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52.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伤亡与收获

第一百六十一章 伤亡与收获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血雾的范围并不算太大,仅有十来米的一团,众人很快就将其围了个水泄不通。

    零浑身冒着熊熊烈焰,一振火焰翅膀飞到半空,厉声喝道:“谁在里面?”

    没人回答,血雾中只是传来一阵打斗的异响。

    “邱铭,里面什么情况?”零阴沉着脸,转而问下方的邱铭。

    邱铭作为辅助类队员,此刻正站在包围圈外围,他闻言一点头,闭上了眼睛。

    “有四个人在里面……其中三个没有体温,在围攻中间那个!”

    “对体温有感应的,随我杀进去!”徐安下令。

    “等等!”腼腆状态下的南宫琳突然鼓起勇气开口:“我试试能不能驱散血雾……”

    徐安当即点头,催促道:“抓紧时间!”

    南宫琳翻开手中的大书,将白嫩嫩的手掌按了上去,只见她微微一怔,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之色,喝道:“徐安,所有血雾都将进入你的身体,被你吸收,给予你邪恶的力量!”

    言灵术并非无的放矢,而是通过一种冥冥中的感应找到达成自己目的最适合的方式,然后再以一种谁都无法理解的方式加以推手,最终达成话语里的内容。

    徐安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就绿了,还没等他发出抗议,那一大团血雾顿时像是闻到腥味的蚊群,呼的一下冲向他,将他包了个严严实实。

    徐安只感觉自己被一团腥臭恶心的污血包围,全身皮肤都传来黏糊糊的感觉,就连新买的幽云道服也挡不住。他刚刚张口想说话,体外那些躁动的血雾立刻就找到了发泄点,纷纷涌进他嘴里,咕嘟咕嘟地往里钻。

    要知道徐安可是有轻微洁癖,如今却被一滩恶心的死人污血灌进嘴里,不禁胃里一阵翻腾,当场就吐出了早上吃进去的肉包,哇哇几下喷了一地。

    并非没有好处,这些污浊的血雾一进入他身体,就被他强横的血脉之力给分解转化开来,污浊的部分被集中凝聚成一团,而里面的精华则被吸收到血管里,化作奔腾汹涌的新鲜力量,让他的血之力增加不少。

    “呕!呃!”

    到最后,徐安胃里的食物已经吐空,只能发出一阵空空的干呕。

    他抬头看向战场,发现战斗都已经结束……队员们都围在一处,有几人正用一种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

    (糗大了,一个会呕吐的队长?这丫头真是让我威严扫地!)徐安感到脸上发烧,怒气冲冲地瞪了南宫琳一眼,却换来女孩一个耀武扬威的白眼。

    没有计较,他径直走进队员们围着的地方,扒开几人挤进去。

    里面有一个脸色苍白的人,以及三具尸体。

    不,应该是四具尸体,有一具已经血肉模糊,碎肉炸了一地。

    受害者是一名四级继承者,名叫吴启,看起来年纪轻轻的样子,估计还不到二十岁。此刻他正紧紧捂着脖子,坐在地上瑟瑟发抖,鲜血顺着指缝涌下,染得一身都是。

    队伍中的生命系继承者刘铭正在帮他治疗,但无论他怎么努力,吴启脖子上的伤口都无法愈合,鲜血像自来水一样留着。

    刘铭急得满头冒汗,求助似地看向两位队长。

    大家都露出了不忍的表情,感觉这个小伙子活不成了。

    “求求你们……救救我……我的头好晕,血快要流干了……”吴启的声音在不断颤抖,让周围人的心脏也跟着抖动。

    “南宫琳,你能救他吗?”徐安看向捉弄自己的女孩。

    “我试试……”南宫琳按着书,闭目沉思了一会儿,顺着冥冥中的感应说道:“徐安将使用一样宝物延续吴启的生命!”

    徐安一怔,没想到是这个结果,所有人都看向他。

    他想了想,一拍脑袋,取出了青果。

    一阵浓郁到醉人的香气立刻飘散开来,光是闻着就让人精神一振,而吴启的伤口竟然神奇地止住了血。

    见他状况稳定下来,徐安连忙问道:“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几具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吴启猛地咳嗽几下,艰难吐出卡在喉咙的一口血痰,声音清晰洪亮了许多:“刚才,我和好兄弟衡文来这边抽烟,看到一具尸体微微动了一下,于是我们就过来查看。我开玩笑把烟头弹到尸体脸上,谁知那具尸体竟然开始慢慢膨胀,然后衡文踢了一脚……它就爆炸了!”

    “那尸体一炸,就冒出了一股红色的雾气,然后周围就窜过来几道黑影扑向我俩。衡文一开始就被炸成重伤,又被血雾模糊了视线,没几秒就被那几个僵尸给撕成了碎片,太惨了!”吴启面带悲色,又解释道:“而我的能力是次声波加格斗,所以才能在血雾中坚持这么久……但是我双拳难敌四手,在战斗中猝不及防被一只僵尸在脖子上咬了一口,这才搞成如今这副摸样。”

    “爆炸?”“僵尸?”

    众人一惊,不由自主地看向周围,四周几百具尸体让大家头皮发麻……要是这么多全变成僵尸,或者直接爆炸……那会有多恐怖?

    “吴启……是因为你的烟头才让尸体膨胀的是吗?”顾灵突然问道。

    “没错。”吴启点头。

    “该死!”零脸色大变,他刚才使用过火焰!

    徐安也是脸色一变,他发现周围十几具尸体都出现了膨胀的迹象!

    不好!

    “快撤!”徐安厉声大喝。

    众人立刻惊恐地向四周散去。

    然而,他们察觉的有点太晚了,此刻已经来不及了……

    “轰!”“轰!”“轰!”……

    四周响起连绵不绝的剧烈爆炸声,震动大地。

    一股股邪异的血雾随着爆炸涌现,掩盖住了整个广场,甚至将雕像所在地都遮蔽了一部分。

    血雾中的尸体受到刺激,纷纷睁开白惨惨的眼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随即化作一道道难以捉摸的黑影,袭向被炸懵的戮血战队成员。

    “该死,我的腿!”“啊!我的手被咬了!”“滚开!”“杀杀杀!”

    大多数人都被血雾蒙了眼,只看到周围红惨惨一片,分不清东南西北,再加上都在爆炸中受了大大小小的伤势,复活的尸体们刚刚发动攻击就使得不少人遭到重创,甚至有人直接就在懵懂中被围攻撕成了碎片,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化为血肉四处飞溅。

    队伍的伤亡让徐安脸色分外难看,他可以用窥天术看到周围的能量,因此不会像其他人一样两眼一抹黑,只能胡乱攻击。

    这些尸体的攻击力并没有多强,大部分都在二、三级的层次,最强的三只也不过是三级巅峰,唯一的长处就是防御比较高,身体如同精钢铸成,坚不可摧。就算如此,它们论综合实力也根本比不上戮血战队任何一个队员,要换做平时,队员们随便一个人站出来都能轻松屠戮成片的僵尸。

    但是,僵尸们占据了天时地利,它们在最佳的时机、最佳的地点发动了最猛烈的突袭,队员们在双目不能视物、伤口被血雾侵蚀的状态下,只能胡乱向四周攻击,或是使出四级的护罩被动挨打,尤其是那些不善防御的辅助类能力者,在众多僵尸围攻下摇摇欲坠,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对不住了徐安……”

    混乱中,南宫琳突然大喝:“徐安,所有血雾都将进入你的身体,被你吸收,给予你邪恶的力量,杀光所有血傀!”

    她话音刚落,广场上驱之不散的浓重血雾就猛地涌动起来,疯狂地冲向广场一角。

    徐安正在用金刚爪套疯狂地收割着周围的尸怪,每次寒光闪过都会带走一颗干瘪的头颅,身上挂满了一条条干枯的血肉,眼里充斥着疯狂与暴虐。

    他恨啊,血魔在这个小镇停留了这么久,自己早该想到血魔会留下后手,应该将这些尸体集中销毁的!

    听到南宫琳的话语,徐安焦躁自责的心情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点,他极为配合地将嘴张开,强忍着滑腻腥臭的血雾涌入自己的喉咙,甚至还在拼命地吸气,不顾一切地将血雾吞进身体里。

    “来!全都给老子进来!”徐安怒吼,疯狂运转血之力,主动炼化着体内海量的血雾。

    渐渐地,广场上的血雾越来越淡,最终消失不见。

    眼前的景象让徐安送了一口气,他的队员们无愧于精锐,虽然大多受伤挂彩,但都坚强地撑了过来,仅仅是被炸得最严重的两三人在围攻下壮烈牺牲。

    吸收了血雾的徐安于血傀们眼里就像是一盏明亮的灯塔,放射着无尽的光和热,散发着致命的诱惑,仿佛只要吃了他就能让自己立刻实力暴涨,成为那威能无边的尸王。

    看着如潮水般涌来的血傀,徐安冷冷一笑,双拳紧握,弹出了八根锋利的钢爪。

    不怕你们围攻,就怕你们不来!

    “唰!”“咔嚓!”“噗!”

    徐安身影闪烁,瞬间撕碎三只血傀的头颅,腥臭白惨的脑浆子和着一些残存的尸血喷了他一身。

    他怒吼道:“兄弟们,血雾褪去,现在也该是我们复仇的时刻了!杀!”

    “杀!”队员们红着眼大喝,回应自己的队长。

    刚才只能挨打而无法还手的感觉实在太过憋屈了,每个人肚子里都憋着一团汹涌的怒火,几乎令人胸膛炸裂,只有血腥的杀戮才能将之释放出来!

    无论男女、无论能力,每个人都亮出了自己的兵器,就算是那些辅助类队员也全都举起手中的屠刀,冰冷地杀向周围的血傀。

    身在末世且达到中级实力,谁还没有点攻击手段?就算是幻术类的四级强者,其物理攻击力也远不是低级怪物能比的!

    在暴怒的戮血小队反攻之下,失去了血雾掩护的血傀们根本就不堪一击,像割麦子一般成片成片的倒下,尤其是被尸潮包围的徐安,体内狂暴的血之力使得他彻底化身为一具杀戮机器,他暴虐地在尸海中翻腾,往往随便一击就能干掉好几个。

    战斗一直在持续,大约十分钟之后,广场上没有一具血傀还能站立,地上铺满了厚厚一层肉泥,到处都是碎肉骨渣,每个人身上都挂满了恶臭的红白物质,这些尸体组织与自己的汗水鲜血混在一起,黏糊糊的分外恶心。

    “呼……呼……战斗结束了……”徐安喘着粗气,连续十多分钟的高强度战斗把他累得不轻。

    此刻的他全身黑气缭绕,血气蒸腾,带着滔天戾气孤立在尸山血海之中,一双血目中的暴虐与血腥完全尚未散去,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鬼神,可怖可畏。

    这场战斗并非只有坏处,其实杀这些血傀也能获得黑色灵魂,大家都收获了不少黑色灵魂,平均下来一人能有四百多点!

    而被血傀围攻的徐安更是收获丰富,要知道他可是一共杀了六七十只血傀,灵魂涨了将近三千点!

    遗憾的是,这些血傀不是自然降临的怪物,所以也不可能蕴含强化之力了。

    战斗结束,徐安拿出事先买好的治疗药物,让大家疗伤。

    此战很是惨烈,全员四十一人,再加上葬刀就是四十二人,包括最开始的衡文,死亡的一共有四人,其余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其中有七八人伤得较重,两人重伤垂死。

    对于那些伤得较重的人,徐安很大方地拿出自己的青果,利用这枚神药散发的药香为他们稳定伤势,又让哥哥动用公款为他们购买了全身修复。

    首战便死了四位兄弟,大家的情绪都显得有些低沉,每个人都默默疗伤,一言不发,场中气氛有些沉重。

    “四位弟兄不会白死,他们是为了暴风城而死,他们死得光荣,是烈士、是英雄!等这次任务结束后,我会为他们复活!”徐安打沉默,承诺道:“在场的每一个人,如果你们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不幸战死,我也会一一记下,到时候统一复活!”

    有了队长的承诺,大家的情绪好了不少。

    徐安并非无的放矢,因为他看到死去队员的灵魂化为一道白光进入他们的灵魂商店,并没有消失。

    他将死者的灵魂商店全都收到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只要灵魂还在,到时候就可以回城复活。

    至于复活所需的巨额灵魂……这个只能到时候再说了。

    想到自己答应王钧要将他们完好无损的带回暴风城,徐安就感到一阵羞愧,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

    这个队长不好当啊!

    (如果王钧不同意复活他们……那么就由我来承担起这个责任吧!)徐安打定注意,

    毕竟,这些人都是他的队员,他有责任和义务保证他们的安全,帮战死的人员复活。

    “徐安,你之前的推测有误,这些死者的灵魂并没有被血魔吸走……而是转化为黑色灵魂了!”徐平扫了眼地上的尸体残骸,看向弟弟。

    “我知道……但是这又有什么区别?”徐安苦笑,“黑色灵魂是无法被复活的,和堕落者一个待遇。”

    “唉!”徐平叹了口气。

    首次战斗就减员百分之十,以后直面血魔又会多么的惨烈?他有些不寒而栗。

    “好了,不说这些令人沮丧的事了,我们来说说轻松一点的话题……”徐安突然笑道。

    “现在还有轻松的话题么?”顾灵不解,她脸色苍白,充满了疲惫。

    刚才的战斗她尽心尽力,使出了最强手段战魂来对敌,但是效果很不好,战魂本就是死灵系的能力,对付这些尸体事倍功半,而且自身的火焰还会使它们自爆,得不偿失。

    “怎么没有轻松的话题?难道收获黑色灵魂不能让大家心情好上一些么?”徐安反问。

    “你的意思是……那些尸体?”坐在地上的庄金辉猛地站起身来,惊喜地叫道。

    “没错!广场上的尸体虽多,却也只有这里总量的一小半,我们还有大把的灵魂可拿!”徐安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黑色灵魂,末日里的硬通货,刚才收获的几百点灵魂虽然不少,但对于中级灵魂猎者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

    但是,这个数量要是再乘以三倍、四倍,那意义就截然不同了!

    上千点的黑色灵魂,足以称之为一笔小巨款!

    “哈哈!估计血魔就是死也想不到,他留下的杀招会成为我们增加实力的宝库!”零明白过来后立刻大笑,鼓舞道:“好了,大家都别死眉塌眼的了,伤好的差不多的都起来,现在是咱们化身死神收割灵魂的时间!”

    众人闻言立刻精神一振,伤得较轻的都一骨碌爬了起来,眼里闪烁着饥渴的光芒,甚至一些重伤者也挣扎着想要参加这场盛宴,不忍错过收获灵魂的大好机会,弄得两位队长哭笑不得。

    “都别激动,现在我们有了准备,自然不会像刚才那样混乱地打打杀杀,这样对于辅助类和重伤的队员很不公平。”徐安顿了顿,笑道:“我们这次采取公平分配的方法,战斗力强的去杀血傀,完事后在均给大家,你们看如何?”

    “好!”队员们一致赞同。不患贫,只患不均,徐安这样做自然有他的考虑。他不想为了一些灵魂而让大家在内部闹矛盾,少数人的强大并不能说明什么,只有让大家都强大起来,才能让整支队伍发展壮大,接下来的f市大战也更有把握。要知道,血魔已经在f市停留了超过三个小时,他们很可能会面临整整一城的吸血鬼或是血傀!光是想想那种尸山尸海的景象都可以令人不寒而栗,心中泛起绝望,到时候的战争会有多么可怕?相信至少比现在艰苦十倍!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