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416.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返虚大战

第三百二十五章 返虚大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拿着灵魂替身傀儡,徐安开始修改其中复制的记忆,完成后便用特殊的方法让其燃烧起来,随后又将封锁着自己灵魂的玉佩投入那火中。dm

    这火焰能隔绝一切查探,连器灵之间的那一丝联系也不例外,徐安拥有黑暗之魂,轻易就收回了自己的那丝魂魄,经历一番波折后,又将灵魂替身置换进去,成功做到了偷梁换柱,从此恢复自由。

    “这些,终于不用担心被监视了……”徐安轻舒口气,重新收起了玉佩。

    他之前一直很担心自己使用灵魂商店的事会暴露,因此一直不敢对落炎宗升起什么恶意,怕引起器灵的注意。这器灵虽说可以监视所有宗门弟子的一切心理活动,但只要不生出背叛宗门的念头,就不会有事,除非是母玉那边有人主动探查。

    恢复自由后,徐安查看了下灵魂商店中幸存的三个修士,不使用那种特殊火焰的话,他一时半会也拿他们没办法,这火焰可是他准备拿回地球送给哥哥修炼的,也舍不得这样用掉。

    “先让你们多活几天。”他抬起头,看向那座大门,“既然一切都已准备完毕,我也该离开这里了。”

    “试炼完成,你将获得传承信物一枚,凭借信物炼化我,你可以获得主人的传承。”

    整个迈入大门,徐安还没来得及查看周围的情况,便听到了这样一个声音,这声音有些冰冷,不似活物。同时他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枚极其寒冷的红色玉符,雕琢华美,散发着炽红色的光芒。

    “莫非是器灵?炼化它就能获得传承?”徐安盯着手中的玉符,喃喃说道。

    这大门的后面是一条空间隧道,不过很是简短,徐安两步便迈了出来。

    外面,是一个极为巨大的房间,似一处冰冷的宫殿。

    然而,徐安并非第一个来到这个的人,因为在大殿中已经站着两个人了,徐安凭借过人的目力,远远就发现这两人赫然正是落炎宗和九阵宗的两位返虚强者。

    红月老祖!易真子!

    看来,他们应该并未经历试炼,而是凭着信物直接被传送到这里来了,不知在做些什么,这里又有着什么秘密?

    看到这两位站在云海界顶峰的强者,徐安心底一惊,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回避,但来时那座传送门已经关闭了。

    “嗯?是你。”红月老祖第一个注意到徐安的身影,惊喜地大笑道:“哈哈,不错,竟然第一个通过试炼,看来这血煞金丹果然非凡,足以让你越级而战。”

    “恭喜红月道友门下再添一良才。”易真子笑眯眯地看着徐安,恭贺道。

    “运气,运气。”红月老祖得意地吹了吹胡子,突然迟疑地问道:“徐安,你不是跟着天儿他们一行的吗?他们人呢?”

    “死了。”徐安的回答很干脆,却让红月老祖脸色大变。

    他浑身气势猛地爆发,唰地出现在徐安面前,死死盯着他的眼睛,用冰寒的声音一字一句喝道:“他是怎么死的?”

    徐安被红月老祖吓了一跳,不知这凌志天的死为何会让红月老祖如此激动,但对方可怕的气势让他内心升起了一股死亡般的压迫感,几乎让他窒息。

    他没有隐瞒,如实将凌志天等人死亡的经过说了出来。

    “被寒冰怪物所杀?”红月双眼一眯,寒光乍现,问道:“那你呢?你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徐安一脸庆幸的摸样,恭敬道:“当时晚辈与他们不在一个区域,那些元婴级别的怪物在杀人后便恢复的金丹的实力,故而晚辈可以逃过一劫。”

    他这么说也是有把握的,毕竟后来出现的那十个元婴都没有遇到元婴期怪物的袭击,显然只有违规的那部分人才会收到惩罚。

    “你可收集了他们的魂魄?”

    “那寒冰花拥有粉碎灵魂的力量,所以……”

    “所以天儿魂飞魄散了是吗?”红月脸色阴晴不定,身上气息剧烈波动着。

    易真子也走了过来,得知这一切后,劝道:“红月道友,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吧。”

    “是我太疏忽了,没有料到这冰宫竟如此强大,足以将我们分隔开……罢了,罢了!”红月苦涩地摇头,最终只能叹息一声,闭上了双眼。

    但是修真一途充满艰难险阻,中道陨落的太多太多了,他也见过太多的悲欢离合,此刻不过是一时的难以接受,但终究只能认命。

    “走,我们继续破解那阵法。”红月大袖一挥,与易真子重回了大殿的中心,留下一句话:“徐安,你就待在远处吧,一会可能会有危险。”

    徐安恭敬应是,不敢乱走,不过却没有闲着,偷偷摸出玉符信物在那参悟起来。

    之前那声音说了,炼化它就能获得某位远古强者的传承,徐安自然不可能放过如此机缘,不管成不成功,首先要尝试一番。

    修真者对于玉情有独钟,不过也与玉的属性有关,玉可以储存真元,也能承载神念,是一种应用广泛的介质,几乎相当于末日前地球的手机。当然,修真者发展了上万年的文明,自然不会像徐安之前想象的那么落后,他们也有一些“高科技”的东西,不过徐安一直忙着修炼,都没有机会体验。

    小心地将精神力渗入玉符,徐安顿时感知到了其中储存的大量信息。

    这玉符,连接着某位存在的遗物,无论什么实力都可以隔玉符这个介质去炼化,如果成功便能获得其传承,好处极大。

    当然,这炼化肯定不会太过轻松,甚至可以说是极难,需要经历幻境考验心性,只有在那复杂的幻境世界中找到这器灵,并将之收服,才可以获得承认。

    “不管如何,能否成功,我还是要去这幻境世界看看,权当是一种磨砺了。”徐安明白,有红月老祖这些霸主在此,自己很难捞到什么好处,只能把心态放平,当做一种磨练。

    随着精神力越来越多地渗入那个阵法,徐安的双眼逐渐浮现出一丝困倦之色,在强烈的困意中,他也顾不得地面冰冷,直接就这么躺了下来,忘记了自己的目的,陷入无尽的梦境中去。

    这炼化的第一道难关,就是想办法在梦境世界唤起自己的记忆,否则处于浑浑噩噩,也不可能找得到那狡猾的器灵。

    毕竟,它身为器灵是极不愿意被人控制的,自由自在多好,因此会极力躲避被考研者的追捕。

    继徐安通过试炼之后,便陆陆续续有各门派的弟子闯过试炼,来到这巨大的宫殿,许多人都是浑身血迹斑斑,伤痕无数,几乎每个队伍都伤亡惨重,有些甚至都快死绝了,只剩下一两个人狼狈地逃出来。

    在得知了玉符的意义之后,很多人都顾不得疗伤,只是略作休整便陷入幻境,开始进行炼化。

    每一位陷入沉睡中的人,都会被宫殿穹顶上的一道光柱所笼罩,这些光柱与整座宫殿连为一体,除非毁掉整座宫殿,否则会绝对的安全,防止毫无抵抗力的试炼者们被杀死。

    红月扫了眼周围越来越密集的光柱,以及其中躺着的各宗门弟子,眉头紧皱,问道:“易老头,还需要多久才能破解这阵法?若被别派晚辈提前破解可就麻烦了……”

    他们此行之所以要带上这些晚辈,主要是考虑到就算自己等人无法破开这冰宫中的封禁大阵,也可以依靠小辈们通过正常的途径来取得传承。

    须知,元婴期以上的强者都是没有资格接受传承考验的,只有金丹或金丹以下才行。

    因此,他们只能强行破开这地方的禁制,进而夺取传承空间里面的宝物。

    “别急,这阵法的复杂程度可入我此生见过的第一位,乃是一座大乘级别的大阵,哪有那么容易破解?”易真子嘀咕着,全神贯注地推衍着阵法的玄机。

    “我能不急吗?”红月来回踱着步,一边将自己的法力输送给易真子,一边念叨:“如果那几个老鬼逃出来,我们可就没什么机会了,须知这冰宫可是大乘期强者遗留,其中说不定留着让我等可以突破的法门。”

    之前,两人一见到这阵法就被震惊住了,迅速判断出这冰宫的前主人乃是一位大乘期的绝顶强者,两人顿时心动不已,甚至立刻就结为同盟,红月以自身法力协助易真子破阵,而易真子也不计代价地进行推衍,企图以最短地时间,在其它几位返虚到来之前破开大阵。

    然而,大乘级别的阵法哪里是那么好破的?易真子毕竟只有返虚境界,凭他的实力,虽然有红月老祖相助,进展依然缓慢。

    也不知过了多久,易真子突然全身巨颤,猛地喷出一大口雪来,而红月老祖也遭受波及,被震飞数十米,撞在一道光柱上。

    “怎么回事?莫非有人暗算你?”红月老祖立即取出法宝,爆发出全部力量飞了回去,一脸戒备。

    “哈哈,哈哈哈哈!”易真子衣襟燃血,却仰天大笑:“终于,这狗屁阵法终于被我抓住了奥妙之所在!”

    “真的?那赶紧破阵!”红月老祖也是喜出望外,仿佛看到了自己突破的希望。

    易真子大袖一挥,盘坐下来,喝道:“为我护法!”

    红月老祖不敢怠慢,浑身真元鼓荡,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此刻他只希望时间流的缓慢些,好等易真子破开大阵,免得那几位极具威胁的返虚前来搅局。

    然而,人们不希望看见的却往往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

    轰!!

    整个冰宫一阵颤抖,宫殿内的某处,虚空一阵扭曲,随后一道剑光从中劈出,直接斩开一条巨大的豁口,几位返虚强者便从里面鱼贯而出。

    莲花宗,火云山,幽魂谷,青芦剑宗,四位返虚强者一齐出现,强大的气息让整个宫殿都剧烈摇晃了一下,唯独灵空门的那位返虚不知所踪。

    红月老祖感受到几位老熟人的气息之后,脸色立即整个垮了下来,难看无比。

    他放眼望去,发现四位返虚竟然都是一副狼狈的模样,身上衣衫残破,伤痕累累,莲花宗那位老太婆还断了一臂,凄厉异常。

    “几位道友,不知你们为何会弄成这番模样?”红月老祖气势一松,愕然问道,“还有一位道友呢?灵空门的灵寂大师怎么不见了?他没和你们一起么?”

    “死了。”青芦剑宗的空幽剑仙低沉说道。

    “没想到,没想到啊!”莲花宗的轻禾师太用沙哑的嗓音叹道:“本以为这云海界与我们这等境界的人不再有危险,结果却来到这深不可测的极寒冰宫,就连老太婆我也差点陨落在此。”

    其他两位强者也是叹息,目中难掩悲伤与挫败之色。

    这些返虚修士都是认识了几千年的老朋友,平日虽因各自的门派而有些摩擦争斗,但都在可控范围内,这次突然死去一个,谁都难免悲伤。

    死了?红月呆呆看着他们,依然无法相信。

    在得知留下这冰宫的是一位大乘期前辈后,红月虽然猜测这里或许会藏着危险,能威胁到他们返虚境界的安全,但却无法真正相信这里能夺走一位返虚修士的性命。

    那可是返虚啊!整个云海界的至强者之一,站在众生之巅的霸主人物,居然就这么死去?

    “经过这一次打击,我总算明白自己也不过是一修士罢了,哪怕再强也不过凡物……这冰宫哪怕藏着再多宝物,也于我毫无吸引力了。”莲花宗的轻禾师太摇了摇头,转身向着宫殿的大门飞去,幽幽说道:“再多纷争也不过是一场空,现在我只想安然度过晚年,保护好我的徒子徒孙们。”

    她走的方向,正是第一批试炼者失败后离去的出口。

    红月默默看着老妪的背影,叹息一声。

    这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他们这些返虚修士的想法,他们长期盘踞在众生之巅,早已经忘记了自己其实就一修士而已,也会受伤,也会死,甚至还有寿元限制……不过一凡物罢了。

    可纯阳都没机会,如何脱凡成仙?

    红月老祖目中有着迷茫之色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恢复清明,这冰宫中不就藏着晋阶的契机么?

    必须要拿到传承!他的目光无比坚定。

    这一件事,让轻禾师太萌生退意,却也让其他安逸太久的返虚升起了争胜进取之心,就比如青芦剑宗、火云山、幽魂谷的三位返虚强者,他们现在比过去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更加梦想着突破!

    “你们留下的,是想与我一战么?”红月老祖冷声问道。

    “没错,你堵住了我们突破的道路,”青芦剑宗的空幽剑仙寒声喝道:“要么滚开,要么去死。”

    “哈哈哈哈!没错,易真子的确正在开启突破纯阳的大门。”红月老祖放声大笑,指着前方三人,显露出了那睥睨众生的霸意,冷笑道:“你们三人尽管放马过来,老夫今日倒想试试,三个手下败将加起来,是否可以撼动我红月手中的枪!”

    说罢,他便取出那具神威凛凛的纯阳机甲,闪身跃入其中。

    轰!滔天烈焰熊熊燃起。

    一股堪比纯阳的可怕波动从那机甲的身体里传出,令整个宫殿剧烈摇晃起来,穹顶不断有灰尘和冰渣落下,仿佛下雪了一般。

    空幽剑仙等三位返虚对视一眼,目中都有着决然。

    今日,他们誓要打出一个未来,不成功便成仁!

    唰唰唰唰……

    空幽背后的剑鞘突然接连冲出一柄柄散发着强大波动的纯阳飞剑,一共九柄,九柄飞剑按照阵势排列,组合成了一套看似简单实则玄妙的剑阵,整体威能仅比对面使用机甲的红月老祖弱上一丝。

    火云山身材发福的重阳道人也取出了一把纯阳级别的扇子法宝,背后更是升起两轮重叠的烈日,气息猛地暴涨。

    而幽魂谷的黑灵道长也不甘示弱,身周竟然唰唰唰冒出三头气息骇人的僵尸,赫然是以纯阳强者尸体炼制成的强大尸王,虽然只能发挥出介乎返虚与纯阳之间的实力,但三头加在一起同样不可小觑。

    没有无谓的废话与挑衅,四位返虚各自施展手段,瞬间就大战在了一起,激烈的碰撞令宫殿摇晃不止,恐怖地余波在光柱间四下扫荡,破坏着华美的地砖。

    一时间,土石飞溅、火焰乱窜、剑气纵横。

    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若非有着光柱保护,在场的所有炼神以下修士没一个能活下来。

    火云老祖实力恐怖无比,以一敌三竟然没有丝毫败象,哪怕大多数时间都被压制,但仗着纯阳机甲的强大防御力,硬是直接抗下,悍然对敌。

    除了这纯阳机甲,他还拿出了另外三件纯阳法宝,一件是燃烧着紫色火焰的长枪,一件是仿佛神龙般的金色骨质长鞭,分别被他持在手上,一刚一柔,而最后一件则是一面镜子,镜子照射到谁身上,谁的动作就会被减缓,难以抗拒。对于他们这些站在云海界巅峰的人物来说,古人遗留的纯阳法宝还不是予取予求,因此每个返虚修士都身怀巨富,随便都能拿出一把纯阳法宝。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