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397.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六章 惊世元婴

第三百零六章 惊世元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庄金辉呆呆看着这支恐怖的修真者大军,差点没把下巴惊掉。

    徐枫激动得浑身颤抖,它辛辛苦苦拼了性命才达到七级,这地方随随便便就冒出几千个,还让不让人活了?

    就连徐安也是吓了一大跳,虽然他早就料到这里强者如云,但没想到自己预见的第一波人就没一个低于七级的!更可怕的是,那些修真者中八级、九级的气息也不少,甚至那三位带头的全都是传奇境界!

    面对这样强大的一个世界,现在的地球简直脆弱的不堪一击,光是眼前这一支势力就足以在地球成为绝对的霸主。

    想到这样的八个世界将在未来与地球融合为一,徐安不禁感叹,果然不愧是大劫!如果个个世界都有这样的水准,到时候地球一方还真的很有可能是最弱小的世界,处境极为危险。

    面对这样可怕的云海界,徐安之前因排行榜而获得的那一丝自傲顿时荡然无存。

    “现在我们怎么办?直接逃走吗?”徐枫悄悄传音问道。

    徐安点头:“当然要走,如果被这帮人发现我们是外来者,你觉得我们还走得掉吗?”说话间他已经取出一张高级随机传送卷轴,一把撕开。

    传送卷轴闪过一道白光,无数繁复玄奥的阵纹于短短两秒钟的时间里弥漫开来,铺设成了一道巨大的阵法。徐安他们被阵法笼罩在内,一股庞大的传送之力猛地出现,若无意外,他们将被传送到数百里外的空旷处。

    “且慢!”“道友请留步!”

    见徐安他们意欲传送离开,玄鸣和老酒鬼都着急了,纷纷出声高呼,希望可以挽留。

    同一时间,元慈却出手了。

    只见这白发老道轻轻一甩拂尘,顿时从中射出两根白丝,这两根白丝在空中不断放大,最后竟形成了两座巨大的阵法,其中一座猛地盖在随机传送卷轴形成的阵法上方,另一座则竖立在他身前。

    这个时候,徐安他们终于完成传送,在白光一闪间消失不见。

    然而,他们下一秒就颇为狼狈地从元慈身前门户般的阵法里跳了出来,惊呼下坠间又被一股柔和的气流托住。云海之上的空气中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压迫力,使他们无法利用风元素浮空。

    阿嗅一脸惊慌,而徐安和庄金辉脸上都浮现出一抹骇然,他们从未听说过传送还能被扭转的,这白发老头的手段简直逆天了!

    老道士这一手不仅吓住了徐安他们,更是令后方数千修真者再次陷入哗然,惊叹于元婴期强者的通天手段。

    “两位小友,别急着走啊,”老酒鬼见徐安他们传送后又被元慈引来,不禁长舒口气,摆出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说道:“老夫见两位小友面相奇异,天赋异禀,不知师出何处?”

    徐安两人无言以对,只能沉默,而徐枫则装成灵智未开的宠物,老老实实趴在徐安肩膀上,不敢去看那三位传奇强者。

    元慈见两人迟迟没有反应,经过了一番观察后感觉有些不对劲,顿时喝道:“你们两人没有达到金丹期,是何人把你们从下界带上来的?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位小友,你的眼睛怎么被人施了魔道邪术蒙蔽?”

    听到元慈的喝问,徐安他们心中凛然,有心出言解释,却又考虑到口音问题而不敢开口,只能保持沉默。

    从元慈透露的信息来看,这里应该是云界无疑了,没有达到金丹期的修真者似乎根本就没资格上来,而金丹对应的就是七级至九级这个阶段,怪不得这一伙修士全是七级以上。

    “你这老头,这么凶干嘛?可别吓着两位小友……”玄鸣一把拉开老酒鬼,故作温和地道:“两位小友莫怕,我是正道青芦剑宗的玄鸣剑仙,是绝对不会伤害你们的。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有没有宗门?”

    徐安愣了愣,不明白他们为何对自己两人的师门感兴趣,但他们确实没有什么宗门,对于“进化者”也并非直属,于是徐安便摇了摇头。

    “没有?”玄鸣一见徐安摇头,顿时喜出望外,眉毛一扬,当即语重心长地劝说道:“小友啊,出门在外没有个门派依靠怎么能行?不然被人欺负了都找不到人帮你出头!看在咱们有缘的份上,我郑重邀请你加入青芦剑宗,要知道我青芦剑宗可是整个云海界最强大的九宗六派之一,门内强者无数,修炼氛围浓厚,最重要一点……”

    玄鸣心虚般地四下扫了几眼,偷偷在徐安和庄金辉耳边传音道:“咱们青芦剑宗可是整个正道门派中公认的美女第一多!你们要是加入青芦剑宗,以后的终生大事老夫给你们包了,道侣介绍到满意为止!”

    听到玄鸣自以为很有诱惑力的条件,徐安和庄金辉不禁哑然失笑,心想这位传奇强者怎么像个市井小民一般,一点架子都没有。

    他们不知道的是,修真界的元婴期与普通的传奇完全不同,元婴期是需要领悟某种“道”才能修成。受各自的“道”影响,每一位元婴期的性格都很鲜明,许多都是像玄鸣这般放浪不羁、生性洒脱的性格。

    听到玄鸣提到道侣,徐安顿时想到了戒指里的顾灵,脸上笑容转化为满脸苦涩。

    他真的很想问一问,你们门派可有令人死而复生的法门?

    但庄金辉和徐枫还在身边,他不能拿他们的生命打赌,谁知道这伙修真者在得知自己三个来自其它世界后会做出什么事情?也许会直接灭口,很可能会进行搜魂,甚至对他们作为棋子进行控制也不是没有可能。

    于是,他依旧只能沉默。

    随后,酒鬼也进行了劝说,将自己宗门的诸多好处和优点一一道来,但徐安两人始终不口不言。

    这下,谁都明白他们肯定有问题了,气氛顿时陷入紧张。

    “不到金丹期修为,却如此诡异的出现在这里,身上又带伤,还一直都不说话……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玄鸣皱着眉头,眼神似两柄锋利的神剑,盯着庄金辉的眼睛。

    老酒鬼冷笑道:“老实交代吧,否则就算你们不说,我也有办法得到你们脑海中的一切信息。”

    面对数千名强大修真者眼神的压迫,尤其是三位元婴修士还散出了恐怖的精神威压,令两个连七级都没到的少年满头大汗,脸色苍白。

    徐安捏紧了拳头,内心苦涩,这种有口难言又被逼迫的感觉,太难受了。

    “哼,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夫就用神识探探你们的神魂。”老酒鬼冷哼间,一股更加恐怖的精神力波动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一白光凝聚的人形从他眉心走出,一步步迈向庄金辉他们。

    徐安一惊,把心一横,便要开口说话。

    事到如今,对方已经开始怀疑,开口与否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我们……”他刚刚开口,天地突然之间就发生了可怕的异变。

    一股股黑气凭空滋生,一道道紫电在空中游走,一股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庞大压力出现在天地之间,许多金丹前期的修士甚至身形不稳就要栽倒下去。

    “小心,是乌云老魔头!”“结阵!”“稳住,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这里瞬间被一大片乌云所笼罩,场中顿时一片混乱,雷电在空中胡乱劈着,令那些金丹修士难以结成阵势,三名元婴各自取出武器法宝,严阵以待。

    在这混乱之中,徐安他们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之前那银甲小人的声音:“哼!你们几个真是给我添麻烦!老子让你们白天的时候赶紧走,结果你们三个却通通在云海边上悟起道来,引来了这群苍蝇。”

    “前辈恕罪,我们也是情不自禁就陷入了那种状态,不是故意的。”徐安解释。

    “老子当然知道你们不是故意的!原本我可以直接断了你们悟道的过程,但破坏别人机缘造化这样的事太过歹毒,不是我乌云的行事风格,不然你们哪能这么顺利地悟道?没老子保护,你们早被那些感知敏锐的妖兽给吞下肚里去了。”

    徐安和庄金辉闻言,心里都是一阵感动。

    这位前辈与他们没有任何瓜葛,却肯出手帮他们驱散妖兽,保护他们在悟道中途不受打扰,这番恩情实难报答。

    乌云顿了顿又道:“虽然老子不怪你们,但我徒弟即将突破,容不得丝毫打扰,这伙人既然是你们引来,那就必须由你们引走,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

    “前辈,不是我们不想这么去做,只是你之前说过我们口音上的破绽,如果开口岂不是就露馅了?”徐安焦急道。

    “放心,我知道你们有口音等诸多破绽,所以在你们悟道后特地炼制了两枚玉佩,玉佩里记录着云海界的许多基本常识,你们可以用神识查探。而且只要你们将这两枚玉佩带在身上,说话口音就会被改变为海界一隅的方言,不过你们加入宗门后还是尽量少说话,以免被人发现破绽,千万不要太过靠近返虚境界的老怪,这玉佩拦不住他们的神识。”乌云说话间,两枚乌黑透亮的玉佩突然出现在徐安和庄金辉眼前,两人大喜,赶紧一把抓住,套在脖子上。

    庄金辉嬉笑道:“徐少侠,你听老夫现在口音如何?”

    “二货,”徐安一巴掌拍他脑袋上,略显兴奋地说道:“这下我们就可以加入宗门开始修真了,也不知我们的体质能否修真?毕竟是修炼过的……”

    “不用担心,我们只是修炼了血脉而已。如果把修真视作一种功法,只要属性不相对,应该不会和血脉发生冲突。”庄金辉分析道。

    “嗯,希望如此。”徐安点了点头,随即一脸忧色地说道:“小庄,我担心我们无法加入同一个门派,如果分开,你自己小心。”

    庄金辉叹了口气道:“唉,要是你能解除堕落者状态就好了,那样我们就能通过灵魂商店进行联系。”

    徐安苦笑摇头,自己始终无法与别人联系,实在是命运弄人。

    “徐安,你们加入门派,那我怎么办?我要不要也找个宗门加入?”徐枫突然问道,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让两人头冒冷汗。

    徐安一指头弹在它脑门上,喝道:“你一只蚂蚁还加入门派?怕是刚刚接近山门就被人家当做入侵的妖兽给杀了。老老实实跟着我吧,到时候我为你弄一份兽类修真的法门来就是了,这个世界的修真文明如此发达,应该会有这种东西。”

    “好极了!”徐枫顿时眉开眼笑。

    这时,庞大乌云的中央突然传出一声怒吼:“乌云老贼竟敢伤我?”

    听声音,应是玄鸣被乌云偷袭受了伤。

    “老贼受死!”玄鸣怒喝:“七罡天剑,天枢绝命式,赦!”

    他话音刚落,只见乌云中猛地升起一头巨狼,这巨狼浑身由无数剑气组成,神威凛凛如天神贪狼星君下凡,活灵活现地咆哮一声后,猛地往下一扑……

    “轰!”

    巨狼出乎意料地炸成无数剑气,每一道剑气都附着一道贪狼图案,威力骇人无比。漫天剑气四下一绞,乌云中心区域顿时被绞得破破烂烂,露出了里面战斗的四人。

    玄鸣的那些剑气并未消失,在清理出视野后,只听他一声大喝,无数剑气顿时万剑归宗,融合为一柄三寸小剑,带着巨大的贪狼幻影刺向一身黑袍的乌云道人。

    同一时间,元慈和老酒鬼也都发动了恐怖的攻击。

    老酒鬼的攻击方式非常奇异,只见他猛地灌下一大口酒,一口酒水喷在半空形成一幅繁奥的金红色大阵,随后提起酒葫芦咕嘟咕嘟大喝起来,仿佛腹内有个无底洞,待肚皮圆圆滚滚之时,深吸口气,一下子喷出一条绵延不绝的水龙,而水龙穿过红色大阵后,竟猛地化为一条红色的火龙!这条火龙身上鳞甲须发俱全,简直就如同一条真正活着的神龙,它发出一声高亢的龙吟,巨尾一甩间向乌云道人猛地扑去。

    元慈甩出拂尘,口中急速念咒,只见拂尘猛地变大,其上三千白丝化为漫天的阵法,重重叠叠竟合为一座威能恐怖的大阵,道道银光在空中铺展开来,将整片天地化为一座牢笼。金剑劈刺、枯藤缠绕、黑水腐蚀、雷火灼烧、紫砂轰击……法阵一时间催动无数刻好的阵纹,催发出一道道恐怖的攻击,将乌云道人彻底淹没。

    一时间,贪狼剑气、狂龙吐火、五行大阵齐出,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过论威势,元慈的大阵比其他两位元婴都要厉害得多,似乎境界要比另外两人要高。

    然而,面对各种法术攻击,乌云道人却哈哈大笑,整个身体“噗”地崩解为一团乌黑的云雾,就这样在三位元婴眼皮底下消失不见。

    他这一消失,三位元婴铺天盖地的攻势瞬间落了空,像是一拳打在棉花堆里,难受至极。

    “人呢?”酒鬼四下张望,脸色难看。

    玄鸣狠狠盯着乌云道人化出的那团云雾,驭使剑气将其撕成碎片,气道:“又被他逃了,该死的乌云化身!”

    “这乌云狡猾多端,来偷袭之前必定早有准备,我们这样追下去估计也拿他无法,除非安排陷阱,等他上钩。”元慈收起大阵,说道。

    老酒鬼摇头:“那乌云心狠手辣,软肋就只有他徒弟一个,连他老家乌云村被人端了都不出面,我们威胁不了他的。”

    “说来也惨,那乌云村与世无争,却因乌云道人而受牵连,生生被人夷为平地,上下千人无一幸免……也不知是何等势力,竟如此心狠手辣。”元慈悲悯地叹了口气,为那乌云村的数千条人命而悲痛。

    酒鬼提起酒葫芦喝了一大口,也是叹道:“唉,一入修行深似海,从此因果不由天。说是修真,却有太多人堕了旁门左道,挣脱不得。”

    “还有完没完?别总像个娘们一样唉声叹气,赶紧解决了这两个小子的事,咱们继续搜查乌云的下落。”玄鸣冷着个脸,走向徐安两人。因为刚才的失败,他现在心情很不好,如果徐安两人还是支支吾吾,他必然要用残酷的手段搜魂以查清这两人的来历。

    在他看来,这两人出现在乌云道人逃遁的路上,很可能与乌云有着联系。谁知,玄鸣刚刚来到徐安面前,就看见这位少年冲他拜了一拜,恭敬地说道:“晚辈徐安,见过前辈!方才不答前辈问话,实在是因那乌云道人在旁而不敢说,毕竟他轻而易举就能杀了我们。”听到徐安这番话,玄鸣顿时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喝道:“赶紧把你们遇到乌云的始末说与我听,不要试图在一位元婴修士面前说谎。”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