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314.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二十三章 噬元蚁血脉

第两百二十三章 噬元蚁血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什么?你们马上就要回小黄寺?”阿别桑惊愕地看着他,摇头道:“不行不行,这回你们帮了我这么大忙,我都还得好好招待你们,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我要复活我的兄弟。”徐安摇头。

    “你这个事情我也晓得……”阿别桑咂了口旱烟,想了想道:“可空空不是讲了嘛?他能保你兄弟一个月,也不着急这一时半刻吧?”

    徐安叹道:“大巫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我们这次出来有任务在身,一周内必须击杀血魔。现在血魔占据我哥的身体逍遥在外,它的实力也在快速恢复,我们真的耽搁不起啊!”

    “血魔?你不讲我还差点忘了这只魔鬼。”阿别桑细细思量了一番,道:“反正我这寨子也要搬去黄寺镇,那这样,等我们收拾完,大家一起走!等到了那边再仔细商议怎么对付血魔。”

    阿别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徐安也不好再拒绝,于是便点头应下。

    徐安带着斑斑血迹回到帐篷,赵斌顾灵等人立刻围了上来,查看他身上的伤势,关切地询问着。

    他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上一觉,什么也不想说。

    买了两千多灵魂的药材服下后,徐安找了个房间沉沉睡去。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等他醒来时发现整座帐篷里静悄悄的,队员们都不见了。

    走出帐篷,徐安吃了一惊。

    天色已经是黄昏,而地点则转换到了小黄寺,一切恍如时空变幻。

    “我到底睡了多久?”徐安四下张望,发现这里正是之前安置帐篷的那个院子,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大家是窝在自己的帐篷里休息,还是在做其他什么事。

    徐安摇了摇头,转身进入自己的小帐篷,他想看看阿嗅在干什么。

    其实对于阿嗅他也有些愧疚,自己身为它的主人却一直没有为它做过什么,就连昨夜强化所需的三千八百点灵魂也是卖了它几颗风铃果所得。

    趁着现在灵魂比较富裕,他准备先为阿嗅兑换一种血统,从根本上改变它的资质,然后再以此为基础,帮它选购相应的功法和技能,给它来一次根本的蜕变。

    毕竟它是自己的战斗伙伴,它的实力越强,也就越能帮上自己的忙。

    在练功室找到阿嗅的时候,徐安吃了一惊。

    这小家伙正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到处打滚,一副极为痛苦的样子。

    “阿嗅,你怎么了?”徐安将它一把抓在手里,关心询问道。

    “徐安……快救救我……我吃了所有的风铃果……现在快被撑死了……”阿嗅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立刻向他哭诉。

    “什么!你吃了所有的风铃果?那可是八颗六级的药材,你不要命了?”徐安在震惊中责备道:“昨天老子就说你用不了那么多果子,你却不肯拿出来卖掉,现在倒好,自讨苦吃了吧?”

    “我还不是怕它们失效浪费了吗?你又不在这里,我想卖也没地方卖啊!”阿嗅可怜兮兮地乞求道:“哎哟……我知道错了……徐安你别忙着骂我了,快想办法救救我吧!我……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

    “你呀你……我哪知道怎么办?”徐安焦急地来回踱步,无奈之下只好开启基因锁,快速翻看着自己融合的灵魂商店记忆,期望能从中找出救命的东西。

    灵魂商店堪比叮当猫的百宝袋,一般来说,只要你能想得到,大部分都能买得到。但它里面的商品信息实在太过繁杂,徐安足足找了五六分钟都无果,眼看阿嗅的状态越来越恶化,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他把心一横,索性直接跳到蚁类魔兽血统中查找。因为蚁类魔兽的血脉仅有**十种,徐安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血统——a级噬元蚁血统,价格两千点黑色灵魂。

    说实话,这并不是一种攻击性血统,其作用主要是吞噬能量,能将吞噬进体内的能量转化成任何一种属性的元素以供融合者吸收。

    关键在于,噬元蚁血统能近乎无限地吸收和储存能量,阿嗅融合以后,除了修炼速度会得到大幅增加,更是能得到一个海量的能量源泉,从此再也没有魔力枯竭的烦恼。最重要一点,这是一种类似“剑客”和“天使”的可升级血统。它的下一阶是s级的“吞天蚁”血统,价值两万黑魂;再下一阶则是ss级的“噬神蚁”血统,价值十万黑魂;而它的终极形态竟是毁天灭地的sss级“吞噬星空”血统!该血统的价格,是超出九级上限的一百万黑魂,号称吞噬一切!

    “阿嗅,现在我为你兑换噬元蚁血统,你千万不要抗拒,过程可能会有点痛苦,你一定要全力去配合,知道吗?”徐安嘱咐阿嗅。

    “我明白的……”阿嗅可怜巴巴地点头。

    徐安没有废话,直接兑换了噬元蚁血统的注射液,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针头就扎在它肥大的腹部,拇指缓缓按下注射器。

    “啊,痛!好痛啊!全身都在痛,我快死了啊!”阿嗅的灵魂在哀嚎,徐安可以感受到它正在经历的那种痛苦,几乎堪比基因锁的副作用。

    他也同样明白,对于一个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痛苦的人来说,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可怕折磨,当初自己就险些活活痛死。

    “加油,我的伙伴!”徐安看着手中不断挣扎的阿嗅,轻声鼓励道:“今天我为你这种血统,是希望你有朝一日能成为九级魔兽,到时候我再为你买灵魂商店中最贵的‘吞噬星空’血脉,让你拥有吞噬一切的力量!”

    “徐安……我不会让……让你失望的!”阿嗅断断续续地说着。

    突然,它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腹腔内的心脏仿若震动般急速狂跳,这是融合即将失败的征兆!

    徐安正为它担心,担心它失败后会被自己体内狂暴的能量炸死,然而这只外表柔弱的蚂蚁却发出了自己不甘的怒吼:“不!我不能失败!我要,我要得到你所说的……吞噬一切的力量啊!”

    最终,它的身体停止抖动,心跳恢复平稳,圆鼓鼓的腹部也像漏气的皮球般,蔫了下去。血统融合成功了!

    看着沉沉睡去的小家伙,徐安终于舒了口气,抱着它来到沙发上,开始为它挑选功法和技能。

    功法其实也不用挑选,直接修炼血脉对应的功法《噬元攻》就行了,价格一千点黑魂。

    至于技能,徐安专门为它挑了一种需要海量能量的杀招——《元气弹》!

    这种技能很特殊,它并没有具体的等级,从一级到九级都能拿来用,价格也是很便宜的一百点黑魂,几乎相当于白送。

    元气弹之所以如此特殊,是因为它没有任何特殊要求。只要有能量,哪怕数量单位再小的能量也能使用。同样的道理,它对于再大量的能量也能承受,能量越多该技能的威力就越大,直到无穷无尽……其实它的原理和单纯的释放能量差不多,只不过这个技能能大大减小直接释放能量的损耗,同时进行一定程度的压缩,更能集中发挥威力。除此之外,徐安还准备等到阿嗅达到六级时为它购买“万剑归宗”这个s级技能。

    它继承了洛基的心得,如今也得到了类似洛基那种近乎无限的能量,没理由不继承他的招牌技能,将它发扬光大。

    看着代表元气弹技能的光点融入阿嗅身体,徐安将它轻轻放在沙发上,独自走出帐篷,直奔大殿而去。

    既然一切事了,也该复活小庄了。

    大殿内现在很热闹,原来,阿别桑举寨搬迁的时候也派人去请了八支古寨的首领过来议事,这八大苗寨分别是白腊、上峒、浪洞、血云、大风洞、海棠、灵鹰、芭莎,每个寨子都是各具特色,擅长不同的领域。

    如白蜡寨擅长尸蛊,海棠擅长心蛊、花毒,灵鹰则擅长饲养猛禽蛮兽……其中最特殊的,当属芭莎。

    传说蚩尤当年有三个儿子,而芭莎就是这第三子的后代血脉,亦是九黎族的一支,来头极大。

    芭莎男人崇尚武力,平时身着自织的无领右开衫铜扣青布衣,直统大筒裤,青布裢,常年身挎腰刀,肩扛火枪,曾是华夏的最后一支枪手部落。他们是唯一一支在对外开放的情况下还秘密养蛊的部落,擅长木蛊、格斗以及射术,而且因为血脉的纯净强大,他们容易在受激后觉醒,故而这支寨子有不少末日前觉醒的继承者,非常强大。

    阿别桑这次请他们来,自然是商议寨子搬迁一事,不过因为苗族非常重视自己世代居住的地方,谈判过程并不是很顺利。

    看到徐安前来,阿别桑郑重地向几位古寨首领介绍了这位瘦弱少年,不过看他们表情好像都不甚在意,唯有血央婆婆冲徐安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

    在这些老苗头看来,徐安不过是一个孩子罢了,他的那支队伍也算不上多么强大,至于那巨无霸一般的暴风城势力,与他们也没啥干系,用不着费力去讨好。

    而空空就不同了,虽然他也是一介孩子,但无论是他本身的实力还是肩上那只深不可测的朱雀,都值得他们认真重视起来。

    毕竟,现在的谈判只是为了谋取更多好处,他们最终还是要搬到这里来的,到时候空空就是他们这个联盟的领袖了。

    徐安深深看了阿别桑和血央一眼,没想到他们居然保守了自己血液的秘密,同时他戏谑地想到,若是这些个自以为是的苗寨领袖得知这件事,脸上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不过他来这里可不是搞外交的,而是为了复活自己的兄弟。

    “空空大师,我已经带来了你所说的两种药材……什么时候能开始凝魂?”徐安面向空空问道。

    “现在就可以。”空空微笑回应,令徐安眼睛一亮。

    他直接对阿别桑等人道:“空空大师即将出手救治我垂危的兄弟,还请诸位暂时回避一下,徐安感激不尽。”

    “不就是凝个魂而已,用的着让我们退避吗?”灵鹰寨的首领潘杜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一米九的大块头,闻言一脸不高兴,面色不善地问道:“你这朋友架子这么大,敢问是什么尊贵的身份?说来听听。”

    徐安额头青筋微跳,强忍住心中的怒意,故作平静地说道:“我请你立刻出去。”

    “嘿嘿,老子还真就不走了,你这小子能奈我何?别以为我等级比你低一阶就可以对我老人家指手划脚,有种动我一下试试?”潘杜戏弄般地站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徐安,想看看这小子难堪的样子。

    徐安微微冷笑,抬头静静看着他,那冷漠的目光令潘杜心底发虚。

    看到徐安的脸色,阿别桑与血央一齐色变,明白事情要糟!这外表清秀的少年可是个杀伐果断的主,现在又成了堕落者,潘杜不知好歹地去招惹他不是找死么?

    “潘杜,你糊涂啊!赶紧走,快点离开这个地方!”阿别桑一拉潘杜手臂,就要将他往外扯。

    但以潘杜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认怂?

    他一把甩开阿别桑的手,吼道:“怕个鸟?老子有几百个弟兄,几千只兄弟,他要是敢动老……啊!”说到一半,潘杜突然感觉嘴部传来一阵剧痛,接着就是天旋地转,耳边风声呼啸。

    徐安直接一脚将他送出大殿,只留下几颗泛黄的牙齿。

    殿内众人无不色变,一个个见了鬼一般盯着徐安。

    “徐安,你还真的……哎!你知不知道他们寨子有多强?你那么大个人,怎么就不懂事呢?”血央婆婆苦着脸说道。徐安淡漠看了她一眼,冷声道:“我管他多强,敢来报复,来一个杀一个,就算是七级召唤生物,我也照杀不误!”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中,犹如一道极寒的旋风吹过,令人心底发凉,一时间鸦雀无声。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