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417.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幻境世界的考验

第三百二十六章 幻境世界的考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他们这些返虚修士的想法,他们长期盘踞在众生之巅,早已经忘记了自己其实就一修士而已,也会受伤,也会死,甚至还有寿元限制……不过一凡物罢了。dm

    可纯阳都没机会,如何脱凡成仙?

    红月老祖目中有着迷茫之色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恢复清明,这冰宫中不就藏着晋阶的契机么?

    必须要拿到传承!他的目光无比坚定。

    这一件事,让轻禾师太萌生退意,却也让其他安逸太久的返虚升起了争胜进取之心,就比如青芦剑宗、火云山、幽魂谷的三位返虚强者,他们现在比过去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更加梦想着突破!

    “你们留下的,是想与我一战么?”红月老祖冷声问道。

    “没错,你堵住了我们突破的道路,”青芦剑宗的空幽剑仙寒声喝道:“要么滚开,要么去死。”

    “哈哈哈哈!没错,易真子的确正在开启突破纯阳的大门。”红月老祖放声大笑,指着前方三人,显露出了那睥睨众生的霸意,冷笑道:“你们三人尽管放马过来,老夫今日倒想试试,三个手下败将加起来,是否可以撼动我红月手中的枪!”

    说罢,他便取出那具神威凛凛的纯阳机甲,闪身跃入其中。

    轰!滔天烈焰熊熊燃起。

    一股堪比纯阳的可怕波动从那机甲的身体里传出,令整个宫殿剧烈摇晃起来,穹顶不断有灰尘和冰渣落下,仿佛下雪了一般。

    空幽剑仙等三位返虚对视一眼,目中都有着决然。

    今日,他们誓要打出一个未来,不成功便成仁!

    唰唰唰唰……

    空幽背后的剑鞘突然接连冲出一柄柄散发着强大波动的纯阳飞剑,一共九柄,九柄飞剑按照阵势排列,组合成了一套看似简单实则玄妙的剑阵,整体威能仅比对面使用机甲的红月老祖弱上一丝。

    火云山身材发福的重阳道人也取出了一把纯阳级别的扇子法宝,背后更是升起两轮重叠的烈日,气息猛地暴涨。

    而幽魂谷的黑灵道长也不甘示弱,身周竟然唰唰唰冒出三头气息骇人的僵尸,赫然是以纯阳强者尸体炼制成的强大尸王,虽然只能发挥出介乎返虚与纯阳之间的实力,但三头加在一起同样不可小觑。

    没有无谓的废话与挑衅,四位返虚各自施展手段,瞬间就大战在了一起,激烈的碰撞令宫殿摇晃不止,恐怖地余波在光柱间四下扫荡,破坏着华美的地砖。

    一时间,土石飞溅、火焰乱窜、剑气纵横。

    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若非有着光柱保护,在场的所有炼神以下修士没一个能活下来。

    红月老祖实力恐怖无比,以一敌三竟然没有丝毫败象,哪怕大多数时间都被压制,但仗着纯阳机甲的强大防御力,硬是直接抗下,悍然对敌。

    除了这纯阳机甲,他还拿出了另外三件纯阳法宝,一件是燃烧着紫色火焰的长枪,一件是仿佛神龙般的金色骨质长鞭,分别被他持在手上,一刚一柔,而最后一件则是一面镜子,镜子照射到谁身上,谁的动作就会被减缓,难以抗拒。

    对于他们这些站在云海界巅峰的人物来说,古人遗留的纯阳法宝还不是予取予求,因此每个返虚修士都身怀巨富,随便都能拿出一把纯阳法宝。

    易真子对于阵法破解到关键时刻,而三位返虚一时之间也战得难解难分,局面陷入僵持之中,

    在幻境世界中……

    这是一座傍着山脚而建的村寨,村子外面有清澈的河流经过,山清水秀,一片安宁。

    天空白云朵朵,空气中散发着草木的清香,河边有些孩子在戏水,几位农妇一边捶洗着衣物一边聊着天,不时对远处钓鱼的一对父子指指点点。

    父亲是一个沧桑的男人,面白无须,相貌俊朗,正持着鱼竿在垂钓。孩子站在他身旁,长的很像他,小小年纪就出落得清秀脱俗,只是一双眼睛却是诡异的红色,看上去有些渗人,令周围邻居都很是不喜。

    因为这双特殊的眼睛,同龄人在各自父母的告诫下都不愿意和他玩耍,因此他从小便很孤独,常常缠着他以打鱼为生的父亲,跟着出来钓鱼。

    以前家里还有一艘渔船,不过自从母亲患病之后,父亲就变卖了渔船,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更加拮据了。

    “徐安,”中年男人一抖鱼竿,吊起一条两尺长的大鱼,丢进左手边的木桶里,对儿子说道:“你先回家劈材生火,把饭煮了,等我卖了鱼回来,若有剩的,便给你做鱼汤。”

    “好!”孩童乖巧地点头,正欲离去,却似想起了什么,睁着明亮的血瞳看着中年男子,捏着衣角,忐忑地问道:“爹,昨夜我听隔壁家的马大叔说……说您以前是山上的仙人,能像鸟儿一样飞翔,是真的吗?”

    中年男人的身形一僵,握着鱼竿的粗糙大手似有些颤抖,沉默了半晌,最终却只能长叹口气,挥了挥手道:“他是逗你玩的,这世上哪有什么仙人?快回去吧。”

    “哦。”孩童在父亲的叹息里听到了悲哀,可却不明白他为什么悲哀,只是本能地觉得父亲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他虽小,却可以凭借异于常人的灵觉感知到别人的心绪。

    带着满腹的疑惑,孩童踏上了回家的路,进了村之后,他觉得村里的人都有些异样,不时把目光投向自己家的方向,心中没来由地生出一股焦急来,不由加快了脚步。

    “叔叔你是谁?”来到家门口,孩童徐安却发现自家门前站着一个人,背上还背着一把长剑,不由警惕地问道。

    这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生得剑眉星目,极为俊逸,身上有一股出尘之意,比徐安见过的任何一人都要漂亮,让人一眼就可以生出好感。

    不过若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他脸上有一道从左眼划到左耳的弧形伤疤,虽然极淡,却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显得有些阴冷。

    看着这人,徐安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莫名的厌恶,仿佛眼前这青年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我叫白鹿。”青年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柔声问道:“你就是徐清辉的儿子?”

    “没错!”徐安挺了挺胸,一脸狐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父亲的名字?”

    白鹿莫名笑了笑,道:“我你父亲的师弟,也算是你的师叔。”

    “师弟?”徐安心里一惊,再度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突然就想到了昨夜马大叔喝醉酒后说的那些话,当即问道:“你是仙人对吗?我父亲也是仙人吗?”

    “仙人?”白鹿不置可否笑了笑,“对于你们这些凡人而言,我的确是仙人。至于你父亲,他早已不是。”

    “徐安,你在和谁说话呢?”这时,听到外面谈话声的徐安母亲挣扎着从屋里走来出来,她脸色惨白,虚弱不堪,待看到白鹿时,脸色蓦然大变,厉声喝道:“我已经是将死之人,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将死之人?真是可怜,曾经魅惑众生的秋水仙子,如今却变成这副模样。”白鹿靠在门框上,斜眼盯着徐安的母亲,他口中的秋水仙子,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徐安睁大了双眼,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自己的母亲竟然也曾是一位仙人?

    “今天我来,自然是为了斩草除根,你那身为魔道领袖的父亲已经伏诛,你也没有继续活着的必要了。”白鹿冷漠地拔出长剑,走向一脸绝望的秋水仙子。

    “我爹死了?怎么可能……他法力广大,怎么会被你们杀死?”秋水仙子失魂落魄地看着白鹿,无法相信他所说的话。

    “不要杀我娘!”徐安一个箭步冲到白鹿身前,把母亲护在身后,怒目而视。

    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保护母亲!

    “就你?”白鹿嗤笑一声,一脚把徐安踹开,一剑就刺进秋水仙子的胸口,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她的衣襟。

    “不!你这个杀人凶手,该死的魔头,我要杀了你!”徐安目眦欲裂,大叫着扑了上去,张口便咬在白鹿腿上,想要撕下一块肉来。

    “小狗崽子,滚。”白鹿再次一脚踹飞徐安,将这孩子踢得口吐鲜血,若非脚下留情,非得一脚踢死不可。

    “知道我为什么等到你儿子回来才动手吗?”他蹲下身子,盯着秋水仙子的眼睛,嘿嘿笑道:“因为我要让这个野种亲眼看到他曾经神圣不可侵犯的母亲,在我手中像条狗一般死去。哈哈哈哈!”

    白鹿疯狂地大笑着,脸上尽是一副仇恨得报的快意,

    他伸出一只手抬起秋水仙子的下巴,“啧啧,哪怕被阴煞折磨多年,哪怕马上就要死去,你也依旧如此迷人。曾经我是多么痴迷你的美丽,可你却从来都不拿正眼看过我一次,甚至还因为我年少时的冒犯而刺瞎我的左眼……啧啧,多么冷艳高傲?可你却对那废物徐清辉情有独钟,真是瞎了狗眼。呸!”

    说到最后,情绪激动的白鹿一口血痰吐在秋水仙子的脸上,不仅吐出了抑郁多年的情绪,居然还将积压许久的暗伤给治愈了,心中畅快无比,不禁仰天长笑。

    随后,他冷冷盯着倒在地上的徐安,邪笑道:“宗门的规矩让我不能杀你这野种,不过我却可以让你活得生不如死。当年你母亲刺瞎我的左眼,这笔债就用你的双眼来还吧。”

    说罢,白鹿持着长剑在徐安两只血目上点了两下,又刺破他的丹田,这才满足地扬长而去。

    院子里,留下一个垂死的女人,和他重伤的儿子……

    “可怜我儿,娘对不起你……”秋水仙子流泪悲呼一声,终于因为失血过多而失去了生命。

    村里的人远远望着徐家的惨状,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却无一人敢上前去帮忙,唯恐刚才那仙人返身回来降罪于他们。

    甚至还有村民责怪徐安家破坏了村子里的平静,担心日后还会引来灾祸。

    徐清辉从镇上卖了鱼回来,却看到自己家门口围满了人,内心顿时一片冰凉,待他怀着忐忑的心情冲进院子里,只看到自己妻子已经死去,儿子的双眼血流不止,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徐清辉的世界瞬间崩塌了,但他又能怎么办,只能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脸上满是痛苦与无奈之色,眼底有着深深悲哀,恨自己无能,连妻子也不能保护。

    徐安被他惊醒,咬牙忍着眼眶里传来的剧痛,用那稚嫩的声音发下他所知最恶毒的誓言:“我要杀死一切与他想干的人,我要折磨他,让他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其中的仇恨几可吞天噬地,令世界陷入黑暗,院子外的村民仿佛感觉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气,全都惊恐地离开了这里。

    三日后,秋水仙子的墓前。

    “爹,我要去修仙。”跪着的徐安忽然抬起头,面对着自己的父亲。

    徐清辉披头散发、形容枯槁,仿佛苍老了十岁,此刻木然坐在地上,呆呆望着埋葬妻子的坟墓,对儿子的话毫无反应。

    徐安咬了咬牙,转身离去,从此踏上了一条腥风血雨的修仙之路。

    他双目失明,丹田又被破坏,虽然历尽艰险找到一些修仙的宗门,却没有一个门派愿意收留他这样的废人。

    徐安几乎绝望,但冷静下来之后他明白,自己只能另辟蹊径,从炼体方面着手。

    他先是凭借天生强大的体质,入了江湖中一个修炼外功的强大门派,而后便日复一日地锤炼身体,靠着无比坚韧强大的意志,硬是在五年时间里把这门凡间顶级的外功炼到大成,拥有了武林中一流的身手。

    随后,徐安仗着这身强横的外功,抓住机会成为了一名普通修仙者的仆从,以他聪颖的头脑从这修仙者那儿得到了一套极其普通的炼气法门,修补了丹田之后,便开始了修仙之路。

    但他丹田残损,终究难有大成就,渐渐的,徐安意识到这样下去完全没有复仇的希望。

    于是找个借口离开那修仙者,开始前往诸多险地绝境寻找希望,历尽诸多磨难,幸亏拥有一点修真的基础才能存活下来,五年后终于给他寻到一位强大魔道修真者留下的传承,借助宝物脱胎换骨,修复了身体的暗伤,真正有了崛起之势。

    依靠绝佳的修真天赋,再加上传承的宝物,徐安一飞冲天,以一介无门无派的野路子身份成功修成金丹,重新出世。

    白鹿的实力有多强他不知道,但绝对不止是金丹境界,徐安想要快速变强,只能通过一些非常的手段。

    于是,他便以那魔道修真者留下的邪恶功法,开启了一场疯狂的血腥盛宴,通过吞噬其他人的金丹来快速壮大自己,成为了一位臭名昭著的魔头。

    在这不计后果地杀戮与吞噬中,徐安的实力迎来了一次暴涨,期间正道人士也曾多次发起对他的围剿与悬赏,但徐安狡猾异常,尽管屡屡陷入危机,却总能巧妙化解,最终短短十年他便修成了元婴,这是一极其邪恶的魔婴,不知多少血肉灵魂才孕育他的诞生。

    徐安大势已成,下一步,便是无数个日夜都梦想着的,复仇!

    “徐安……”白鹿望着眼前沧桑的青年,冷冷笑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当初被我废掉双眼和丹田,你却只用了短短十七年时间便成为与我相当的元婴修士。”

    徐安一言不发,持着手中三尺长剑便发动了攻击,一时间空中剑气纵横。

    白鹿严肃应对,却被徐安的种种手段逼得狼狈不堪,毕竟徐安这些年所杀的修士加起来足有数百,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宗门的总人数,正因为杀的修真者太多,他所得到的种种宝物、法术、阵法也是多如牛毛,他也不嫌驳杂,其中只要是对他有用的便一口气拿来用了,因此手段几乎无穷。

    两人杀得难解难分,白鹿虽然也很强,但徐安懂得的旁门左道太多了,最终以一套毒针布下毒阵,又放出诸多毒虫毒兽,彻底控制住了白鹿。

    “白鹿,杀我母亲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徐安冷冷喝道。

    “想过,当然想过,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白鹿忽然哈哈大笑,令徐安有些惊诧,怀疑他有什么手段,不由警惕起来。

    “这本来就是一场考验,最终目的就是打动我。”白鹿的话语令徐安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他自顾自地叹道:“我没想到你竟是如此重情之人,原本以你的血脉与灵觉,应该很容易觉醒记忆才对,结果却被仇恨的业障迷住了双眼,深陷不拔,难得,实在难得!”

    “若你觉醒了记忆,我会考验你的心性,是否担当得起我主人的传承,只有秉性纯良、胸怀天下方可得到我的认可。可你沉溺于亲情中,竟一直都没有觉醒,按理说应该被淘汰,但我很好奇,如果你原有的温馨生活彻底破碎,且又在报仇无望的情况下,你会发展成什么模样。”白鹿的话语带着神奇的魔力,令徐安双眼一阵迷茫。“我原以为你会放弃,毕竟双眼失明、丹田破碎,是不可能有门派愿意收留你的,你完全没有修仙的机会。”白鹿感叹,“谁你你却如此坚强,竟凭借大毅力进入凡间的门派,以五年的时间进行枯燥的炼体,为日后打下根基,一路走到如今。说实话,你已经让我彻底震撼了,我完全没想到竟能遇到你这样的大毅力者,真是让我吃惊。”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