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322.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三十一章 无敌的姿态

第两百三十一章 无敌的姿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啧啧,老太婆不简单哟。能在身上放几十只蛊而不相冲,肯定学有中蛊之法,你是不是当年的苗王鲁阿思的后人?”血魔没有理会她的震惊,兀自问道。

    血央婆婆一愣,艰难地在脑海中检索了半天才想起它所说的人来,差点没精掉下巴,呆呆地点了点头。

    “喝,当年老子还向那家伙讨过血酒来喝,这一转眼就是他妈的几千年,以前的故人全都灰飞烟灭了……”血魔叹了口气,目光中流露出对过去的回忆。

    血央婆婆一咬舌尖,努力让自己恢复正常,搬了张椅子过来,卑躬屈膝地招呼道:“请前辈上座!”

    血魔也没客气,大大咧咧地坐下。

    “不知前辈是……”她又取了祖传秘方制成的血酒,恭敬奉上。

    “血魔。”血魔回答得很干脆,令血央动作微顿,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

    “原来是血魔前辈!不知前辈来此有何贵干?”她老脸一笑,上面的皱纹全都挤成一堆,令血魔感到有些恶心,同时也对她的血液失去了一切兴趣。

    它接过血酒痛快地饮了一口,直接问道:“老子和徐安的恩怨想必你也知道,我过来就是问问你,徐安他还在不在小黄寺?”

    “徐安?那狗日的早就走了,带了一帮人说是去追杀大人,简直就是不自量力!”血央一听到徐安的名字,表情立刻变得咬牙切齿。

    “哦?走了?他往哪个方向走的?”血魔伸出酒杯让血央婆婆再度为它倒了一杯血酒,饶有兴致地问道:“还有,你和他又有什么恩怨?”

    “徐安走的是北边,好像是一个叫什么什么鹰的寨子吧?至于我他的恩怨,其实与大人也有些关系……”血央添油加醋地将徐安在血云寨与她发生的冲突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遍,毫不留情地将徐安渲染成了一个恩将仇报的小人。

    血魔听完嘿嘿一笑:“想不到徐安自诩正义,原来也是只个伪君子而已……徐平,听到了吗?你弟弟受了别人的恩情,不仅不愿支付报酬,还要灭人家全寨几百口人。听到这样的消息,想必你这个做哥哥一定很失望吧?”

    “请问血魔大人还有什么吩咐?”血央谄笑着问道。

    “老太婆,不错,徐安的仇人就是我血魔的朋友,我送你一样礼物,某些时候或许可以救你一命。”血魔随手丢了颗青红色的珠子给她。

    血央婆婆犹豫着接了过去,发现这珠子很轻,轻的像是没有任何重量。

    “嗯,那我先告辞了。”血魔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消失在窗外。

    “大人慢走!”血央婆婆送走了这个煞星之后,立刻将手中的珠子往地上一扔,拿着血蛊王就立刻离开了房间,一边走一边呼叫波洛佧。

    “孩子,血魔刚刚来过我这里……”

    波洛佧的屋子离血央婆婆很近,正在修炼,闻言二话不说就夺门而出,直奔血央婆婆住处而来。

    两人在楼下的街道上碰面了,波洛佧疑惑地问道:“婆婆,你背后怎么有团鬼火?”

    血央悚然一惊,下意识地抛出手中的血蛊王,尖叫道:“跑!理我越远越好!”

    波洛佧被血央婆婆从小养大,对她的话言听计从,虽然心里有数不清的疑问,却依然在抓住血蛊王后向后狂退。

    “呼!”

    他前脚刚走,血央婆婆背后那团青红色的“鬼火”就燃烧了起来,只一瞬间就将血央婆婆吞噬进去,她甚至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就被烧成了一团灰烬……

    “不!!”波洛佧疯狂地大吼,不顾一切冲了上去。

    这团火焰是血魔随手凝聚,只燃烧了不到一秒就消失不见,他又能挽回什么呢?只能扑到几缕滚烫的灰烬罢了……

    波洛佧凄厉的惨叫回荡在整座联合苗寨,将睡梦中、修炼中的人们都唤醒过来,快速向事发地点集中。

    血魔站在高处用无情的眸子看了一眼,在哭喊声中振翅离去,只留下一声冷笑:“原本也没想杀你,自作聪明的蠢货。”

    血魔向北急速飞行,才飞了没多远就迎头撞上载着潘杜那艘飞船。

    它怎么可能让一艘人类驾驶的飞船在自己眼前这样安然无恙地飞过?

    “轰!”

    一团火焰打在飞船护罩上,将其烧出一个大窟窿,血魔趁虚而入。

    “将飞船停下。”它对掌舵的人说道。

    那位大汉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如言照做。

    船上其他两人也都恐惧地看着它,能一瞬间打破六级护罩,那么眼前这个怪物是……七级?

    他们双腿有点发软,其中一人甚至软弱地跌坐在地。

    但别人怕,潘杜可不怕,他现在正急着抱孙子呢,哪管它什么牛鬼蛇神,都不能挡他的路!

    “兄弟,我跟你讲,老子有急事要去小黄寺,赶紧滚下船去,要不然老子整死你哦!”潘杜面色不善地放出了自己的召唤生物,一只五级巅峰的金鹰,一身羽毛金光闪闪,威势不弱。

    在他看来,这人必定是凭借某种高级道具才破开了自己飞船的护罩,算不得什么真本事,打死他也不相信自己运气能好到赶路遇到七级!

    “呵呵。”血魔莫名地笑了笑,上前一把将那金鹰抓在手里,径直咬破它喉咙喝起血来,而那威风凛凛的金雕却如小鸡仔一般,丝毫不敢动弹,就那么任由自己血液被喝干。

    潘杜这才一脸恐惧,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步步后退。

    血魔吸完金鹰的血,径直走到他面前,也懒得废话,一巴掌打得他颅骨碎裂,当场惨死。

    “族长!”掌舵那汉子看到这残忍的一幕,不禁出声悲呼。

    只见他面色发狠,抱着玉石俱焚的心理,开着飞船就往地面撞去。同时自己取出弯刀,一刀劈向血魔。

    血魔摇了摇头,身上火光大放,一眨眼就将眼前这人烧成灰烬,身下的飞船也是被烧出了一个大窟窿,燃着熊熊大火坠落地面,然后四分五裂。

    天空里,血魔一手抓一个苗兵,在两人的指引下向北方快速飞行。

    如果徐安在场看到这幅景象,肯定感到分外眼熟。

    因为,这就是他在预言中见到的第三幅图!两者一模一样!

    十分钟后,灵鹰寨。

    赵斌突然指着远处黑暗的天空,惊呼道:“你们快看!”

    所有人都看向那个方向,庄金辉看到时浑身一震,使劲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地道:“这不就是预言第三图中所展示的景象吗?我日!那是血魔!”

    “嘘……”阿别桑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没用的,如果血魔不是傻子,它一定从那两个苗兵身上得知了这里的状况……我就知道,那个二笔潘杜出去肯定就是送死。”赵斌苦笑着看了阿别桑一眼,眼神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要给血魔送两个引路人?

    “别看我,我哪知道自己的行为会令预言应验呐!”阿别桑苦笑摇头,吩咐道:“大家都做好战斗准备!通知徐安他们过来迎战!”

    很快,血魔来到寨子上空,看到一片漆黑的寨子,它冷笑一声,手里冒出两缕火焰,直接将左右两人烧成一片灰烬落下。

    “徐安,哥哥都来了,你怎么还不出来迎接?”它大声怒吼,声音回荡在四野。

    其实徐安早就通过血烛得知了血魔的来临,他的队伍也早已做好了战斗准备,如今蓄势待发。

    听到血魔那跨越几个山头的怒吼,徐安倒是纳闷了:你侵占了我哥身体,老子还没发怒,你倒是先发起火来了?

    “血魔……等会看你底气还有没有这么足!”徐安冷笑着收起身后的飞船,喝道:“全员听令,开始执行作战计划!目标血魔,杀!”

    “杀!”一伙人在山林间纵跃如飞,怒吼着冲向灵鹰寨。

    灵鹰寨的战斗正式打响。

    阿别桑开启了自己静心布置的大阵,名叫《**锁天阵》,除了字面意义上的封锁,这个阵法的效果还有很多,比如说削弱敌人增幅友军,只要持着巫文符篆,在这个阵法里都能得到不小的加持,虽说因为时间仓促他只能布置简陋版的,但用来对付一个血魔想必足够了。

    灵鹰寨的苗兵们得知自己寨主被血魔害死,纷纷大吼着放出了各自的灵鹰召唤兽,一时间各种各样的鹰类凶兽充斥天空,五颜六色的元素攻击从它们口中吐出,将血魔彻底淹没。

    再到徐安他们一路赶来,三条五颜六色的灵蛇冲上天空,将元素浪潮中心的血魔捆了个结结实实。

    一切似乎太过顺利了些,徐安等人心生疑惑,看血魔来势汹汹,可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怎么就没有丝毫反抗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众人暗自戒备,牢牢盯着天空。

    有人则警惕地打量着四周,防备血魔突然瞬移或是夺舍其他人。

    然而,灵鹰们一轮又一轮地轰击,甚至都令空中生出了五颜六色的元素乱流,许多属性对立的元素发生剧烈反应,狂乱的爆炸声一波又一波地传来,可那中心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直到它们疲惫不堪地停止攻击,暴乱的元素渐渐散去,露出了……完好无损的血魔!

    它身周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火焰护罩,那火焰,是耀眼的金红色。

    血魔轻蔑地扫视了一圈,微微扭动身躯,轻易就挣断三条看似牢不可破的灵蛇,令下方的戮血队员们都是一阵闷哼,口角淌血,被反震受伤。

    现场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呆呆看着空中的血魔,被它的实力震撼住了。

    哪种气势……虽千军万马,如入无人之境!

    “七级,血魔这家伙竟然达到七级了……”徐安仔细感受着血魔身上若隐若现的气息,得出了一个吓人的结论,心越来越沉。

    “嘿嘿,徐安……没想到吧?我猜你现在的心情……是不是有点绝望呢?”血魔嘴角挂着一丝邪邪的笑容,他凝视着徐安,叹息道:“哎,其实也不怪你弱,要是之前你突然变成七级强者,我也一定会感到绝望。”

    它一步步走了下来,无视周围其他人,眼里只有徐安。

    徐安瞥了任吟一眼,冲她使了个眼色。

    任吟紧张地低下头,开始做灵魂网络。

    这一幕却被血魔敏锐地注意到了,他微笑着看向这位女孩,问道:“上一次我没见过你,你就是徐安请来的救兵活着说为我准备的杀招么?”

    任吟不知所措地后退了几步,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已经联系好了所有戮血队员,只是抽取精神力需要一定的时间。

    血魔一步步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睛,轻轻说道:“现在,我就站在你面前,有什么杀招尽管使出来,我全都接着。”

    任吟害怕地往后退,血魔步步紧逼:“怎么,不愿意?亦或是,不敢?既然如此,那你还是去死好了!”说着,他就要去咬任吟雪白的脖子。“住手!”徐安、阿别桑、赵斌同时大喝,令血魔动作一顿,但也仅仅是一顿而已,它继续往下咬去。阿别桑沉声喝道:“血魔,我去过死亡之城f市,给你带回来一点东西,你要不要看?”

    “哦?”血魔回过头,歪着脑袋看他,问道:“是什么东西?我好像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在那儿吧?”

    “你看过就明白了。”阿别桑取出一支古朴的竹筒,伸手递给它。

    “竹筒上有机关,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血魔似笑非笑地盯着阿别桑,没有去接。

    “嗯,没错。”阿别桑点头,也露出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

    然后,他的手指往竹筒上的机关一按。

    血魔对自己的速度有着绝对的信心,见状正欲闪躲,可那竹筒里面却什么也没有出现。

    它正疑惑,却突然感到双眼一痛,然后全身都陷入了无法控制的麻木状态。“啊!这是什么鬼东西?你对我做了什么?”周围人震惊地看到,血魔的身体从头部开始,竟开始了缓慢的融化,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毒素在腐蚀它的一切。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