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405.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修真生活

第三百一十四章 修真生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突然,黯落脸色一变,喃喃道:“不过是杀了一个传奇初期的家伙而已,居然冲出这么多强者来追杀我?这些人简直疯了……不过,就凭你们这群乌合之众也想追到我?做梦!”

    黯落冷笑间,云海界受伤的分身猛地消散了影子,身体化为虚无消失,那些落炎谷的强者惊怒中尽力搜寻,却再也没有找到这个诡异的敌人,这场追杀只能作罢。

    “徐平。”黯落仿佛自语般说道:“你弟弟的踪迹我已经知晓,他目前不在这个世界,似乎混得还不错。你就不必担心了。”

    “徐安……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空中传来一声低沉的呢喃。

    此时此刻,徐安正在查看动态地图。

    动态地图能够在云海界使用,也算是个意外之喜了,他已经把地图升级到最高层次,可以查看整个世界的面貌。

    “这……究竟是谁干的,手笔也太大了吧!”徐安震惊地看着云界的全貌,无数的浮岛并非毫无规律的漂浮,而是相互之间存在了隐晦的联系,组成了一个类似诸天星宿的超级大阵!

    盯着这座无比复杂的庞大阵法,徐安感到一股寒气从心底冒起。如果它被激活运转起来,会具备多么恐怖的威势?

    经过仔细观察,徐安发现这阵法的核心之处,赫然正是九阵宗的所在!

    “看来,布置这个阵法的人,应在九阵宗无疑了……小庄,希望你能足够小心。”徐安不禁为自己的好友担心起来。

    一旦身份暴露,他们可就真的完了,在那等存在面前,他们没有任何机会。

    “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九阵宗看看……”徐安下定决心。

    趁着这大好的机会,他大肆购买了许多物资,有防护的道具,有补充能量和疗伤的药品,有一些威力巨大的一次性武器,几乎将灵魂全部花光才停手。

    “现在,让我来看看灵魂商店新增的任务会有哪些内容。”徐安购买完毕后,打开了私人任务的界面。

    界面上显示的任务很少,就两条。

    一、解除堕落者身份。击杀十位九级堕落者,或击杀十名金丹期修真者,支付十万点黑色灵魂达成。

    二、组建主神军队。曾经的主神空间培养的许多主神战士,其中一些由于种种原因流落云海界,地图上标注有他们的位置,击败他们,你就能唤醒他们的记忆、掌控他们的生死。累积击败十位主神战士,你将获得主神兵符,可以以军符为根基构建军队。

    看着这两条任务,徐安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解除堕落者身份是他目前所急需的,因为这样才能与自己的战友进行联系,击杀十位金丹的难度虽然不小,但他也不是没有完成的可能,只是需要慎重下手,以免提前暴露。

    而组建主神军队这个任务所包含的信息量就大了。

    主神战士,指的就是像他这种在轮回世界待过的人,没想到竟然会有主神战士流落在异界,得知这个消息,就算灵魂商店不提,他也会选择去见见这些与他有过同样经历的人。

    经历过主神空间那可怕磨难而不死的人,无疑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如果真能获得主神兵符,他准备将这些人都拉入自己的戮血战队,为日后的九界碰撞增加一些自保的底蕴。

    又查看了灵魂商店一些修改过的部分,徐安便开始修炼起来,努力炼化着他灵魂中的洛斯特魂晶和新增的冰刃魂丹。

    没过多久,岛上的传送阵突然亮起了光芒,秋露的身影出现在其中。

    原来,宗门内那些强者追杀黯落分身无功而返,现在要找徐安去了解事情的经过。

    随着秋露再次来到大殿,这一次等待着徐安的却是足足三十一位元婴期,八位化神期,甚至还有两位炼神期强者。

    几十双强者的眼睛盯在徐安身上,眼神或冷漠、或怀疑、或淡然,不一而足,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徐安。”两位炼神期强者中,名叫“赤鸿”的那位率先开口,他就是之前在三昧真火中救下徐安的人。

    “你应该知道我们找你来是做什么,速速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详细道来,若敢有半分虚假,休怪老夫无情,直接搜你魂魄查看!”

    徐安自然不敢怠慢,于是便将心中早已编好的故事说了出来,大抵意思就是:乌云不喜欢自己的双眼,于是便用一件神秘的宝物封了他的双眼,让他以后不再用眼,谁知这件宝物却另有蹊跷,乌云的行为无意中放出了其中的封印的魔头,结果酿成今天的悲剧。

    “魔头?它的确自称影魔,看来应是古代的某个大魔头,实力不怎么高,可是却诡异万分,实难对付。”赤鸿不禁皱眉。

    另一个炼神看着他:“那我们该如何处理?总不能就这样放过影魔吧。”

    “我们还能怎么办?”赤鸿无奈摇头,道:“影魔速度极快,身形诡异,只要躲入有暗影的地方,几可堪称不死不灭,我们又能怎么处理?”

    听到赤鸿话语里的无奈和妥协,众元婴修士都炸了锅,议论纷纷。

    “赤鸿师叔,万万不能就这么善罢甘休!”“师叔,如果放过他,我们宗门威严岂不是成了笑话?”“师叔,炎绝师弟岂不是白死了?”……

    “你们有谁能找到影魔?又有谁能杀死他?”赤鸿大声喝了句,令大殿内安静下来后,又解释道:“不是我不要脸,而是这样的对手太过难缠,如今形势不必当初,整个云海界都是风雨飘摇,为了一个影魔不值得我们花太大力气,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大家都回去修炼,为最后那天做准备。”

    元婴们都很是无奈,但又不敢违抗赤鸿的命令,于是便纷纷离去。

    “这些小家伙,一个个总是那么好斗,”赤鸿摇了摇头,叹道:“那影魔也当真了得,面对我等数十人追杀,依然从容逃走,就算再遇见一次我还是没有擒住他的把握。”

    “这也是好事,影魔算是让他们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受此刺激,若他们能在修为上有所突破,一切都是值得。只是可惜了炎绝那小子,刚突破元婴就身死道消,唉!”另一位炼神强者叹息一声,摇了摇头,离开大殿。

    人都走光了,赤鸿看着徐安,问道:“你……还要不要再拜一位师傅?”

    徐安闻言立即摇头摆手:“算了算了,刚刚拜师就发生如此悲剧,也许是我命中犯冲,没那个福气……”

    赤鸿闻言也是苦笑,算起来炎绝的死与这个刚入门的小子也有莫大的关系,甚至可以算作是他间接害死。但大家也都没有责备徐安,修真一途充满了各种艰险磨难,被人杀死只能证明技不如人。

    “不重新拜师也好,我估计没人愿意做你师傅。”赤鸿摇了摇头,临走前对秋露道:“把宗门内的规则告诉他吧,他没有了师傅,你们这些师兄师姐还是要多帮衬些。”

    秋露连连点头应是,赤鸿说完便化作一道虹光飞走了。

    现在,大殿里就剩下秋露和徐安。

    “你啊你,让我怎么说你好?我一转身,你就把自己师傅害死了……”秋露无语地看着徐安,不过她也明白这并非徐安所能左右的,因此话语里也没有多少责备的意思。

    徐安只是摇头苦笑。

    “好了,现在我便与你说说咱们宗门的规矩吧,这原本该是你师傅教你的事务……”秋露嘀咕几句,带着徐安往外走去,开始讲述起落炎谷的规矩来。

    在落炎谷,一般新进门的弟子都需要去宗门的矿场做三年矿工,宗门有一套专门的功法,可以让人在挖矿的同时也兼顾修炼。不过,如今的非常时期,自然不可能让弟子在矿场里虚耗光阴,于是这一条便缩减为一周。比起锻炼,体验的成分更多。

    做完矿工之后,落炎谷弟子面临的下一个挑战就是做一周的炉火工,这炉火可不是用木材之类的东西生出,而是以自己金丹中的本命真火来加热炉子,会非常难熬。当然,宗门内有许多特殊的火焰,只要你能收服,就可以免受金丹放火那份苦。同样的,之前是要做上三年,而现在却只是一周。

    完成炉火工的磨砺之后,落炎谷弟子就要开始学习打铁了,待打铁熟练之后,便开始独立铸造兵器,所有男性弟子都是这么一边铸造兵器一边修炼,无一例外。

    “我再跟你说说千星阁。”秋露指着眼前那座巨大的阁楼建筑,介绍了这座建筑的作用。

    原来,千星阁就是落炎谷存放功法的场所,这里放置这落炎谷从古至今积累的上百套修真法门,数千修真法术,旁门左道更是不计其数。

    “走,我们进去。”秋露带着徐安进入千星阁,让他在看守的老头那里拿了枚令牌。

    上到二楼,有三个房间,分别挂牌:“道藏”、“术法”、“杂学”。

    来到道藏房间,秋露指着书架上摆放的一枚枚玉简,介绍道:“这些都是一套套修真的基础法门简本,需要一定的门派贡献值才可以换取,不过这里都是最低级的修真法门,最多只能修炼到元婴,除了那些准备自创法门的前辈,一般没人会来兑换这里的东西。”

    “门派贡献值?”徐安疑惑看着她,他是第一次听说这玩意。

    “没错,宗门不可能白白为我们提供好处,想到有所收获自然需要付出,门派的贡献值就是我们对于门派价值的一个衡量标准。换取贡献值的方法有很多,比如为宗门锻造兵器、蕴养法宝,比如接受并完成宗门发布的一些任务等等,甚至是修炼有所突破都能够获得门派贡献值,你刚刚获得的那块玉佩就是能够自动记录门派贡献值的工具。”秋露耐心解释。

    “还能接受任务?”徐安吃惊,在他看来,接受任务不是佣兵门干的事情吗?

    “是的。”秋露点头,道:“宗门的任务一般都是让我们去采集某些矿石或药材,有时候也让我们去猎杀一些妖兽,偶尔会悬赏某些魔头的性命,甚至有极少的几次,直接悬赏覆灭某某宗门。”

    徐安暗自思忖,看来云海界的修真体系已经极为发达和完善了,怪不得强者那么多,估计很大一个原因就在于宗门内公平良好竞争机制吧?整体氛围轻松自由,只要付出就能即时得到收获,付出越多,好处越多,大家无论是修炼还是做事必然都会充满干劲。

    接下来,秋露又带徐安去楼上参观了一番。

    来到最顶层,这里陈列着整个落炎谷最顶尖的修真法门、法术,乃至一些机关傀儡、调蛊制毒、养尸炼鬼等旁门左道。

    与楼下的繁杂不同,道藏房间里仅仅有着七**门,用特殊的金色玉简记录着,就那么漂浮在空中。

    这已经不是简化版的法门了,而是完整的七大顶尖法门,每一个的价值都无可估量。在玉简的下方刻画着一套复杂的阵法,一道光柱将它们尽数罩在其中,徐安甚至都无法太过靠近这阵法,只能隔着三四米远的距离用精神力查看。

    《金剑九决》以金丹淬炼金剑,锋锐难挡,第九剑大成之后,杀纯阳只需一剑!

    《燃灵真经》以逆天手段夺万物之灵性,燃灵化仙,遇神杀神。

    《寒光转魂**》需要一种特殊的“极冥寒光”才能修炼,以寒光炼魂,使神识具备可怕杀伤力,神识一扫之下,万物冰封!

    《六炎曜日》需要六种不同的强大火焰才能修炼,以六炎之阳炼体,使肉身至阳至刚,难以毁坏,举手投足间便散发无穷烈焰,万物飞灰。

    《焚天阵图》以己身为阵基,以火系灵兽之血画焚天图,成九九八十一道阵图,同时配合心法,上可焚诸天,中可烧人魂,下可灼幽冥。

    《九兵血煞神纹》以血炼煞,以煞纹身,成无上杀道神纹,肉身之强堪比神魔,血煞最能惑人心智,九神兵威能惊天动地,各具妙用,亦可成大阵杀敌,乃战场之极术。

    《暗魔黑瞳》用众生的负面情绪炼就双眼,使双眸具备穿透人性的力量,炼到高深处,一个目光即可令对手临阵倒戈,一个眼神即可令百万大军臣服。

    徐安专心查看这七**门的说明,虽然只能看到名称和简短的说明,心中却是翻起了波澜。

    强!太强了!

    与这些成系统的法门比起来,自己肚子里那点货色就是渣!

    七**门,让徐安最心动的无疑是《九兵血煞神纹》,因为与他的属性相契合,又能强健**,还可以蛊惑人心,虽然看上去不是最强,但无疑是最适合他的。

    其次的话,就是《寒光转魂**》以及《燃灵真经》,它们一个可以改变灵魂,使得神识具备强大杀伤力;另一个则是可以夺取万物之灵性,威力巨大。

    但是一看价格,这七**门所需的门派贡献值没一个低于一万的,最贵的当属燃灵真经,足足需要三万多点贡献值,不知道猴年马月才凑得齐。

    “秋露师姐,请问极冥寒光是个什么东西?在哪里能获取呢?”徐安问道。

    “你看上寒光转魂**了?”秋露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算了,极冥寒光只有北方极点才有,而且都是混杂在其它危险的光芒之中,你一个金丹都没修成的小家伙,怕是刚刚看到极光,它们就已经跑得没影啦。”

    “极光?这玩意怎么捕捉……”徐安顿时感觉一阵头大,光哪里是人类可以掌控和捕捉的?他实在佩服创造了这法门的那个人,居然能想到把一束光来作为武器。

    “你以为极冥寒光怎么捕捉?当然是用大阵了!极冥寒光是有灵性的一种光,不像其他的自然光那么死。”秋露说道。

    接下来,徐安又随着秋露去其它两个房间逛了逛,走马观花般将里面的法术和旁门左道看了个大概,也在其中发现了一些极其强悍的法门,不过徐安真正看中的只有一个——蛊分身。

    所谓的蛊分身,就是以血液为引,将自己的生命烙印在蛊中,先是建立起一丝微弱的感觉,最后可以做到真正以心驭蛊,视角共享什么的,完全可以当做一个小分身,在很多不方便的情况下都可以借蛊出手。

    不过,这套旁门左道也需要两千门派贡献点,徐安现在可是一点都没有,自然也就只能下楼了。而后,徐安又跟随秋露去了万物殿,在里面看到了大批大批的落炎谷宝物,什么飞剑之流的法宝数不胜数。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