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99/1959444.html"}})();尊宝娱乐 >灵魂商店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崩坏的世界

第三百五十三章 崩坏的世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原本,徐安以为需要三天,可事实告诉他,连锁反应一旦形成……连一天都要不了!

    此时此刻,整个云海界的天地元气已经下降到不足之前的一成,如此剧烈的变化,自然也引起了环境的剧变,天地色变!

    南方,无尽火海狂暴地涌动着,向着北方吞噬而去,沿途焚毁一切。北极,寒潮也不甘示弱,呼啸着向南方不断蔓延,所过之处万物冰封。

    天空中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云层遮蔽了云界始终晴朗的天空,云层里有无数点蛇跳耀,在震动天地的可怕雷声中,云界迎来了界域之战后的第一场雨,一场污浊的黑色暴雨!

    这黑色的雨水带着可怕的腐蚀性,哪怕是法宝都能侵蚀出一个个凹坑,打在人身上更是火辣辣的疼,不多时就会使皮肤出现大片的溃烂,甚至还可以消融真元,剧毒无比。

    不止是暴雨,还有狂风!

    一条条巨大的黑色龙卷连接了上下两道云层,在云界之中肆意狂舞,纵横交错,毁灭它们途中经历的一切浮岛。

    在这愈加疯狂的世界里,一艘飞梭小心翼翼地穿梭在狂风暴雨里,向着云界的中心位置飞去。

    “已经彻底崩坏了,一切都无法扭转了……云界将迎来一场大破灭。”乌云呆呆看着玻璃外那个陌生可怕的世界,简直不敢相信这就里是繁荣美好的云海界。

    “秋露师姐,没想到你的死竟会引得整个世界都为你陪葬……”徐安暗叹口气,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心情极为复杂。

    如此生灵涂炭的可怕灾难,是他不愿看到的,可未来这个世界会成为地球的敌人,敌人实力大损似乎又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不过这场灾难主要还是发生在云界,海界有厚重的云层保护,虽然永远没有阳光照耀,但却能抵御来自上方的灾难。

    因此,死在灾难中的基本上都是修真者,海界的那些凡人反倒相安无事,可修真者也是鲜活的生命啊,徐安他们同样受到触动,难免生出兔死狐悲之情。

    不禁反思:若地球遭遇这样的大难,自己又会是河心情?

    大劫面前,所有生灵的感觉都是一样的……绝望!

    在这样的环境中,飞梭的速度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这么摇摇晃晃地飞了数个小时,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才抵达至九阵宗。

    越加靠近九阵宗,灾难反而逐渐在减小,到最后竟是一片风平浪静,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想想也是,如今整个云海界的天地元气都聚集到了中心位置,这片区域自然要稳固许多。

    远远就可以看到,戮血圣刀仿佛判官手中的死亡之笔,正狠狠压在九阵宗之上,空中的大阵脉络一片模糊,在不断生灭,仗着源源不断的能量补充在与圣刀对峙着。

    可在这把威能无穷的圣器面前,一个世界的力量都显得那么可笑,它就那么冰冷地横在那里,一旦云海界的元气被彻底抽取干净,大阵崩溃,它就会划下死亡的一笔,完成这次出世的使命,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的世界。

    刀出无悔,一切都无法逆转,所有人都看出云海界在崩溃,那些大势力的首领脸色难看无比,他们早已下令做了撤离准备,宗门的小辈都已经退至海界,而他们则留下来见证那毁灭的绚丽。

    在场的数百宗门上千人,无一不是炼神。

    飞梭的到来只引起了极少数人的注意,不过这样的关键时刻,也没人有那个闲心对他们下手。

    相比起大家生存的时间破灭,那些私人恩怨有算得了什么?

    所有人都怀着悲愤的心情,注视着戮血圣刀,等待着那最后一刻的来临。

    对于这把圣器,众人思绪不一,有人对它恨之入骨,恨它毁了自己的家园和基业,有人对它无比敬畏,渴望将它据为己有,获取那足以毁灭一界的力量……

    还有的人,则充满了恐惧,比如九阵宗内的上万人,比如易真子。

    面对如此伟力,除了恐惧,他们还能有什么想法?

    一些实力强大的修士在绝望之下已经彻底癫狂,有杀向自己周围其他同门的,有就地***师姐师妹甚至长辈的,有散出自己所有法宝财物的,有惨笑着自我了断的……众生百态,种种可怕的疯狂的事在不断上演,整个九阵宗都弥漫着疯狂的气息,那是真正面临末日时的人性扭曲。

    远远看着九阵宗内一幕幕,徐安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长时间面对死亡,长时间的精神紧绷,那种无力的折磨会把人逼向疯狂,迫使人堕入魔道。

    庄金辉很聪明的躲在一个角落里,他身边是四位主神战士,每个人脸上都弥漫着挥之不去的恐惧之意,不过却并未像那些九阵宗修士一般陷入疯狂,经历过主神空间轮回世界的考验,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要比一般的修真者要强上太多,哪怕此时并未恢复记忆,但也绝不会被恐惧击垮,这是本能。

    不过,庄金辉脸上却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仿佛拥有逃生的把握,令徐安有些费解。

    其实,这些主神战士并非庄金辉经历危险救出来的,而是地牢的看守在绝望之下不顾一切地打开了囚笼,放出了所有犯人,被他在岛上一一寻到。

    毕竟,这些主神战士都没有修真,身上还散发着继承者的气息,是很容易辨认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猛然之间,徐安感觉周围的天地元气突然强盛了十倍不止,很快就超越了云海界最巅峰的时期,甚至还在不断往更浓郁的层次攀登!

    “莫非,这阵法也和人一样,将灭之时在回光返照?”徐安一惊,不由冒出这么个想法。

    的确,这样异常的情况,往往意味着油尽灯枯前绽放最后一丝光芒。

    果不其然,计生之后是极衰,所有人都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整个世界的力量在疯狂流逝,仿佛一颗恒星在向着无尽深渊滑落,逐渐暗淡……

    大家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聚精会神地盯着圣刀。

    九阵宗里的人们也停止了疯狂,纷纷抬起头望向那把令人绝望的巨刀。

    易真子心脏狂跳,仿佛密集的鼓点敲在心头,他此生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激动,生机只有一线,转瞬即逝,一旦错过可就是完完全全的灭亡,没有一丝余地,容不得他不紧张!

    终于!

    仿佛玻璃破碎的一丝脆响,那座连接了整个云海界的强大阵法寸寸崩裂,丝丝脉络齐齐黯淡,最终彻底消失!

    完了,云海界完了!

    这是所有宗门领袖的想法,这一刻,他们内心的苦涩无以言表。

    生存繁衍了无数年的云海界呐,就要变成一片死域了么?曾经的繁荣一去不复返,失去了家园的他们,势必会滑向衰落的深渊,很可能会从此一蹶不振,成为其他世界眼中的笑柄。

    “一个被异族挑起内战而灭亡的世界,呵呵……可悲!”一位返虚强者仰天大笑,声音悲怆。

    “我辈修士,未来在何方……”不少人喃喃低语,茫然发问。

    这时,圣刀已经当头斩落!

    易真子首当其冲,被圣刀一劈而过,一分为二!

    接着,圣刀完全劈下,整个九阵宗浮岛都被劈成了两半!

    随后,一股无比狂猛的血色刀气从其上冲出,在两半岛屿上四处绞杀,竟将无比巨大的一座浮岛给磨成了漫天狂沙,夹杂着无数血水、骨渣、肉沫,随风狂舞,形成了一股遮天蔽日的沙城暴,随着狂风四下蔓延……

    这个时刻,徐安关心的有三件事。

    第一,庄金辉究竟是否成功逃脱?第二,戮血圣刀去向何处?第三,易真子……究竟有没有真正死亡?

    他一双血目瞪得老大,很快就在沙暴中看到了缩小的圣刀在向下坠落,已经有数百人扑了上去,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眼看暂时没有什么机会,徐安不禁驾驭飞梭冲入沙城暴中,搜寻其庄金辉的名字来。

    可是,茫茫沙海,又该如何寻找?

    他和徐枫大声呼喊着庄金辉的名字,可是搜寻了足足十几分钟,依然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徐安……不是我不相信你的朋友,圣刀的威力你也看到了,那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抗衡,你的朋友很可能已经……我劝你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乌云低声劝道。

    黯落和黑云也同样劝说,其他几位主神战士没有言语,可也同样也不相信庄金辉能幸存下来。

    易真子身为返虚都没能活下来,他不过一个金丹期而已,如何能够存活?

    但徐安始终坚信庄金辉能活下来,不为别的,只因为兄弟给自己的一个承诺,让他不要担心的承诺。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沙尘暴都已经散去,可他们依然没有找到庄金辉,徐安虽然不相信他已经死去,但也只有离开了。

    “他应该是利用传送之类的力量离开了。”临走时,徐安说道,声音坚定不移。

    徐枫突然说道:“他是死是活,用灵魂商店看一看不就清楚了吗?”

    徐安整个人一僵,勉强笑道:“不用看了,我相信他!”

    “不要自欺欺人了……打开你的灵魂商店吧!”徐枫催促道。

    “不要说了!”徐安突然变得很激动,大吼道。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连我最后一丝希望你也要破灭吗?”

    所有人都沉默了。

    “我们现在去哪里?”黯落突然问道。

    “先去看看戮血圣刀被人拿走没有。”徐安指着下方道。

    说罢,他便控制着飞船向下俯冲而去,速度极快,令梭内众人一阵惊呼。

    不多时,飞梭就穿越厚厚的云层来到了下方海界,九阵宗的正下方恰好有一座岛屿,戮血圣刀就遗落在岛屿的一角,此刻围着几十位炼神期强者。

    能试的基本都试过了,毫无疑问,没有一人能成功拔起这把圣刀,许多人甚至一触碰到就会产生可怕的幻觉,由此入魔被大家合力围杀的炼神已经超过了二十名,但他们依旧没有退缩。

    这个时候还恋恋不舍的,都是心里抱有一丝幻想,认为自己有希望拿到这把圣器的人。这些人往往都没什么潜力,许多已经原地踏步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都有,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样的巨宝之上。

    “黑云大哥,还请你驱散这些炼神期修士,我想去试试。”徐安请求道。

    “你?好,希望我能目睹你创造奇迹!”黑云哈哈大笑着离开了飞梭,跳到那些炼神期旁边,大喝道:“一帮废物,都给爷爷滚开!”

    黑云这么一来可以说是引起了众怒,这些人正因为无法收取圣刀而苦恼,此刻闻言纷纷迁怒到黑云身上,不少脾气暴戾的第一时间就直接出手,无数攻击轰出。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黑云嘿嘿一笑,横身上前就是一掌,顿时将那些人的攻击尽数挡下,不少甚至被他凌空一巴掌击得连连后退。

    显露了强大的实力,接下来就好说话得多了,黑云略一震慑,那些炼神就纷纷逃命似地远离了这个煞星,不敢挡他的路。

    不过,依然有那么几个人,居然没有离开,而是神色紧张的盯着他,仿佛在担心自己的宝物被他强走……这一幕,看得黑云有些无奈,他只能一人送上一巴掌,通通给打飞到海里。

    看到黑云招呼,徐安立刻下了飞船,走向斜插在地的圣刀。

    “什么意思?这黑脸返虚不自己试试?”“这个小毛孩徐安才金丹实力罢了,也想染指高贵的圣器?”“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恐怕连靠近圣器都做不到吧?哈哈!”……

    那些炼神期修士或嘲讽或冷笑,都以为徐安会出丑。

    与圣刀的接触,使得这片海滩变得无比坚硬,走在上面竟有着水泥地的感觉。也正是这样的连带效应,圣刀才没有被连着沙土一起挖走,否则这座岛都很有可能被直接搬走。

    接近圣刀,果然有种阻力出现,越是靠近,这种阻力就越是强大,最终就仿佛一堵墙,令人难以前行寸步。

    那些炼神修士见状纷纷哈哈大笑,极尽嘲弄之能,徐安虽然没什么反应,但飞梭上的徐枫和那些个主神战士却都脸色难看,他们都是跟着徐安混的,徐安被骂比他们自己被骂还难受,自然无法淡定。

    徐安不理会别人的反应,深吸口气,散出自己元婴层次的神识附在身上,看上去一半燃烧一半冰封,颇为奇异,气势不弱。

    就这样,他突破了那层无形的屏障,大步来到戮血圣刀面前。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那些收取失败的修真者也都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一方面期待有人能拿起,创造奇迹,一方面又不希望被人拿走,使自己失去机会。

    这是一种矛盾的心情,就是在这样的瞩目之下,徐安抬起带着灵魂商店的左手,一把握在圣刀之上。

    一股股血雾从刀柄上冒起,渗入徐安的左手,令其瞬间变得血红一片。

    徐安突然抬起头看向黑云,一脸的诡异之色。

    黑云费解,却突然听到一声大吼:“走!”

    再看时,那把毁灭了云海界的戮血圣刀竟已消失不见,徐安他居然成功了!

    来不及惊讶,黑云明白徐安会立刻成为众矢之的,立即一把抓起他,瞬间就回到了飞梭上,而徐安也立刻控制飞梭,“嗖”地一下飞向天空,消失在天际尽头……

    这个时候,那些目瞪口呆的炼神修士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纷纷怒吼着追了上去,可这时已经太晚了。

    飞梭之上,所有人的神色都无比兴奋,一个个像是吃了春药、打了鸡血一般,激动得坐立不安。

    圣刀!那可是毁灭了整个云界的戮血圣刀!居然就这么被徐安拿到手了!想起来简直像做梦一般!

    不敢置信,又不得不信,因为这神奇的一幕就活生生发生在他们眼前!

    “哈哈!徐安,拿着这把刀,咱们已经无敌了!”徐枫傻笑道。

    “没想到,没想到这把恐怖的圣器最终竟会落入你手,命运果然奇妙!”乌云盯着徐安,笑眯眯地道。

    “徐安,不得不承认,你已经有了崛起的资本。”黯落也忍不住感叹。

    徐安不语,他虽然同意激动,却也明白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毕竟自己早有谋划,就算没有之前的经历,在落炎谷也同样能收了这把刀。

    拿到它其实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拥有使用它的能力,不然这把刀再强也好,与散仙留下的那把剑可以说没什么区别,毕竟都不能使用。

    只是,刀拿在自己手里,可以慢慢去琢磨它研究它,却是不必心急了。

    云界陷入了大破灭之中,一片混乱,已经不适合修士生存修炼,而海界天地元气稀薄,同样不适合久居,待在这样的环境,修真者的境界会逐渐不稳,时间长了还可能会跌落境界。如果海界的天地元气被他们吸干,随身携带的丹药也消耗殆尽……这些叱咤风云的强者甚至会可悲地沦落为凡人,或者在真元枯竭中慢慢等死。

    毕竟,修真者相对的长生可不是没有代价,他们每时每刻都需要消耗大量天地元气,以此维持自己的生命,如果没有天地元气,他们就会如凡人一般,饿死!为防止自己沦落到那样可悲的境地,幸存的修真者们想了无数的办法,比如大量种植灵药炼丹药,比如大量养殖灵兽取内丹等等,但迫于海界陆地的范围,这些计划都只能搁浅。最终,迫于生存的压力,所有势力的高层一致决定……冒险进入北极的虚空裂缝,入侵其他世界!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