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193.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初学做凉皮+伤感

第五十六章 初学做凉皮+伤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天哥儿,筱筱,在家么,我是你们四叔啊。”门外响起了莫老四的声音。

    屋里的几人一听,没想到这四叔倒是蛮早的,被喊到的莫云天自是急忙的跑到了外面,把莫老四给叫了进来,“呀,四叔四婶啊,赶紧进来,我们在吃饭呢,你们吃了没。”

    “天哥儿,我们吃过了,你们怎么吃的那么晚,哦,也是,你们爹娘不在家,不过你们怎么不到我家去啊,这样也省的你们做饭了。”田氏笑呵呵道。

    “四婶的好意,侄儿心领了,但是瑶瑶还是会做饭的,我们也不想去麻烦四叔一家,就干脆到自己家里做了。:”莫云天笑着回了一句,其实也是忙的忘了,就算没忘也不会直接到四叔家吃饭,免得让人觉得只因为教了一个赚钱的法子,就每天到他们那蹭吃蹭喝。

    “你这孩子,这叫什么话,到自家叔叔家吃饭谁敢说?!什么谁要说了我第一个不饶他。”莫老四豪气云天的说着。

    一旁的田氏斜睨了一眼莫老四,嗔道:“你真是个急脾气,人家天儿又没有那么说,急什么。”

    莫老四摸了摸后脑勺,憨笑道:“我这不是着急么,嘿嘿。”

    “四叔,别说那么多了,进屋里坐吧,这天忒热了点。”莫云天见天气也越来越热了,赶紧让俩人进屋谈,这要是在外面谈话,少不得肯定会中暑。

    “成,那咱们就走吧。”莫老四这才和田氏进了屋。

    莫老四和田氏一进屋,筱筱几人就异口同声的喊着:“四叔四婶好!”

    “哎,都好,都好。”莫老四和田氏被他们这么一喊,脸上的笑容都快咧到耳根子后面了。

    莫瑶瑶听从父亲临出门时的嘱咐,连忙把之前熬好的鄙茶给端了出来,给这俩人一人倒了一碗,笑着说道:“叔婶,你们尝尝这个,刚好大热天的清凉降火。”

    莫老四一听,双眼不禁闪过一丝亮光,面含笑意说道:“清凉降火可是个好东西啊,我定要尝尝。”说罢就断了自己跟前的那碗尝了起来,喝了第一口后,立马高声喊道:“好茶,你们这是用什么东西做的啊?”

    莫瑶瑶和莫云天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了,兄妹对视一眼,笑道:“四叔,这个东西说出来可能会吓着您呢。”

    莫老四听这事居然会吓到他,立马来了兴趣了。“哦,吓到我?哈哈,我走过那么多地方,大世面不敢说,但是小世面还是见过不少的,你就说出来,看能不能吓到我。”

    “那侄儿可就说了啊,您到时候可别惊着了。”莫云天似是还有些不放心,最后再嘱咐了几句才说道:“这个啊,就是我们无意间在从杏道旁摘的那个叶子,用它煮了水,味道就变,里面带有些甜味是因为加了糖的缘故呢。”

    “什么?这个是河道旁那一株株的树叶子?天哥儿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莫老四被这消息着实惊到了,他想过无数东西,却没想到居然是个树叶子,一时间看着碗里没喝完的鄙水有些复杂了,似是纠结又似是郁闷。

    瞧得一旁的几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田氏更是说道:“当家的,你啊,就是差了点啊,人家天儿都说了你会被吓着你还不信,这不真的被吓着了,哈哈。”

    “你个婆娘真是,还跟几个孝子一样来挤兑我,小心我回家让你下不来床。”被落了面子的莫老四见田氏笑他,瞪了她一眼,还用语言恐吓着,不过这倒是还真管用,至少田氏笑的没那么狠了。

    “呵呵,四叔,四婶,你们吃饭了没啊,没吃的话一起吃吧。”一旁的筱筱偷偷的笑了笑,然后见俩人来那么早,指不定没吃饭呢,就邀请了俩人一起吃饭。

    “别介,你们吃你们的,你四叔四婶就坐这里休息休息先,顺便等你们三叔三婶过来,你们等下还要教我们呢,赶紧吃你们的就是了。”莫老四挥了挥手,让兄妹几人赶紧吃饭去,别到时候饿着了。

    兄妹几人对视一眼,然后都笑着说道:“四叔,那我们去了啊。”

    “去吧!去吧!”莫老四不甚在意的说道,然后又端起了没喝完的鄙水喝了起来,顺便和田氏说道这鄙水着实不错,至少喝下去真的清凉了不少。

    兄妹几人因为四叔四婶过来的早,便飞快的吃了自己的饭,然后收拾完碗筷,这时候莫老三和刘氏也到了,见老四和田氏也都在,两房人都热络的聊了起来,聊的无非就是学艺的事。

    “唉,不知道能不能学会,有些担心啊。”一旁莫老三有些担心,毕竟听大哥说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个技术活,自己对于这些一向就比较笨拙,万一没学好就完了。

    “三哥,你啊就是太多虑了,大哥不都说了么,我们俩学不会,不是还有自家婆娘嘛,你还有三嫂呢,只要她们俩学会了,不就可以了,到时候去镇山,我们俩打个下手不就好了。”一旁的莫老四倒是没有那么多想法,

    毕竟技术活一个大男人学起来确实有难度,但是女人就不一样了,她们学起技术活那可是有一手啊,到时候交给她们就好了,自己在身后跟着打下手不就完了,想那么多干嘛。

    “话是如此,但是我们也得学啊,毕竟大哥家也是想提拔我们,要不然啊,谁会把赚钱的法子教给我们。”莫老三仍旧是有些担忧,但是语气里已经没有刚开始的那么担心了。

    老四说的是啊,毕竟自己是个男的,做粗活还行,这等细活自己怕还真是干不来,罢了,到时候就让自家婆娘认真学就好了,要是再有不懂的,直接问最好。

    要是筱筱听到了他心里所想,一定会竖起大拇指,不懂就问啊,那可是好学苗啊,不过嘛,她此刻正在准备教的东西,所以有点小忙,堂屋里的状况,她不想知道也不会去了解。

    “筱筱,东西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教三叔和四叔他们了。”一旁打下手的莫瑶瑶认真的说道。

    她还真是有点担心,筱筱本来脾气就不怎么样,万一没耐心了可怎么是好,不过看着筱筱笑语嫣嫣的样子,又不好开口说,只能是欲言又止的,一旁的筱筱倒是知道她想说什么,但是她并没有去问,毕竟她还是有前科的。

    有前科真可怕啊!这倒是筱筱心中所想,毕竟当时萱萱来问她问题,解释了大半天小不点儿还是不懂,最后筱筱耐心磨光了,直接说了一句:“有什么事自己琢磨去,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就这么一句话被爹娘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耐心,尽管筱筱事后怎么努力解释,但是这个烙印就像是去不掉一样,让她也郁闷了好久,现在莫瑶瑶看她的眼神就充满了担忧,毕竟叔婶不是萱萱,他们可是大人啊,万一筱筱孝脾气闹起来,指不定就伤了几家的和气了。这样莫瑶瑶很是无奈,所以只能是担忧啊。

    最后筱筱无奈了,被人用这种眼神看着,再淡定的人也淡定不下去了,“大姐,你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这让我原本坚定的心都有些动摇了。”

    莫瑶瑶有戌中凌乱了,怎么能这样说她呢,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筱筱有信心不发脾气就好了,莫瑶瑶心里默念着,而一旁的筱筱的看她嘴巴动了动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筱筱一阵的无力扶额,然后看了一眼莫瑶瑶就走了出去。

    堂屋里四人聊的是火热朝天,丝毫没发现筱筱进来了,“咳,叔叔婶婶,我们可以开始了哦!”

    “额……,开始了?哦,好,我们也准备好了。”莫老四和莫老三聊天聊的差点就忘了正事了,懊恼过后就乖乖的跟着筱筱到厨房去了,看着厨房里一个案板上放的面粉,以及备好的水,莫老四和莫老三对视眼,分别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的认真。

    见他们的注意力已经完全吸引过来了,筱筱立即和他们讲解起了凉皮的制作方法,和面,洗面筋,然后发酵,醒面,一步一步慢慢的示范,中间也有让几人试过,特别是洗面筋那段,许是真被说中了,这田氏和刘氏学的就是比俩大老爷们快,不过俩人也不甚在意,毕竟都是为了自己家里的生计,这个时候还管那么多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莫胜明夫妇回来了,见众人学的是火热朝天,也不去打扰,只是在适当的时候送了点水进去,看他们那个认真劲,估计很快就学会了。

    不过此时的林氏正在拿着昨天买回来的糕点,还好糕点放在了冰凉的凉水中用碗装着冰了一晚,所以也没有坏掉,看着这些糕点,林氏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又把糕点放回了原位。

    莫胜明见状,疑惑的问道:“媳妇儿,你这是怎么了?”

    林氏幽幽的看了一眼莫胜明,缓缓道:“没什么,只是昨天说好了今天要去我娘家的,看样子是去不成了,唉。”

    莫胜明一听这话,就知道林氏想去看岳丈一家了,说来当时筱筱生病,林氏娘家也没少帮衬,现在自然要去看看。莫胜明笑了笑,然后说道:“今天筱筱怕是没时间过去,乘现在时辰还早,这次就我们俩过去吧,下次中秋的时候我们再把他们都带过去。”

    听了莫胜明这话,林氏心里熨帖的很,脸上笑容也灿烂了,“当家的,还是你好啊,谢谢你!”

    “你这叫什么话,你是我妻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想多了你,好了,我们赶紧准备吧。”莫胜明看着林氏的模样,心里也有些暖意,毕竟自己的母亲以前不待见自家,林氏也因此受了不少委屈,但是从没有在娘家或是自己跟前抱怨过,反而待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心里也是感激的很。

    俩人准备好后,走到了厨房里,看着还在练习的几人,笑了笑,然后说道:“三弟妹四弟妹,我和当家的要去我娘家一趟,这家里能不能麻烦你们顾一下?”

    “大嫂,你客气什么,家里我们自会帮你顾好,你们就安心去好了。”刘氏也是笑着回了一句,毕竟俩人嫌隙已解,这点小忙还是可以帮得上的。

    “就是啊,大嫂,你否和我们客气,直接去好了,这孩子们我们都会帮你们看好的。”田氏夫妇也是如此的回答道。

    “那做大嫂的就在这里谢过两位弟妹了,天儿,风儿,你们在家要好好照顾好几个妹妹们啊,不许给你们叔叔婶婶捣乱,听到了没有?”林氏仍旧是不放心的嘱咐道。

    “知道了,我们会乖乖的。”筱筱几人保证着,但是心里却在腹诽,娘亲也是了,自家孩子是什么样还不清楚么,我们又不出去玩,怎么可能会捣乱,真是的。

    见几人很乖,也就不做他想,再次和莫老三及莫老四一家说好,林氏和莫胜明就拿着东西离开了,往林氏娘家方向走去了。

    屋里筱筱几人给莫老三四人讲解了有关凉皮的各种资料,然后又让四人反复的试验了多次,最后当几人拿着那个比较薄的凉皮放筱筱眼前时,终于博得了筱筱这一下午来的第一句夸赞,虽然只是“还不错”三个字,但是在几人耳里已经是好的不能再好的话了。

    忙活了一天,莫老三和莫老四他们也都学的差不多了,只差实战经验了,临了筱筱告诉他们:“三叔四叔,这凉到时候你们去镇上卖的时候,记得分开,也就是别呆在一处,现在我家的摊位是在东城门这边,你们可以去西城门或是南北城门那边哦,这样,大家分开赚,买的人也不会一下子全涌到了一处。

    而且这个凉皮一份是二十文钱,这个是我们的统一价格,不管人家怎么和你们砍价,也不能退让,否则凉皮生意,我们怕也是赚不了多少了。”

    且不说本钱要多少,但是从这一份要二十文钱的价格中看的出来,凉皮确实是一个赚钱的法子,没想到老大家会想出这样的法子,这是两家人的心里话,不过刘氏心里却有些讥讽李氏了,这个蠢货,这么好的法子居然推拒门外,真是愚蠢。

    “筱筱,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镇上卖呢?”一旁的田氏有些迫不及待了想销售了,便问了起来。

    “四婶母,在这里我要给你们再说一句,就是你们放的调理一定要足,否则人家肯定不会愿意从你们这里买了,知道么,你要是对他们卖的份足,人家下次没准还会在你们这里买。”筱筱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遍。  “哎,这个我们都知道,我们会注意的。”听了筱筱的嘱咐,几人也知道了改怎么做了,和筱筱打了个招呼,就往自家去了。

    筱筱几人在家里也是无聊了起来,莫瑶瑶还好,没事做的时候就在一旁绣肚兜,肚兜上的花样是一朵摇曳生姿的荷花,花样子还是筱筱帮着画的,当时瑶瑶得了花样子,高兴了好几天呢。

    “唉,好无聊啊,二姐,我们出去玩吧?!”莫萱萱坐在院子里,小胖爪子撑着小脑袋,看着在忙活着辣椒苗的筱筱,一脸的无聊。

    “去哪玩?娘说过,外面坏人多,我们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安全。”筱筱都没看萱萱,直接就甩了一句话出来,而她此刻看着一个个长的青绿青绿的辣椒,眼睛里兴奋的目光,是遮掩不住的。

    萱萱见筱筱连个眼角都不给她,嘟气小嘴,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在一旁帮着做事的莫云天兄弟俩,黑白分明的大眼,似是在说,大哥,二哥,二姐不去,你陪我去呗。

    莫云天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但是笑容的意思显而易见,这个时候还是在家里待着比较好,外面还真是太危险了,万一遇到了什么坏人,谁顾得那么多过来。

    萱萱看他们一个个都在忙,郁闷的她直瘪嘴,刚想大喊几句发泄心里的郁气,就听到了在忙活中的筱筱说道:“你不是还有兔子没喂啊,那兔子可是饿了两天了……”

    兔子?!莫萱萱眼睛一亮,对啊,这群不爱幼的,又没节操的人不待见她,不理她,也不和她玩,那么她可以找兔子玩啊,想通了之后,看着忙着的几人,鼻子里哼了哼,然后就跑到了厨房的一个角落里,暂时充当的是兔子的驻地。

    外面几人对视一眼,眼睛里皆是笑意,而后又摇摇头,继续忙碌自己的事去了。

    筱筱看完了院子里移栽过来的那几株辣椒树后,心情似乎格外的好,只要辣椒彻底成熟了,她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计划发展了,不过距离嘛又前进了一步,似乎感觉到前途一片光明。

    正当筱筱准备回屋的时候,院子外传来了一个声音,“云天哥,云风哥,你们在家么,我是萧逸,我来找你们玩了。”

    听到这个声音,筱筱眉毛一挑,亮似星辰的双眼看向了莫云天兄弟俩,眼神询问着:你们什么时候那么熟悉了?

    莫云天兄弟俩也是对视眼,然后分别摇摇头,这小胖平时不找他们玩啊,怎么最近似乎经常过来啊,真是搞不懂。尽管搞不懂,但是该有的礼数,几人还是做的非常好的。

    “是萧逸啊,我这就来开门,你等一下。”莫云天向着外面喊道。

    门开了之后,萧逸进院子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筱筱,几天没见,臭丫头似乎又长高了,身上似乎也有肉了,脸上也肥了不少,看起来很可爱啊……萧逸脑海里yy的想着。

    但是看着他的莫云天兄弟俩就郁闷了,这不是说来找他们的么,怎么一个劲的看着筱筱发呆了?难道他们俩的嫌隙还没和解?!不应该啊,这上次萧逸帮自家摘了桃后,俩人也不拌嘴了呀?!

    兄弟俩对视一眼,都觉的自己的脑子似乎不够用了,最后莫云天受不了了,笑着问道:“小胖,你找我们干什么去啊?”

    被莫云天这一声唤着,萧逸这才回过神,但是脸上还是带有猩疑的红晕说道:“额…,哦,是这样的,我们几个伙伴相邀着明天去村里的河道里抓鱼,这不我想着你们不也没什么事么,就想着把你们一起叫过去。”

    但是此时他心里却在想着,怎么回事,最近没事的时候脑子里就浮现了那臭丫头的身影,真是太可恼了。不过可恼归可恼,萧逸此时却是满心满意的想把莫云天兄弟俩叫出去玩。

    “小胖子,你准备把我大哥二哥叫哪去啊?”筱筱听了萧逸的话,眉头自然的就皱了起来,家里最近忙成这样,大哥二哥自然要帮衬着,哪里有时间去玩,这小胖子也是了,没事跑这里来干嘛。思及此,筱筱顺带的瞪了萧逸一眼。

    萧逸被这一瞪,觉得自己无辜极了,自己又没有招惹她,干嘛又瞪自己,真是莫名其妙。不过自己怎么说个又字啊,不过想想也没错,毕竟这臭丫头一直就很莫名其妙。看了筱筱一眼,笑嘻嘻的说道:“臭丫头,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抓鱼啊?你知道么,河道那边很好玩的哦!”说完还自认风流的对着筱筱眨了眨眼睛。

    莫云天有种扶额的冲动,这小胖怎么这样啊,自己还没答应,又把筱筱给忽悠上了,不过筱筱应该不会答应吧,毕竟筱筱可不像萱萱那么孩子气,思虑再三,终于决定了,还是拒绝比较好啊!

    乘着筱筱还未说话,莫云天直接拦着萧逸笑道:“小胖,我们明天上午有事呢,怕是去不了了。”

    “没事的,我都和他们说好了,明天傍晚的时候去最好了,那时候鱼最多。”小胖爽快和莫云天说着,却不知他的话有种让莫云天想拍死他的冲动。

    “可是……”

    “小胖哥哥,你们是在说什么?好像听你们说要去玩,是什么时候去啊?去那里呢?”屋里喂完兔子的萱萱,准备出来之际,刚好听到了萧逸的话,瞬间就活力充足的跑了出来,打断了莫云天要说的话。

    莫云天被萱萱打断了,气的莫云天直接瞪了她一眼,但是看着萱萱的眼睛里有种名为控诉的眼神,让筱筱忍俊不禁,没想到大哥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不过去河道旁,也不是不能去,毕竟自己家的鄙叶不够了,明天可以去摘点回来,正好还能看看那些鄙株长的怎么样,如果好的话,到时候直接移栽到自己田里成活率也会很高。

    “小胖子,你说去河道里抓鱼,那河道里有什么鱼抓啊?”筱筱似是一脸的不解,本来就是啊,那里似乎没什么大的鱼可以抓,毕竟她去看过,水清澈的很,就算有鱼,也只是很小的草鱼,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怎么会没鱼,有的鱼是藏的比较深,所以基本上看不到,能看到的也只有两根手指大小的草鱼,不过嘛,我们自有抓鱼的办法。”说道即兴,小胖子居然来了个卖关子,不过这倒是吸引了筱筱的好奇心。

    “哦,这样啊,好啊,到时候我们可以去看看。不过要是有危险,我们可就会回来。”虽然玩的东西很吸引人,但是还是安全为上,这个筱筱还是知道的。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来叫你们啊!”说完这句话,小胖子就跑了出去了。

    等萧逸走远后,莫云天才急忙道:“筱筱,你告诉哥,你刚刚和他说的话是开玩笑的吧?”脸上依稀有种期待的神色,不过筱筱的下句话,顿时让他有种打入谷底的感觉。

    “没有啊,怎么会,才不是开玩笑呢,我还确实想看看他们是怎么抓鱼的,而且我的目标还在河道旁的鄙株上哦!”筱筱微微一笑,不过她的轻松笑容,在莫云天眼里真是有种催命符的感觉。

    一旁的莫云风拍了拍自家大哥的肩膀,然后丢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然后才说道:“大哥,筱筱决定的事,好像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你……,还是认命吧,那个,做弟弟的在这里希望你自求多福啊!”

    莫云天无语,瞧瞧,瞧瞧这是一个做弟弟对大哥说的话么,这小子欠收拾了吧,不过,现在不是他欠收拾,而是自己有种“命在旦夕”的感觉。

    莫云天想想自己要是在晚上把这件事告诉了林氏和莫胜明,会惹出什么样的反应呢?!想了好一会,莫云天无语了,好像最小的反应都是爹娘暴怒,然后自己被揍,再然后就是兄妹几个全都禁足……,不过最大的反应是什么,自己还真是没想出来,但是怎么说自己也好像逃脱不了被罚的命运。

    头一次莫云天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如此的悲剧,风中凌乱的他此时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而见到人则是一脸的哀怨,仿佛是受了气的小媳妇。

    一个半时辰后,林氏和莫胜明也从林氏的娘家回来了,手上拿着的是林氏的母亲肖氏给她的腊肉,还有十几个肖氏攒了好久的鸡蛋,林氏拿了那么多东西,她的哥嫂并没有生气,反而又给了些别的东西,倒是让莫胜明觉得受之有愧。

    林氏的父亲是他们村里一家私塾的教书先生,林氏娘家父亲的兄弟几个里面,生的全是男孩,只有后面林氏这一个女的,自然林氏算的上是林家的掌上明珠,全家人都拿她当眼珠子似的疼爱。

    说道林家还真不得不提他们的家教,一家人不管是妯娌间还是叔伯间都是和和睦睦的,从未闹过矛盾,而且只要是嫁进林家的女子,林家的男的都是极尽的宠爱,不过还是有个度,也亏得林氏的父亲是个眼尖的,给林家挑的媳妇儿都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如果不是,那么林氏拿那么多东西,怕早就不知道念叨了多少次了。

    不过他们还真不知道林氏之前在莫家的遭遇,否则疼女的一家人肯定会把莫家给拆了,其实当中也是林氏把自己的遭遇给隐瞒了下来,所以林家才不知道,不过后来出了筱筱一事,林家则是大怒,跑到莫家大脑了一场,莫胜明和上房分家才会那么顺利。

    本来林氏和莫胜明回林家,林家众人都是高高兴兴的接待着,不过林氏的母亲肖氏见没有看到几个小萝卜头,便有些不悦的说了句:“怎么回来也不带天哥儿几个过来,咱家又不是外人。”

    “哪啊,这不是看天色不早了么,所以才没有带,筱筱还说了呢,过些天我们一家人都过来呢,过节的时候过来看看您和爹呢。当然了,还有叔伯他们。”林氏笑着解释了道。

    肖氏一听也是,这天色晚了,回去的路上要是吓到了几人可怎么是好,顿时脸色有好了起来,笑道:“我还不如你想的周到了,看样子是老了呀!”

    “呸呸呸,娘,你又乱说话,赶紧的呸三声,把不好的东西呸掉。”林氏有些心急了,这些不吉利的话可不能乱说,万一成真了自己可受不了。

    “好了,知道你孝顺,得了,你们现在坐一会儿,吃了饭再走。”说完,肖氏就往厨房方向去了。

    “哎,娘,别忙活了,我们准备放下东西就回去,这家里孩子们还不怎么会做饭,我还要回去给他们做饭呢。”林氏连忙的拉住了往厨房

    去的肖氏,急忙的说道。要是他们今天留这里吃饭了,家里那几个小人儿,虽说瑶瑶会做,但是毕竟不熟练,而且做的菜也没自己做的好,还是自己回家做比较好。

    肖氏一听,感觉哪里不对,但是又觉得林氏说的话有道理,最后又被林氏忽悠了几句,终于答应了林氏的请求,然后才有了林氏拿着的这些东西回来。不过路上所有的东西都是莫胜明提着,林氏只是空着个手回来。

    自然路过村头大树下的时候,又被那群长舌妇夸大其词的说了一通,无非就是林氏好福气,嫁了个知道疼媳妇儿的好男人什么的,也有说林氏做作,就知道奴役自己的男人什么的。

    不过话里话外无非就是羡慕嫉妒恨,说的话也冒着酸泡泡,听的其他人牙根酸溜溜的,当中以田花花最甚,毕竟她家男人不是个会疼人的,一有什么不如意的就会打骂,哪里又会如莫胜明这般护着疼着林氏。

    同样都是男人,为什么对待女人的态度差那么多?为什么同是女人,林氏就过的那么幸福,而自己就过的惨兮兮的,每天还要担心被打,这样一比较,顿时让田花花心里不平衡了,为什么自己比林氏那个贱人好那么多,而莫老大就是看不到呢,

    思及此,田花花看林氏的眼神就如毒蛇般,阴狠冰冷,就连面目也变的狰狞了起来,看的吓人的很,不过也确实吓坏了和她一起聊天的那些女人,顿时一群人急忙说了句回家做饭就溜了。

    田花花冷眼看着这群落跑的女人,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都是蠢货,哼,怎么能和我比,不过林氏那个贱人,我是不会放过她的,不过要对付她,就得从她身边人下手,忽的田花花眼睛里闪过一丝阴冷的亮光,对,就从那个小贱人开始吧,哼,林氏,你给我等着。

    走在路上的林氏只觉得背后冷飕飕的,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莫胜明发现了她的异状,关切道:“秀英,你没事吧,是不是受凉了?”

    林氏听了他这话,不禁的笑了出来:“你给傻子,这大热天的怎么会受凉,只不过就是刚刚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背后冷飕飕的。”说道后面林氏似是有些迷茫,毕竟在村里她不是经常出来,虽然认识的人比较多,但是基本上不与人结怨的,这是她林氏的作风习惯,也是莫家人的作风习惯。

    “被人盯上?”莫胜明不解,什么叫被盯上的感觉?

    “哎呀,我也说不出来,就是感觉有种被人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盯住了一样,让我背脊生寒。”林氏对着种感觉也说不大清楚,但是只知道这个感觉她从骨子里厌恶。

    “这样啊……”莫胜明抬起头看了看周围,没发现有人用那种眼神看着林氏,不过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直接说道:“孩子他娘,咱们早点回去吧,免得出什么事。”

    说完腾出了一只手,拉着林氏就急忙的往家里赶,看的林氏心里不禁好笑,这傻大个,虽说有时候不知道怎么转弯,但是对自己和孩子们还是很好的。遂笑了笑任由莫胜明牵着走了回去。

    这落在暗处田花花眼里,则是越来越嫉恨林氏了,不过看到这一幕她觉得,一定是这林氏耍了什么小把戏,才让莫老大牵着她离开,真是个贱人,哼,在床上骚也就算了,居然光天化日之下也做这等事,真是有够贱的。

    不过这田花花怎么不想想,人家是夫妻,即使光天化日之下手牵手也是合理的,怎么就变成了她嘴里那么不堪的事?!而且她自己还是有妇之夫,怎么就好意思去做这样的事。

    莫胜明夫妻俩人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看不见后,田花花才从一旁的草堆里出来,恶狠狠的盯着林氏俩人离开的方向,而她嘴里的银牙几乎都要被咬碎了一样。然后才不甘心的跺了跺脚离开了这里,往家里赶,就怕到时候王大志揍她。

    林氏和莫胜明回到家,自然是受到了极其热烈的欢迎,看着高兴的孩子们,刚刚在路上那种不愉快的感觉,已经被林氏丢到了爪哇国去了。

    “娘,抱抱,萱萱好想你哦,当然了,也想爹。”马屁精莫萱萱直接就扑到了林氏的怀里,撒着娇说着酸死人的话,不过她自己倒是不觉得酸,但是听的几人则是酸的不行了。

    “娘也想萱萱啊,不过萱萱今天乖不乖啊?”林氏看着可爱的萱萱,忍不住的在她长了肉的脸蛋上狠狠的亲了一口,不过惹来了萱萱哀怨的眼神。

    听到林氏问话,萱萱又是故作乖巧的说道:“萱萱很乖哦,娘亲要奖励萱萱哦。”

    “真的啊,那萱萱要娘亲奖励你什么呢?”

    “唔……,那,娘亲就亲萱萱一下,怎么样?”萱萱继续耍宝,不过此时她的话,遭来了几双白眼,自然是筱筱几人。

    此时筱筱几人心里都在说萱萱是个马屁精,爹娘不在的时候,就使劲的粘着他们,而爹娘一回来,就死命的扒上去了,还是那种拉都拉不下来的那种。

    而林氏听了萱萱的话,又是狠狠的在萱萱的脸蛋上,左右各亲了一下,乐的萱萱直笑。

    玩闹了一会儿,林氏才问道:“对了,你们叔婶们学的怎么样了?”

    筱筱笑了笑,说道:“娘,您不用担心,叔婶他们还没完全学会,再学个两三天就会了。”

    “嗯,这样就好,对了,你们几个小馋猫肯定饿了吧,我这就去做饭去。”林氏问完了正事,这才想着几人还未吃饭,急忙的准备往厨房走去。

    “娘,别去了,饭菜已经做好了,我们就等你们回来吃了哦。”筱筱和莫瑶瑶几人对视一眼,笑道。

    要是等林氏回来做饭,估计得等很久才能有饭吃,毕竟烧火也不是个简单的事啊,筱筱心里似是有所感悟的想着。 “啊?你们已经做好了?”林氏惊讶了,没想到几个孩子在家还能把饭做好,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是啊,娘,您呐和爹就坐好,只等吃饭就好了。”筱筱笑着把林氏拉到了饭桌前,让她坐下,然后兄妹几个才一一把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

    林氏看到桌上的菜色,真是惊讶极了,本以为就算做好了也不会太好,没想到菜做的真的好极了,要香味有香味,要色泽有色泽。

    莫胜明与林氏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出了震惊,“瑶瑶,这个菜不会是你两个婶婶帮忙做的吧?”林氏有性不准,就算前些时候瑶瑶和筱筱有做过,但是当时并没有这么好的厨艺。

    姐妹俩无奈的看着林氏,异口同声道:“娘,这就是我们做的饭菜,您不信可以问问大哥们哦。”

    莫云天听到筱筱提到他们,便也附和的点起了头:“娘,没错,确实是她们俩做的哦!”

    “对,还有我,我也可以作证哦!”莫云风也是小脸严肃着。

    听到兄妹几人信誓旦旦的保证,也终于让林氏和莫胜明相信了这顿饭是出自她们的手,莫胜明大声笑道:“哈哈,没想到我莫胜明的女儿们是如此的聪慧啊,哈哈。”

    林氏也是一脸兴奋的样子,但是她比较含蓄,现在见莫胜明这么不计诚的说这样的话,不禁嗔道:“行了,别废话了,赶紧吃吧,吃完了再过会儿就该熄灯了,免得浪费灯油。”

    “嗯,对对对,来,筱筱,瑶瑶,你们也坐下来吧,都站着像什么样子啊,赶紧的坐下吃饭。”

    “是,谢谢爹,谢谢娘。”筱筱几人说道。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完了一顿晚餐,然后才打水洗澡,筱筱是最后一个洗的,等她洗完后,月上中天了,看着外面那么澄净的天空,那么明亮的月亮,筱筱心里说不难过也是假的,不知道自己的死讯是否有让那个称作自己父亲的人伤心呢,估计应该是没有的,毕竟现在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妻子,以及他们的孩子,而她就像是个多余的一样。

    想着如此,筱筱眼里蓄满了泪水,心也像是被无形抓住了一样,但是她仍旧是倔强的仰头望着天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筱筱整个人被伤感的情绪包围着,若是让人看见了,怕是也会心疼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题外话------

    亲们,糊糊谢谢大家的支持,嗷嗷嗷,好感动ing……,呜呜,不行,银家要哭了,看到你们默默的支持银家,银家既感动又鸡冻啊,哀家要嚎叫,嗷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