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358.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六十七章 地宫、影魔

第两百六十七章 地宫、影魔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团金红色的火焰穿过深渊,越过滚滚岩浆,生生烧出一条通道来到这里,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

    这团火焰一阵变形,最终幻化成一副人形,诡异的是,他的肩膀上长着两个头颅,一个是徐平的,另一个正是血魔的。

    熔岩顺着火焰烧出的通道流入这里,照亮了一小片区域,借着光,徐平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宛如来到九幽地狱,这个地方的气氛阴森诡异,空气中有丝丝不详的黑气在生灭聚散,整个地下空间找不到任何生命存在的痕迹。

    在远处,隐隐可以看到一个巨大模糊的轮廓,一股恐怖的威压从那里传来,宛如在那个方向沉睡着一只来自远古的洪荒巨兽,稍有异动就会使它醒来,降下滔天怒火毁灭一切。

    血魔驱使着徐平的身体向前飞行,随着距离的接近,那个阴影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分明就是一座气势磅礴的巨大建筑!看它的样式,应该是于远古时期修建而成,不知何故沉落此地。

    谁能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会埋藏着一座如此巨大的远古的宫殿?

    徐平震惊地看着眼前渐渐放大的宫殿,他实在难以想象,这座宫殿是如何在地下建造起来的。

    身体像牵线木偶一般被血魔带到宫殿下方的大门处,徐平抬头仰望,这是一座高达百米的巨门,仿佛专为巨人建造,他站在下方就好似蝼蚁一般渺小。

    血魔控制徐平将双手按在大门之上,一股冰寒阴森的气息瞬间从门上传递而来,哪怕是身为火灵之体的他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按着大门,血魔念起了一段晦涩难明的咒语,这些咒语仿佛带着莫大的神力,竟让这百米之高的金属大门猛地震动起来,掀起了地震一般的风波。

    大门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血魔的念咒的声音也愈发吃力,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随时都有可能遭到反噬。

    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突然,大门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吱呀”声,打开了一条细缝。

    血魔就这样操纵着徐平的身体,走了进去,没入黑暗之中。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黑暗中传来一声苍老的叹息,一个干瘦的身影盘坐在大殿正中,注视着进来的血魔。

    这古老的宫殿里居然还活着个人!一人一魔都是毛骨悚然,大惊失色。

    血魔目光闪动,喝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这里的守护者,你想放它出来,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老人的声音带着一股浓重的腐朽之意,仿佛下一刻就会撒手西去,但话语里透出的强大意志却是令血魔皱起了眉头。

    通过气息的感应,它明白这是一位七级强者,而且与它之前的状况有些相似,他是因为寿元将至而跌落到七级的远古强者,全盛时期还不知会有多强。

    面对这样一位强者,它没有丝毫战胜的把握,哪怕是它也能让徐平的身体发挥出七级战力。

    看着眼前的老人,徐平终于明白为什么在第一波怪物降临时,会在弟弟就读的学校出现一只七级怪物,那只名叫洛斯特的怪物本来就是因这个老人而降临,只是不知何故没有降临到这个地下空间,而是出现在骆驼坡的军火库里。

    也许那个军火库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可能其中有通往这里的密道,或许就是专为应对这里而修建的。

    一切的真相早已埋葬在历史的尘埃中,徐平不得而知,但他明白,这个老人就是阻止血魔计划的最后一道防线,自己必须抓住机会来协助他,让血魔的阴谋破产。

    “老前辈,请你务必阻止这个恶魔的计划,晚辈一定会全力配合你的!”徐平向他传出了一道灵魂讯息,之所以不用嘴说是怕血魔听到起了警惕。

    老人没有丝毫回应,也不知听到徐平的传讯没有。

    只见他背后寒光一闪,一把圆润的湛蓝色飞剑冲天而起,如水滴逆行,带着恐怖的波动刺向血魔的头颅。

    这一剑看似简单,却蕴含了某种恐怖的力量,这股力量不是能量攻击也不是灵魂攻击,而是一种类似于意志的存在,感受中如温水拂面,能够抹去对手的一切反抗意志。

    不知血魔如何,总之面对这一剑刚刚出鞘就已经令徐平失去了一切抵抗的意志,只是温柔地看着这柄剑,仿佛在看着自己的情人,甘愿为了她而死。

    “该死,居然是一个领悟了道境的老怪!他全盛时期究竟会有多么强大?圣域?还是神域!”血魔目露惊恐之色,不过它不像徐平那样没有丝毫抵抗能力,而是身形暴退间打出一道朱雀神火,凝聚成剑与那柄湛蓝飞剑硬拼了一记。

    “嗤!”

    如水火相遇,那柄飞剑倒卷而回,而血魔的火剑则是彻底崩溃开来,化成一面火盾挡在前方。

    “这是什么火!”那老者不禁色变,沉声问道。

    “嘿嘿,老子这火可不是凡火,而是九天之上的神火,别说你这区区七级,就算是传奇境也不一定接得下!识相的赶紧滚开,免得待会失手伤了你这把老骨头。”血魔冷笑着说道。

    “神火?这火焰上的确有一股神圣气息,可惜它真正的主人也不算多强,这火焰的威力在你手里更是十不存一。”老者微微摇头,伸出干枯的手指指着血魔,喝道:“有道是水火不相容,老夫浸淫雨水一道数千年,倒也想看看是我的雨水领域更强,还是你这朵偷来的神火更炽!”

    “什么?领、领域!”血魔尖叫一声,骇然大吼:“不可能!你明明已经跌落到七级境界,怎么可以使用领域的力量?”

    老者不答,只是默默擦拭了一下自己的飞剑,目露悲伤之色。

    猛然抬起头,他的面容竟然年轻了许多,短短数秒而已,就从一副衰老将死的摸样恢复到中年时期,然后又是青年、少年、孩童,最终竟然回归到婴儿摸样,整个身体化成一团金光,投入那柄飞剑之中。

    这柄湛蓝色的水滴形飞剑悲鸣一声,似在为自己主人的舍身卫道而悲伤。

    “元神合剑?疯了,这老头一定是疯了!”血魔一边摇头一边后退,最终竟尖叫着向宫殿大门处飞去,准备不战而逃。

    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徐平完全看不懂,他只知道那老头很厉害,能把血魔吓退,但这就足够了。

    只要能阻止血魔,就算是被老头的飞剑杀死也值得了。这是徐平此刻内心的想法。

    血魔化身火焰,飞行速度极快,转眼就来到大门缝隙处,正要逃出去的瞬间,谁知这扇大门却猛然合拢,发出一声惊天巨响,将它彻底震懵了。

    门关了?

    漆黑的大殿中突然下起了绵绵细雨,一柄蓝色飞剑藏身雨水之中,凝聚了整片天地的势,携着滔天杀机而来。

    “好!好一个关门打狗!血魔,今天我看你死不死!”看到这一幕,徐平高兴得哈哈大笑,他的嘲讽令血魔脸色更加难看了。

    “老子绝不会输!既然你想知道你我水火孰强孰弱,那么我就成全你。”血魔怒吼一声,调集起它所能操控的所有朱雀神火,化身为剑。

    “在朱雀神火之下,区区一个残缺的雨水领域又有何惧!”血魔疯狂地大叫,也不管徐平愿不愿意,直接带着他的身体一头撞向老者寄托的飞剑。

    “咦?”

    血魔都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却发现自己像是撞在一团棉花之上,毫发无伤。

    他抬头一看,面前的空气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黑色的面孔,他之前就是撞在这面孔之上。

    这是一张年轻男子的面孔,五官仿佛上天精心雕琢的完美产物,俊美到了极点,一双眼睛虽是黑气凝聚的虚幻,却也可以感受到其中浩若星宇的深邃。

    “你懂得开启阵法的咒语?”这男子盯着血魔,用他那富有磁性的声音问道。

    “小的血魔,敢问您是?”血魔瞳孔一缩,立刻明白是眼前这人救了自己一命,立刻点头哈腰地问道。

    那张面孔双眼一眯,透出一丝极度危险的气息,双唇开阖间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缓缓道:“我问,你答。”

    没有任何的气息压迫,他就是这么一句话,透出的却是一种不容反驳,牢牢掌握主动权的强势。

    血魔双目中有惊骇一闪而过,立刻就跪了下来:“小的知错,小的再也不敢多嘴了!”

    “我再问一遍,你是不是懂得开启阵法的咒语?”

    “没错,小的早年有些机遇,无意中得到了这座监牢的开启咒语。”

    “这么说来,这段时间阵法发生的变化也是你做的?”

    “不是!不是!”血魔赶紧摆手,解释道:“大人您也许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今已经变了天,有一位强大存在控制了这个世界,降下了许多磨难来操练人族……”

    “一位能改变整个天地法则运转的强者?我看上去很好欺骗是么?”那面孔露出了冰冷的眼神,寒意刺骨。

    血魔吓得大叫:“大人饶命!小的绝对没有欺骗你啊!天地的变化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有一位强者掌控了这个事情是确有其事!不信你问我旁边这位人族小兄弟。”

    情急之下他竟然想让徐平帮自己证明。

    “哦?”黑色面孔将目光转向徐平,看了几秒,他嗤笑道:“他是被你夺舍的人吧?还夺舍失败了……作为一个曾经的传奇血族,你就这点本事?”

    “这……只是出了点意外罢了。”血魔满面羞愧,有些抬不起头来。

    “好了,我无意管你们两个之间的恩怨,至于外面的事,我出去以后也会自行去了解……现在,你来地下为我施咒打开牢房吧。”黑色面孔吩咐完就消失了。

    “大人,我有……”血魔正想说些什么,见状也只能尴尬地收回后半句。

    徐平突然问道:“血魔,他是什么境界的强者?”

    血魔转头扫了他一眼,戏谑道:“能毁灭暴风城的境界。”说完便一把抓起面前被定住的湛蓝飞剑,大笑着飞向大殿深处的楼梯。

    任由血魔带着自己飞入下旋通道,徐平始终沉默,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境界,他已经无力挽回了……

    (不,还有一个方法……同归于尽!如果让血魔提前死亡……)

    徐平的目光闪烁不定,说到死亡,不害怕是不可能的,表现得不怕死的要么是虚伪,要么是就是走投无路。

    而他即将做出的选择可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死亡,而是魂飞魄散的消亡,从此烟消云散,世上再无徐平此人……因此,他有些犹豫。

    但是,一想到血魔即将放出一个更恐怖的魔头,暴风城的所有人都可能会被他屠杀殆尽……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他别无选择!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呵呵,没想到我徐平也有有成为英雄的一天……”徐平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喃喃道:“古人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弟弟,妈妈,还有我的朋友们,只要能拯救你们的生命,我不求重于泰山,只求……死得其所。”

    “再见了大家……”

    一丝丝金色的光芒开始出现,徐平流着泪,开始了他的自我毁灭,他要拖着血魔一起下地狱!

    “不……徐平你要做什么?不要!一切都可以商量,大不了我不对暴风城下手就是,你不要冲动!”血魔慌了,在惊恐中大声劝道。

    之前与那位守护者硬拼一记,它本就虚弱的灵魂更是雪上加霜,徐平要是现在选择自爆,它多半也会随着灰飞烟灭。

    “我允许你自爆了么?”

    突然,一道冷酷的声音出现在徐平耳边,如同时光逆转,他只能在绝望中看着自己从自爆中回归正常,然后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封印,再也无法做任何事。

    他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这位神秘强者不会放任自己毁灭他脱离牢笼的希望……

    徐平心灰若死,血魔却是神色振奋,趾高气扬地嘲笑了徐平一番,然后全力赶往那位强者所在的牢房。

    在这座巨大的地牢之中,存在了数以万计的各类牢房,但是都没有活人关押在其中,偶尔可以见到一两具散发着强大气息骸骨,估计这些都是在漫长岁月中老死的犯人。

    一连下到第九层地牢,血魔才在最深处找到了那位神秘强者的牢房。

    这是一间恐怖的牢房,牢门上密密麻麻画满了各类符咒,环环相扣构建出九十九层大阵,完全将里面的空间封死,尽管现在大部分阵法都已经破灭,只剩下十一重大阵,但如果没有开启阵法的咒语,里面的人也绝无脱困的可能。

    令人悚然的是,这里面的存在居然可以隔着九层阵法与外面的人对话,甚至还制服了一位使出残破领域的七级守护者。

    其实如果他想,随时都可以杀死那位守护者,只不过漫长的岁月太过孤独,他留着那个老者也是为了有人能说上话,哪怕是吵架也好。

    但是,这一切已经随着血魔的到来而打破,有了脱困的希望,他也不必留着那位守护者了。

    “大人,在开始施咒之前,我有三个个小小的请求。”血魔跪在牢房门口,诚恳地说道。

    “说吧。”

    血魔闻言大喜,赶紧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低声说道:“第一个请求是希望大人您能够拯救我的灵魂,想必您也看出我现在的状况了,我……”

    “可以。”里面的声音打断了血魔的话,令它欣喜若狂。

    血魔稍微平息了一下内心的激动,继续说道:“第二个请求,小的希望大人能助我凝聚身体,恢复实力……”

    “凝聚身体我做不到,但是我可以帮你把这具身体恢复到七级。”里面的存在再次打断它。

    血魔犹豫了一下,咬牙道:“行!虽说七级有点不够,但只要能活下去就好!”

    “你的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血魔扫了左边的徐平一眼,狞笑道:“我的第三个请求就是,您在脱困之后要帮我抹去暴风城的所有生命,杀死我夺舍的这个人的一切亲人和朋友!”

    “这些都是小事,赶紧做你该做的事。”牢房内的存在没有丝毫犹豫,应下了血魔的请求。

    “小的最后还要一个冒昧的请求……”血魔迟疑道。

    里面那存在不耐烦地说道:“你到底有完没完?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

    “我希望您能发下毒誓,遵守您的承诺,而不是……利用完后就杀了我。”血一咬牙,小心翼翼地说出了内心的顾虑,忐忑地看了牢门一眼。

    “呵呵……怎么,你不相信我?”里面那存在玩味地笑道。血魔一听这话,吓得亡魂皆冒,连忙解释:“不不不,不是,小的只是想让心里更加踏实一些而已……”“呵呵,答应你又何妨?”那声音笑了笑,换了个严肃的语气说道:“我影魔发誓,若不遵守对你的承诺,五雷轰顶,形神俱灭。”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