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195.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找书院

第五十八章 找书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时间飞逝,算算日子也过去了那么久,筱筱也来了差不多将近三个月了,在这期间,还未下过雨,本来筱筱还担心这天气要是再不下雨,就会干旱了,没想到今天就哗啦啦的下起了大雨,所以今天林氏与莫胜明他们都没有去镇上,就连莫老三和莫老四一家都没去。

    “唉,好无聊啊……”莫萱萱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看着外面下个不停的雨水,心里一阵郁闷,本来还想去玩的,没想到就这样胎死腹中了,真是可惜啊,无奈之际,又叹了口气,“唉……”

    一旁学着绣花的筱筱一听她这个叹气声,顿时有兄神了,一分神就把针线下脚的地方绣错了,顿时筱筱的尖叫声响了起来,“啊……,我的花,好不容易绣好的……”

    萱萱死命的捂住耳朵,但是尖叫声还是源源不绝的传入了耳中,最后等筱筱停下来后,才抱怨道:“二姐,你小声点行么,再说了,你那个绣的什么东西,是天上的云么?可是为什么你绣的云是红色的?”

    顿时筱筱脸上,红一阵黑一阵的,与那调色盘有的一比,而众人一听萱萱这童言童语,又看到了筱筱难看的脸色,只能是忍住笑,但是那肩膀还是一抖一抖的,不知情的怕是会以为他们在哭呢。

    萱萱则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本来就是嘛,二姐绣的这个东西,完全就认不出来嘛,和大姐压根就没法比。

    要知道大姐的手艺是娘亲手把手教的,绣出来的花,那叫一个栩栩如生,但是二姐这个实在是不敢恭维。

    “爹,娘,你们怎么了?难道萱萱说错了吗?可是二姐绣的这个我实在是看不出来啊。大姐,你知道这个是什么么?”萱萱见他们只笑着,不满道。

    被点名的莫瑶瑶顿时错愕,不过随即又有些不自在的解释道:“你二姐绣的这个是牡丹,可不是云哦。”

    这回轮到萱萱纠结了,她左看右看都像是一朵被烧红了的云,哪里有牡丹的样子,再讲了,自己又不是没有看到大姐绣过牡丹,比这个强了不知道多少了。

    遂萱萱奶声奶气的说道:“哪有,我又有不是没有见过大姐绣的牡丹,比二姐绣的这个可不知强了多少呢。”

    众人被她这话一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瞥了眼一旁低着头的筱筱,顿时看向萱萱的眼神只有同情了。

    因为筱筱已经被她打击的恼羞成怒了,只见筱筱的脸色,从红到青,从青到紫,从紫到黑,那叫一个难看啊,顿时众人心里也隐隐的佩服萱萱,居然敢当着筱筱的面这么打击她,真是勇气可嘉啊。

    “你的意思是你绣的都能比我绣的好看咯?”一直低着头的筱筱,顿时冷冰冰的出声了,至于为什么是阴森森的,因为众人只觉有股冷气从筱筱身上散发了出来。

    要是此时还不知道筱筱是生气了,那么萱萱可就不算是狗腿王了,只见她飞速的跑像了莫胜明怀里,找了个安全的位置坐下,然后一脸后怕的样子看向筱筱。

    而筱筱此时也抬起头了,那一脸的寒霜看的众人心里又是一颤,莫瑶瑶皱着眉,咽了咽口水笑道:“筱筱……,那个,筱筱啊,三妹她不是故意的,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你那个,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她一般见识了哈。”

    筱筱幽幽的看了过来,顿时让莫瑶瑶心里一紧,但是脸上仍然是强撑着笑,心里则是不断的腹诽,筱筱这眼神看的人真是渗人啊!

    就这么一眼,筱筱又把眼神转向了自己的绣品,虽然她嘴上不承认,但是心里却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绣的这个,真的是太,太难看了,自己都要看不下去了,更何况萱萱小丫头。

    经此一想,筱筱心里还真是有些不服气,既然现在自己绣品没绣好,那么再努力学就是了,要知道前世自己也是靠着毅力才维持到步入社会的,没道理现在不行,毕竟现在的身子只有六岁,还早呢。总有一天自己会绣好的,走着瞧就是了。

    想通后,便把刚刚寒冰似的表情变脸一样的换了下来,随之用的是一张笑面如嫣的脸蛋看着众人,嘴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道:“没事,萱萱说的也是实话,不过我总有一天会学会的不是。到时候可就麻烦娘和大姐了。”

    筱筱这一反常的表现落在了众人眼里,都觉得筱筱此时不报,肯定必有后招,都忍不住的背脊发寒,心里共同的在为萱萱未来的某一刻祈祷。

    莫萱萱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贼兮兮的笑看着筱筱,说道:“二姐,你真不生我气了?”

    “嗯。”筱筱不理她,只是皱着眉看着自己的绣品,从鼻腔里发出了一个嗯字。

    “真的?真的?”萱萱仍旧是不怕死的问着。

    见萱萱就像是那几百只吵闹的鸭子一样,筱筱顿时气恼了,怒道:“你有完没完啊,都说了没事,你还想怎么样,难道硬是想我揍你一顿,你才甘心么?”

    本以为萱萱会被吓哭,没想到她却是大声的笑道,嘴里喊着:“二姐原来真的不生气哦,哈哈,真的不生气呢,哈哈。”

    见萱萱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筱筱一阵无力,连吐槽都不想吐了,直接丢了个白眼给她,然后又去研究自己的绣品了。

    一旁的林氏就是一副含笑的样子,看着众人嬉闹,偶尔会莞尔一笑,偶尔会轻声嗔道,一家人处的那叫一个其乐融融。

    这场久违的大雨,下了一天一夜,终于停了,而莫胜明以及莫老三和莫老四都认为这几天不适宜去摆摊,毕竟天气有点凉,再一个,自己家也卖了那么多天的凉积蓄也确实慢慢的多了起来,少去一两天还真不打紧。重要的是刚下完雨,路上是很容易打滑的,为了不涉及自身危险,对此,几家人倒是难得的意见统一。雨后晴天,大地被洗涤了一遍,被拘禁了几天的鸟儿以及其他动植物,都纷纷露出了自己的面容,呼吸着这新鲜清净的空气。

    筱筱张开双臂,呼吸着大自然最为清新的空气,几个深呼吸,然后才缓缓睁开明亮的双眸,看着四处生机盎然的植物,忽然觉得闷了那么多天,心情也变的舒畅了。

    身旁的萱萱也是照着葫芦画瓢,虽然她没看出那些个绿油油的植物有什么好看的,但是深呼吸后发现胸腔顺畅多了。

    乡间小路被雨水淋过后呈现了一种泥浆状态,但是又经过了两天暴晒,虽然没有完全的干,但是也呈现了一种半湿半干的状态,即便走在上面,也不会沾上泥,不过有些地方还是需小心。

    “哇,二姐,你看那是什么,好漂亮啊。”旁边萱萱忽的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高声的叫了起来。

    筱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不远处几只七彩斑斓的蝴蝶飘来飘去,那场景就像是画出来的一样,美极了。

    路边茂盛的绿色植物,田地里极其茁壮的农作物,以及乡间别有一番滋味的小路,映衬着那些七彩斑斓的蝴蝶,虽然自成一画,但是合在一起更显的有生机。

    若是这番场景被现代那些经常外出取景的画家们瞧见了,怕是早就拿起手中的画笔,龙飞凤舞的画了起来吧。

    这般想着,筱筱就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虽然是孝的身体,但是她的一颦一笑,无一不显示出一个成年人的身影。

    “呵呵,好漂亮,好漂亮啊,哈哈,二姐,你快过来啊!”不知何时萱萱已经往那处有蝴蝶的地方跑去了,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嘴里笑呵呵的。

    笑容似是会感染般,就连筱筱也被勾出了孝心性,也大笑的跑了过去,但是嘴里却仍然不忘记让莫萱萱注意安全,“三妹,你小心点,别摔了,哎,注意点啊。”

    “知道了,二姐,你来抓我啊,哈哈,你抓我啊,呵呵……,没抓着,你抓不到我的,呵呵~”

    “好啊,有本事你就别跑,站住,不许跑,呵呵~,你小心哦,我来啦,哈哈~”

    “我才不站住呢,否则就被你抓住了,哈哈~,你抓不住我,抓不住哦~”几个回合下来,萱萱见自己并没有被筱筱抓住,胆子便大了起来,对着筱筱挑衅道:“二姐,我就知道你抓不住我,哼哼,真没用,二姐你真没……啊,你耍赖,不和你玩了,你耍赖。”

    萱萱话未说完,便被一旁伺机而动的筱筱抓住了,只不过有些不服输,嘟起个小嘴,一个劲儿的说筱筱耍赖。

    “我哪有耍赖,明明是你耍赖,愿赌不服输,羞羞哦。”筱筱说着还用自己的小食指轻轻的做了做样子。

    “哼~”萱萱赏了她一个白眼,双手交叉环宇胸前,轻哼了一声后,扭头看向别处,这一小表情,看的筱筱哭笑不得。正准备哄她,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你们姐妹俩在玩什么呢,有没有我的份啊?”

    筱筱转身看向传来声音处,只见小胖墩萧逸,拿着一些麦芽糖,正在吃着,筱筱心里一阵疑惑,这小胖子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学堂么,怎么会在这里,想着便问了出来:“我说你这是?”

    “吃糖啊!”萧逸一副你是白痴的样子看着筱筱,差点让筱筱暴走。

    但是心里则是在腹诽,你丫的才是白痴呢,就是个爱吃的大白痴,那么大个人了还吃糖,就不怕得糖尿病,高血压啊!

    不过想想这些医用词汇说出来他也不会明白,想着自己要是不说白话,这厮肯定听不懂,便又问了一遍:“收起你那表情,我说的是你怎么没去学堂,反而在这里?”

    “哦,这个啊,是这样的,我们学堂因为现在天气热,所以休学了,夫子说要等下半年学堂开学才让去,所以我才会在这里啊。不过,我也有了两个月的时间玩,嘿嘿,怎么样,要不要跟着我玩啊,我会玩很多东西哦~”萧逸一脸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的模样,看的筱筱心里一乐,这小屁孩就是小屁孩,整天就想着玩,不过也是,这天气也越来越热了。

    现在穿的也不多,内衣家上外衣,也就两件,但是对于现代筱筱夏天只穿个短袖短裤的人来说,那就是个折磨,彻头彻尾的折磨。

    不过对于萧逸的提议,筱筱只是回了个微笑,然后拉着萱萱说道:“我们该回家了,你

    也回家去吧,免得你娘他们担心你。”

    “哎,别这样啊,我还没玩够呢,你们家今天进山么,要不我和你们一起去?”萧逸一脸讨好的看着筱筱,就差身后没有一尾巴椅了。

    筱筱白了他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天气虽好,但是路不好走啊,上山需要爬坡的,万一打滑怎么办?!遂无奈道:“这个样子怎么去啊,路还是湿的呢,没等你下山,估计你上山后,脚上泥巴都能有一斤了。”

    听了筱筱的话,萧逸挠了挠头,然后一脸郁闷的看着筱筱,道:“那怎么办啊,都没什么好玩的了。”

    “你要是想找好玩的,直接找你的玩伴不就好了,干嘛来找我们?”

    萧逸也觉得筱筱的话有理,但是他就是想找她玩,这个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想了一会儿后,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跟着你们去玩,比较好啊,你不想想,村里谁敢进山啊,就你们家敢,我跟着你们进去,那比较有刺激感,好玩。嘻嘻……”

    一见他那傻帽样,筱筱就气不起来,只好无奈的说着:“你想找我们玩可以,但是不能捣乱,听到没?”

    萧逸一听筱筱同意和他玩了,立马小鸡啄米般点头应了下来,随后又把自己的麦芽糖拿了出来递给筱筱,一脸的讨好:“喏,这个是我娘给我的,你要不要吃点?”

    一见麦芽糖,筱筱一脸的嫌弃,道:“咦,我才不吃这甜不拉几的东西呢,吃多了很容易长蛀牙的。我劝你还是少吃为妙。”

    “蛀牙,那是什么东西?”萧逸一脸迷茫。

    一见萧逸迷茫的表情,筱筱就无力扶额,怎么自己又把现代词汇说了出来,但是现在怎么解释呢?!思索了半天,才开口道:“额……,蛀牙就是……,就是你牙齿吃糖过多了,里面长虫了,叫虫牙,它会咬你的牙齿,弄的你的牙会很痛的。”

    萧逸听了筱筱的话,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然后才来了一句,“牙痛就是有虫牙?可是虫牙长什么样?是不是和树上的毛虫一样?”

    筱筱嘴角直抽抽,心里有种恨不得拍死他的感觉,小屁孩,要是你牙齿里长那么大只虫,估计你整个人都没有了吧。

    许是见她那么就没有回话,萧逸一脸的疑惑,看着筱筱,道:“你还没说这个虫牙是什么呢?”

    虫牙……虫牙……,姐又不是搞微生物学的,怎么解释这个虫牙啊?!不过这个小屁孩还真是百折不挠,估计没要到答案是不会罢休的,唉!

    一时间,筱筱简直想抽自己两耳光,没事那么多嘴干嘛,整那么多事出来,累的反倒是自己了,还有这个小胖子,你哪来那么多问题啊,没见姐姐忙着啊,真是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筱筱一边腹诽着,一边还得想着怎么给他解释蛀虫是什么,头大的很,本想直接让他一边玩去,但是看他用那充满信任以及清澈的双眼看自己时,心里又不想误导这么一个国家的栋梁,一时间倒是为难的很。

    “怎么了?很难解释么?”萧逸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的疑惑。这个虫牙是什么本来就是她说的啊,怎么反倒是她说不出来了呢?!真是奇怪!

    “没有,虫牙就是你平时不注重牙齿防护,导致细菌滋生,然后才会有的,话说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问不完了是吧?”筱筱一脸不悦的看着他,真是的,非得要我说那么多,没完没了了还。

    本来萧逸还想问细菌是什么的,但是一听筱筱这话,就不敢再问出声了,凭他这番时间的观察,臭丫头动气的时候最好不要惹她,否则后果不能想象。

    于是只好默默的跟着筱筱,走在筱筱两人身后,几次的欲言又止,但是又被他自己压制了,不过筱筱才不管他呢,现在只想着早点回家,免得路上有什么事又给耽搁了。

    “哟,这是莫老大家的闺女吧,长的真俊啊,将来肯定是个大美人啊!”走在半道上,筱筱几人遇见了村里的一个妇人,不过这妇人长的倒是很随和的,顿时让筱筱心里产生了不少好感,嘴上极有礼貌的喊着:“婶子好,您这是去哪啊?”

    “嗨,这孩子真是教的好啊,那么小就懂礼数,果然是父母教的好啊,呵呵!”来人说笑了两声,而后又道:“没干什么,只是去田地里看一下,免得长了虫,或是被鸟儿啄了。”

    “哦,这样啊,那婶子慢走,我们也回家了,婶子再见!”筱筱几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等那妇人回了话之后才又慢悠悠的走着。

    “对了,小胖子,你知道刚刚那人是谁么?”筱筱忽的问道,毕竟她很少出门,这村里的人她还真认不全。

    萧逸幽幽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才缓缓道:“不要叫我小胖子,我不胖的,还有刚才那人是村里李大海的媳妇,人家都叫她大海婶,在村里名声还蛮好的。”完了后萧逸还给了一句点评:“至少还是挺会做人的。”

    他这句点评让筱筱哭笑不得,他就那么点大,懂什么叫会做人么,真是人小鬼大,不过还是挺逗的。

    “你知道什么叫会做人么?你就乱说,也不怕人家打你。”筱筱笑着说道。

    果然,萧逸一听筱筱的问话,又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娘说过,会做人就是行事圆滑,不轻易和人结怨,这就是会做人。”

    “扑哧,呵呵……,估计你娘说的不止这些吧,呵呵……”筱筱笑都有种止不住的感觉了,嘴角都笑酸了。

    谁知萧逸一脸震惊的看着筱筱,道:“咦,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娘当时说的还真不止这些,还有很多呢,可惜我只记住了这么点。”

    说道最后,萧逸居然难得一见的脸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但是又偷偷的看了看筱筱,发现她并没有笑他,这才又把头抬了起来,只不过脸上的红晕并未褪却。

    不过他此时心里却在想,没想到这小丫头那么厉害,连这都能知道,难道她还有法术不成?会算命?!筱筱走着走着发现萧逸并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便看到萧逸那副迷茫的而又若有所思的表情,一时间筱筱也有写不透了,“哎,你脸上那是什么表情?”

    “啊?!”萧逸被筱筱打断了思绪,迷茫的看着她,“什么什么表情?”

    筱筱无语的看着他,无奈道:“我刚刚问的是你在想什么?”真是被他的慢半拍打败了,怎么每次都这样。

    “哦,刚刚啊,没想什么啊!”萧逸道。

    筱筱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哦,没什么就走吧。”然后又拉着一旁看戏的萱萱回家去了,而萧逸仍然是跟在筱筱后面。

    走了一段路后,萧逸还是跟着筱筱,顿时筱筱郁闷了,这人有家不回,跟着自己做什么,吃饱了撑的么?

    筱筱又走了几步,然后立马停了脚步,站在原地,身后萧逸也跟着挺了下来,萱萱自然是一脸迷惑的看着俩人,心道:这俩人搞什么啊,怎么走着又不走了呢?!

    “我说……”沉默半晌,筱筱才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开口道:“我说,你怎么不回你自己家呢?你这样跟着我就不怕别人笑你么?”

    萧逸手习惯性的摸了摸后脑勺,眼睛望天思考,然后才道:“别人为什么要笑我?我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得,和这种脑子脱线的人说话,铁定听不懂,还不如不问,瞬间想通的筱筱,立马又转过身,拉着萱萱往家里走去了。

    到家后,莫瑶瑶和莫云风都在家里,里里外外都没看到莫云天,筱筱疑惑的看着莫瑶瑶和云风,问道:“大哥他们去哪了,怎么没见着人啊?”

    瑶瑶微微一笑,道:“大哥和爹他们去了爷爷家,说是问一下学堂什么时候开学,到时候好让大哥二哥俩人早日上学呢。”

    “呀,这样啊,那可是太好了。”筱筱高兴的叫道,没想到那么快就准备了,哦,不对,是要早早准备了,对,改天去镇上买几本书给大哥二哥,免得到时候进书院会落后一大截。

    萧逸一听莫老大家的俩兄弟都要上学,心下一阵疑惑:“咦,云天和云风都要上学么?你们到哪里去上学啊?”

    一旁人逢喜事精神爽的云风兴高采烈的说道:“是啊,不过去哪还没定下来呢,今天我爹和大哥就是去和我爷商量了呢。”

    “哈哈,那就恭喜啊,对了,我呢是在镇上的红枫书院就读,你们是不是也到镇上来啊?”萧逸也是一脸高兴的看着他。

    “嗯,是啊,我爹他们之前就说,要送我们到镇上的书院去读书呢,只是不知道收费贵不贵?”原本还是一脸神采奕奕的莫云风一思及这个问题,眉毛都要皱一块儿去了。

    “好像是挺贵的,至少我们那个红枫书院一年的束脩金就要五两银子呢,这个还不包食宿。”萧逸一脸满是经验的说道。

    “啊?那么贵啊,那我……”莫云风话还未说完,便被筱筱打断了,“二哥,你什么你啊,就是再贵我们也要供你们上啊。对了,胖子,你们那个书院是镇上最好的书院么?”

    萧逸一听筱筱的问题,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没错,虽然镇上还有几家书院,但是据说我们红枫书院的几个老夫子是以前的京官,只不过是告老还乡,当起了我们镇上的夫子,就连其他的夫子都是有功名的进士什么的。”

    京官?9有进士?!那么也就是说这家学院属于一个中高等私人学院了,看样子师资能力雄厚啊,“哦,对了,你们这个书院有没有出过什么有用的人才啊?”

    “人才?”萧逸一脸的疑惑,就连旁听的莫云风以及莫瑶瑶都是一脸迷茫的看着筱筱,这什么叫人才?什么样的人才能算得上是筱筱嘴里的人才?!

    筱筱看他们一脸的疑惑,就知道自己的用词有些不当,便立即改口道:“也就是有没有出过一些什么秀才啊,进士,贡生啊什么的?”

    “哦,你说这些啊!”萧逸一脸的原来如此,旁边莫云风和莫瑶瑶听到筱筱问到了关键问题,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萧逸。

    见他们很紧张,萧逸清咳了一下喉咙,然后才得意的说道:“那肯定有啊,据说有本镇有出过一个榜眼和几名进士,不过这几人,除了那名榜眼被赐了官职外放了后,那几名进士则是被赐,进入国子监学习呢。”

    “国子监?!你说的是真的吗?”莫云风激动的双捏住了萧逸的肩膀,神色对于国子监似是有些紧张,又有些向往。

    “啊!,痛,你能不能放开一下啊?!别那么激动,有话好说……”而萧逸则是被捏的大叫。

    莫云风被他那杀猪似的叫声给吓到了,立马快速的抽回来自己的手,一脸讪讪的看着萧逸,嘴里不好意思道:“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你别介意啊……”

    等莫云风一放手,萧逸立马跳到了一边,然后双手交叉着轻揉自己的双臂,一脸怕怕的看着莫云风,道:“云风哥,你下手也忒狠了,差点被你捏废了,不过,我不介意,呵呵……”

    筱筱一个白眼丢过去,然后没好气道:“你们俩没完没了了是吧,赶紧回到正题啊!”

    被筱筱这么一说,俩人一愣,然后对视一笑后,萧逸才说道:“是啊,确实有人进入国子监进修。这个事,我们书院里众人皆知啊!”

    没想到还真有,看样子这确实是一所高点的学府,要是让大哥二哥进去,怕是收益会很大吧,到时候和爹提提看,没准儿爹还真会同意,筱筱心里如是想着。

    “对了,既然你们这点束脩不管吃住,那么你们吃哪住哪呢?”一旁的莫瑶瑶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开口说道,连忙问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

    “哦,这个啊,我们吃住是另外交费的,一个月二两银子,吃的话还是很丰盛的,住的地方是两人一间,挺宽敞的。”萧逸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样挺好的啊,只不过听你这口气好像有些不开心啊?”筱筱眉毛一挑,看着他说道。

    萧逸斜睨了她一眼,然后才略带控诉的说道:“是挺好的,可是我却是三个人住,而且那两个人还不爱干净,你说能不郁闷么。”

    “扑哧……”一声笑声响起。

    紧跟着是已经忍不住的笑声,“哧……,呵呵……,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衰,哈哈……”

    萧逸哀怨的看着笑成一堆的几人,然后认命的低下头碎碎念去了,“你们这群混蛋,枉费我给你们讲解那么多有关书院的事,全都是坏蛋,讨厌你们了……”

    他碎碎念的声音并不小,但也不大,至少筱筱几人听到后,又是大笑了起来,而萧逸看着笑的花枝乱颤的几人,恨不得直接拍死他们。

    “小胖,你刚刚说的是真的?”院门外忽的响起了一道声音,倒是把一众人给吓到了。

    筱筱几人回过神,然后伸手轻拍胸腔,然后才看向了院门外。原来是莫胜明和莫云天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看他们的神色,估计站门外已经很久了,只不过众人并未发现而已。

    “额……,莫伯伯,您回来啦,呵呵……”萧逸被一脸正色的莫胜明给唬住了,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了。

    看着被自己有些吓到的萧逸,莫胜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神色,但是为了自己儿子们的学业,不能不问,遂语气降低了,但是语气还是那么沉肃的问道:“那个,小胖啊,你告诉莫大伯,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对于莫胜明那微重的语气,萧逸心里似乎闪过一丝了解,又好似不了解的情绪,但是并未持续多久,缓缓道:“莫大伯,我不骗你,是真的。”

    听到萧逸的回答,莫胜明脸上的严肃之色,越发的浓重了,就连筱筱几人也感觉到了,兄妹几人对视一眼,然后筱筱才问道:“爹,怎么了?”

    “啊,呵呵,没什么,你们玩去吧!”筱筱的声音,拉回来沉思中的莫胜明,但是并没有维持多久,莫胜明又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

    无奈的几人,只好把目光放到了和莫胜明一起回来的莫云天身上,眼神疑问着:这是怎么了,怎么爹变成了这样?

    莫云天也是两手一摊,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当时爹和三叔以及爷爷商量了好久,但是商量来商量去都没有个结果,最后爷爷才说,这事还需要多方打听,看哪个书院比较好,其余的等到时候再说。

    不过回来的时候爹就满腹心事,没成想一到门口就听见了筱筱几人的谈话声,因为萧逸是在镇上读书,所以他说道自己的书院情况时,爹则是示意他别出声,静静的听着。

    不否认自己在听到红枫书院有告老还乡的京官教学时,自己心里也是心动的,而且这所书院还出过那么多的进士,甚至还出过榜眼,足以可见这所学院的能力。

    而且夫子是京官,那么自己要是拜在其中一名京官名下,与自己将来仕途上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不过就是束脩以及费用有点高。

    自己家里有两个人要上,光是一年的束脩费就要五两银子,然后吃住一个月是二两,那么算是中间除去夏天的两个月,以及冬天的一个半月,也就是差不多三个半月不上课,一年是十二个月,那么自己要上将近九个月的学,算下来九个月光是食宿就需要十八两。

    如果加上了一年的束脩费,那么自己一个人就需要二十三两,这要是加上了二弟的束脩费以及食宿费,就需要四十六两。

    算出结果后,莫云天倒吸了一口凉气,四十六两银子,农家一年也就花最多五两银子,四十六两得够一户普通农家用多久,真是不可想象。

    显然莫胜明也差不多算出了这个结果,才会那么的沉重吧,否则怎么说也会是兴高采烈的。

    “爹,你在想什么?”筱筱悄悄的走到了莫胜明跟前,用一双充满了灵气的双眼看着他,此时眼里充满了关心。

    莫胜明看着她眼底的关心与关怀,叹了口气然后微笑道:“还不就是你大哥二哥的事,唉,真是难办啊!”

    筱筱心里微微一笑,脸上不露分毫,仍然是轻声道:“爹,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刚刚萧逸说的那个红枫书院我看行,毕竟它的夫子来历很大,将来哥哥们封官了,在官场上也会有人脉,毕竟同一个夫子的学生,都会互相照应的,有了这层关系,爹爹,您还担心什么?这可是利大于弊啊!”

    莫胜明眼睛一亮,是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这一回就目光短浅了,还是筱筱说的对,现在帮着打通一条人脉,总比将来硬闯一条人脉来的好,虽然不是什么正大光明,但是也是一条不失为好办法的道路。

    “老大,筱筱丫头说的不错,这所学院确实很有潜力,对于云哥儿风哥儿的将来很有帮助,虽然费用有点高,但是将来用处大。”

    听闻声音,筱筱和莫胜明等人,猛的朝门外看去,没想到莫老爷子居然会来到了自己家,更凑巧的是还听到了自己的那番话,居然还做出了评论。

    “爹,您怎么来了?”莫胜明一副标准被惊到的样子,老爷子不是说让自己和老三想想么,怎么又会到自家来了?!真是奇怪了。

    莫老爷子并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摆手道:“你否管我怎么来了,总之,刚刚我说的那番话你是怎么想的吧,我就觉得这红枫书院不错。”

    “爹,其实我和大哥也觉得不错,虽然贵了点,但是我们能不住书院,每天自己来回,然后吃食也自己带,您看可以么?”一旁的莫云风也是大概的算了一下银钱,如果自己把这食宿费给省下来,那么得省多少事啊。也可以帮家里减轻一点负担。

    只不过此话一出,就遭到了众人的反对,莫瑶瑶则是直接摇头道:“二哥,一来一回,这花的时间可不少,而且如果你们在书院住宿的话,有什么不懂还可以问夫子和同窗,这样既可以增进同窗之间的友谊,和师生之间的感情,这不是一举数得么?!”

    “是啊,二哥,筱筱言之有理啊!”莫瑶瑶也加入了劝说团队,虽然二哥想帮家里减轻负担没错,但是长期以往,只怕身子就吃不消了。

    “云风哥,恕我直言,你们每天这样一来一回,虽然花的钱少了,但是根据你们家现在望子成龙的想法,估计是行不通的。”一旁的萧逸也瞬间插了句话进去,结果惹来了众人的瞩目,弄的他又把头低下去了。

    莫老爷子见那么多人都在讨论,但是都没听到自己大儿子的声音,眉头一皱,沉声道:“老大,你怎么不说你是怎么想的?”

    “爹……,我……”莫胜明话未说完,便被赶回来的林氏打断了。“爹,不用想了,我决定了,就让他们兄弟俩去红枫书院,而且还是吃住都是书院的。”

    莫老爷子一听林氏这话,眉头一松,道:“大媳妇儿,你真的这么决定了?这样算下来,你们家一年可就要花费四十六两啊。”

    林氏一听这个数字,虽然心里有些震惊,但是想到现在家里赚钱的法子也多,便心下坚定道:“爹,我们决定好了,就这样,毕竟孩子的前途重要啊。”

    莫老爷子看到林氏如此坚定,先是目光严厉的看着林氏,但是见林氏不畏惧他的眼神,立即哈哈大笑道:“哈哈,好,这才是有勇有谋啊,不愧是我们莫家人。”

    “既然你们这里说好了,我这就去老三家也说一下吧,反正他家的情况,现在怕是还上不了,不过现在说一下也不差,毕竟以后就有经验了。”

    莫老爷子说完这邪,然后就屁颠屁颠的往莫老三家里去了,而莫胜明有些傻眼了,怎么这事就定下来了?!自己还话都没说呢。想着如此,便有些哀怨又有些郁闷的看了眼林氏。

    众人见他这眼神,然后非常识趣的底下了头,但是那一抽一抽的肩膀,如果不是知情人,怕是早就以为他们在哭吧,可是实际是他们已经忍不住了,很想找个地方大笑出声。不过细碎的笑声还是慢慢的泄漏了出来,惹的莫胜明一记的瞪视。

    “当家的,你刚刚怎么不回答爹的话呢?而且这家书院那么好,怎么不直接答应呢?”莫老爷子一走,林氏顾不得此时还有那么多孩子在跟前,直接问道。

    莫胜明无奈道:“孩子他娘,我不是正准备答应么,然后你们东一句西一句的,我连话都插不上,怎么答应啊?!”

    “呵,感情你是怪我们咯?”林氏斜睨了一眼莫胜明,不悦道。

    一听林氏的语气,就知道林氏不悦了,莫胜明连忙降火,赔笑道:“呵呵,秀英啊,我哪敢怪你们啊,我这不是怪我自己么,呵呵,怪我目光短浅不是。”

    林氏白了他一眼,然后拿了一个竹篮,准备到田里去摘点菜,回来就可以准备午饭了,这时辰都已经不早了。

    那边萧逸一见他们家的矛盾解化了,心里不禁松了口气,然后有点戚戚然的对着筱筱说道:“那个筱筱啊,我就先回去了,下午再来找你玩啊!”说完就跑了,也不听筱筱是否有同意。

    而筱筱则是一脸郁闷的模样,这小胖子没事找我玩什么嘛,又没有什么好玩的,除了上山,还能干嘛,而且现在的路,又不好上山。

    那边林氏已经准备出门了,猛然筱筱想起了什么,立即跑到林氏跟前,兴奋的说道:“娘,我也要去!”

    “你也去?”林氏一脸的疑惑,这筱筱平时都不做这些的,怎么今儿个那么勤快了?!不过她想去也是好事,免得将来学不会。

    筱筱猛点头,表示自己非去不可,倒是林氏笑了起来,说道:“去就去呗,不过不能捣乱啊!”

    一听林氏这话,筱筱不依的拉着林氏的手晃了起来,道:“娘,人家那么懂事,又怎么可能会捣乱呢。”

    “嗯哼,这还真不一定,还记得……”筱筱的保证,林氏是一脸的不信,想着当初筱筱帮着烧火,差点就把厨房烧了的记录,真是足以让林氏把她打入厨房黑名单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