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321.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三十章 七级血魔!

第两百三十章 七级血魔!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按理说溶洞里原本是非常阴凉的,可是这个溶洞却蒸汽腾腾,热浪逼人,犹如地底温泉。

    血魔靠在一处角落里,盘坐在地。

    它此刻形象凄惨无比,上半身燃烧着一层可怕的金红色火焰,皮肤在持续的灼烧中早已变得一片焦黑,火焰甚至还蔓延进它胸口被徐安射出的大洞里,将里面的心肺也烧得几乎变成焦炭,看上去极为恐怖。

    那是金红火焰小朱雀所吐出的神火,除非它身死,否则被它命中的生命就会一直忍受神火炙烤,直到身死道消。

    朱雀神火每隔两个小时就会将它的皮肤烧掉一层,然后青果的力量又会迫使它生长出新的皮肤,如此循环往复,构成了一种堪比地狱酷刑的折磨。

    血魔保持盘坐的姿势已经三天三夜,无时无刻都在忍受这火焰带来的恐怖煎熬,它心中的愤怒与仇恨早已憋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扭曲了它的灵魂,就像一个敏感的火药桶,随时都有可能变成毁灭一切的疯子。

    血魔真的很想亲手屠掉朱雀令自己脱离苦海,但它明白就算自己恢复到巅峰时期也未必能奈何得了这只神鸟,更加惹不起它背后所代表的的伟大存在。

    于是它只能将所有的仇恨转嫁到徐安身上。

    它这段时间一直在幻想着自己出去以后的报复,该如何做才能让徐安感受到最深刻的痛苦,该怎么折磨才能把它逼疯,每每想到痛快的时刻,幻想着徐安神情绝望地跪在自己面前,它都会发出一阵恐怖而癫狂的尖笑,回荡在这地下溶洞,令人毛骨悚然。

    血魔之所以会一直呆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被徐安和朱雀伤得太重,这次是从**到灵魂的全方位重创,就算有青果也很难恢复,只能尽力养伤;而另一方面却是在做一件令徐平痛苦的事情……将他改造成火灵之体!

    火灵之体可不同于火焰元素体质,火焰元素体质只能算作一种火系亲和的血脉,其作用仅仅是对火元素比较敏感、对火元素吸收较快,对火系能力悟性稍高,形态虽然会有轻微改变但依然属于人类的范畴,而且受到火属性攻击时也同样会受伤,只是抗性要稍微高一些罢了。

    而火灵之体呢?这是真真正正从形态上的改变,彻底从人类变成元素生命!

    也就是说,转化为火灵之体的徐平,除了灵魂还是原来的灵魂,其他的任何一切都会被替换成火元素,从此脱离人类的行列,完全化身火焰。

    拥有火灵之体的生命,可以号令天地万火,所有的火焰都无法再伤它,而它也可以吸收这世上的一切火焰……包括朱雀神火!

    这是血魔在当前条件下所能想出的唯一办法了,对抗朱雀神火的办法。

    如果计划成功,说不定还能因祸得福,就此吸收朱雀神火,以神火熬炼青果,然后服下神药晋升七级!

    当然,这火灵之体也不是说变就能变的,血魔那里有一门秘法--《九龙神火决》,是它上古年间杀了一位有大气运的仙人抢夺而来的,原本属于仙兽修炼火灵之体的宝典,不过现在却被它拿过来用在徐平身上。

    火灵之体无论物种,只要拥有火系血脉都能用,它诞生于血脉,最后功成之时却是会烧毁修炼者的一切血脉。

    火灵之体的修炼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吸收的火焰品质越高则修炼的速度越快,以朱雀神火的品阶自是极快。

    三天之前,血魔胸口的朱雀神火足有一尺之长,而现在却只剩下薄薄一层,效果显著。

    血魔持续运转神火诀,保持着修炼的姿势一动不动,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它睁开了紫红的眼睛。

    一股滔天火焰从它体内冲出,填满了整个溶洞。

    “咔咔咔……”恐怖的高温烧得溶洞四壁裂纹密布,最终“轰”地一声彻底坍塌下来,烟尘四散。

    一道人影裹挟着无穷火光在地底穿梭,所过之处泥土竟纷纷汽化,留下一条晶莹的琉璃小道,热浪滚滚。

    “呼!”火影冲上半空,发出一阵极度兴奋的大笑,震得四周树木哗哗乱响。

    “老子终于成功了!这神火再强又能如何?最后还不是成为我予取予夺的食物?”

    血魔激动得浑身颤抖,笑完过后却是忍不住流下痛苦的泪水来。

    “狗日的小红鸟,折磨老子三天三夜……老子认怂,搞不过你,难道我还搞不过一个小小的徐安吗?等我进阶七级,就是你徐安小狗的死期!”血魔疯狂地仰天大叫,徐安那张刚毅的面孔此刻尽显狰狞。

    现在的血魔,全身都由熊熊燃烧的火焰构成,身体比起之前要小上一圈,脸部还是徐平的容貌,背后生着两对蝠翼。它身周空气在高温的加热下纷纷扭曲翻滚,尤其是胸膛中心部位那一点金红,宛若万火之母,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威能,这威势简直比当初朱雀亲口吐出之时还要强上数倍,显然经过无数次压缩,若让没经过强化的普通人看上一眼,估计就会全身燃起大火,最终烧成一地灰烬。

    血魔一掌击在自己腹部,手掌缓缓上移,最终吐出半颗浓香馥郁的青色果子来,尽管身处火焰的中心,但它依然能保持湿润,只是清香更显浓郁。

    “神物,真是绝世难得的神物!今天老子就让你发挥真正的作用,借你生命精气重归七级!”血魔哈哈大笑,一把将果子按进自己胸膛,投入那一点金红之中。

    顿时,一股醉人心脾的浓香迅速弥漫开来,清甜甘爽,闻上一口仿佛就能增寿十年,让人飘飘欲仙。

    附近的凶兽全都被这浓香所吸引,心急火燎地赶过来,却迫于血魔此刻的威势而不敢上前,最终越聚越多,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血魔,眼巴巴地盯着它胸口逐渐融化的青色果子。

    在那金红色火焰的炙烤下,青果没几分钟就彻底融化开来,被血魔一把抓起,吱溜一声吸入腹内,它砸吧了下嘴,显然是意犹未尽。

    它倒是吃得爽快,下方的凶兽们却是一个个目露凶光,险些就不要命地扑上去了,尽管青液不再,但它们仍旧焦虑地徘徊在原地,久久不肯离去。

    青液落入血魔腹里,强大的药效顿时开始发挥作用,一团迷蒙青光从血魔身上冒出,越来越盛,渐渐盖住了火光,最终形成一只青茧悬在半空,宛如一尊小太阳。

    不多时,只听噗的一声,一只青色的手掌从青茧中破出,而后往下一撕,露出一个全身**的人形来。

    “七级,以前没觉得有什么,正应了那句老话,失去的才知道美好……再次拥有七级的力量竟是如此美妙!”血魔深吸了口气,一脸的陶醉。

    不知为何,它达到七级之后却又重新拥有了肉身,只是浑身青色,皮肤表面全是金红相间的火焰纹身,看上去极为妖异。

    进阶七级消耗了太过能量,血魔感到腹中有些饥饿,于是便一把抓起身边的青茧,几口吞吃下肚。没有了火焰的燃烧,又失去了这唯一的光源,周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下方凶兽那一双双闪烁着幽光的眼珠子分外显眼。

    “嘿嘿,好久没尝到鲜血的味道了,老子还真是有些馋了……虽说兽血辛辣难喝,也只能先应付一下了。”血魔倏地消失在空中,闯入凶兽群中,顿时惨叫声此起彼伏。

    半晌,四周终于重新寂静下来。

    血魔缓缓放下手中的黑狗,嘴角那一抹猩红在黑暗中分外显眼。

    “好了,也是时候去找徐安那狗崽子算账了。”

    此时已是子夜时分,它看了看天色,一振双翼,消失在原地……厚厚的云层遮星蔽月,令整个大地都是一片黑暗,半空中有一艘飞船在摸着黑航行,船上是一名大汉在掌舵,神色焦急。飞船速度极快,十分钟后,视力好的人已经可以看到下方山腰上的“v”字形寨子,寨子里一片漆黑,唯有三处“角尖”亮着三盏明灯,在夜风中摇曳不定。

    大汉急忙控制飞船降落,还没落地就急急忙忙地扯着嗓子吼道:“寨主!寨主!出大事啦,少寨主快生啦!”

    下方埋伏的灵鹰寨主暗骂一声,冲那飞船吼道:“你闹哪样几把?我家崽咋可能生娃儿?没晓得老子们在办正事吗?你这一闹,不是把老子们全都暴露咯?”

    船上那大汉将飞船停到某处屋顶,一跃而下,来到灵鹰寨主潘杜的近处,压低声音道:“我刚才讲错啦!是少寨主家婆娘要生啦!少寨主喊我来请你过去帮忙……”

    “哪样!我家碧花媳妇要生娃儿啦?”潘杜激动得一拳打在旁边的白桦树上,砸出一个大凹坑,木屑横飞。

    “走!管他哪样几把血魔,都赶不上老子抱孙子要紧!”潘杜一把拉起那汉子就往飞船上冲去,也不管旁边眉头紧皱的阿别桑。

    “大巫,我们不阻止他吗?”顾灵问阿别桑。

    阿别桑摇头叹了口气,低声道:“你们不晓得这个潘杜的性格,出了名的说一不二。而且他家三代单传,一直想抱个带把的孙子,这个时候谁去劝都没用,搞不好还会当场翻脸……”

    “我估计这两人凶多吉少。”赵斌冷笑道:“预言里血魔提着两个苗人,他们还敢这个时候出去,不是找死是什么?”

    “唉,没办法……我只能尽量帮他一把了。”阿别桑对一旁的两个灵鹰寨苗兵吩咐道:“你们两个跟到潘杜一起去,注意保护他的安全。”

    阿别桑身为大巫,在苗族眼里是非常值得尊敬的,那两个苗兵想也没想就应下了,仗着四级的身手,几个跳跃跟着上了船。

    很快,飞船腾空而起,在潘杜的命令下倏地提到全速,摸黑直奔黄寺镇。

    “现在船上有四个人,希望不会被血魔撞见,应验预言里的画面吧……”阿别桑担忧地望了夜空一眼。

    赵斌一个劲地摇头,而庄金辉他们则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

    其实他们也认为这个灵鹰寨主太过冒失,抱孙子固然重要,可自己的性命就不重要了么?

    凌晨,小黄山下。

    血魔望着山顶那灯火通明的佛教胜地,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

    有仇不能报,它感到憋屈无比,内心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几乎将自己炸开。

    “小红鸟……尽管达到七级,可我依旧没有任何打赢你的把握……哼!先打听打听,看看徐安还在不在这山上。”血魔隐入黑暗之中。

    在暗夜里行动是它最擅长的。

    血魔不敢上山,于是在新建苗寨中连续抓了好几个苗民,但他们都表示不知道徐安这个人,血魔恼羞成怒,将他们全都吸干鲜血,抛尸荒野。

    它在黑暗中急躁地来回踱步,思量着下一步该如何做。

    “有了!老子先问问这里地位最高的蛮子是谁,再看看能不能得知徐安的下落……干娘的,惹怒了老子,哪怕有小红鸟守护,老子也一准把这里的人杀个干净。”

    血魔又随意在寨子逮了个赶路的行人,从他口中问出血央婆婆的住处后,便一口抽干了这人的鲜血,扬长而去。

    此时,血央婆婆不知大难临头,正坐在屋子里逗弄她那些蛊虫,尤其是鲜红色的血蛊王,虽然等级最低,却最受她喜爱,几乎寸步不离手。

    桌子上摆着各类账目和族人资料,可她却提不起兴趣去看上一眼。在族里管了那么多年的事,她感到有些倦了,这些管理上的事,她准备放手给族长和波洛佧去做。

    “唉,老咯,年轻人晚上还忙到修炼,我一把老骨头再咋个修也修不出个正果来,还是洗把脸睡觉吧……”血央婆婆将身上的近百只蛊虫都放到各自的罐子里,然后转身准备去洗漱。可这一转,她惊住了,全身发寒,手足冰凉。身后何时站了一个怪人?他站在那里多久了?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