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407.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冰雪奇缘

第三百一十六章 冰雪奇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阶段炼气对于如今的徐安来说非常简单,考虑到自己已经觉醒了黑暗系血脉,他选择用黑暗元素来修炼真元力。其实相对于血脉或是其他法门的修炼,真元力的属性要均衡得多,也正是如此,修真者们才能同时使用多种不同属性的法术。

    与徐安不同,一般情况下大家修真入门阶段都是在海界修炼,如果按照正常速度,根据不同人的体质和天赋,炼气圆满需要一至三年时间。

    而云界的修炼环境显然要比下面好上几十倍,再加上徐安原本就浑厚的根基,这个时间可以缩减到十天左右。

    十日炼气,这对于旁人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徐安按照玉简内记载的炼气法门,开始冥想丹田,进行真气的修炼。

    这里所说的真气,其实就是那些凡间武夫所使用的真气,只不过他们功法简陋,只能通过锻炼肉身来反哺丹田蕴养真气,本末倒置之下自然进境缓慢,很多人习武一辈子都达不到炼气的门槛,甚是可悲。

    随着徐安的冥想,他的丹田内渐渐出现了一缕黑雾,随着时间的流逝,外界灵气不断涌入他的身体,使得这缕真气逐渐发展壮大。太阳远近交替轮回,当第九次黑夜降临之时,终于将整个丹田都填满,达到了炼气境界的圆满。

    “没想到时间比我估算的还要短一些。”徐安满意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却听到肚子传来“咕噜噜”的响声,让他不禁愣了一下。

    这九天以来,徐安滴水未进、粒米未沾,腹中早已是饥肠辘辘。

    随意买了些食物,徐安坐在浮岛的悬崖边上,在热风的吹拂下,一边吃喝着地球科技时代特有的某些美食、饮料,一边看着眼前焚烧了整个世界的无尽火海,配合那迷蒙的九彩月光,倒也别有一番风情。

    孤独地吃完晚饭,徐安将手中餐盒随手丢入下方火海,开始准备筑基的事宜。

    筑基需要进行一次全面的净体,一般都是由各自的师傅出手帮忙,一遍一遍地用真元为他们祛除杂质,留下一个纯净的肉身。如果没有师傅或者师傅不在身边,那么就只能用筑基丹来进行筑基了,不过这种丹药霸道无比,使用者会承受漫长而极致的痛苦。

    然而,这两种方法都不是徐安想要的,他需要更彻底的筑基,比如……以影域罚身,以怨灵洗魂!

    之所以会选择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进行筑基,是因为徐安想为自己以后淬炼金丹打基础,毕竟他选择的是两条难如登天的道路,落炎谷数千年来都没人能成功炼成的两种金丹。

    而他的影域和怨灵,恰好又带着黑暗力量和无穷煞气,正好拿来筑基。

    当然,这样特殊的筑基方式,所用到的筑基法门也与云海界不同。

    灵魂商店里其实有很多关于修真的商品出售,从筑基到金丹的法门一应俱全,不过与云海界的这一套很不一样。其中的金丹法门徐安只是扫了眼就不再理会,都是很普通的那一类金丹,毫无优势。至于金丹以下的法门就不同了,炼气、筑基、炼体、凝脉,关于这四步修炼方式,灵魂商店里足有数千之多!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极为普通的法门,而然最好的那几套却让徐安吃了一惊,着实惊艳了一把。

    其中,有一种筑基的方式很特殊,是用传奇以上强者所具备的领域来进行筑基,效果甚至比元婴强者出手还要好。按理说这两种修炼体系风马牛不相及,但却有人将其归纳总结成了一套筑基的方法。拥有影域的徐安,在经过了一番仔细研究之后,果断将其买下。

    至于用怨灵洗魂那招,却是徐安自己想出来的……在他看来,血煞金丹既然对煞气要求那么高,那么自己灵魂若是染上煞气,成功的机会或许能增加不少。

    徐安之所以会这么疯狂,主要原因就是在见识到云海界的恐怖实力后内心升起了一股渴望变强的紧迫感,他至今仍然清晰记得自己在乌云道人的洞府外见到那三千七级时的震撼心情,那一个个庞然大物般的宗门,那一位位超乎想象的强者,像一座座大山,压在徐安心头。

    眼前的和平终究会结束,两年后与这样一个强大的世界对抗,地球人的命运又会是怎样?是具备一定的自保之力,还是毫无反抗能力地被屠戮?徐安很难乐观起来,因为修炼到了后期想要获得进展是非常困难的,很多时候一点小小的模糊就能把人一直困住,数百年无法突破。

    就算地球上的幸存者们涌现出了大批的九级、甚至传奇强者,但面对云海界的返虚修士,他们又能翻起什么波浪?再多人也罢,不过是翻手就被镇压毁灭的可悲命运。

    战争,永远掌控在最强的一小撮人手中,到时候的世界大战,说是众生的浩劫,其实更是这些世界最强者的巅峰对决。

    地球的整体实力难以提升,但完全可以在至强者的境界和数量上与其他世界比拼,如果自己拥有颠覆所有人的力量……

    庄金辉、顾灵,徐安先后两次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和爱人惨死在自己面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庄金辉已经被复活,顾灵灵魂未灭也存在复活的希望,但是下一次呢?下一次可能就是彻彻底底的魂飞魄散,到时候他拿什么来拯救自己在乎的人?

    “不想随波逐流,被动地去接受悲剧,我只有成为强者……来吧,被我害死的怨灵们,你们报仇的机会到了!”徐安怒吼着打开了灵魂的防线,将影域中的怨魂全部释放了出来。

    怨魂们畅快地大笑,蜂拥着冲向那颗黑红色的灵魂,它们等这一刻已经太久太久了……

    “嗯。”徐安一声闷哼,感觉整个人像被一支铁蹄大军踏过,又似被无数尖针刺在身上,前所未有的痛苦瞬间就剥夺了他一切的意识,“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早已扭曲的怨魂们为了报仇无所不用其极,它们深知自己无法杀死徐安,于是便用尽手段来让他蒙受痛苦。一时间,怨魂们撕咬、侵蚀、撞击……徐安的灵魂虽然比它们任何一个都要强大,但敞开防御之后就像被马蜂爬满的大象,毫无抵抗能力。

    这一场灵魂的碰撞一直持续了三天,这三天时间对于徐安而言仿佛三个世纪,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来而不崩溃的。

    不过有付出终有回报,怨魂们在疯狂摧残徐安的同时,它们身上所带有的那种怨气和煞气也逐渐渗透进入徐安的灵魂,这种来自绝望心灵中的黑暗气息拥有极为特殊的力量,可以使徐安的灵魂更加坚韧、更加紧密,为他日后凝聚魂丹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还有一点,这些怨魂在发泄心中长期压抑的憋屈怒火之后,心态有了很大转变,不再像过去那样憎恨徐安,其中一部分甚至彻底恢复清醒,成为了比较正常的灵魂。

    “这就是煞气?居然可以影响人心。”

    感受着意识里不时会跳出来的暴躁与癫狂,徐安用自己强大的掌控力强行压住,自语道:“既然灵魂已经洗刷完毕,现在该轮到身体了。”

    之前在黑暗元素世界时,影域曾被传奇级别的怪物破坏过,但后面又被降临的黯落给修复完全,甚至威能还更加强盛一丝。

    话语刚落,他脚下的影子就猛地扭曲扩张开来,最终形成了一朵巨大的黑莲花影子,不断往回收缩,颜色也在不断变深,最终完全凝聚在徐安的脚下。黑影从脚底蔓延而上,淹没小腿、大腿,然后从腰臀一路往上,最终将徐安整个包裹起来,化成一个人形的黑茧。

    传奇级别的黑暗力量开始向徐安体内渗透,并按照那一套筑基之法开始运转起来,可如此强大的黑暗之力又哪里是如今的他所能承受的?被黑暗接触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些奇怪的感觉,似火烧又似冰冻,麻痒中带着酸胀,痛苦无比,渐渐的,他皮肤上甚至渗出了一些脓水,那是肌肉被腐蚀融化的症状。

    徐安只是咬着牙,默默承受着黑暗之力侵蚀所带来的痛苦。

    这影域筑基的确折磨人,但比起用这种方法筑基所带来的好处,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在筑基结束后,他可以直接炼体凝脉成功,达到可以凝聚金丹的标准,跳过旁人所需的十年积累,一步登天。

    在徐安体内,影域的力量并非扩散式地渗入,而是在他的掌控下纷纷钻入那一条条无形的经脉中,在溶解里面堵塞的污秽之物的同时,也在强化着这些经脉韧性、拓展它们的宽度,为日后运行强大的真元力打下基础。

    这一套筑基的法门与普通的炼体凝脉完全相反,是先强化经脉,再以经脉为管道输送领域的本源之力来炼体,无论是效率还是强度,都远非一般的修炼法门所能及。

    花费一天时间,徐安全身已经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黑色秽物,甚至都在他体外结成了硬壳,地面上也流了一滩黑黄色的液体,阵阵恶臭随风挥发在空气里,很是令人恶心。

    当所有经脉都被清理完毕,周天贯通的时候,徐安全身一震,出现了比之末日降临那一刻、初来到云海界那个时候更加强烈的感觉!

    像是扯去了蒙在眼前的墨镜、挣脱了沉重无比的枷锁,周围的一切都清晰地反馈在徐安的感知中,空气中小虫飞舞的每一次振翅声,火焰燃烧所引起的气流变化,脚下浮岛那一丝丝极轻微的移动……无法去形容这种感觉,只能说徐安的感知瞬间暴涨了许多倍,甚至可以模糊地感觉到这个世界运行所产生的“道”的轨迹,如果潜心冥想,说不定可以再次进入悟道的状态。

    他仿佛一台刚刚接入互联网的电脑,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拓展了太多太多,许多新奇的领域已经向他敞开了大门。

    之前徐安的感知处于入微阶层,而现在已经迈入新的境界“洞察”,拥有这个境界的感知,双眼的作用已经不是那么重要,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可以用来沟通天地,感知周围世界的一切,非常神奇。

    打通了周天经脉之后,徐安便开始了最后一步“炼体”。

    影域的力量顺着那一道道经脉在他身体里穿行,被输送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进行强化改造。与灵魂商店的强化不同,那是由外而内地增强,这次筑基却是由内而外地从根源改变体质。

    为了让这次改造更为彻底,徐安还开启了基因锁,以绝对的理智来控制黑暗之力的渗透,确保全身上下无一遗漏。

    在这样的修炼中,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六天过去,徐安的筑基终于进行到了尾声……

    忽然,静止的黑茧突然晃了一下。

    “咔嚓……”一丝丝裂纹出现在黑色甲壳的表面,最终“嘭”地炸开,露出了里面赤身**的徐安,他的道袍早就被影域的黑暗力量腐蚀干净。

    徐安呼地从一地污秽中站起,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皮肤光滑玉润,肌肉扎实饱满,每一寸的线条都堪称完美。

    经历了这次筑基之后,他的身体愈发强大,若是再度对上曾经那只青铜僵尸,他有信心在不开启基因锁的状态下,一拳就将它打趴下。

    除了肉身强度的改变,此刻徐安体内还充盈着无比浑厚的真气,如果再近战时把真气灌注到拳头上,会带来更加强大的力量增幅,若再开启基因锁、加上暗劲等技巧所带来的提升,他都无法想象自己这一拳会达到什么层次。

    但他有自信一拳轰杀那曾经只能仰望的七级。

    除此之外,徐安这段时间还炼化了冰刃的魂丹,同时洛斯特的魂晶也炼化了大半,他的灵魂在“量”方面已经超越了绝大多数七级,只是本质尚未提升,只要凝聚金丹、达到七级,必然会一飞冲天。

    冰刃作为一只强大的冰系怪物,徐安吸收它的灵魂后,明显感觉自己对于冰系力量的掌控力增强了不少,而且还意外地获得了一个远程冰冻的技能,可以对自己精神力范围内的敌人实施冰冻。

    一切处理完毕,他穿上新的道袍,抬头望向远方,该动身了。

    传送阵光芒一闪,徐安消失不见。

    落炎谷,此刻正处于一股剑拔弩张的状态,护山大阵已经开启,弥漫在天地间的恐怖威压令人窒息,所有人都是一脸戒备地望着天空,身周法宝漂浮,做好了攻击地准备。

    在那护山大阵外的天空,黑压压地悬停着无数战船,旌旗招展,无数修士如军队般聚集在船上,只待一声令下,就向落炎谷倾泻死亡的战火。

    徐安一来就看到这样一幅景象,不禁吓了一大跳,连忙向其他人询问。

    听到别人的讲述,徐安脸色越来越古怪。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当初随意的一指……

    他误导三大宗门前往北极的极寒冰宫,谁知那里却沦为吞噬人命的恐怖魔窟。三大宗门,数千人的队伍,却在冰宫里折损了大半,只有极少数人能逃出,现在还有很多人被困在其中。

    而其他两个宗之所以会如此兴师动众地前来,一副要发动战争的样子,实在是这次事故源于落炎谷一方的失误,触动了不该触动的东西,拿到了不该拥有的宝物,最重要的是,他们还独吞了!

    青芦剑宗和九阵宗损失惨重,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自然震怒,在与落炎谷远程协商无果之后,赫然集结人马杀了过来,要逼迫落炎谷低头,重新分配宝物。

    若是按照以往,落炎谷遇到这种事情一般都会选择谈和,但这一次不知何故会失败,也许是宝物价值太高,也许是有恃无恐,甚至可能是因为大劫将至而不愿“资敌”,毕竟大战若起,谁知道以后谁和谁是敌人。

    徐安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后,心情有些复杂,自己一来就害得云海界损失惨重,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他心里同时也对极寒冰宫有些好奇起来,想到自己渴望修炼的寒光转魂**需要极冥寒光,而这种东西只有北极才有,他不禁生出了前往北极的心思,到时候去那冰宫瞧瞧,说不定能捞着些好处呢?“赤冥,你落炎谷害我九阵宗六百金丹惨死,三百余人被困,这个帐你说该怎么算?”一位满头白发的独眼老头从九阵宗阵营走出,冷漠地盯着下方阵法中的落炎谷掌门,赤冥真人。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