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341/1991199.html"}})();尊宝娱乐 >空间之悠然田居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章 破裂

第二百二十章 破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睿琏本来就喝了不少酒,然后又被下了药,迷迷糊糊好像看到自家小媳妇在自己身边,重重的把身子压在身边人的身上:“你怎么过来了啊?我都给你打包菜了,快点那去吃!都是你喜欢的!”说话颠三倒四的,但是仍然没有忘记给自家小媳妇带的菜。

    杨彤感受到男人往自己身上加重的力气,心中忍不住雀跃,要知道这个男人在平常是个时刻紧绷着的人,什么时候这样靠近过自己啊!杨彤带着笑容拿出磁卡打开自己定的房间,将男人放到大床上面。

    睿琏在药物的刺激下,脑子越来越不舒服,躺在床上就有点迷糊,杨彤快速的拿起酒店的衣服钻进了浴室,虽然早就不是处女了,可是面对自家早就垂涎不已的猎物,杨彤还是挺有耐心的好好将自己打扮一下的,留下一个完美的回忆。

    这边王微微在家里哄着孩子睡觉那,软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跳了起来,冲着门口温柔的低声叫着,眼睛也渴望鳄看着大门,看着自家软软没出息的样子,不用想绝对是察觉到白白的气息了,软软那小声委屈的叫声让王微微心里挺过意不去。

    人家小夫妻两个孩子才那么小,自己就当了回残忍的王母娘娘,愣是让甜蜜中的两个狗狗分居两地,王微微打开门示意软软赶紧出去,谁知一打开门就看到韩蕊拉着白白站在自家门口,白白一看到软软就亲密的跑了过来,彼此蹭着彼此的大脑袋。

    “我说白白怎么硬要往你家跑,原来是软软回来了啊!”韩蕊进了屋坐下看着两只亲密的大狗狗笑着说道,自己一家人刚从外面吃饭回来,没想到一打开门白白就窜了出来。韩蕊说完这话察觉不大对劲。

    “你没出去吃饭吗?我刚刚在酒店明明看见你家那位了,好像喝醉了!难道是我看错了吗?”韩蕊想到自己在酒店看到的,因为距离有点远也不大确定,说了说觉得不大可能,虽说和睿琏没见过几次面。可是那个男人对王微微那叫一个好啊。出去吃饭怎么可能不带着这个小吃货啊!

    王微微一听觉得事情有点不大对劲啊,自家老公喝醉了怎么没给自己打电话啊,难道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但是脸上还是不显山不漏水的,自家老公是个军人,虽说聚会时穿着便装,但是喝醉酒这事还是瞒着比较好。

    “他在部队呢,这段时间挺忙的,我在哪没有什么事过来这边看看!对了,姐家里的小狗狗们怎么样了?”王微微忙着转移话题。生怕韩蕊再问下去,但是心里已经挺着急了。

    王微微这一提。到让韩蕊想到家里还有事:“你不说我就忘了,家里的小狗狗我该处理粪便了,我先上去了,白白就在你家和软软好好亲近亲近,我明天再过来吧!走了啊!”

    韩蕊一走,王微微拿起电话拨通那熟悉的号码,几声响了以后一个陌生的女声响起:“你好。这里是酒店客服部,这部电话的主人将电话遗落在包厢了,看来电显示电话主人好像是你先生是吧,不知道方不方便过来取一下子?”

    “电话?没问题!”王微微把孩子放进空间,出门打辆车就往酒店奔去,心里越发的不安了。一到地方,王微微按照电话里说的地方找到失物认领处,谢过客服以后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手里拿着打包餐盒的服务员。

    “姐,刚刚我那个包厢里是不是有个手机啊?刚才我去后厨帮忙打包食物了。别人帮我收拾的包房,客人没走,在楼上客房休息那,你把东西给我我一起送过去吧!这是客人打包的松鼠鱼和麻辣鸡脆骨。”

    服务员的话引起了王微微的注意,这两样菜可是自己点的啊,转身回到客服部。正好刚刚给王微微电话的那个人看到王微微,指着王微微说到。

    “电话给那位女士了,她是电话主人的妻子,你和他说一下吧!”王微微接着话就问起服务员。

    “你好啊,我老公现在在楼上客房部?听说他喝醉了,他朋友打电话让我过来接人,但是醉醺醺的没说清那个房间,不知道可不可以带我上去一下啊?”王微微笑着说道,漂亮的脸蛋带着得体的微笑,服务员又听客服说是夫妻关系,也没多想,点头答应了。

    一路向上,王微微被带到客房最里面的屋子,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让王微微咬牙切齿的声音:“谁呀?我没叫客服的!”杨彤刚刚洗完澡,擦着头发走了出来,边打开门边说道。

    王微微透过打开的房门,看到自家老公神志不清的躺在床上,整个人的状态很是不对劲,直接在杨彤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推门进了屋子,笑着对带路的服务员说了声谢谢以后,“砰”的关上大门,将服务员好奇的目光挡在门外。

    “你,你怎么私自闯进别人的屋子啊!”杨彤反应过来一后恼羞成怒。王微微看着洗漱后分外诱人的杨彤气的恨不得扇这个女人一巴掌,以前一直觉得她够不要脸的了,谁知道竟然这么没有下线。

    但是当务之急还是得看看自家老公怎么样的,看着睿琏潮红的脸,和以前睿琏喝醉完全不一样,明显被人下了某种下三滥的药物。王微微装在拿杯子接水的功夫从空间里拿出一滴玉髓放到被子里面。

    “没想到这种手段也是杨大美女使出来的啊!真是让人为你觉得难堪!你怎么不想想睿琏醒过来以后会怎样,你知不知道这是军婚,是受法律保护的,你倒是想让睿琏身败名裂啊,还是想把他逼到死路?”一边扶起睿琏喂食着水,王微微低着头说出这样的话。

    参杂着玉髓的液体已经入睿琏身体,迅速的在缓解药物和酒水的效果,王微微在看到身下的男人眼睛逐渐变得清明以后,抬头看着眼前因为愤怒变得可怕的女人。

    “我想让睿大哥怎么样,会这样做的是你吧?一个要什么都没有的女人,你怎么配在睿大哥身边啊,那个女人应该是我!如果没有你,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杨彤因为这次机会的丧失有点失去理智了,精心安排好的一切。就这样化成泡沫了。

    “我?我最起码不会给一个随时在危险边缘的男人下药。你下的什么药,不知道任何药物都会腐蚀这个男人的身体吗?你怎么这样歹毒啊!”王微微一步步的引导着,希望这次可以直接将这个女人解决掉,让睿琏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我是一个医生好不好,怎么会犯那种错误,以后我还等着睿大哥接着往上爬那!你觉得以我的家室这种事情出现了,上面会怎么做?只要你实相,我爸爸施点压,这事就会完美解决的!”杨彤说到这里眼里闪烁着得意的神情,有个强硬的后台是自己不怕这些的最终原因。

    “你真下药了?你这人可真够让人恶心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啊!算计的不错,可惜没成功啊!”看着杨彤得意的表情。王微微瞟了一眼眼珠转动的睿琏,男人的手已经握住了。

    “那又怎么样,我只是一个善良的大学好友,在聚会是看到好友喝多了,好心帮忙开了一间房间罢了!睿大哥现在可是喝尽了慢慢一杯子的药啊!知道这件事事实的人只有我和你,可是看到我好意的人可是还有睿大哥的三个兄弟啊!你说大伙会心谁的啊!”

    杨彤摸着自己的头发不屑的说道,安排这次聚会一是为了灌醉睿琏。二就是找了三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目击证人,没想到现在就用上了。

    “还有啊,我的好心被你误解了,多让我伤心啊,你说我要是委屈的哭一哭,在睿琏的好友心中你还剩什么啊?”杨彤接着说着自己的计划。

    还是睿妈妈说的对,有些时候面对第三者的问题,女人主动出击可能会引起男人的不满和对弱者的同情,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男人看清第三者的真面目。现在王微微恨不得杨彤多说一点恶毒的话语,让睿琏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你!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啊!我还一直当你是朋友,吃饭还叫着你,生病的时候还看望过你,真是没想到啊!”王微微眼看男人就要彻底的从酒醉的状况下啊清醒了,手上的青筋暴起,王微微委屈的小声说道。那声音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活脱脱一个受害者的样子。

    “住嘴巴!要你假好心啊!什么都不是的一个女人,哪里配和我相提并论啊9有你那两个孩子,看着就恶心,还有睿家那个老太婆,表面上看着对我挺好的,我在你家受伤了竟然阻止睿大哥去医院看我,以为自己什么都明白一样,竟然敢暗示我里睿大哥保持距离,等我和睿大哥在一起以后有她好看的”杨彤彻底的陷入疯狂了,说话开始语无伦次。

    “住嘴!”屋子里突然响起的男声,让滔滔不绝的杨彤直接停下了嘴上的话语,看着睿琏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你,呜呜呜,你可得为我做主啊,你看看微微,她竟然说我对你不怀好意,我真是伤心死了啊!这让我怎么面对其他的人啊,明明是好心给你订了房间,只不过衣服上都是你们弄撒的就洗了一下澡,竟然被人误会成那种女人,呜呜呜~”这变脸的功夫让王微微看了暗暗叫绝啊!

    既然这个女人像演戏,自己也得配合啊。王微微低着脑袋握着自家男人的手:“老公,我我没有,她竟然药,说宝唉!”断断续续的话,好像有苦说不出一样,但是每一个字眼都在提醒着早已经将话听到耳朵里的男人。

    睿琏一把揽过自家小媳妇,面色发青的看着眼前哭的梨花带泪鳄杨彤,心里没有任何的怜惜,一把愤怒的的火烧的正旺。

    “你真是让人恶心,到现在了还往微微身上撒脏水,我可以告诉你,从你们说话起我就全听到了!你还想说什么吗!”面前是个女人,自己强压住自己的怒火说出这句话。恨不得撕了眼前女人的面具!

    杨彤听到睿琏的话,还是在装:“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反正没有证据,自己靠着演技会让对面的男人知道自己的好的。

    ps:

    谢谢小居师和月夜紫灵儿的支持!杨彤计谋被破,过瘾吗?下章要好好给微微解解气了哦~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