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401.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章 拜师

第三百一十章 拜师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云界之南,这里的浮岛相比其他地方要显得更为细碎,同时也更加坚固,大多黑秃秃一片,寸草不生。

    如果类比地球,这里就是地球上的荒漠。

    然而,就是这样一片环境恶劣的荒漠地带,却有着一个其他区域无法替代的优点——矿产丰富。

    无论是修炼用的各种灵石,还是各类用以炼丹、炼器用的宝石,亦或是打造神兵利器所需的矿石,这里都一应俱全。

    而素以炼器著称的落炎宗就坐落在这片荒漠的深处,这里对于炼器师而言,是最理想的天堂。

    在一大片碎石带的隐蔽角落里,有着一座似两座大山拼凑而成的浮岛,两条遍布火焰的蜿蜒山脉中间,是一条被雾气笼罩的山谷,在夜空下显得灯火通明,远远可以看到有许多修士在里面来来回回地飞行,在深夜也依然显得忙碌无比。

    “徐师弟,这里是就是我们落炎谷的宗门了。”

    走下山谷角落里的接引台,负责带徐安回来的那位金丹后期向他介绍道。

    这位相当于九级强者的金丹修士年纪不大,约莫三十出头的样子,浓眉小眼,看上去倒挺朴实,只是脸色有些蜡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烈的灼热之气,仿佛一个大火球。

    虽然已经尽量远离,但是站在他身边的徐安感觉依然很炎热,浑身上下大汗淋漓。

    不愧是九级啊!

    徐安内心感叹,地球上目前都没有一位灵魂猎者达到九级,而在这云海界,九级仅仅算是小辈中的高手罢了,真正的强者还得是元婴期、化神期修士。

    最可怕的是,地球上不足百位的七级,在云界仅仅是最底层的存在罢了……

    至于在整个云海界都站在巅峰的炼神返虚境界,徐安则很好奇,好奇这一境界的修真者到底具备怎样可怕的实力,也好奇拥有浩瀚精神力却跌落到传奇的青叶与这一界的巅峰人物比起来,孰强孰弱?

    巅峰强者之间的大战,想想都令人激动。

    在见识了这云海界的强大之后,徐安对其它几个世界也充满了探索的**,甚至都有些期待那最终的碰撞到来之时了。

    (现在距离倒计时结束还有一年零十一个月,不知那时的我又能达到什么境界,是否有资格参与那些巅峰强者之间的大战?)徐安内心汹涌澎湃,下定决心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两年时间对于徐安、对于地球上的人们而言都太过紧迫了,需知云海界的这些元婴强者大部分都是经过上百年的修炼才达到这一境界,而炼神返虚境界的巅峰强者,无一不是经历数百年的积累才有今天的成就,那些慢的甚至花费上千年时间才达到这一境界。

    不过修真有“悟道”这个特殊的门槛,很多瓶颈哪怕仅仅差上一丝,也足以把人困上数百年。如果是走灵魂商店那套修炼血脉的路子,估计速度会快上很多。

    但自从徐安选择加入落炎谷这个门派的时候,就已经相当于选择了一条两者兼修的道路,他不确定这两种能力会不会冲突,但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师弟,今日天色已晚,你先在这间屋子歇息一晚,明日会有人带你去见炎丘师叔,师叔会安排你拜师等事。我还有要事需要处理,告辞。”这位师兄一路疾走,将徐安带到一间破旧的小屋门前,快速说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多谢师兄带路。”徐安目送他离去,转身进屋。

    这是一间满是灰尘的屋子,也不知多少年没住过人了,房屋的天花板和四壁都有许多透光的细缝,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徐安摇了摇头,身在一个满是强者的异界重地,他自然不可能随意拿出帐篷之类的道具,若是被人用神识扫到,发现这些东西不是云海界之物,自己可就暴露。

    无奈,他只能一屁股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这时候也顾不得脏了。

    此刻双眼失明,徐安无事可做也只能坐地上修炼。

    “嗯?我体内怎么又多出了一种血脉?这是一支……黑暗属性的血脉?”

    略一感受,徐安顿时发觉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体内似乎多出了某种黑暗的力量。

    结合自己那物种血脉,很显然,那支黑暗元素血脉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觉醒了,估计是在他白天悟道的时候。

    “可惜,我在别人的地盘里也不好打开灵魂商店,这一支血脉只能暂时放着了,等我什么时候确保安全了再购买相应的功法。”徐安暗道。

    他摇了摇头,压下内心的好奇,开始默默修炼起《冰之奥义》来。

    现在徐安体内的血之力已经相对达到饱和,如果再继续修炼下去就会面临突破,但是在目前还没了解修真与血脉之间关系的情况下,他显然不能擅自突破,目前只能修炼其他血脉。

    这一修炼顿时发现了不同。

    云海界的元素本就浓郁无比,作为这一界的顶级势力之一,落炎谷里的修炼环境比外面更甚十倍,山谷里飘荡的浓雾正是凝聚成实质的元素,与森林里那些普通的七彩雾气不同,这种白色的雾气更加高级,被修真者们称作“灵气”,可以满足任何属性的修炼需求。

    这样优越的环境,再加上他那庞大的精神力,双管齐下,徐安的修炼自然事半功倍,一直落后于血之力的冰系力量终于开始了缓慢地增长,从五级渐渐迈向六级。

    就这样,徐安陷入了一片空明的修炼之中,时间缓缓流逝。

    第二天清晨,徐安是被一道冰冷的声音吵醒的。

    “达成第四条和第十条奖励,获得六级兑换券八张、六级随机礼盒两个、七级兑换券一张、七级随机礼盒两个!越级击杀七级怪物两百零一只,奖励六级兑换券二十张、七级随机礼盒二十个!越级击杀榜第88名,达成第二等级奖励,奖励两张六级兑换券与两个七级随机礼盒!”

    一连串的奖励声在脑海中响起,差点没让徐安的修炼走火入魔。

    可惜,他虽然心痒,但也只能强行忍住。

    “看来得找个隐蔽的地方处理一下灵魂商店的事才行……”徐安暗自思忖。

    不止是兑换这些奖品,这些六级七级的东西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其实也没什么吸引力,他主要是想查看灵魂商店给出的任务,同时看看动态地图能不能在这个世界正常显示。

    至于武器装备这些东西,处在一个以炼器著称的宗门,徐安怎么可能会傻到自己去买?身处宝山,自然要好好利用起来。

    这时,徐安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随后响起“笃笃”的敲门声,他赶紧起身把门打开。

    “吱呀……”

    随着腐朽木门的开启,门外刺眼的九彩阳光顿时照射进来,令徐安不禁眯起了眼睛。

    门外站着一个娇俏的小仙子,她看上去不过豆蔻年华,却出落得清新水润,没有那种“黄毛丫头”的感觉,身着一袭淡蓝色纱衣,头发盘成双平髻的发饰,额前留着可爱的齐刘海,此刻正睁着一双好奇地大眼睛盯着徐安。

    “你就是新来的师弟吧?快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女孩问道。

    “在下徐安,不知姑娘芳名是?”

    徐安努力模仿那种文绉绉的谈话方式,未免得有些生硬。

    “我可是你师姐,不许叫我姑娘!你这新来的怎么一点规矩也不懂?”女孩像被踩了尾巴的老虎,顿时板着脸叉着腰喝道。

    见徐安被自己唬得一愣一愣的,她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拜了拜手道:“也罢,姑奶奶我宽宏大量,暂且饶了你这次,下不为例啊!”

    “呃……好吧,师姐?”

    “诶!小师弟真听话,”小姑娘顿时眉开眼笑,一双眼睛笑成了两枚弯弯的明月,她拍了拍馒头般的小胸脯,故作豪爽地说道:“以后有谁敢欺负你,就报上姐姐的名字,我叫秋露,记住了吗?”

    “徐安不敢忘。”徐安笑了笑,感觉这小姑娘倒是挺有趣,问道:“师姐,你来是要带我去见炎丘前辈对吧?”

    “没错,师弟真是聪慧过人。”秋露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越看这小师弟越是顺眼。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主殿。”

    徐安当即跟上。

    “秋露小师妹。”“小师妹你后面这小伙子是谁啊?怎么那么面生?”“小师妹,这人就是咱们落炎谷新来的师弟?”“我听说这新来的似乎叫徐安?”“这徐安实力也太差劲了吧?连金丹期都没到,他是怎么上来的?”“的确奇怪!”……

    走在这人来人往的落炎谷中,不是有一些年轻一辈的弟子像秋露打招呼,大家都对新来的徐安感到好奇,只是对于他的实力有些瞧不起。

    徐安算是明白秋露为何喜欢被自己喊做师姐了,因为这一路过来还真没人喊过她一声“师姐”,这姑娘似乎是这里最小的一位弟子。

    两人走了十几分钟,这才穿过狭长的山谷,来到两座山脉的交界处,这里屹立着一座座宫殿,其中最宏伟的当属那座高达百丈的大殿了,高度几乎与下方的山脉一样。

    九色朝霞为宫殿披上了一层神秘的纱衣,站在这大殿下方,可以深切地让人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升起敬畏之心。

    秋露和徐安如同两只蚂蚁,迎着朝霞,沿着山脚开辟出的台阶拾级而上,就这么走了数分钟才最终进入大殿内。

    步入大殿,徐安为自己感受到的景象吃了一惊。

    大殿两侧分别伫立着三根通天巨柱,巨柱上浮雕着无数修士炼器、斗法、搏杀的画面,一幅幅一幕幕,这些画面竟都在不断变幻着,上面的人物活灵活现,极为传神。

    在大殿的四壁和穹顶,则刻画着一只只奇异的凶兽,炎龙、金凤、狻猊、趴蝮……神话中的巨兽于天穹大战,打得日月无光,天昏地暗,令人咋舌。

    至于大殿的最深处,则屹立着一只巨大无比的炉鼎。

    这只大鼎造型奇异,竟有九足九耳,每一足一耳,都是不同的凶兽浮雕,其上更是雕刻着无数玄奥的花纹,整体仿佛一复杂到极致的大阵,散发着铺天盖地的威压。

    在徐安的感受中,这股威压几乎可以与自己在契约空间经历的那种天道威压媲美,其等级也不知有多高。

    然而,这一切固然神奇宏伟,但与那炉鼎中竖立的兵器相比,却是萤火比之皓月。

    没错,在这座高达百米的巨大炉鼎中,正竖立着一柄直插整个大殿穹顶的……巨刀!

    这一把造型夸张到极致的霸气砍刀,双面开刃,似刀又似剑,一眼看去就感觉锋利无比,刀身通体暗红,仿佛沾染了无数神魔的鲜血,其上光洁没有丝毫划痕,也没有丝毫阵法符文的痕迹,从刀尖到刀柄浑然天成,并非拼接而成。

    徐安在第一眼看到这把刀的时刻,它就成了他意识中的一切,哪怕是影魔设下的壁障也无法阻碍这把刀将它完整的样子,和一些基本讯息,印入徐安脑海。

    “什么!戮血……这把刀居然叫做戮血!!”徐安内心汹涌,激动异常,恨不得仰天大吼。

    这一把巨刀,竟然与他的戮血战队重名!

    戮血巨刃,人族古圣器之一,在历代主人手中曾斩杀过不计其数的强大存在,有狂暴的洪荒巨兽,有凶残的域外魔族,有恐怖的虚空神族,它经历的战争数不胜数,在人族开疆拓土的初期饱饮神魔之血,立下了赫赫功劳。经历了一个个时代,随着一代代主人相继死去,这把神兵却丝毫无损,最终在一场大战后流落虚空,数万年前被落炎谷的立宗先祖偶然寻到,供为镇宗圣物,作为最强底蕴。

    正是因为它的存在,这个宗门才能屹立在征战不休的云海界,存留至今。

    因为,每一次敌人攻入这里,在看到这柄巨刀之后都会一言不发地离去。

    此刀,有灵!

    当初若不是落炎宗老祖,它早就陷入一险地毁灭了,落炎宗于它有救命之恩,它便承诺护佑此宗万年。

    然而,现在距落炎宗老祖将戮血插入大鼎早已过去数万年,却始终无人能将这把刀再度拔起,若是有人能带它再次开启征程,它很乐意再度开展一次波澜壮阔的惊世杀道之旅。

    没有想到,徐安万万没有想到,这落炎宗竟有如此神兵镇压。

    他呆呆看着那把巨刀,几乎可以听到其内刀灵疯狂的咆哮。它想要杀戮,它渴望饱饮强者之血,它希望自己再度名震星宇,血染诸天!

    这是一把刀的不朽战意。

    这战意之强烈,足以让一切感受到的人热血沸腾!

    可惜,它的气息太过内敛,没有散发丝毫,引不来外界的绝世强者。而在云海界又无人能撼动它,更找不出一个能使用它的人,其它宗门虽然垂涎却也丝毫无法,时间久了,也就绝了心思。

    然而,那些云海界的强者不敢打这刀的主意,此刻如同蝼蚁般站在戮血巨刃下方的徐安,却在心里升起了前所未有的渴望,他渴望自己能拥有拿起这把刀的力量,渴望自己能满足这把刀的渴求,持着它奔向星辰大海,杀通九天十地,纵横寰宇,无敌于世!

    “小家伙,我能感受到你内心的冲动,野心不小。”

    正在徐安压抑自己情感的时候,他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了一道霸气无比的男子声音。

    徐安一惊,问道:“莫非您是……”

    “我是戮血。”那声音轻笑了句,鼓励道:“你渴望将我拿在手里,征战天下,我也未尝想走出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但光有决心是不够的,现在的你,连靠近我百丈范围都做不到,又怎么可能撼动我?努力变强吧,不择手段地去变强,强者之路从来都是染满鲜血的死亡之路,对自己对敌人都不可有丝毫仁慈。我期待你将我拔起的那一天,届时我会让你感受到……什么,叫做无敌!”

    “戮血前辈……”徐安激动得浑身颤抖,略微定下神后,坚定地道:“您放心,我会在走向强者的方向不懈努力,总有一天,我会把您拔起来,带您老出去抖抖威风。”

    一切终归平静之时,徐安却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两个人,他们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一个是秋露,另一个则是面貌冷峻的炎丘。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醒了?”秋露惊呼道。

    “咦,居然能在半刻钟内醒来?看来这小子的天赋确实不错,我到时低估他了。”炎丘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徐安迷迷糊糊地盯着他们,“嗯……怎么了?刚才发生的是真实的吗?”“当然是真实的……”秋露忍着笑意,说道:“不过你也别太激动,那把老爷刀每见一次新来的都会自动告诉他们一些东西,希望他们能将自己带出去云云,并给予很多鼓励……可你想想啊,咱们修真最强也不过是大乘期,但古代有大乘期的时候,那些至强者也尝试去拔过,但都无一例外地失败了……既然大乘期都无法将它拔起,你说我们有希望拔起它来么?”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