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318.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二十七章 皆大欢喜

第两百二十七章 皆大欢喜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那是那是,咱们巫道就是牛!”庄金辉得意地傻笑,却惹来胡莹一巴掌打在他后脑勺上。

    “我的好班长、小祖宗,我又没惹你,你打我干嘛啊?”

    “谁叫你炫耀了?哼,人家传承失败你不安慰就算了,还在一边故意刺激我!”

    “唉哟,见外了不是,咱们分什么彼此啊,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最终,庄金辉一番花言巧语,总算是让胡莹消了气,被他拉到一旁小声说话去了。

    其实他也理解胡莹的任性,她应该是觉得自己与这些昔日的战友实力相差太大,心理存在落差,原本听到巫术传承还以为自己能借此缩小一些,结果差距却越来越大,导致情绪失控……

    “庄金辉的预言血脉开启预思巫术,莫非……身上血脉与巫术存在相通之处就能得到传承?”徐安若有所思,暗道:“下一个就是顾灵,她的血脉与鬼魂有关,如果我料得不错……应该能开启灵媒传承!”

    顾灵照例走上前跪下,照例走过那一套流程,在感受到眉心的清凉之后,便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的“水晶球”,期待它里面出现点什么。

    透明珠子没有让她失望,里面很快就凝聚起了一只黑水晶般的骷髅头,四周还燃烧着熊熊黑炎,看上去威风凛凛,倒失去了灵媒本该有的阴森与冷意。

    “果然没错!”徐安击掌大笑,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庄金辉装模作样地叹气道:“唉,好好一个小伙子,怎么说抽就抽了呢?”

    “呸,我看是你找抽吧!”徐安作势欲打,吓得这厮抱头鼠窜。

    赵斌问道:“徐安,你到底发现什么了?”

    “我想我发现了巫术的秘密……如果推论正确,你应该能得到摄魂或是灵媒的传承。”徐安笑道。

    几人面面相觑,有些将信将疑。

    “你们试试看就知道了。”徐安没有多说什么。

    阿别桑眼睛一亮,对赵斌道:“来吧,我们检验一下他的发现是否正确。”

    赵斌点头,开始仪式。

    徐安暗自使用窥天术观察,发现在阿别桑念咒的时候,前方的蚩尤雕像微微亮起了一层迷蒙白光,虽然极淡,仍被他捕捉到了。

    然后,雕像的胸口射出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光柱,打入祭台上黯淡的珠子中,让它也亮起了耀眼的光芒。

    至于地上那盆黑水,明显是某种高能物质,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泽,当阿别桑沾上一滴黑水滴到赵斌头上时,徐安明显看到,黑水里的能量倏地冲进赵斌的大脑,在里面以极快的速度游走一圈之后就通过手臂的接触飞入了透明珠子之中,最后珠子里面出现了黑烟图腾,同时它的光芒尽数被赵斌吸收。,

    唤醒雕像的力量并传递到珠子里,用黑水检测接受传承的人,合格的话就会反馈出一道信息,使得珠子里的力量转移到继承者身上。

    这,就是巫术传承的全过程了,巫术的源头竟是那座巨大的蚩尤雕像!

    “是摄魂!”阿别桑诡异地看了徐安一眼,宣布道。

    庄金辉难以置信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徐安,没想到你还真的猜中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算什么。”徐安笑吟吟地问阿别桑:“我可以自己来接受传承吗?阿别桑大巫你负责唱祷文就行。”

    阿别桑皱眉看了他一眼,没有答应:“巫术的传承岂可儿戏?万一你因此受伤或是精神错乱,谁来付这个责任?”

    “我可以为自己负责。”徐安认真看着他:“如果我验证了这个猜想,或许能解决你们寨子没有传人的问题。”说着,他还冲阿别桑眨了眨眼睛。

    老人被他哭笑不得,他打心眼里不信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能鼓捣出什么秘密,不过倒也好奇他会怎么做,于是便再三嘱咐他注意安全,随后点头答应。

    徐安深吸口气,压下内心的激动,运起观想秘术中的静心法决,很快就做好了准备。

    他来到祭台前,一手按住透明珠子,一手点了几滴黑水按在自己眉心,喝道:“开始吧!”

    阿别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如约念起晦涩亢长的祷文,这是他念得最认真的一次。

    在徐安眼里,对面的神像很快就散发出了浓郁的白色光芒,集中至它胸口的护心镜,形成一道光柱照射过来。

    “就是现在!”徐安暗喝一声,瞬间精神力离体冲入了手中的珠子内。

    珠子里的世界阴森恐怖,有种种莫名异象接连闪现,他几乎是刚刚进入这里,周围就被强烈的白光所填满了。

    徐安就这么保持着一个点眉心、按白珠的动作,一动不动,那珠子里时而闪亮白光,时而黑气浑浊,令人难以捉摸。

    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透明珠子,就连念完祷文的阿别桑也深深皱着眉头,他这辈子还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

    传承到底有没有成功?徐安会不会有危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家足足等了十来分钟……

    突然,徐安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失落之弓出现在他右手,他一口咬住弓弦,迅速射出一支半透明的黑箭,这才一脸苍白地松开了手中的白珠,一头向地面栽倒。

    “徐安你怎么了?”顾灵惊呼着上前接住他。

    “嗬……嗬……暂时没事,还死不了。”徐安痛苦地捂着脑袋,大口喘着粗气。

    阿别桑脸色难看,指着他脑门骂道:“老子讲啦会有危险,你硬是不听,这下子舒服了吧?娃儿,你要死死在老子这里,我咋个和你背后的组织交代嘛?”

    “嘿嘿,阿别桑大巫,等会你绝对会骂不出来……”徐安冲庄金辉喝了一声:“二货快点滚过来,今天哥送你一样天大的礼物,算是对错手杀你的一个赔礼。”

    “搞什么毛线?咱们兄弟还需要那些礼数嘛?”庄金辉嘀咕着来到徐安近前。

    徐安没有废话,直接咬破大拇指,挤出一滴黑血,又让庄金辉割破手指,然后两指对接……

    庄金辉浑身战栗,忍不住惊呼道:“是巫术?你……你居然在传我巫术?”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徐安这么莫名其妙地一试,先是口吐鲜血,又是拔弓射箭,现在居然有了传承巫术的能力,怎不让人震惊?

    他刚刚到底干了些什么?

    “庄金辉,他传你的是什么巫术?”阿别桑追问道。

    庄金辉脸上的震惊还没有消去,他喃喃说道:“是灵慧……居然是与命运有关的灵慧!徐安,谢谢你。”

    “什么?你、你竟然继承了大巫之术!”阿别桑瞬间石化,激动地手指直哆嗦,实在感到难以置信。

    周围人也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顾灵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我也没想到居然强制会接受六种巫术的传承,更没想到这传承是如此危险,也不管你能否承受得住,直接就往脑袋里硬灌……若是不及时用失落之弓解脱出来,我今天恐怕非得变成白痴不可。”徐安苦笑着解释了一番。

    “那你继承了几种巫术?”阿别桑的声音有些颤抖。

    徐安认真看着他的眼睛:“四种。灵慧与我属性不符,斯辰更不用说,那不是正常人类能获得的力量,刚才我用这弓粉碎的就是斯辰之术。因此,我获得传承的就是气血、预思、灵媒、摄魂四术。”

    “嘶!”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任吟的两种巫术已经足够令人震惊了,可是这个家伙居然搞来了四种……这还是人吗!

    太意外了,原本按照阿别桑最乐观的预想,这次或许能有一两人能获得巫术传承,谁知竟然会出现如此激动人心的结果,不仅有五人获得传承,大巫之术重新出世,徐安更是一口气拿下四种传承,堪称千年一遇的妖孽!虽说取了些巧,但能在六巫灌脑的危险中脱身而出,没点真本事怎么行?

    “徐安,之前你提到过我们寨子的传承问题……你讲咋个解决?”阿别桑问道。

    徐安干笑道:“可不就是我这种方法吗?就是风险有点大哈……”

    “我的族人可没有你这样的实力和素质,你是想让我们寨子多出一窝拉白痴吗?”阿别桑瞪了他一眼,颓然叹道:“算了,我宁愿寨子里没有巫师也不愿看到孩子受苦,要是真的这样搞出几个白痴或是植物人,估计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力量是用来守护族人的,如果获取力量会伤害到他们,再强的力量我也宁愿舍弃,只换族人平平安安。”

    阿别桑一番话语感人至深,这位大巫对族人的爱令人心生敬意。

    “大巫,现在传承结束,下一步要干什么?”徐安问道。

    “既然传承结束,咱们就得举行结拜仪式了。”阿别桑笑呵呵地道。

    他用灵魂商店召来了部落中的长老和以及个小寨的族长,要为这场结拜做个见证。

    一帮老人家来了以后,听说这几个人成功得到本寨的巫术传承,心里都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感觉都有。

    不过,他们心里虽然有些不是滋味,但表面上还是恭喜贺喜了一番,最起码这巫术得到传承也是件好事。

    这苗族的拜兄弟仪式原本极其复杂,要放在末日以前,没个十来天是搞不完的,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哪有那么多时间来挥霍,只能尽量简化,甚至有点简陋。

    对于苗族来说,拜了兄弟就真的亲如一家,结拜的家族之间是完全不能通婚的,大人也会安排小孩们从小一起玩,借以培养感情,时代交好。

    不过这里有个问题,结拜的时候必须得是足以代表家族男丁才行,而且最好是家中最年长之人,而徐安他们中存在女孩,这个问题很难解决。

    最好还是徐安想出了办法,那就是他们只代表个人与高藤寨子结为兄弟,其余家属则不计入内。原本这是不合规矩的,但是非常时期只能行非常事,阿别桑倒也没有什么意见,毕竟他的目的只是结交拉拢这些天赋卓绝的孩子,也没必要将他们的家人绑上。

    而其他的长老等人则以他为马首,一切由族中大巫做主。

    直到这时,徐安等人才意识到阿别桑的地位,完全就是一族老祖,位高权重,任何决定都无人能干涉。

    简单地行了大礼,喝了血酒之后,阿别桑终于定下心来,喜滋滋地宣布封他们为高藤的名誉长老之后,便让徐安他们回去熟悉巫术去了。

    接受传承消耗精力,拜这个兄弟更是繁琐,徐安等人也是被弄得疲惫不堪,闻言立刻告辞离去。

    回到小黄寺,大家各自回房,兴奋地研究自己的新能力。

    获得神奇巫术的传承,意味他们又多了一项生存技能,以后的道路或许会平坦不少。

    徐安因为刻意涉险,故而在此次传承中收获极大,共获得了气血、灵媒、预思、摄魂四大传承,若非他灵魂比一般六级都要强很多,估计这次真的会凶多吉少,换了任何一个五级来估计结局都会是变成白痴或植物人,而六级的难度自然也不是五级所能相提并论的,怕是需要堪堪达到七级的精神力才能做到徐安如此程度。

    这四大巫术,三个和灵魂有关,一个与气血相连,作为一个资深的气血系继承者,徐安自然会先选择研究气血巫术。

    得到这个气血巫术的传承之后,徐安感觉自己的气血掌控力比以前要强太多太多。别的不说,以前他对于血之力外放仅仅是停留在很粗略地“附着”上,稍微精巧点的“血之刃”就很难掌控好了,可以说时灵时不灵,一般只有在暴怒的状态下才能一鼓作气地使出来。

    而现在……

    徐安振奋地看着自己手上以血之力凝聚而成的“小朱雀”,羽毛、眼珠、脚上的鳞片……纤毫毕现,栩栩如生。

    只见他伸手一弹,“小朱雀”顿时笨拙地扑腾翅膀飞起,其速之快犹如离弦之箭,最终撞在远处的靶子上,将其炸得粉碎。

    “掌控力……原来需要十分力才能达到的攻击,现在的我也许只要七八分就能做到,这就是掌控力的到处!”徐安哈哈大笑。

    经过一番练习,他发现自己对于体外血之力的有效掌控范围足有二十米之遥,在这个范围内他可以随意操纵血之力做出各种动作。

    通过对于阿嗅的实验他还得知,自己可以在十二米内对其他生物的气血产生感应,从而查探身周的活物,还可以轻微影响其气血流动,扰乱敌人注意力,如果距离缩小到三米,他还可以大范围高强度地影响敌人气血,比如——引爆!想想吧,将敌人像人肉炸弹一般引爆,就算不死也得残!

    实验了气血,徐安开始研究其他几种巫术在自己身上能产生什么效果。

    预思直接被他跳过,这种能力对于庄金辉或许还有点意思,不过对于他这种没有预言血脉的人来说,只能算作被动技能,偶尔灵光一闪或许能看到未来的片段,但是绝大多数时间它是可以算作不存在的。

    至于摄魂,这个巫术对于他的黑魂倒是很有效,能提升对灵魂的掌控力,也能用来做一些灵魂方面的事,不过在黑魂真正可以使用之前,也只能算是鸡肋。

    最后只剩下灵媒了。

    灵媒的主要作用就是沟通冥界,令自己的灵魂在两界穿梭,在过去一般来说都是帮人给死去的亲人带话什么的,没什么大用。

    不过对于徐安来说,这种能力与他的黑魂再般配不过了!

    想想,冥界最多的是什么?灵魂。而黑魂最擅长什么?吞噬灵魂。

    等徐安达到七级,真正觉醒黑暗之魂以后,如果让他进入冥界……

    这绝对是冥界的一场灾难!

    当然,徐安并不平白无故就会去吞噬那些无辜的灵魂,但他相信冥界的状态与凡间也不会相差太过,人间有恶人,下面必然就会有恶鬼,到时候他完全可以成为第二个钟馗,留下一个新的神话。

    “听说冥界下面有个叫做“灵魂本源”的东西……”徐安舔了舔嘴唇,内心充满期待。

    反正那个灵魂本源自身也不是什么不可再生资源,相反还可以不断发展壮大,想必就算自己偷偷吃上个半斤八两,也不会对它构成什么太坏的影响才对……

    体验过青叶那恐怖精神力量的徐安,对于那种力量的强大心知肚明,也正因如此,他才会无比渴望拥有那样横扫一切的强大精神力。

    如果用那样的精神力发射魂箭会有多么强大?估计传奇也不过一箭一个吧?

    只可惜……在黑魂觉醒之前,这一切都只能是幻想,而七级,也不知如何才有把握达到……

    徐安暗自叹了口气,而这个时候阿嗅却醒了过来,它已经由完整获得了噬元蚁的能力,进阶六级也不过是十天半个月的事,如果主动杀怪还会更快。就在这个时候,庄金辉却推开帐篷门,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徐安,大事不妙了!我看到……在不久的未来,血魔控制你哥打开一个恐怖的东西,从里面释放出了无尽的黑暗!”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