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370.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七十九章 罪恶之影

第两百七十九章 罪恶之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那些站着的人只能在无尽的痛苦中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影子像获得生命一般逃走,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变成透明,最终完全离开视线,像消失了一般。

    “哈哈,这种感觉怎么样?一定很强大很美妙吧?”暗影残忍的大笑,继续说道:“这还远远不够,没有灵魂的影子只能算是脱缰的野马,如果注入他们的灵魂与血肉,那才算是真正完美的影域。”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心里都泛起了惊恐,一些人绝望地站在原地,另一些人则不顾一切地逃走,想要搏那一线生机。

    “暗影你敢!别忘了你之前发过的毒誓!”徐安怒目圆睁,指着暗影大吼道。

    “呵呵,我又怎么会忘记那个毒誓呢?不伤害你在乎的人分毫……但是我想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是你在乎的?”暗影露出了阴冷的笑声,“相信你们都对此感到很好奇吧?别着急,我有一术,可以从侧面了解到徐安是否在乎你们,如果你是他在乎的人,我自然不会下手,但若不在乎么……那就怪不得我了。”

    那些妄图逃走的人来到地面黑影的边缘,大喜间正要迈步出去,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出不去,仿佛自己已经成为虚幻,只能在暗影的领域中存在……

    逃走的希望瞬间成为绝望,此刻听到暗影所说的话语,他们都将目光投向徐安,只希望自己是他在乎的人,借此免于一死。

    一时间,徐安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焦点,他身上背负的责任,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在所有人都未注意的时候,一丝丝黑影顺着他们的脚缓缓爬上其身躯,又重新将他们包裹,从透明中现形。

    “嘭!”

    徐安身后巨大的黑影突然爆开,炸成无数黑影,又回到众人的脚下。

    “现在,你们的影子已经与徐安产生一丝联系,如果谁身上的暗影护罩消失,就说明徐安并不在乎你的死活,你的全身灵魂血肉都会融入脚下的影子,成为徐安影域的一部分。”影魔嘿嘿笑着解释了自己定下的规则。

    人们可以看到别人的状态,无法看到自己身上的暗影护罩,在得知规则的一瞬间,未知的恐惧顿时将所有人笼罩。

    对于人类来说,这世上最恐怖的就是未知,因此我们才会不断地探索,去试图了解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去试图掌控一切……这都是人类内心的不安在作祟。

    暗影对人性的理解,堪称可怕。

    “第一个会是谁呢?”他玩味地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令大部分都恐慌不已,尤其是那些与徐安完全没有过交集的人。

    他们此刻后悔无比,过去遇到徐安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巴结一番,就算是与他混个脸熟也行,人家连你的长相名字都不知道,能在乎你才是见鬼了!

    于司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因为年龄和天赋的限制,尽管他在末日后非常努力地修炼和杀怪,但实力却依然只有三级,再也无法突破。

    对于徐安,于司伟自然是知道的,但也仅限于“听说”和“传闻”,只知道这是一位光芒万丈、前途无量的天才,与自己这样平庸的人毫无交集。

    今天是于司伟在末日以后所遇到的最艰难的一天,之前在战场的试炼几乎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虽然有所收获但却不足以弥补损失。随后的十公里抉择,他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来,因为以他的潜力,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他曾经设想过,自己回来以后或许会有转机,后来暗影虚伪的保护也让他安心许多。但现在……他却是完全陷入了绝望之中。

    他知道,徐安不是圣人,不可能关系暴风城每一个人的死活,更不可能会在乎自己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他现在心跳很快,尽管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但在内心深处还是存在了一丝侥幸……期待暗影那边会因为黯落的吞噬而出现意外,要是自己运气够好,或许可以不用死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于司伟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状况,内心不断祈祷着,自己的暗影护罩千万不要破灭。

    但是他渐渐感受到了奇怪的气氛,周围的人都以一种惊恐诡异的眼神打量着他,而且注意到他的人也越来越多……最终,这位一直默默无闻的人竟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焦点。

    只是,这种关注却是令于司伟内心冰凉,无限恐惧。

    他的暗影护罩在不断消融!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我为什么会是第一个!我还不想死啊!”在死亡来临的前一秒,一直沉默寡言的于司伟发出了他内心愤怒的呐喊,但却无济于事。

    脚下的影子猛地冲入他的身体,使他像胀气的皮球一般渐渐鼓起,然后就“嘭”的一声,爆炸了。

    暗红的鲜血、腐烂的肉泥、暗黄的骨渣、干瘪的内脏……于司伟的身体竟像是死去数日的腐尸一般,失去了一切生命精华,四处炸开。

    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变成了一堆五颜六色的有机物,散落在周围的地面上,冒着腥臭的热气,看上去无比恶心。

    于司伟死了,但他的影子却违背物理规律留了下来,那是一条比周围黑色更加显眼的影子,在地面一阵小跑。跳进徐安脚下的影子中,融入了进去。

    “不!我明明不希望他死的,我明明是在乎他的……为什么?你骗我!”徐安痛苦地盯着地面的影子,对暗影怒吼道。

    暗影冷笑一声:“你真的确定么?既然你在乎,那我杀了他为何没有违背誓言?天劫又为何没有一丝要出现的迹象?”

    一句话说得徐安面无血色,心底最后一丝怀疑和侥幸也随之破灭。

    于司伟的死亡仅仅是开始罢了。很快,一连串象征着死亡的的“嘭嘭”声就接连响起,且愈演愈烈,此起彼伏。

    在死亡的阴影之下,人性的善恶展现得淋漓尽致,除了少数人默默等待自己死亡的命运,大部分人都开始了怨毒的谩骂。

    “徐安!我们明明见过好几次,为什么我还会死?”“徐安你这个自私的小人!”“只管你和你亲友的安全,却不顾我们的生死?我死后一定不会放过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人群像炸了锅一样,汹涌沸腾。

    “不!怎么会这样……呜呜……不!”徐安跪在地上,脸色惨白,看着那一道道爆开的身影,只能无助地悲泣。

    每一个人的死亡,每一句谩骂都仿佛在他的心头狠狠刺上一刀,他的脑海已经不能思考,他的意识再也无法运转,此刻内心只剩下无边的自责与悔恨。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自己会不在乎这些一起在暴风城生活的同伴?

    徐安自责悔恨,同时也感到迷茫,无法理解。

    难道自己的心是冷的吗?看似随和容易相处,其实内心去高傲居然于千里之外?是这样的吗?

    从未有这样一刻,徐安是如此地对自己感到陌生,稀里糊涂地生活了那么多年,结果却是完全不了解自己?

    “死去的人越多,我给予的伪领域就会越强大!一边是一群自己不在乎的平民百姓,一边是唾手可得的强大力量,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该如何去选择。”暗影盯着徐安,邪恶地笑着:“我相信你也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绝妙的变强机会,对吗徐安?哈哈!”

    “你给我闭嘴!”徐安暴怒地咆哮,顾不得眉心火辣辣的疼痛。又是一道血目神光射过去,将暗影的胸口击出一大片碎影。

    “呵呵,没用的。虽然你可以用血脉神通伤到我,但也仅仅是些无关紧要的伤势罢了,而且我今天也逃不过被吞噬的命运,就算被你重伤又如何?”暗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任由徐安用神光来回横扫。

    血目神光的消耗是极为恐怖的,短短几次扫射而已,徐安就虚弱地停了下来,体内血之力几乎完全枯竭。与此相反,在他背后不断有影子融合加入,他的实力也在不断变强,快速飞涨,那道影子也再次开始膨胀。

    “呵呵,人都死得差不多了。”暗影满意地笑了笑,说道:“影子的融合可以为你开启一个伪领域的雏形,但是这仅仅是我为你准备的第一份大礼,现在是第二份:融影炼术。”

    “所谓融影炼术,就是将别人的秘术通过他们影子所记载的信息偷学得来,一般情况下很难成功,但若能成功融合蕴含了他们灵魂与血肉精华的影子,则会容易很多。总之有了这种秘术,以后你就可以学到数之不尽的秘术,想想是不是觉得很兴奋呢?”暗影笑道。

    通过暗影的话语,幸存下来的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分明就是一种邪恶的术法,虽然强大,却是从死尸身上掠夺最后一丝价值,令人不禁心生厌恶。

    “现在,我就为你示范一下,这个融影炼术该如何去做,过程是非常美妙的!”暗影哈哈大笑。

    然后,徐安看到自己身后的影子出现了一丝丝扭曲的波动,然后从中冲出一个影子来。

    “先选一个已融合的影子,然后用你自己的影子去炼化他,然后替代这个影子来控制他的灵魂,最后用他的灵魂附体在你的影子上,就可以发出这个影子的最强一击了,是不是很简单呢?”暗影一边说一边控制徐安的影子做示范。

    只见徐安的影子不受控制地分出一部分,幻化成一张大口,一口吞下这只影子,然后在其中不断地咀嚼炼化,最终气息猛地一变,与之前那枚影子有了相似之处。

    随着这团影子回到徐安脚下的本源之中,他立刻就感觉到自己脑海中多出了一种技能的使用方法,只不过很是模糊,仿佛只具备使用的本能,而难以理解其中的奥妙。

    情不自禁地,他伸出一只手,弹指打出一道寒冰之气。

    “砰!”“砰!”

    很神奇,这道寒冰之气凝而不散,被他打出后在远处连续爆炸两次,将两小片区域都笼罩在一层寒气之中。

    很明显,这应该是灵魂商店里的某种技能,看上去等级应该也不会太低,却被徐安以这种方式“偷学”得到。

    要知道,灵魂商店里的技能都只是一团记忆而已,除非是自己购买,否则是极难偷学到的。

    现在,场中剩下的就只有戮血战队成员、王钧等三位七级、零星几个与他认识的进化者,至于其他人,全都是肉身爆裂、灵魂被困、影子被吞,尽数死亡了。

    地面到处都是血迹,四下堆着一滩滩烂肉碎骨,无数硕大的变异蚊虫凶兽四下飞舞,在血肉堆间穿行不休,欢快地振翅飞舞着,仿佛在为这一场血腥的宴会而欢呼。

    预言中的场景至此全部应验……天幕被黑暗领域染成纯黑色,下方大地破碎、生灵涂炭、血流成河,完全是一副人间地狱景象。

    “好了,你也别尝试去违背誓言引动天劫了,我不可能会让你成功的。”

    突然,长久沉默的黯落终于开口说话了。

    暗影发出一声声疯狂的尖叫,似在拼命对抗黯落的吞噬,但两者的力量悬殊实在太大,它最终只能无奈地被黯落一指点碎,完全吞噬。

    地表的黑暗完全消失,一个俊美至极的青年出现在半空之中。他全身**,身上每一道线条、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的完美,就像一件无缺无暇的珍贵艺术品,可以令观者痴迷。

    黯落一挥手,一袭华美的黑袍出现在他的身上,配合那张冷峻的面孔,透出的是震慑人心的威严与冷漠,宛如一代帝皇,气势吞天。

    “三千年的等待,此刻终于圆满,恢复正常……只可惜可惜人世已变,曾经在乎的一切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烟消云散,我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黯落看着自己双手上的纹路,眼中有着一抹挥之不去的惆怅。

    沉默了一会儿,黯落对徐安说道:“徐安,原本我对血魔承诺的第三个条件就是杀光你和你的亲友,可我这影子却发下毒誓不会伤害你,这样一来我对你动手就会引来天劫毁灭。不过我虽然不能伤你,但你用眼睛伤了我的影子,必须给予惩戒。本座今天就剥夺你以后使用眼睛的权利,不达到传奇,你就再也没有资格使用它们。”说着,他对准徐安眉心一指点去。

    只见徐安脚下的影子瞬间分裂出一成,顺着他的双腿如蛇般攀爬游走,很快就来到了他的脸颊,宛如一道黑色条纹纹身。最终,这条纹路停留在徐安的双眼,横着形成了一条类似眼罩的阻碍。

    就在这一刻,徐安的双眼失去了一切光明,他的世界从此陷入一片黑暗。

    不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能有什么黑暗能比得上他内心的绝望?

    自己间接害死了四千人……那一个个身体爆开的画面深深镌刻在他的脑海,那一句句临死前怨毒的话语不断回荡在他耳边。

    既然一切都失去了颜色,看不见,或许更好。

    现在的他,无颜去面对任何人,也不敢去看自己同伴的双眼,看不见正好。他只想将自己藏身于黑暗,不想与外界有任何交流,毕竟自己骨子里只是一个冷漠的人罢了。

    无论再怎么表现得热情与亲密,但内心深处还是不将任何人当回事,既然如此……索性不再与别人交流!

    王钧悲伤地看了一眼周围的那些秽物,对其他两位七级说道:“面对这么大的打击,我怕这孩子的心灵会彻底崩溃。”

    “说实话,我真的很意外。之前我都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但他居然会在乎我这样一个陌生的人。”赤雨摇头叹息。

    赵斌来到徐安面前,叹了口气,劝道:“不要被眼前的挫折打败,不要中了暗影的圈套!”

    “徐安,世界有多残酷,我们就该有多坚强!”顾灵一把抱住徐安,拍着他的后背轻声说道:“真正的坚强是当所有的人都认为你崩溃的时候,你还可以振作!证明给他们看,好么?”

    然而,徐安的呼吸声却越来越重,他的全身都开始了剧烈的颤抖,全身冷汗淋漓,浸湿了身上的衣服。

    “走!走……我,我快控制不住了,我又要发狂了……你们快点走啊!”徐安一把推开顾灵,大声厉喝。

    赵斌一看到徐安的症状,立刻惊呼道:“不好!是血脉变身的后遗症……大家离他远点!”“好像不止是血脉变身后遗症……”王钧呆呆地说道:“你们看他身后的那些影子,似乎趁着徐安处于无意识状态而开始反客为主了?”众人一惊,下意识就往地上看去,果然看到徐安的影子已经涣散成了千军万马的影子,宛如一只只张牙舞爪的妖魔,将怨恨集中在了他们这些幸存者身上。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