没有离开军营。

    “徐安!你终于醒了!”床尾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非常的清脆动听。

    徐安挣扎着坐起身来,全身上下无一不痛,就连骨头也都是隐隐作痛,让他微微皱眉。

    所幸,被黑炎屏蔽的血脉之力已经回来了,习惯了眼睛的锐利,之前的模糊让他很不适应。

    揉了揉眼睛,徐安转头看向旁边站着的人。

    是顾灵。

    她一直在房间里守候着自己么?这也太“热情”了点吧……自己以前与她的关系,真的只是同学而已嘛?

    (到底还要不要恢复记忆呢?)看了眼娇俏的顾灵,又想到正在接受传承的张雪婷,徐安头疼地摇了摇头。

    他怕自己一旦恢复记忆……会想起什么让自己难以自处的经历来,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这两个女孩。

    “算了,逃避不该是男人做事的方式,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索性揭开真相,去勇敢面对吧!至少……自己与婷婷还没有真正确立关系,一切都还来得及!”徐安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

    “只是希望到时候你们两个见面之后不要打起来……大不了,我继续孤身一人好了。”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你在说什么呀?”顾灵好奇地问道,说着递过来一个苹果:“吃个苹果吧?”

    “呃,没,没什么……谢谢了。”徐安干咳一声,接过苹果咬了一口。

    苹果上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香气,那是从女孩白皙纤细的玉手上残留下来的,令人心猿意马,遐想连篇。

    徐安甩了甩脑袋,为了转移注意力,问道:“对了,葬刀怎么样了?他没挂掉吧?”

    “他没事……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他?”顾灵嗔怪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经过那么久的高强度战斗,又受了各种不同的内外伤,我担心你的身体会垮掉。”

    徐安仔细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确实有很多遗留的问题,不过都不算严重,血之力配合青果,经过一晚的修炼应该就能完全恢复。

    “我的情况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不用太担心我,死过一次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挂掉?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这点小伤小痛,要不了多久就能自动恢复啦!”他开玩笑道。

    见顾灵还是一脸担忧,被关心的徐安有些尴尬,他只好转移话题,问道:“王叔叔呢?我的那些队员呢?你知道他们的下落吗?我可不想当光杆司令。”

    “我不太清楚……要不我帮你去找找?”顾灵摇了摇头,询问道。

    “嗯,那就麻烦你了,去吧去吧!”徐安大喜,假装客气道。

    其实他巴不得顾灵快点离开,毕竟自己一个大男人,与一个美丽的女孩共处一室,而且对方还对自己有一点小暧昧……实在太尴尬了!

    可是,老天却像是故意要和他作对一般。

    王钧的笑声出现在门外:“听说小安子醒来,我马上就赶过来了,没有打扰到两位吧?”

    徐安心里暗骂,嘴上却笑道:“没有没有,多谢王叔厚爱,为我破费灵魂治疗,我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下一秒,王钧就带着一帮子人推门而入,挤满了小小的病房。有庄金辉、零、洛丽雅、徐安的母亲、哥哥,就连小秋怡也来了,大家关切的目光让徐安心里一阵感动。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