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320.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二十九章 守株待兔

第两百二十九章 守株待兔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可恶的徐安,竟然不带上我们三个……这是**裸的歧视!”胡莹看着绝尘而去飞船,气得直跺脚。

    徐安是觉得此行或许会有恶战,带着三个一级没准会被血魔挟持要挟,所以也就没有让他们一起前往灵鹰寨。

    不过他又怎会没有安排?不仅为他们安排了去处,还亲手留下一封书信。

    “三位施主稍安勿躁,”空空取出了自己的木鱼飞行器,对三人笑道:“我正好要前往暴风城拜访‘进化者’组织,可以顺带捎你们过去。”胡莹三人对视一眼,说了声“谢谢大师”,然后就爬进了木鱼肚子里。他们现在非常担心自己的家人安危,急于去k市看看。

    “嗖!”

    木鱼腾空而起,载着四人一雀往东南方飞去……

    北方,徐安他们的飞船正在快速航行。

    除了几位知情者,其他人都被命令待在船舱中,这是为了预防内鬼为血魔报信,虽然队伍中有内鬼的几率很小。

    原本预言画面里显示的是晚上,按任吟他们的想法,灵鹰寨虽远,可他们也无需着急赶路,按照飞船的速度,铁定能在黄昏之前赶到。

    不过阿别桑却说了,预言只是让人看到未来无数总可能中几率最大的一个,并不完全准确。这样一来大家都着急了,万一预言的时间不准,他们搞不好只能看到一片废墟。

    快马加鞭,飞船在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就来到了高藤上空。

    因为昨天与灵鹰寨主发生的不愉快,徐安并不想去见他,选择继续驾驶飞船,而其他人则下船进入灵鹰寨,唯有任吟留下。

    徐安将飞船开到几个山头之外的一处山谷中,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停下,又将飞船的护罩开到最大,足足笼罩了百米范围,然后才让队员们出来。

    一路下来,队员们都被搞糊涂了,见到四周陌生的景象,都是一脸疑惑地看向徐安。

    “兄弟们,我很高兴地告诉你们,我们已经通过某种方法得知了血魔的藏身之处,其他几人都已经前去侦查了。”徐安微笑看着他们。

    队员们一阵骚动,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战友的仇大家可一直惦记着呢。

    徐安又皱眉苦恼地说道:“但是血魔这厮狡猾异常,各种逃生手段层出不穷,大家也都是见过的,它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怎么才能彻底解决它呢?”

    众人面面相觑,都开始帮他想办法、提建议,但没人能想出一个真正有把握的办法。

    是啊,血魔活了几千年,就是一头猪活那么久也该成精了,何况是一只智商本就不低的智慧生物……它在那些无聊的岁月里肯定找些事情来做,比如说研究生存之道。

    能活那么久,它肯定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生死危机,保不准有些比他们现在的追捕的还凶险十倍百倍,但是它却能活到现在,这本身就是一种生存实力的证明。

    见众人愁眉苦脸,徐安感觉胃口吊得差不多了,于是便抛出自己的计划。

    “大家也不用着急,血魔固然厉害但它也仅仅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我们却有几十名好手,这是优势。”徐安说道。

    “可是血魔不是能制造小兵吗?”“之前我们人更多,也没见有什么优势啊?”“血魔现在吃了队长的宝贝,实力只怕会更强吧?”“照我看呐,应该把小黄寺和那几个苗寨一起拉来围剿血魔,才有一点点成功的机会!”“是啊,我们这点人实在太少了……”

    众人议论纷纷,不太赞同徐安的话。

    徐安也没有生气,他只是静静听完大家说的,等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后才解释道:“你们说的都没错,但我们现在跟之前比起来还是有所不同。”

    “一个是没经验,谁会想到血魔竟能将一座城市的人类都化为亡灵怪物?若非这些怪物没有远攻技能,我们早就全灭了……那是人数虽然多一些,但是在这么多怪物面前完全发挥不出任何优势。”

    “你们认为现在的血魔要比之前强一些,但我告诉你们……其实现在才是它最弱的时期。”徐安语出惊人。

    众人不解,纷纷询问。

    他笑道:“你们想想,之前的血魔虽然表面实力不高,但它却拥有自己的肉身,说不定那具肉身上还带着什么强大的道具,而现在?它仅仅是附身在我哥身上,虽然表面要强于之前,却犹如无根浮萍,只要能遏制住它的灵魂,今天就是它的末日!”

    “而我们的队伍中,有很多灵魂系能力者。”徐安面带微笑,话语犹如一支强心剂,令大家的神色都振奋起来。

    “队长,我们应该怎么操作?”队伍中一位幻术系进化者问道。

    从广义上来说,幻术系也属于灵魂系的范畴,毕竟他们想要令自己的幻术变得强大,根本上还是要使灵魂强大,因此他们的灵魂要远远强于一般人。

    “很简单!”徐安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笑着将任吟小姑娘拉出队伍,指着她对大家介绍道:“她是昨天刚刚加入我们队伍的灵魂系继承者,任吟。”

    女孩面红耳赤,低着脑袋一脸紧张,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道:“大、大家好……我是任吟,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队员们都笑着跟她打招呼,几匹单身多年的恶狼还起哄般地吹出几个口哨。

    徐安咳嗽了几声,令现场安静下来,然后说道:“任吟的能力非常特别,可以将不同生命的灵魂连接到一起,甚至能抽取我们的精神力并汇集起来!”

    “虽然我们每个人的精神力也就那样,再强也不会太过离谱。但是大家想想,如果我们所有人的精神力能够集中起来,然后用这张弓射出去……相信这个世界上能接下的也没几个!”徐安摩挲着失落之弓,铿锵有力的话语落在每个人耳边,带着必胜的决心,彻底让大家恢复信心。

    “所以……”徐安目光锐利如钩,扫过在场的每一个战友,大声问道:“你们觉得,我们这次还会失败吗?”

    “不会!”所有人都大声怒吼,胸中热血激昂,眼里燃烧着仇恨的火焰。

    “那好,现在我传一套合击阵法给你们,大家认真练练。这套阵法来自苗族大巫,是强大的困敌之术,可以防备血魔解体遁走。”

    接下来的时间,徐安便将之前阿别桑传授他的《九蛇缚魔阵》通过任吟的灵魂网络传给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种阵法讲究配合,九人为一组,戮血战队三十五人,却是不能完美地组成四个小阵,不过徐安也没打算让所有人都组成阵法,那样太死板了,只要三个小阵就行。

    就这样,灵鹰寨在布置陷阱,而徐安他们也在进行操练,都在为晚上的战斗做准备。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已到黄昏,队员们开始用餐。

    徐安看了眼天色,啃了口手里热气腾腾的大包子,特地点燃了之前购买那支血烛,想看看血魔的方位。

    这种血烛可以指引五百公里内最强大血族所在方位,看灵魂商店的说明,这种东西一般是驱魔人用来猎杀血族的道具。点燃之后,烛火会刻意偏向最强血族所在的方向,哪怕逆风也无法改变。

    血烛点燃之后,上面的火焰忽闪了几下,毫无反应。

    “嗯?”徐安愕然看着手上的蜡烛,不由无语。

    还是件六级道具,居然一点作用都没有。

    想了想,他觉得有可能是因为血魔原本的等级超越七级,又是血族老祖的缘故才使得这支蜡烛无效吧。

    “那就烧我的血看看,我的血里混有血魔的精血,若是与这蜡烛配合,兴许能指引出它的方向。”

    徐安滴了一滴鲜血放在蜡烛上,静静等待。

    果然,不多时,烛火开始剧烈波动起来,并逐渐偏向一个方向,对照周围树冠的疏密,徐安粗略地推断出,那里是西南方。

    看着烛火越偏越低,徐安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烛火偏得越低,说明目标离自己的距离越远,直到紧贴燃烧面,那样就到了极限的五百公里。

    等到烛火停下来的时候,大概有那么四十度的夹角,也就是说,血魔此刻在西南方三百公里左右的地方,够远的。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可手中的血烛却一点波动都没有,看这阵势,血魔真是没有一点挪窝的意思,徐安不禁有些着急。

    他灵机一动,心想血魔现在的状态该不会是第一幅图上所描述的那样吧?

    灵鹰寨,原本白天的时候大家都在收拾东西,可自从阿别桑他们来了之后,这里就重新变得平静,苗民们恢复了往日的生活起居,此刻天色已黑,寨子里一片黑暗,一点声音都没有。

    真是个杀人放火的好去处。

    时间再度流逝,月儿渐渐升起,斗转星移,很快就到了清晨。

    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疲惫不堪,装睡的苗民装了一晚上不敢真正睡去,埋伏的苗兵趴土里一晚上没动,徐安一伙也是干等了一夜,没有等来丝毫进攻信号。

    灵鹰寨的所有居民都疑惑了,这关于血魔的预言莫非是假的?

    而戮血队员们则担忧庄金辉他们那几个,怕他们凶多吉少。

    至于在寨子里“做客”的庄金辉几人则是坐立不安,周围人投来的怀疑目光简直令人抓狂。

    不管怎么说,毫无疑问,血魔没有来,围剿计划暂时失败。

    就在所有人都不安、怀疑、担忧的时候,灵鹰寨主和徐安倒是最淡定的两个。

    灵鹰寨主是抱着乐观的态度,若血魔没有来伤害自己寨子自然是最好的,虽然兄弟们都做足了准备,但难免会出现伤亡,而且还有可能是大量人员伤亡。

    而徐安看了一夜的蜡烛,每隔一个小时就点燃看一次,血魔始终未动,或者说没有大范围地移动。

    他可以确定,现在应该还处于第一或者第二幅画的时期……等到它出来活动,那就有可能是进入了第三幅画的范围。

    既然血魔暂时不会来袭,灵鹰寨主与阿别桑商议了一下,决定先将寨子里四级以下的普通苗民迁移出去,以免到时候战斗引起不必要的伤亡。

    因为血魔抓住两个苗人的画面显示在晚上,也就是说他们白天转移是比较安全的,不太可能会遭受袭击。

    于是,寨子里人开始忙碌起来,苗民们各自收拾东西,到了七点半左右,第一批人排着队上了新购买的三艘飞船。

    灵鹰寨幸存的人口有一千多人,苗民们饲养的各种无主鹰类蛮兽几百头,而这三艘飞船却只能一次性运送两百多人,这还是以公交法则尽量塞人的情况下才能做到的。

    照这样的运输方法,这些飞船得经历来回四趟才能把人给送完,一趟的来回是四个小时,得弄到晚间十一二点才算完。

    没办法,谁叫他们穷呢?当初怪物降临,大家都让自己饲养的老鹰去杀怪,轻松自然轻松,不过这些老鹰成就凶兽之后,他们自己却没得到多少灵魂。另外寨子里的人平均等级也低,这点从寨主的等级就能看出来,直到现在也不过区区四级,与其他苗寨根本就没法比,可以说灵鹰寨这半个多月以来全靠他们的老鹰朋友保护。

    灵鹰寨的搬迁在浩浩荡荡地进行,另一边,一夜没睡的徐安依然保持一小时查看一次血魔位置,虽然这样误差很大,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若是一直这么烧着,光昨夜就能烧掉七八千灵魂,另外飞船的护罩也是要烧灵魂的,到现在已经烧了三颗六级风属性宝石,一颗可就是一千灵魂。

    徐安没睡,队员们也没睡,他们依然在操练着那套九蛇缚魔阵,不时交换着组队成员以及假想敌,看来不练到炉火纯青他们是不会收手的。徐安对于他们的这种精神非常满意,在看烛与修炼之余也会参与进去,和他们玩玩捆绑游戏。这种阵法生成的灵蛇非常坚韧,甭说徐安挣不脱,就连队伍中达到六级的零被困住也是动弹不得。对于这套阵法,大家都很有信心,保管在血魔落网之后教他无法挣脱,到时候再让队长集合众人之力来一箭,看它这回死不死!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