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65.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离魂勾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离魂勾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顾灵……我真的……哎!我只能说声对不起!”徐安心头焦急,口头上却只能苦笑。

    他不能拿出青果,这东西一旦暴露就真的没有一丝希望了,他之所以一直支支吾吾不愿多讲,是因为脑海中的杀招酝酿到关键时刻,必须集中精神……

    “真是无聊……我还以为能见识一下传说中人类可歌可泣的爱情呢……没想到我弟弟竟是薄情寡义之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么?哦,我忘了,你已经没有心了,你的美味的心脏在哥哥肚子里……真是可怜!”血魔瞥了眼徐安胸口的窟窿,戏谑地笑道。

    徐安内心更显焦急,他看到了“徐平”脸上闪过的一丝不耐烦,可是他的杀招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成型……怎么办?

    时间!需要时间啊!

    顾灵失神地看了徐安一眼,紧握着自己喜欢却不喜欢自己的男孩的手,樱唇微启,竟在这特殊的情况下兀自唱起了一首歌曲……

    “……无聊的下雨天,今天挫败的心情更加明显……怎么会?温柔体贴换来绝望的体验……化成烟,模糊我的视线……失去爱,生命最痛的那天……无法分辨,为何无法永远……万般可怜,只因一厢情愿……呵呵,一厢情愿……一厢情愿!”她惨笑着,流着泪,咳着血,断断续续地唱着。

    没有乐器的伴奏,只有轰轰的雷声与淅沥的雨声,没有专业的听众,只有面临绝境、动弹不得的戮血队员,还有一个掌控一切的千年老魔,就这样为她伴奏,听她唱着。

    一首仅是略带忧郁的歌曲《弱水三千》,此时此刻从她口中唱出来却显得无比的凄婉哀怨,令人心碎,想陪着她大声哭泣。

    良久,大家才在无比的压抑中听完这首歌,每个人不知不觉都是泪流满面,包括徐安,甚至就连被血魔控制的徐平也一样。

    “奇怪……我怎么会哭出来呢?身为血族的我,应该不可能会哭才对啊……难道真是被这个小丫头感动了?”徐平轻轻捻起一滴晶莹的泪珠,拿到眼前仔细观看,又好奇地放到嘴里仔细尝了尝,是咸的……

    “徐安……你这个傻蛋!”顾灵的声音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她虚弱抽泣着,轻轻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抱怨道:“人家全情投入,弄得要死要活的,为你争取了这么多时间……你也该动手了吧?我实在演不下去了……”

    “呃?好!”徐安意外她竟是一直在暗中帮自己的忙,下意识地应了声。

    众人都被顾灵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震惊了,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演戏?那也太逼真了吧?怎么看都不像啊!

    徐平脸色一变,正要有所行动,却见徐安之前压制下去的双眼再次变得一片漆黑,里面有一根更加黝黑的锁链在卷动。

    “血魔受死!”徐安开启了基因锁,黑色的眸子泛着幽深的冰冷,一声爆喝祭出了刚刚才观想完成的神念兵器。

    一条带着淡金色尾钩的黑色锁链从他眼里爆射而出,直直插进徐平胸口,将他牢牢锁住。

    这件神念兵器与之前的那些完全不一样,它是在觉醒黑暗之魂的情况下观想而成的,自然也带有一些黑魂的特性,在这个灵魂系血脉的加持下被徐安凝练那么久,其威力简直耸人听闻。

    “啊!这是什么?灵魂攻击?”徐平发出了惊天的哀嚎,拼命地挣扎着,狂暴地扭动着身躯,他疯狂的举动让四周泥水四溅。

    “离魂钩索,勾魂夺魄!”

    徐安大喝间猛地侧头一甩,眼中的锁链自然也随之一甩,从徐平体内勾出了半个虚影,看那虚影尖嘴獠牙,一副恶鬼般的狰狞摸样,不是血魔又是谁?

    它的灵魂竟被徐安活生生地勾了出来,面目扭曲,凄厉惨叫。

    然而,血魔的灵魂只出来一般就牢牢卡住了,无论徐安怎么努力,都只能让它剧痛惨叫,而无法继续往外拉。

    “啊!该死的徐安,我要杀了你!”徐平状若疯狂,胡乱挥舞着拳脚猛冲上来,想直接从根本上下手,攻击身体虚弱的徐安。

    “徐安!”顾灵吓了一跳,明明重伤垂死却又不知从哪来的气力,竟一跃而起扑在徐平身后,死死抱住了他的脚后跟,冲徐安大叫道:“快啊!快把它彻底拉出来,杀掉它!”

    徐平猛地往后用力蹬了几脚,将一个如花少女像破沙袋一般踢来甩去,几乎昏厥脱手。

    突然,徐平眼里闪过一丝异状,身体静止下来。

    原来是因为血魔的灵魂被拽出,导致徐平本身的灵魂又再次掌控了身体。

    徐平迷茫地四下看了一眼,虽不知具体情况,却也猜中了五六分,立即鼓励道:“徐安加油,我们兄弟齐心,内外夹击,将血魔这老狗弄出来!”

    “好!”

    徐安果然感受到血魔的阻力减轻了许多,于是再次加大力度,与哥哥相互配合,将血魔的灵魂一点点拉出他的身体,这感觉……和生孩子有点像!只不过,生出来的,是个邪恶的魔胎!

    血魔的灵魂在空中扭动挣扎着,像条被人吊上岸的大鱼,又像个光溜溜的婴孩,但这世上又能从哪去找如此罪恶滔天的大鱼?又怎么会有如此狰狞丑陋的婴儿?

    “啊!徐安,我要你不得好死!我要杀光你所有的亲人朋友!”血魔大吼着发出苍白的威胁,它的身体被离魂勾索上的倒勾刺了个对穿,不断有黑气从伤口溢出来,那是它的灵魂本源。

    徐安一怒之下搅动离魂勾索,将这老怪弄得惨叫不已,随后又脱下灵魂商店,一把掷向血魔。

    灵魂商店是所有魂体的克星,在他想来,血魔的灵魂一定会被灵魂商店吸收进去,转化为大量的灵魂点数,就此消泯。

    与血魔的战斗已经纠缠太久,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不!这是什么鬼东西?”血魔畏惧地盯着向自己飞来的灵魂商店,似看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事物。

    灵魂商店刚一接触到血魔的魂体,它就发出了可怕的哀嚎,似经历了什么可怕的折磨,魂体瞬间消融了一大片,被灵魂商店所吞噬。

    但是,血魔的命数似并未走到尽头,它的命运注定要一波三折。

    灵魂商店刚刚发挥作用,才将血魔吞噬了一小半,就见徐平身上青光大盛,直接从胸口射出一道青红相交的光华,照在痛苦的血魔灵魂身上,不断修复着它的魂体,并将之往回拉去。

    徐安见状大惊,好不容易才将它拉出来,又怎么能容忍血魔回到哥哥身体里?

    他倾尽一切力量往回拉,但是他一个连心脏都没有的重伤者,又怎么能敌得过五万年的老药?

    不到两分钟,就让血魔给逃回哥哥身体里,而离魂勾索也被青光消融,老魔头彻底逍遥法外。

    灵魂商店失去目标,打了个旋,又飞回徐安手中。

    很快,徐平脸上再次挂起狰狞的笑容,明显又被血魔占据了主导。

    “可恨!可恨啊!”徐安捶胸顿足,仰天长啸。

    到最后,竟是自己的青果让自己功亏一篑!这样的结果令徐安难以接受。

    血魔这厮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难缠到了极点,数次九死一生却总是死而不僵,几乎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和徐安倒是有一拼!

    “自作孽不可活,我已经与你兄长合为一体,你根本奈何不了我!哈哈!我看你现在还有什么招式!”徐平张狂地大笑,那得意的笑声令所有人感到绝望。

    四周一阵沉默,大家都冷脸看着徐平,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有种闭目等死的悲哀。

    “没招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先从这外表冰冷脾气火爆的小妞开始吧,我想改改你的脾气,把你变成一位优雅的吸血鬼小姐。”徐平把目光移向银雪,伸出猩红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邪笑着向她走去。

    血魔生性记仇,之前被她所伤,此刻自然是要第一个拿她开刀。

    徐平一把提起银雪,不顾她微弱的挣扎,径直一口咬在她脖子上,开始大口吞食她体内的鲜血。

    “嗯?真是难得,竟是一位处子……处子之血可是世上最美味的食物之一,我很满意。”

    看着徐平一脸享受地吸她的血,所有人心头都泛起了一股兔死狐悲的感觉,现在是银雪,下一个会轮到谁?

    就在大家心生悲凉,在恐惧中等待审判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徐平突然一声惨叫,随即全身一阵痉挛,倒在地上死命抽搐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地在怒骂着什么,竟发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声音,相互对骂。

    “哥?”徐安听到了兄长熟悉的声音,震惊得不能自已。哥哥仅仅只有四级的实力啊!他怎么可以撼动这精神力强大的老魔,与它争抢身体的控制权?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