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291.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章 三件事

第二百章 三件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三个消息,每一个都令人吃惊,合到一起说出来,那就是震撼了。

    “为什么要送我血蛊王幼虫呢?我好像才弄死了你们一只血蛊王吧……再说,你送我我也不会养啊。”徐安实在无法被这个什么血蛊王幼虫勾起兴趣,他是有轻微洁癖的人,血蛊虽然长得不丑,但那也是虫啊!

    滑腻腻的虫子,在血管内游来游去,这感觉能好的了?而且听说养血蛊是要整天放在血管里的,一整天都不得安宁!

    血央婆婆和颜悦色地跟徐安说了一些关于养蛊的好处和常识,比如说血蛊可以加快他的血系能量的修炼,比如说可以增大他血系技能的威力,比如说血蛊也分很多种类,比如说以他的血液条件,每天挤一点喂养就好,不用整天养在身体里。最后,老婆婆又摸出一本手抄的《血蛊要录》送给他,要他拿去好好研究。

    一番教授,徐安终于是接受了血蛊这种东西,想到能增强血系技能的威力,他马上就想到了自己的血系神通——血目神光。

    血目神光本就是威力恐怖的必杀技,要是得到血蛊的加持会有多厉害?徐安都无法想象那会是多么恐怖的景象。唯一的缺点,这个神通的冷却时间有点长,以他现在的实力,使用一次需要五六天才能恢复过来。

    如果不是前天比试使用了血目神光,导致他昨天无法使用,血魔能否活到今天还是两说。

    至于血央婆婆为什么送他好处?

    “因为你是非常的稀少的血液系继承者,而且血脉的等级高,实力也算强大,养起血蛊来是事半功倍,比我们这些养了几十年蛊的人都要有优势得多。其实不止是你,你队伍中的吴启我也送了一条上好的幼蛊,以及一本养蛊的诀窍,希望你们不要随意泄露出去。我老婆子这辈子也没啥愿望,就是希望你能打造出一条传奇等级的血蛊王来,让我见识一下先祖们耍的蛊到底有多强!”血央婆婆解释道。

    徐安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看着她,他相信这老婆子应该还有别的附加条件,而且那才是重点,什么传奇蛊王,拿去骗骗三岁小孩还差不多。

    感受到徐安的眼光,血央婆婆老脸有些发烧,不过她可不会像年轻人那样,因为腼腆而错过一些东西。

    感觉徐安应该喜欢直来直去,她直接了当道:“其实吧,我送你这蛊王也不是没有私心,我的主要目的呢,是向你要一些血,毕竟你血液的效果你自己也清楚。”

    “多少?”徐安眉头微皱,直接问道。

    “每年一升你看怎样?”血蛊婆小心翼翼地问道。

    “噗……”徐安直接一口米酒喷了出来,没好气地看着她道:“你当我是造血机啊?你知不知道,我修炼的能量都储存在血液里,你这一放,我的实力最起码要下降一半!”

    其实他的说法也有些夸张了,不过谈判么,半真半假才是王道。

    血央婆婆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一般人的能量不都是炼化到经脉丹田里的么?

    不过联想到他是稀有的血液系继承者,这点倒也显得挺正常,只是……放四分之一的血就会损失一半的力量?这是什么道理?难道也是血液系继承者的特殊之处?

    可刚才问吴启的时候,那家伙怎么答应得那么爽快?

    “那……每年半升总可以吧?”血央婆婆取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仔细看着徐安的反应。

    徐安沉吟了一下,摇头道:“不应该是这样算的……我这个人呢,比较讨厌束缚,心情好的时候给一升也不是问题,心情不好的时候,一毫升也是没门的。所以,我如果心情好,会主动给你们半斤八两,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别来烦我。哦,对了,我放血的消耗是非常大的,所以每次你们都要提供足够的补品让我补回来。还有,昨天我的治疗被你们弄砸了,所以那个灵魂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怎么样?我说的这些有问题吗?”

    看心情?这岂不是要寄托于你的人品?人品好自然天天“心情好”,人品差的一直以“心情差”为由赖账又怎么办?

    血央婆婆满脑黑线,心想自己要是急着用血可你心情又不好的时候该怎么办?

    可是没办法,要害被人掐住,而且还是无可替代的血液,一番讨价还价无果之后,她只能极其无奈地被迫接受了徐安的霸王条款。

    憋屈啊!可又能怎么样?或许自己昨天的态度真的有问题吧……

    的确,徐安正是不喜欢这老婆子的强硬性格才会故意刁难,可如果不是有任吟这层关系,她可能连被刁难的机会都不存在。

    说完送蛊的事,徐安便问阿别桑为何要传任吟巫术。

    “实话跟你说,这是血云苗寨迁移的条件之一,我也不知这老婆子发的什么疯,还用半截血蛊术与我交换……任吟小姑娘啊,你说这老婆子会不会就是你失踪多年的亲奶奶?”阿别桑看了看血央婆婆,呵呵调侃道。

    “婆婆对我最好了,任吟一定铭记在心!”任吟一把扑进血央婆婆怀里,感动得眼眶微红。

    “呵呵,你是好孩子,婆婆当然要对你好了!其实呀,最主要还是你的血脉,灵魂系,很适合学习巫术!正好这老不死的巫师观念有所改变,我抓住机会就让你试着学学。虽然咱们俩才认识十来天,但婆婆可是把你当亲孙女看待的,不用跟我见外。”血央婆婆摸着任吟的脑袋,解释了一番。

    说了这两个问题,现在轮到第三个了。

    “阿别桑爷爷,你的寨子怎么会被攻打呢?哪个势力会去攻打你们一个与世无争的寨子呀?你们之间有什么冲突吗?”顾灵看着阿别桑,好奇地问道。

    阿别桑表面上看起来笑呵呵的,可实际上内心早已急得不行了,此刻听顾灵问起,他急忙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什么势力会有闲心来攻打我们寨子,未知,敌人的一切都是未知!我只知道敌人非常强大,不然他们也不会向我求援。”

    “所以,徐安我希望你可以带队随我一起去营救我的寨子,我们可以采取佣兵的制度,报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看着阿别桑那满脸的急切与渴望,徐安却沉默了,他不能贸然答应,他要为手下的几十条人命负责。

    徐安沉吟了一会儿,最终点头道:“这样吧,我先陪你去看看,如果敌人实力在我们的应付范围内,我就帮你,如果敌人实在太强,我也不能让我手下的弟兄送死不是?”

    “是是是!谢谢你徐安!真的非常感谢!”阿别桑激动地紧握住徐安的手,久久不愿松开。“不用客气……我今早不是答应你要去你的寨子做客么?”徐安呵呵笑道,随即面色一正:“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去你们高藤寨看看!”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