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414.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三章 门背后的世界

第三百二十三章 门背后的世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徐安取出代表身份的玉佩给红月老祖过目,然后从容解释道:“弟子是接了宗门的一个任务后,得知在极北有一种纯阳血煞,于是便动身前来探寻。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眷顾,没想到竟真被弟子寻到这里,用纯阳血煞成功炼就一颗血煞金丹。”

    红月老祖点头,感受着这山谷中残留的纯阳气息,皱眉问道:“那血煞呢?不会全被你用光了吧?”

    徐安点了点头。

    “糊涂,糊涂啊!”红月愕然看着他,顿足叹息,“你可知纯阳血煞的珍贵之处?整个云海界可就只有这一处,全部用来修炼金丹实在太过浪费了,若禀报宗门,完全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

    “弟子知错,请前辈责罚!”徐安做出一脸惶恐的样子,欠身一拜。

    红月叹息一声,道:“罢了罢了,这不怪你,是命数。宗门多出一名血煞金丹也是好事,我已在玉佩里留了血煞金丹后续修炼的法门,以及与之匹配的九兵血煞神纹术,算是与你的奖励。你一定要勤加修炼,不可懈怠。”

    徐安惊喜地查探了一番这玉佩,里面果然如言多出了两部修行法门,除了九兵血煞神纹,那血煞金丹的后续法门更是可以一直修炼到纯阳!

    其实整个云海界元婴之后的修行道路都差不多,金丹悟道孕育元婴,元婴斩破金丹出世,领悟道之意境改变灵魂,将灵魂炼成元神,而后盛极而衰进入返虚,以至阳之精淬炼肉身成就纯阳,当灵魂也淬炼完毕后便是大乘了,之后可以选择引动天劫,若度过便是散仙,但传说云海界至今无人成功……

    不同修炼法门的差异,主要体现在金丹和元婴这前期两种境界,可以让人得到不同的属性,高低差异的起点,像徐安这种就属于起点最高的那一层次,如今他的优势还不算太大,等到了后期才会逐渐显示出高级法门的恐怖之处。

    它们有对应的技巧去领悟对应的“道”!

    一般的强者,领悟的道与自身修炼的法门都不会有什么的联系,这样就会显得驳杂,影响自身的战力和未来的成就。而像血煞金丹这种高级法门就不同了,一旦感悟对应的“道”,两者相辅相成还会使战力暴涨,威能恐怖。

    “随我上船归队吧。”红月摇了摇头,挥手间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在徐安身上,带着他回了船上……

    徐安成功修成血煞金丹的消息一传开,整个落炎谷的队伍像是滴入清水的滚油,顿时就炸了锅。

    “什么?那新入门的小师弟竟然修成了传说中的血煞金丹!”“不可能,那血煞金丹我当年也尝试过,眼看就要成丹的时候却莫名失败,根本没法修炼。”“是啊,我听说好多人都出现过这个问题,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老祖都已经说了,他是利用纯阳血煞修成的金丹。”“你们说,这徐安究竟是如何炼成血煞金丹的?”“看来纯阳血煞才是关键,这小子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要是我当初能找到纯阳血煞,必定可以修成这血煞金丹!”“我看这徐安也是自私,找到这么好的血煞居然独自私吞,若是上交宗门岂不是能让更多人修成血煞金丹?”“是啊,太自私了”……

    听着周围人或羡慕或嫉妒的议论,徐安一言不发,静静地站在船舷,看着下面的风景。

    修行本就是一条掠夺资源的竞争之路,对于亲近的人分享也就罢了,把宝物交给别人?怎么可能!

    其实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只是总有些人压抑不住自己的嫉妒之心。

    船队一路前行,对于那些挡路的妖兽直接碾压而过,不多时便来到一处极寒之地。

    极寒冰宫,自然坐落于北极极寒之域。

    这是一处特殊的地方,极点存在一个空间异常的区域,这周围的温度之低,已经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已经不似自然形成的低温区,倒像是在不断地吞噬万物身上的热量。

    热量,也是能量的一种,这世上的确有些东西可以直接吸取热量,从而制造出超低温的死亡之域,人一进入,瞬间冰封。

    此时此刻,船上的人们都可以看到远处天空那五颜六色的绚丽光环,它如同一个巨大的烟圈,散发着极光般的光彩,使得周围数百里都处于零下百度的可怕低温之中。

    尽管身体的耐寒能力强过普通人太多,但船上的修真者们都不得不催动真元力来进行抵御,这样的低温已经不是**所能承受的了,不主动抵抗他们也会有被冰封的危险。

    “据说,那些光带里面就有着极冥寒光。”徐安盯着天空上的光带,目中有着渴望。

    想要修成寒光转魂**,极冥寒光必不可少,但是这种特殊的光很难收取,且很危险,一不注意就会被它冻成冰坨,哪怕是返虚强者,若被大批寒光包围也只有死路一条,只有至阳至刚的纯阳强者才能不受寒气侵袭。

    云海界收取极冥寒光的方法很简单,是用一种刻有至阳的禁锢阵法的珠子去射击,若击中便可以催动法力收取。听起来简单,但光的速度何其之快?想击中它们几乎不可能,只能靠运气。

    徐安没有那种价值昂贵的禁锢宝珠,只能眼睁睁看着满天寒光飞舞,却毫无办法。

    若是寒光那么容易收取,落炎谷也不会只有掌门等少数几人炼成寒光转魂**,他们修炼用的寒光都是花费巨大代价买来的。

    极寒冰宫,就在那光圈中心空间扭曲的位置,也不知存在多少年了。

    在以往,这座冰宫虽然神秘,也有许多人冒险前去探查,但都没人能成功入内。没办法,纯阳强者留下的禁制实在太强大了,没有达到那个层次根本无法摧毁,而且就算以力破法也保不准它会自毁。

    因此便一直遗留了下来,且始终没有打开。

    上一次,也不知什么原因,许是触动什么机关符合了开启的条件,也可能是年代久远禁制失效,总之这座冰宫的禁制莫名就消失了。随后,三大宗门的人被传送进入其中一处,被迫展开了一场试炼,符合条件者最终可以赢得一枚信物,凭借信物可以进入冰宫其他区域。

    毫无疑问,这枚信物落在了落炎宗手上,也就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落炎宗老祖凭借这信物换取了数件纯阳法宝,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哪怕这次进入冰宫一无所获,他也不会吃亏。

    在这些宗门看来,碧浪宗的遗迹中必然隐藏着整个宗门应对灾难的种子,最起码有四分之一的底蕴压在这里,因此便各自带领了诸多人马前来,方便在未来的夺宝大战中获得更多好处。

    大部队在寒域中缓缓移动,很快就接近了空间扭曲的地带。各宗门纷纷收起战船法宝,各自取出法宝飞行前往。

    修真者之所以飞行要用法宝,主要是因为安全和快速。毕竟金丹元婴沟通天地飞行也并非绝对稳定,一旦被人干扰屏蔽了这种沟通,修真者也一样会掉下来摔死,使用法宝的话,只需维持输送很少的真元便可以保持长期稳定的飞行,而且速度要快得多。须知无论是战斗还是跑路,飞行速度都极为重要,速度慢的一方往往只能被压制,而速度快则可以抢占先机,进可攻退可走。

    浩浩荡荡数千修真者,在七位至高无上的返虚强者带领下,如蝗虫一般涌向那高空中的漏斗状漩涡。

    落炎宗的队伍并非铁板一块,而是按照各自的圈子分成了一个个小集团,只有徐安和少数几个性格孤僻的没有加入任何队伍,显得很是孤独。

    红月老祖不经意间神识扫到这一幕,眉头微微皱起,他不希望宗门内第一位修成血煞金丹的弟子死在这极寒冰宫里,同时又想让这块璞玉得到残酷杀戮的磨砺,于是便传音吩咐道:“天儿,让徐安加入你的小队,注意保护他的安全,知道了吗?”

    那被红月老祖称作天儿的,便是他比较疼爱的一位玄孙“凌志天”,此人天赋倒也不错,修炼仅仅八十年现在已经是金丹后期接近圆满的境界,对“道”的感悟较深,十年之内有望突破元婴,成为宗门内首个百年内踏入元婴的存在。

    凌志天闻言后脸色微变,当即就不动声色地来到徐安身边,笑道:“徐安道友,我见你一个人孤零零的,不如加入我这一小队,队伍里面大部分都是金丹后期,待会也好有个照应。”

    在落炎宗,一般只有元婴以上的修士,或者金丹中具备元婴战力的修士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道号,而一般的金丹是得不到这种殊荣的。

    徐安略一思索,也就爽快答应了他的邀请。

    一个人孤零零的太显眼了,这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会比较危险,毕竟他的实力在这数千人中也不过是中下的层次,太过渺小,有个队伍相互照应也成,毕竟有玉佩这道底线,这些同门也不可能对自己下手。

    直到现在,徐安才深刻领会到玉佩这种限制对于一个门派内部的稳固所起的作用,它可以使相互完全不认识的人走到一起,维持着最基本的信赖。

    凌志天的队伍共有十一人,其中七人是金丹后期,一人金丹圆满,三人金丹中期。

    徐安的加入,让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地露出了不快之色,毕竟在他们看来徐安只是刚刚突破的金丹初期,法术什么的肯定都还没来得及学,实力最低,会拖累整支队伍的战斗力。

    凌志天简单地向徐安介绍了一下自己同伴的名字和实力,对于他们的态度也并未多说什么,毕竟他也觉得徐安是个拖后腿的累赘,若非老祖有命,他正眼都不会瞧一下这个金丹初期。

    金丹期三个小层次之间的战力差距非常之大,一般金丹中期就可以碾压一切初期,更别说他这个接近圆满的金丹后期了,对付金丹初期完全可以一人横扫一大片,肆意屠戮。

    随意将徐安安置在队伍中,这支小队便跟着大部队最后一波顺着敞开的大门进入极寒冰宫。

    这极寒冰宫也不知有什么玄妙,尽管处在空间极不稳定的一个区域,却始终屹立在那,纹丝不动,冰锥形的宫殿仿佛一根钉子,深深钉在空间异常区域之中。

    一进入冰宫,徐安便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作用在自己身上,那是一种类似于重力的东西,但却毫无规律地变换着,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巨大的力道无时不刻都在拉扯,让人感觉极为难受,空间感差点的人甚至会感到天旋地转,完全蒙掉。

    这水晶般半透明的宫殿在外面看起来不大,实际上里面的空间是极为广阔的,尽管涌入了数千人,但是仍然感觉非常空旷。

    “杀!!”

    空旷的环境中突然出现了一阵恐怖的喊杀声,听起来仿佛数以百万计的大军正冲杀过来,其中夹杂着无数顶尖强者,声势骇人无比,极为返虚强者的脸色都不禁变了。

    “大家注意!这是极寒冰宫特有的杀戮之音,会让人心里产生杀戮的情绪,且一次比一次重,你们要注意保持头脑清醒,不受这声音干扰。”一位返虚强者高声说道。

    易真子则说道:“如果实在撑不住,就服用一颗之前分发给你们的药丸,可以缓解这种情况。”

    “那药丸是怎么回事?”徐安问道。

    凌志天与其他人对视一眼,解释道:“是一种清心去邪的药丸,可以防止刚才那种声音的侵袭,之前宗门给大家一人发了十颗。要不我们匀点给你?”

    徐安则是摆手,“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不需要这种药丸。”

    其他人都舒了口气,这毕竟是救命的灵药,谁都不愿拿出自己的那份,这杀戮之音据说每个人听到的都不一样,根据实力的高低强度也会不同,且一次会比一次强,心性若是不够,很容易被勾起内心的杀戮**,陷入疯魔的境地。

    徐安是对自己的抵抗力有着信心才会拒绝,他现在已经觉醒黑暗之魂,对于负面黑暗的情绪有着极强的抗干扰能力。

    不过凌志天却是皱起了眉头,他担心这个家伙是在逞强,若他一会儿发起疯来,会对整个队伍构成很大的影响。

    “如果你陷入疯魔,我会把你捆起来。”他提醒徐安。

    徐安一愣,旋即摇头道:“你放心,我不可能会失去理智。”

    他说得没错,就算黑暗之魂也扛不住这种蛊惑,但他还有基因锁这种泯灭情感的技能,在绝对的理智下,什么**都不会升起。

    不过他这样看似自负的样子却是引起了其他人的不快,许多人都不禁露出了冷笑。

    凌志天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我只是通知你一声,免得到时候说我们攻击你。”

    一道道喊杀声响彻在大殿之中,果真是一次比一次强盛,众人从一开始的若无其事,到后来的紧张忐忑,再到许多人吃力抵抗,一个个在有药丸支撑的情况下依旧弄得满头大汗,脸色惨白,若非早有准备,他们很可能都已经陷入了只知道杀戮的疯魔状态,进行自相残杀。

    总共一百次杀戮之音,短短十多分钟罢了,对于许多人而言却仿佛一年那么漫长。

    让凌志天他们刮目相看的是,没有药丸辅助的徐安,面对杀戮之音竟然一直都是风轻云淡,甚至都没有露出什么吃力的表情。而反观他们自己,大部分人都是堪堪把药丸吃光,若是杀戮之音再持续几次,他们很可能会完全崩溃。

    看着周围人的吃力模样,徐安一直都没什么感觉,这种杀戮之音相比起当初经历的心魔,只能算是小儿科,他自然能轻松渡过。

    这时,七位返虚强者已经触动了冰宫内的机关,整个冰宫都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周围的空间开始出现了不稳定的迹象,一切都预示着,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这是即将传送进入试炼场地的信号,他们将在返虚强者的带领下前去拯救那些被困的先头部队。

    突然,冰宫内响起了一道冰冷的声音:“人数超出限定,开启分批试炼。”

    听闻此言,所有人都是一惊,几位返虚强者脸色一变间正欲有所行动,但一股强大的传送之力却出现在每个人身上,将他们按照不同的小集团给传送到了不同的房间。

    银光一闪间,所有人全部消失。

    仿佛进入一条时空隧道,似乎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又似乎只过去一瞬之间,在大家浑浑噩噩之间,传送悄无声息地完成了。

    当徐安他们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天空纷纷扬扬飘落着雪花,周围全是一座座巨大的仿佛利剑般的冰山,他们站在其中仿佛渺小的蝼蚁。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