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419.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八章 争夺

第三百二十八章 争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世界的构造很简单,只有一座皇城,八座主城,诸多村镇,可以说范围很小。dm

    那些修真者去的最多的,便是那座巨大的皇城,因为他们在各自的幻境世界中大多会自然而然地去到皇城,毕竟人往高处走,能在现实中踏上修仙之途的人,在这幻境世界自然也会非凡。

    其次,便是那一个个修真门派了。第一世界的修真门派很少,总共也就七个,其中白鹿所在的宗门叫做焚香殿,坐落于世界的西南方,而他被徐安吞噬的位置,便是宗门以东五百里外。

    正南方主城,红木城,徐安目前就待在这座城市里。

    随着徐安的隐匿,那些降临在第一世界的修真者们也各自分散了开来,或独自行动,或找到相熟的人结成小队,都渴望能找到徐安,杀了他取得初选资格。

    然而,他们不知道,这样却给了徐安绝佳的机会。

    一场关于死亡的噩梦,拉开序幕……

    此刻,徐安正坐在红木城最繁华的街头,靠着墙哼着小曲,用手中的二胡演奏出一曲动人的音乐,引来许多人围观,不少人还主动往他面前的破碗丢着铜子。

    徐安在幻境世界刚出来闯荡的时候,曾流落过街头一段时间,毕竟那时他还没有踏上修仙一途,想要前往那些遥远的宗门,只能一边乞讨一边艰难地前行。这手拉二胡的本领,就是他跟一位瞎眼的老乞丐所学,那老乞丐本是约访中的老琴师,十八般乐器样样精通,只不过得罪了达官显贵被流放街头。

    一行十余位修真者在街上缓慢行走着,一边走一边还仔细打量着每一个路人的相貌,感应着他们的气息。

    为首的中年男子一直皱眉,他身后的那些人也一个个无精打采,他们已经在这红木城中搜索了三天三夜,却始终一无所获。

    “大师兄,难道我们就只能这样干找?那也太过被动了吧,这个世界拥有九个城市,我们这样做无异于海底捞针呐。”他身旁那位少女嘀咕道。

    谁知,她就这么发了一下牢骚,却引起了队伍中大多数人的共鸣,令大家一下子就冒出了诸多意见。

    “够了!”中年男子喝道,“毕竟有数千人来这世界搜寻,我们找到徐安的希望本就不大,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那可是散仙的传承呢!”少女嚷嚷道。

    当初她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把下巴惊掉,毕竟渡劫不可能成功的理念已经深入了他们这些底层修士的脑海,猛然得知云海界竟然出过一位散仙,她自然是难以置信。

    她的话令中年修士沉默了,他摇了摇头,道:“我相信这是一个强大的传承,但我不相信这世上有仙……哪怕只是散仙。”

    “你们看,那边围了好多人。”队伍中一个年纪不大的胖子修士指着徐安所在的方向喊道。

    队伍中的其他人闻言都不由看向徐安的所在,注意到了他拉出的二胡声。

    “这二胡声……竟仿佛带着某种道的轨迹?”中年修士有些震惊,快步走了过去。

    其他人也连忙跟上,想看看这个拉二胡的人有什么特别之处。

    很快,一行修真者便融入了人群中,成为围观的一份子,沉迷在那优美的二胡声中,去寻找那一丝道的轨迹。

    看着这一伙修士已经完全放开了心神,拉着二胡的徐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一丝丝灰黑色的气息渐渐从他身上飘起,缓慢缠绕向这些修士,待完全笼罩后,猛地一收!

    “啊!”“这是什么?”“徐安?他是徐安!”

    一声声可怖的惨叫从他们口中传来,立刻惊醒了周围的其他凡人,一个个吓得四散开来,远远地注视这出惨剧,目露骇然。

    很快,场中彻底安静了下来,那十多位修真者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他们全都被徐安吞噬了,在幻境世界,所有人的肉身都只是虚幻,其实都是一个个魂魄,而徐安的黑暗之魂完全可以称之为他们的克星。

    之所以不直接展开杀戮,是担心引来所有修士的围攻,面对数千强大的魂魄,就算他有着黑暗之魂也不得不狼狈而逃。

    在幻境世界数年的猎杀生涯,已经让徐安成为了一名猎人,懂得如何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效果,而凡间的邋遢乞丐,无疑会让这些高傲的修真者不屑一顾,放松警惕。

    就这样,徐安就以这副邋遢乞丐的模样,针对城池中的修真者展开了一场血腥的诱杀,虽然会花费很长时间,但他有着足够的耐心。

    至于那些看到这一幕的凡人,则会被他以神念秘术抹去记忆,无法泄露丝毫。

    一次次的吞噬,使得徐安的灵魂越发强大,每次吞噬之后,他会停下一段时日,用以消化这些灵魂。

    时间缓缓流逝,渐渐的,第一世界的中的外来修真者越来越少,三个月后,红木城的修士已经消失了大半。

    吞噬了将近三百名修士的魂魄,让徐安的灵魂膨胀已经到一个极其可怕的境地,远远超越金丹,达到了元婴后期的层次,神念一动便可笼罩大半个第一世界,他已经无需再隐藏了。

    站在幕后的器灵终于也按耐不住了,它向所有试炼者发出了信号,透露出徐安的所在,红木城。没办法,这幻境世界乃是一件法宝自动生成,并非它所能掌控,徐安施展了隐匿的法门后它也无法知晓其精确位置,只能通过那些修士的灭亡来粗略判断。

    无数修真者从世界各地汇聚而来,感应到这一切的徐安没有丝毫惊慌,悍然爆发出了自己的气息,仿佛一滴鲜血滴落海中,引来无数鲨鱼环伺。

    他刻意压制了自己的气息,只显露出元婴初期的波动,令那些修真者只敢远远地望着,没有上前一战的胆量。

    毕竟,所有进入幻境世界的修士都不过是金丹期罢了,就算这幻境世界有一些磨砺的作用,但能在试炼中灵魂突破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其中能突破到元婴层次也就一个徐安罢了。

    之所以没有直接动手,徐安是想引来所有的追杀者,然后一次性解决掉……

    红木城空中聚集的修士越来越多,呈球形将徐安包围得死死,不留一丝缝隙。

    虽然明知金丹与元婴之间的差距如天地鸿沟,但拥有足够的数量也未必不能逾越,他们也在警惕中等待,等所有人到齐之后,一起围攻徐安。

    三日后,参加试炼的所有修士终于齐聚红木城,一共两千余人,他们底气很足,他们这么多人已经足以叫板化神,遑论一个元婴。

    一时间气氛凝重无比,只需要一个微弱的导火索,就能爆发惊天动地的大战。

    徐安终于睁开了那双一直紧闭的血目,冷漠环视了一圈,淡淡说道:“既然人都到齐了,你们也可以去死了。”

    他此言一出,场中顿时沸腾,金丹修士们骂声不绝。

    “好大的口气!”“将死之人也如此狂妄,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你这贼子今日必死无疑!”“诸位道友,待会我们一齐动手,灭杀这贼人!”“杀了他!”

    很快,随着气氛的激化,那些试炼者纷纷爆发出了压抑已久的杀气,无数道杀气叠合冲天而起,气势骇人无比,仿佛连天可以踏在脚下。

    “杀!”不知是谁率先发动攻击,这一道攻击就仿佛一引线,瞬间点燃了无形的巨大火药桶,两千多道攻击立刻铺天盖地地飞向徐安,将他所在的位置淹没。

    “轰隆隆!!”

    剧烈的轰鸣声连绵不绝,徐安所在的位置已经彻底被狂暴的天地元素所淹没,爆发出耀眼的七彩光芒,散发着恐怖的气息,那是可以击杀元婴期的强大力量。

    “死了吗?”“没有动静,定是死了!”“元婴绝无可能活下来。”“不知哪位道友幸运获得了资格?”……

    战场上嘈杂一片,众人兴奋地议论着,每个人都确信徐安必定死亡。

    然而,那七彩元素中很快就出现了一丝丝灰黑色的气息,丝丝缕缕地蔓延出来,又重新勾勒出徐安的样子。

    “什么?他居然没死?”“怎么可能!”“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那种攻击之下元婴怎么可能活下来?就算化神也应该重伤才对!”“不应该啊,他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众多金丹惊恐地看着徐安,很多人都不甘心地再次发动攻击,元素的乱流一遍遍犁着徐安所在的位置,但他始终不灭。

    轰!

    徐安猛地爆发出了元婴后期的强大气息,瞬间压制了他们集体形成的气势,让所有人都懵了、绝望了,很多人见势不妙转身就逃,以最快的速度飞离战场。

    等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一网打尽么?徐安怎么可能让他们逃走!

    只见他的身影瞬间崩解,化为一团巨大的乌云,遮天蔽日,将所有人都笼罩了进去,无人可以逃出。

    这朵灰黑色的乌云横亘整个红木城,整体还在诡异地扭动着,让下方的凡人惊恐无比,还以为是什么远古魔王出世,要祸乱人间,一个个吓得破滚尿流,争先恐后地逃出了这座城市。

    一下子吞噬这么多灵魂,特别是这些人还都在疯狂地攻击着他,甚至还有有人在绝望中自爆灵魂,徐安也感到极为吃力,他竭力控制着自己形成的乌云不会溃散,只能一个个依次吞噬,逐渐减轻自己的压力。

    “别怪我无情,既然你们愿意做别人手中的刀,那我也不介意将这把重新熔炼成……我手中的利箭!”

    徐安冷漠地吞噬一个个修真者灵魂,随着一道道气息的黯淡消失,他自己的灵魂气息也越来越强,从元婴后期一路暴涨……化神,化神大圆满,炼神……

    当最后一道灵魂气息也消失时,徐安的魂魄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境界……返虚!

    当然,他的灵魂与一般返虚不同,返虚的灵魂力量是强大的神识,而他强大的只是外表,本质也只是散乱的精神力罢了。

    正因为没有发生质变,现在的徐安就仿佛一个拼命吃喝形成的大胖子,已经达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头脑中仿佛压着一座巨大的山峰,若不挪开迟早会被压死。

    “灵魂会崩溃么?”徐安承受着窒息般的痛苦,明白了自己将要面临的困境。

    但他目中却没有一丝担忧之色,因为他有一把灵魂类的武器,可以通过失落之弓内蕴的神奇阵法来将这恐怖的精神力转化为灵魂箭矢,用以发挥出无与伦比的杀伤力。

    此外,他还可以将无法承受的多余灵魂注入到灵魂商店中,用以换取大量的灵魂点数。

    总之,灵魂对于他而言,绝对不会成为累赘。

    灵魂强大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让顾灵的灵魂修复得更快。

    “该死,我调集那么多试炼者,却全部羊入虎口,反而给他增添了力量……我就知道,这个徐安一定会成为祸端!”器灵在黑暗中愤怒地咆哮着。

    突然,他沉默了一下,发出了更加疯狂的怒吼:“什么?居然有人破解了外面的阵法!疯了疯了!一个返虚境界的修士居然破解了我主人的阵法?我必须要阻止他,不能让他染指主人的传承……幽光、玄光,给我出去阻止他!哪怕你们自爆也别让他进来!”

    “咔嚓……”“嘎吱……”

    两道机械摩擦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整个幽暗空间猛地大亮,显露出两台如红月老祖之前驾驭的那种巨大的机甲,散发出强烈的纯阳气息。

    “轰!”

    易真子刚刚打开地面的阵法,脸上还停留着狂喜之色,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巨力击中身躯,仿佛一道流星般飞了出去,撞击在身后红月老祖所在的机甲上,口中鲜血狂喷。

    他一个翻身飞到空中,注视着那两具突然出现的巨大机甲,目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这……这是完整的王级玄甲,我可以感受到里面有我族人的气息……”他激动得浑身颤抖,眼中不禁流出了泪水,愤怒地吼道:“该死的云海界修真者,他们居然用炼制道灵的手段将我的族人炼入了玄甲中!红月,给我上,挡住它们!”

    红月所在的红黑机甲顿时动了起来,爆发出强大的气势,持着长枪与长鞭,脑后顶着一面法宝镜子,悍然与一青一黑两尊机甲战在了一起。

    “轰!”“轰!”“轰!”……

    庞然大物间的搏斗是如此震撼人心,机甲每一次的交手都会引发巨大的响声,响彻整座冰宫。

    作为一具略有残缺的纯阳机甲,虽然有着法宝之利,但是对上一尊同样境界的机甲都是吃亏一些的,更何况是两尊?红色机甲从一开始就无可避免地落入了下风,完全被两个对手压着打,易真子虽然竭力在一旁辅助,但他的攻击落在那两尊机甲身上却是不痛不痒,难以起到效果。

    不得已,他只能全力祭出自己防御最强的阴阳玄镜,以阴阳二气盾一次次竭力帮助红色机甲抵挡对手的攻击,总算是拉回了胜利的天平。

    身为异族,易真子对这些机甲无比了解,他知道机甲战斗需要消耗固定的能源,比如说一些纯阳级别的元液,或是同样纯阳等级的晶石,只要自己能坚持到它们能量消耗一空,就可以毫无悬念地赢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届时散仙的传承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这一次计划,消灭返虚强者还是小事,最重要的还是这散仙的传承。

    一切的因果,都不过是他在幕后操纵罢了。

    就在易真子在外界与纯阳机甲大战的时候,徐安却已经来到了第一世界的出口,这是他以强大精神力扫描到的一处异常点。

    二话不说,他持着一柄灰黑色气息凝聚的大剑,就是一剑劈下。

    “噗!”

    “嗯?居然被那徐安找到了出口,不过没有我的允许,他休想打开这个通道。”器灵冷笑。

    徐安连着劈了几下,发现自己每一剑都像劈在棉花上一般,虚不受力,那通道始终纹丝不动。

    “看来不能来硬的,”徐安摇头,“那就来横的!”

    轰!

    一股无形地波动从他这里弥散开来,很快就遍布整个第一世界。

    既然你不给我开门,那我就夺取整栋楼的控制权,拿到自主打开这扇门的权利!徐安如今就是这么霸道。

    这股波动不同于精神力,也不同于念力、神识等灵魂力量,显得有些虚无缥缈,但却是用以夺舍的最佳力量,不管是夺舍肉身,还是夺舍法宝……

    不过徐安也并非是凭空得到这种力量,而是他如今的灵魂力量强大,已经足以使用观想秘书中的一些强**门了,手段自然也多了不少。

    这股波动弥漫了整个第一世界以后,徐安很快就察觉到了其控制的中枢,那是一道极其复杂的阵法,中间有着一道微弱的神念波动,应该也是一器灵,而且还是那种弱小的器灵。

    像这样弱小的灵体,或许徐安都不用主动去吞噬,只要散发出的黑魂气息触碰到它,便足以将其湮灭。

    然而,那道阵法却是有些难缠,徐安发出的无形波动虽然可以渗透它,但速度却极为缓慢,需要不少时间。

    “该死!该死!该死啊!”器灵感应到两边都陷入了不妙的境地,一方是易真子随时可能突破机甲封锁,一方则是徐安随时可能打开试炼法宝,一旦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进入这房间,于它而言都是一场噩梦。

    现在,除了那些被困在冰雪世界中的修真者,整个冰宫里就剩下徐安与易真子两个活人了。

    一场无形的争夺正在展开,散仙传承滑落谁家,就看他们谁可以第一时间进入那个房间了。可悲的是,他们两个都不是云海界之人。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