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85.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初遇蛊事

第一百九十四章 初遇蛊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但这可是末世,且又身在危机四伏的野外,这样静谧安详的气氛注定难以持久。dm不多时,就从山路一侧的草丛中跳出只巨型凶兽来,长吻、尖耳、短腿、硬尾,应该是末日前的宠物狗变异而成,一出现就直直扑向游山玩水的众人。

    阿别桑兀自看着四野的美景,连眼皮也没抬一下,队员们定睛一看,发现感应中这怪物实力高达四级,实在令人咋舌。

    不过这怪物虽是他们遇见的第一只四级怪物,却也没人把它当回事,毕竟他们连五级的吸血鬼都杀过,对付这样一只初入四级的怪物还不是砍瓜切菜?

    三下五除二,如今达到五级的顾灵,弹指打出一团冥炎,背后战魂挥舞着战刀,寒光掠影,不到五分钟就将这怪物烧成了灰烬,场面虽有些残忍,却无法让她脸色有一丝变化。

    经过这些天的磨砺,她已经彻底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女战士,在战斗中绝不会被无谓的怜悯与同情所左右。

    这只狗怪的出现仿佛就是某种不详的征兆,在接下来的路途中,他们一行不断遭遇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变异生物,其中最难缠的就是昆虫和鸟群了,它们数量众多,虽然单个实力卑微,但一窝蜂涌上来还是很难缠的。

    这些凶兽虽然无法对这支强大的队伍造成威胁,却似浪潮般一波接着一波地袭来,让队伍寸步难行,所有人都失去了游山玩水的兴致,不堪其扰。

    不过,有灵魂和免费的强化之力,这些凶兽大家都是抢着去杀,走一路丢下一路闪烁着白光的尸体,甚是壮观。

    就这样,队伍走走停停,大家一边轮流杀怪一边聊天,也算是有说有笑。

    走了半天,队伍行至一处山隘时,阿别桑突然一挥手,要求大家停下脚步。

    “阿别桑爷爷,这走得好好的,周围也没见什么房屋和人烟呀,怎么停下来了?”徐安不解地问他。

    阿别桑一脸严肃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象,顺口解释道:“是蛊!有人在这片地方布了蛊,我们已经中了圈套。”

    “蛊!”众人皆是大惊失色,警惕地看着四周,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条条诡异丑陋的虫子来。

    其实,对于蛊,这里所有人都是一片空白,虽然这一行中有大半都是苗族,但他们对于蛊所知的全都来源于传说和小说,连蛊是什么样的东西、有什么作用都不是很清楚。

    毕竟,他们自己也知道,小说里看来的知识多半不靠谱,若是真的套入现实,只能是给懂行的人徒增笑料罢了。

    其实,也不该怪他们无知,只是蛊苗太过神秘,往往藏在莽莽群山最险恶、最可怕的地方,几乎与世隔绝,普通人谁又能在大山中找到他们?

    一般来说,蛊苗都是傍着水源地生活,依着瘴气林养蛊。基本上,同时存在水源和瘴气的险恶之地,十有**会存在一支蛊苗。

    因为不同寨子所在地的环境差异极大,当地瘴气、毒虫、药材的品种不一,经过千百年的发展,不同寨子间的蛊也是大不相同,可以说各具特色。

    一些寨子擅长心蛊,利用蛊虫去迷惑其他人的心智,传说中大名鼎鼎的“情蛊”就是这一类,传说能令仰慕的人深爱自己,至死不渝。一些寨子则擅长尸蛊,极富盛名的湘西赶尸,其实就是湘西的蛊苗利用尸蛊驭使的,其他人看不懂,就以为尸体是在自己蹦跳。还有一些寨子,擅长于直接利用蛊虫攻击,直来直去,他们种的蛊往往金刚不坏,无坚不摧,其中最负盛名的,无疑就是“金蝉蛊”了。传说中,金蝉蛊为万蛊之王,一出世就必会引发一场灾难……因为,它不仅能学习敌人的招式,还可以每死一次就脱壳重生一次,越战越强,最终无人能敌!

    除了这几种,还有许许多多奇诡的蛊苗寨子,他们所养的蛊也是千奇百怪,令人难以想象。

    至于徐安他们要来寻的血蛊苗族,他们的蛊则是专门针对人畜的血液,能通过对血液的控制和改变来害人或救人。

    没错,救人!

    世人只知蛊可以伤人害人杀人,却不知蛊也可以拿来救人。

    就比如心蛊,在仁慈的养蛊人手中,就可以用来治疗心理创伤,帮助人们忘却烦恼、集中精神、放松压力、开发脑域等,大都市里的一些催眠师其实就是出世行走的蛊苗,他们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蛮荒落后。

    蛊,向来是神秘、阴险和恐怖的代名词,听阿别桑说自己一行中了,队员立刻紧张地集中在一起,打起十二分精神四下扫视寻找。

    不过,那传说中的蛊却迟迟没有出现,四周一片风平浪静,看不出有丝毫的危险。

    阿别桑将众人的表现看着眼里,摇了摇头,解释道:“你们这样看是看不出什么来的。我们苗人下蛊,经常是在其它人有防备的情况下动手,这隐匿的功夫是从小苦练,那些蛊隐蔽性很高,甚至放在你面前也不一定能能认得出来,防不胜防。”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长期绷紧神经,总会有疏忽的时候。”零看着阿别桑,相信他身为一名大巫,总会有办法应付。

    “嘿嘿,心理战术可是蛊苗最擅长的,毕竟很多情况下,他们也不好杀死无仇无怨的人,多是警告罢了。”阿别桑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一根小巧的竹筒,竹筒里装着一些灰黑色的粉末。

    他将粉末撒了一些到烟斗里,点上火深深一吸,然后冲着前方喷出一大口浓烟,几乎遮蔽视线。

    那些粉末也不知是什么药材研磨而成,端的神奇无比,竟让呛人的老绵烟散出一阵清凉浓郁的香气,令人精神一振。

    其他人不解,在这危险的情况下,这老人家怎么还有心思抽烟?

    “既然这蛊让人防不胜防,与他们生活在同一片地域,自然是需要一些显蛊化蛊的手段来防身,瞧着吧。”阿别桑大口大口地抽着旱烟,不断将清凉的烟气喷向四周,散布开来。

    众人仔细看着,很快,四周的杂草地里就摇摇晃晃地跳出几只红色小虫来,背后翅膀一振,嘶鸣着冲向他们。

    这些虫子约莫小指大小,通体血红,背上生着暗红色的诡异花纹,吻部挺着两只锋利的钳子,样子像极了没有触角的天牛,只不过更加狰狞可怕。它们发出的鸣叫尖锐刺耳,能使人神经紧张,产生极大的威胁感。

    队员们正准备发动反击,阿别桑却制止了他们:“这些蛊只是被我的烟气激怒了,你们千万别主动攻击,那会被这寨子视作宣战!”

    “不反击,难道要我们等死吗?”零脸色难看。

    “是啊!我们戮血战队怎么能让人骑到头上?杀!”金程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冰冷笑容,趁机起哄。

    这些蛊虫共有五只,其中一只直直飞向吴启,龇牙咧嘴地做出一副攻击姿态。

    吴启,本就是队伍中血毒最严重的人,他一直处于极端压抑的状态,此刻被那虫子一激,哪里还能继续压制心中的嗜血杀意?立刻就嘶吼着冲了上去。

    “啪!”一声爆响。

    吴启一巴掌拍下,与那红色虫子硬碰硬拼了一记,直打得它悲鸣着倒飞而去。

    与徐安相似,吴启的血脉也是血系,只不过他可没有逆天的血目,而是有一双神奇的血掌,凡是被这双血掌接触到的生物,体内血液都可以被他控制,从而产生逆流、引爆、凝固等种种可怕的效果,达到杀伤敌人的目的。

    在刚才那一瞬间的接触,他直接引爆了这蛊虫体内不多的血液,将它的内脏炸成一团浆糊,不死也残。

    见同伴被击败,剩下的四只蛊虫像是受惊的小鸟一般,纷纷尖叫着四散而去。

    队员们面面相觑,看来这传说中的蛊虫也不过如此嘛?正面交战,随手也就杀了。

    他们不明白,虽然吴启轻松就灭了一只蛊,但这并不代表蛊弱小。

    这些蛊被布在寨子外面,自然不是什么厉害的品种,只是作为警戒和放哨的低级散蛊而已,往上还有兵蛊、本命蛊、蛊王、蛊母等强大的类别。真要算等级的话,这些散蛊顶多也就二三级的程度,还远不如之前的那巨狗凶兽厉害。

    “造孽!造孽啊!”阿别桑见队伍中有人杀了一只蛊,面色立刻就黑了下来,转过头,不高兴地看着徐安,大声呵斥道:“老人家带你们来看病,你们居然杀人家的蛊?这不是在打我脸吗?”

    徐安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这事麻烦了……

    他狠狠瞪了肇事者吴启一眼,赔着笑对阿别桑说道:“您老先消消气!您看他不是中毒已深,有点不受控制嘛……”阿别桑没好气地扫了吴启一眼,见他印堂发黑,眼眶通红,满脸的暴虐之色,顿时明白徐安所言非虚,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一点。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