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197.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争吵+村里闹贼

第六十章 争吵+村里闹贼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闻言,筱筱只觉得哭笑不得,大姐也太可爱了吧,不过这件事也算是自己的错,谁让自己当时并没有说出土豆的种植季节呢。

    想了想,筱筱就无奈的说道:“大姐,这个土豆我们现在种不了,而且这些土豆是足够我们今年用了,再不济,山上我们还有一些没挖完呢,大不了过几天我们再去挖就好了。”

    莫瑶瑶听了筱筱的话,直接丢给了她一个白眼,道:“你当我们有多少双手呢,而且家里蜜饯还没有做完呢,你又想着去挖土豆,你是想累死我们啊。”

    筱筱一听,然后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后才赔笑道:“大姐,不好意思啊,你就当我没说过这话,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别不理我啊!”说完还用双手拉住了莫瑶瑶的胳膊,晃了起来。

    莫瑶瑶被她晃的手酸,便把手抽了出来,无奈道:“行了,别在这里耍乖卖巧的,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真是的。”

    “嗯,还是大姐大人有大量,来,小的给您捏捏肩。”筱筱狗腿的帮着捏肩捶背了起来,经她这么一伺候,莫瑶瑶嘴角的笑意也越发的浓烈了。

    “行了,那我们现在是做完这些,然后再做什么?”莫瑶瑶舒服后,便让筱筱停了下来,要是再捏下去,自己指不定就睡着了。

    筱筱见终于可以停下来了,便立即揉着自己酸了的手,然后想了一会儿,才道:“大姐,我们等会儿要做的还真是挺多的,毕竟还有那个蜜饯没有做哦,而且桃子家里也不够了,就连树上的桃子也不多了,我看啊,咱们家要买水果来制作了。”

    莫瑶瑶闻言,心想,也是,毕竟桃子家里来来回回摘了那么多次,就算长的再快,也经不住自己家里那么快的采摘,可是如果停止蜜饯制作,家里可就要再少一份进项了,想着想着,就叹了口气,“唉。”

    听她这么一叹气,筱筱“噗嗤”一声的就笑了,道:“大姐,你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再说了,还有我呢,我可是不允许我们家停止了经济来源。”

    “额……,什么是经济来源?”莫瑶瑶本来还在伤感,但是一听筱筱这不理解的字眼,又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筱筱闻言,对自己简直是无奈了,怎么好好的又蹦出了现代字眼,难怪他们听不懂,好吧,又要解释了,唉,麻烦。

    不过仍旧还是解释着,道:“经济来源就是我们常说的进项哦,也就是来源进项,懂?”

    莫瑶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又出了地窖,做自己的事去了,虽然现在站着说话不累,但是此刻为自己家里赚钱是首要,自己还是多做事比较好。

    待莫瑶瑶一走,筱筱也沉思了起来,虽然家里现在有个别进项,自己也有制作蜜饯,和杨梅汤,可是杨梅汤在几天前就已经不做了,因为现在已经没有杨梅可供采摘了,就连覆盆子也没有了。

    虽然自己有做这类的果子酒,但是此时也还不到喝酒的时候,再说了,这些是自己手中目前最为重要的王牌,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能暴露出去的,可是现在家里的进项来源只能是靠蜜饯和凉皮了,再过不久,凉皮也会慢慢的不受欢迎了,蜜饯也撑不了多久,这个可怎么办啊,唉!

    “筱筱,你没事叹什么气啊?”

    不知何时进来的莫云天突然出声,吓了筱筱一跳。

    见筱筱被自己吓到了,莫云天眼带愧疚的看着筱筱,自责道:“筱筱,没事吧,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吓到你的。”

    筱筱闻言,见莫云天自责的模样,微微一笑,释然道:“没事的,大哥,你也不是故意的,是我想事想的太入神了,才没发现你进来了,所以才会被吓到,和你无关的。”

    “你真的没事?”莫云天不确定的疑问道。

    筱筱似是有些感叹,前世没有亲人,不知道关怀为何物,此生亲人们的关怀让自己倍受感动。

    不过此刻听闻莫云天的话,也不禁无奈道:“大哥,我真的没事,否则要真有事,我还站这里做什么,你说是吧?!”

    莫云天听了筱筱的话,忽的松了口气,不过听着刚刚筱筱说是想事想入神了,便好奇的问道:“筱筱,你说你刚刚在想事,你在想什么事啊?”

    “嗯,是这样的,我在想着,我们家里的进项不多了,是时候该再添点别的进项了,只不过一时没想好,才会那么苦恼的。”筱筱微微一笑。

    “这样啊,那你有没有想到好点的主意呢?”

    筱筱闻言,更是满腹苦水,道:“要是有好主意了,我还在这里烦恼干嘛,可是就是没想到好主意嘛。”

    “呵呵,不急,现在家里还有些银钱,我们还有时间,你可以慢慢想哦!”莫云天宽慰这筱筱,道。“再讲了,此时我们也可以多卖些凉来多赚些钱就好了哦。”

    “可是大哥,我们现在赚的这些,根本用不了多久呢,这个才是我最苦恼的呢。”

    莫云天闻言,若有所思道:“这样啊,对了,筱筱,最近我不是有到刘掌柜那送杨梅汤么,看他的意思,是想买断我们的法子呢。”

    买断法子?!筱筱闻言一愣,照大哥这样说,也就是刘掌柜想把这方法买下来,不过也可以啊,自己也可以卖个几十两啊,哈哈,对,就这样做。

    筱筱高兴的一把抱住了莫云天,高兴的叫道:“大哥,你真是天才,爱死你了,哈哈……”

    而莫云天被她这句话,惊的是脸红了起来,整个人也木木的站那一动也不敢动。而随着脸上逐渐的升温,让他羞的不知所措了起来。

    就在莫云天极其尴尬以及害羞的时刻,终于有人把他从那个让他发呆发楞的境地里拉了出来。

    “筱筱,找到了,那个村外有一片山头,那里有很多无主的竹子……咦,大哥,筱筱,你们怎么抱一起了?!”莫云风脚下生风的跑到了地窖里,原本的话还未说完,没想到看到了筱筱和大哥居然抱一起了,顿时声音就慢慢的低了下去,疑惑的看着俩人。

    闻言,筱筱这才发现自己一个激动就给了大哥一个熊抱,真是囧死了,居然还被这个小气吧啦的二哥看到了,真是郁闷。不过还是立即从莫云天身上跳了下来,稳稳的落了地。

    而莫云天则更是羞的满面通红,虽然筱筱是个六周岁的小女孩,可是在他心里,男女授受不亲,不管是家人还是什么的,总归是于理不合的,被人看见了还不知道说成什么样呢。

    莫云风见两人都不说话,好奇的问道:“你们怎么不说话啊……,”忽的语锋一转,见莫云天脸红的跟猴屁屁,疑惑的问着:“咦,大哥,你脸怎么那么红啊,是病了么?”

    他不问还好,一问莫云天只觉得脸上烧的更厉害了,遂有些恼羞成怒的看着莫云风,怒道:“你有完没完啊,赶紧做你的任务去。”

    “我就是来汇报任务的啊,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呀!”莫云风有些无辜的看着自家大哥,明明自己进来的时候就说了自己为什么进来的原因嘛,怎么大哥还生气了,不过看他的表情,似是恼羞成怒的成分更多些。

    他越是表现的无辜,筱筱俩人就越是觉得气氛越来越尴尬,便清咳了一声,道:“咳,那个,二哥,你说已经找到竹子了,在哪呢?”

    “哦,这个就是在村外向东走没一会儿,就可以看到了,村里有人要用竹子了,都是从那里砍的啊。”说起这个莫云风就有些得意,村里原本就很少有人用竹子做的东西,除了有些扁竹篓卖的人会砍之外,其他村民是不会去碰的,所以那里的竹子长的茂盛的很。

    筱筱眨了眨眼睛,道:“那么也就是说那是无主的竹林,对么?”

    莫云风闻言,直接丢给了筱筱一个白眼,无奈道:“是啊,我都说了一遍了,这确实是无主竹林,而且竹林里的竹子,长的可茂盛了。”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可要好好的去看看。”筱筱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道,“那么二哥,还请你带路哦!”

    一旁的莫云天见状,嘴角不禁抽了抽,然后沉声道:“还是等等吧,现在这个时候正热,等日头没那么毒的时候,我们都去看看不就得了。”

    “嗯,是这个理儿,那就听大哥的,不过我们看样子要挑一天出来,再上趟山里了哦。”筱筱莞尔一笑,然后略带些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俩人。

    被盯着的兄弟俩,齐齐的打了个寒颤,心道:这筱筱不知道又弄出了什么花招,唉,只不过这次不知道是谁受罪哦!

    若是被筱筱知道俩人的想法,估计肯定会嘴角狠抽,然后立马反驳,“什么叫耍花招,明明就是好心好意嘛!”不过此时还好她不知道。

    “对了,筱筱,上山的话,是不是有东西不够啊?”正在整理地窖的莫云天忽的问道。

    “唔,是啊!是有些东西不够呢。”筱筱头也没抬的回道。

    闻言,莫云天皱起来浓眉,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沉思了起来,东西不够,什么东西不够?!上次筱筱不是说都差不多了么?怎么这回又少了?!

    筱筱半天没看到莫云天有在动,疑惑的看了过来,见他脸上此刻满是疑问,对此,真的是无语至极了,这大哥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吧又那么爱钻牛角尖,真是拿他没办法。

    “大哥,你在想什么?”筱筱轻声询问道。

    莫云天被筱筱惊醒,微微扯了扯嘴角,道:“没想什么,只是有些奇怪罢了。”

    “奇怪什么?”筱筱眨巴眨巴双眼,看着莫云天道。

    “没什么,行了,赶紧做事吧!”莫云天捏了捏筱筱的鼻子,笑道。

    没有得到想知道的答案,筱筱似乎有些失望,语气也似乎抑郁了起来,道:“哦,知道了。”

    终于,兄妹几人花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才把地窖给弄干净了,也把有冒出一点点绿点的土豆给挑了出来,放一边准备将来用作豆种。

    莫云风揉着自己的肩膀,松了口气道:“呼,终于忙完了,累死了。”

    莫云天闻言,直接甩了一记白眼,道:“你也好意思说,就你忙的那泄不如筱筱做的呢,也好意思喊累。”

    听了这话,难得的莫云风并没有炸毛,而是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才正色道:“嗯,大哥你说的对。”便又哭丧着个脸,“不过我确实很累啊!”

    莫云天一窒,对于古林精怪二弟来说,他还真是没辙,从小这个弟弟就喜欢调皮捣蛋,还好都是极有分寸的,而且他想事也比自己想的周到,头脑也比自己灵活。

    思及此,莫云天那原本还略有些无奈的脸庞,立即灰暗了下来,略有些自暴自弃的感觉了。唬的莫云风也不喊累了,也变了脸色直接问道:“大哥,你怎么了,没事吧?”

    莫云天仍旧是一副灰暗的神色,不过还是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不过他这幅样子在别人看来,可是事情大条了,毕竟莫云天虽然很沉稳,但是他个性还是十分的开朗的,现在一瞬间变成这样,能不让人担心么。

    莫筱筱才不信他没事呢,连忙的急道:“大哥,你到底怎么了,别吓我们啊。”说这话的时候,还略带了修腔。

    “就是啊,大哥,你真没事么,那为什么你的脸色那么难看?”莫云风接话道,“是不是病了,那我现在就去请大夫,现在家里有些银钱,治个补是可以的。”说罢,便准备出了地窖,往外走去。

    莫云天心里一阵的感动,也知道自己刚刚的神色,确实是吓到了俩人,见他们那么着急,脸上的担忧,顿时心里愧疚了起来,道:“我没事,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而已,我……”

    莫云天话还未说完,莫云风就忍不住的怒道:“大哥,你在胡说些什么呢?”

    见到自己的二弟怒了,莫云天嘴唇动了动,但是此刻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难道说自己没用,照顾不了家里,也照顾不好弟妹?!想着,莫云天心里又有幸败了。

    “大哥,你知道么,从小你就带着我们到处玩,有什么好吃的你都是先给我们吃,遇到危险,也总是你冲出来,跳到我们面前,保护着我们。大哥,你可知道,你那时候是多么的英勇,让我真的很钦佩,你知道么,从小到大,你一直就是我崇拜的对象。”

    “虽然有时候我和你顶嘴,但是心里对你的钦佩和崇拜,一点都没有减少,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增加了,只不过这一切我都是埋藏在心底,我曾发誓,要做一个好弟弟,要做一个好哥哥,照顾好妹妹们,可是你今天说的话,真的让我觉得好陌生。”莫云风说出了一直以来,藏在他内心的话。

    原本这邪,他是不打算说出来的,只想着顺其自然就好了,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可是没想到,大哥今天的情绪居然会那么的消极,真是让莫云风有些受到了打击,这才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筱筱与莫云天听了邪后,都各自沉思了起来,筱筱想的是,没想到二哥心里,大哥的地位居然那么重,不过根据自己脑海里的回忆,二哥说的也没有错,那些时候,大哥基本上都是代替爹娘,照顾着几个小萝卜头,而他却没有任何怨言,不管几个小萝卜头有多么的吵闹,他仍旧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

    尤显得他如那战场上的常胜将军一样,那么的运筹帷幄,那么的冷静,可是今天的他,确实是哪里有些不对劲,才能让他说出了自暴自弃的话来。也难怪让一向崇拜他的二哥,情绪会如此的激动。

    此时莫云天心里则是震惊及了,没想到二弟居然是崇拜自己,一直以来,自己都以为他是崇拜自己父亲的,可是今天的自己,情绪那么的消极,估计也把二弟心里自己的形象,给碎的不能再碎了吧!

    “那个,二弟……”莫云天见二弟还是那么的激动,便想着安慰几句,可是一切不知道从哪说起,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遂只能是呆在原地,愧疚的看着那个用失望,以及伤心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男孩。

    地窖里的氛围再一次的凝重了起来,彷佛有人用双手把众人的喉咙掐住了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大哥,你别说了,让我冷静一下吧!”莫云风苦笑道,然后才转身跑出了地窖里。

    莫云天愣愣的看着莫云风离去的背影,心里不禁有些伤感,缓缓的闭上眼,有些哽咽的问道:“筱筱,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今天不是个称职的大哥?”

    “我……”筱筱闻言,有些为难了,要说不称职吧,可是他在筱筱心里却是个天下最好的哥哥,可是要说称职吧,他今天自暴自弃的话,着实让几人有些寒心,所以也只能是不言语了。

    莫云天深深的深呼吸了几次,平定好自己的情绪后,才张开眼,脸带微微苦涩的笑意道:“你不用说了,今天的事,就当我没说过吧,也别让爹娘知道了。”

    “嗯嗯,我知道了大哥,其实……”筱筱咬了咬嘴唇,想安慰几句,不过千头万绪还真不知如何开口,最终便话未了一句话,“大哥,不管如何,你都是我心里最敬爱的大哥。”

    莫云天闻言愣了愣,然后脸带温润的笑意,着摸了摸筱筱的头,转身离开了地窖,到了外面透气去了。

    而留在地窖的筱筱则是一脸的郁闷,这几人真是搞不懂了,唉,难道最近真的不是什么好季节么,怎么一个个都那么愁眉满面的,真是平白的伤了好心情,唉!

    莫云风从地窖里出来后,就一直在随便乱逛着,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村里的河道旁,眼睛盯着流水,然后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不远处的田氏往河道这边走了过来,见莫云风站在河道旁,疑惑道:“咦,风哥儿,你怎么在这里?这大热天的跑出来也不怕中暑。”

    被四婶田氏这一惊,莫云风总算是回神了,讪讪然的说道:“呵呵,是四婶啊,我这不是不知不觉的就走到这里了么。那个,大中午的,您来这里做什么啊?”

    “嗨,还能做什么啊,喏,你看看,这不是家里刚刚在地里摘回来的菜么,正好拿来洗洗。”

    莫云风往田氏竹篮里一看,怎么这菜叶子外面都烂了,便疑惑的看着四婶田氏,道:“四婶,你这竹篮里装的菜,怎么菜叶子都烂了呀?”

    不提这个也就罢了,一提起这事,田氏一肚子的火气直往上拱,也不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吐着苦水道:“风哥儿,你别提了,不知道是哪个丧尽天良的东西,把我家好好的菜都给糟蹋了,真是没人性啊。”

    莫云风一听,心里有些奇怪了,村里以前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怎么现在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遂连忙问道:“四婶,你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么?”

    被他这么一问,田氏愣了愣,然后说道:“风哥儿,就是四婶不知道是谁做的,如果被我知道是谁做的,我一定扒了他的让他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

    莫云风也被自己问的问题给郁闷到了,刚刚四婶不是说了不知道么,怎么还明知故问了,看样子自己今天确实是有些精神失常了,唉,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冷静不下来了。

    “呀,莫家四弟妹,你也在啊!?”就在莫云风沉思以及田氏愤恨的时候,不远处走来了一个妇人,含笑的看着田氏,打了个招呼。

    田氏从愤恨中回过神来,也回道:“哎,崔家嫂子,可不是么,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把我家长的好好的菜都给糟蹋了,唉!”说着又不由的气了起来。

    谁知一旁崔家的也是一脸愁容,道:“弟妹啊,别说你家的了,我家的都不知道被糟蹋了多少回了,唉。”

    听崔家的这么一说,田氏不禁有谐疑道:“崔家嫂子,你说的真的?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我们村里出了贼?”

    “嗯,我瞧着啊,真的很像是招贼了。”崔家的也是一脸赞同的说道。

    田氏听她的决断,越发的感觉是真的有贼进村了,也不禁说道:“那崔家嫂子,你家可得小心点啊,丢点菜没关系,可是家里的东西千万得保管好啊。”忽的又嘱咐着莫云风道:“风哥儿,你回去后记得和你爹娘他们提一下这个事啊,不管有没有,总得防患于未然嘛。”

    莫云风微微笑道:“多谢四婶以及崔婶子告知,侄儿回去后定会和爹娘明说的。家里还在搞大扫除,正离不开人,那我这就回去了。”

    田氏和崔氏都是满眼赞赏的笑道:“回去吧,这里那么毒的日头,万一晒中暑了,就糟了。”

    “就是啊,风哥儿啊,虽然我不是你亲婶子,但是你好歹叫我一声婶子,那婶子这里也是这样说,早点回去,别中暑了。”崔氏笑道。

    莫云风作了个揖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婶子们也得注意身子。”说罢便往家里赶去。

    “嘿,我说田家妹子,你家侄儿长的可真是一表人才啊!这你大哥大嫂家也教养的好啊”崔氏笑着赞叹道。

    说起这个,田氏就有些傲娇了,这大哥大嫂家现在带着她家和三哥家赚钱,这村里人基本上都知道了,现在逢人不说她爹娘当初眼尖,挑了那么一户兄弟友爱,妯娌和睦,公爹与婆婆都开明的一家。连带着娘家大嫂也经常的羡慕嫉妒恨呢。

    如今听到崔氏的话,脸上有些略显得意,但是嘴里仍然谦虚道:“崔家嫂子,如今你说这话,我也就不瞒你了,我嫁进这莫家,还真是福气,毕竟这乡里乡亲的,有几家的兄弟间没有磕磕碰碰啊,虽然我那口子的二哥一家做了些不是人干的事儿,但是经过这件事后,也算是和睦了,三嫂一家人也不错,基本上有什么好东西,都是拿出来,大家都有份,而这大哥大嫂一家更是大度的,所以啊,我也算是幸运的了。”

    崔家的听了这话,只是一副了然的神色看着她,笑道:“说的是啊,你看看这十里八乡的,有几个闺女能嫁进这样的人家,再讲了,你那口子也是个疼人的吧。”

    说完还笑了起来,羞的田氏满脸通红,嗔瞪了她一眼,道:“崔家嫂子,你再说这话,我就不理你了,真是的。”

    “呵呵,好了,我不说了还不成么,我的大妹子,得了,我们早点洗吧,这日头晒的人头晕,洗完了早点家去休息。”崔家的抬手搁在脑门上,脑袋仰看了一下正毒的太阳道。

    田氏也是这番的看了一眼毒日,略有抱怨道:“这日头越来越热了,真是闷死人了,我们还是早点洗完了的好。”

    说完两人对视一样皆笑了起来,然后这才手脚伶俐的洗着竹篮里的菜。没一会儿两人才洗完了,又冲洗了一遍,这才提着竹篮,并肩离去了。

    “呀,二哥,你回来啦。”莫萱萱正坐在门槛上乘凉,见莫云风从外面进来,又冲里屋喊道,“大哥,二姐,二哥回来了呢。”

    屋里的筱筱听说是莫云风回来了,连忙从屋里走了出来,道:“知道了,对了二哥,你去哪了,没事吧?”

    莫云风先是用自家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两杯鄙水喝了,然后才说道:“我能有啥事啊,不过这天还真热。”

    闻言,筱筱噗嗤一声的笑了,道:“二哥,你莫不是傻了,这时候正直夏季,能不热么。”

    莫云风白了她一眼,道:“你个小丫头,居然编排起你二哥我来了,讨打是不?”

    “呵呵,哪敢啊,对了二哥,你不是说发现了竹林么,什么时候带我去啊?”筱筱连忙赔笑外带转移话题,捡了一件比较重要的问题说了出来。

    莫云风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渴,便又倒了杯水,酌了一口道:“急什么呀,那竹林就在那里,它又不会跑,这日头那么毒,你这样跑出去,不中暑就怪了。”

    筱筱想想也是,自己未免太急了些,之前做凉皮的时候也没见自己急过,没想到就这么一件事,居然让自己方寸有点动乱了,这可算是兵家大忌啊,这个一定得改。

    那边莫云风打了个哈欠,然后不见筱筱理他,也顿时觉得无趣了,便直接往自己和莫云天的隔间里走去,准备先睡一觉补充点能量再说。“哎,二哥,你上哪去啊?”筱筱见莫云风要离开,便连忙开口阻拦问道。

    而莫云风连个眼角都没给筱筱,直接边走便说道:“二妹啊,你不困你二哥我困啊,我都累了那么久了,你总得让我休息休息一下吧,就算是要求长工做事,也得让人家休息够吧。”

    筱筱闻言,直接无语了,这二哥真是的,一点都不浪费时间,整天应该做的事,居然安排的那么条理,不过这个对于以后他来说,也是有好处的。仔细想了想,筱筱便也不再纠结这事了,直接就摆了摆手,让莫云风去休息。 “唔,二姐,我也好困啊!”那边坐门槛上的萱萱困极了,脑袋一点一点的,煞是可爱,而她也实在是撑不住了,也只得出声说道。

    筱筱好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使劲自己吃奶的力气,把莫萱萱给抱到了三姐妹睡的床上,见萱萱可爱的睡样,忍不住的点了点她的鼻子,轻声说道:“小丫头,真是和懒鬼一样,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

    不过说完后,见萱萱也睡的那么香,自己也忍不住瞌睡上来了,呵欠连天的,最后也实在是撑不住了,便把萱萱挪到了床的里面一点,给自己空出了一个位置,然后才躺下去睡觉。

    而那边把整个院子的前前后后都整理一遍的瑶瑶此刻终于忙完了,一回到三姐妹的隔间里,见筱筱和萱萱都已经熟睡了,忍不住的笑了笑,然后才踮起脚尖,轻声的离开了隔间,最后出去的时候,还把隔间的门给关上了,就怕吵到了俩人的休息。

    “大妹,怎么了,你怎么蹑手蹑脚的?”莫云天此刻从外面回来,见瑶瑶的举动有些不解的问道。

    莫瑶瑶微微笑了笑,轻声道:“大哥,你别那么大声,筱筱她们都在睡觉呢,咱们别吵到她们了。”

    莫云天眼里闪过一丝笑意道:“哦,原来是这样啊,行,那么我说话声小些,动作声也注意一下。”

    “对了大哥,你刚刚怎么从外面回来啊?”瑶瑶轻声询问。

    “呵呵,没事,只不过是闲逛而已。”莫云天出去还真是有点闲逛,毕竟事情忙完后,他就出门去找莫云风了,只不过人没看到,反而在路上看到了四婶,听四婶说人已经回来了,这才安心了下来。

    莫瑶瑶闻言,点点头,然后不说话了,干坐了一会儿,她也有些瞌睡上来了,便和莫云天打了个招呼,也到姐妹三人的隔间里睡觉去了。

    几人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日上西头才醒,就在莫瑶瑶几人起来没多久,就从姐妹三人隔间里传出了一声尖叫,“啊……,完了完了,怎么会这样,天哪……”

    众人担心的跑了进来,见筱筱正一脸郁闷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嘴里也在嘟囔着,“完了,完了,居然那么晚才起,呜呜,我的竹子啊,我的大棚啊……”

    “筱筱,你没事吧”莫瑶瑶有些担忧的看着她,问道。

    谁知筱筱反倒被吓到了,“吓(he),大姐,你们怎么进来了?”

    闻言,众人丢了个白眼给筱筱,莫瑶瑶则是无奈道:“我们还准备问你呢,没事大叫什么呢?”

    半晌,筱筱终于恢复了神志,讪讪的笑道:“额……,呵呵,没事,呵呵,没事……”

    “你真没事?”莫瑶瑶不信的看着她。

    “当,当然了,我是谁啊,我可是莫筱筱,能有什么事难倒我啊!”筱筱略有些底气不足道。

    莫瑶瑶听了她这句话,摆明了直接的不信她,道:“得了吧,你有事能瞒得了我,既然你说没事,那么你刚刚嘟囔什么呢?”

    “我……,额,我有嘟囔么?”筱筱长额了一声,笑着道。

    莫瑶瑶直接冷哼了一声,道:“筱筱啊,你就给我装吧,啊,行了,我也不怪你了,现在可以起来了么?”

    “嗯嗯,可以起来了,我这就起床。”筱筱见大姐终于放过她了,这才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了梳妆台前,拿着木梳,直接扎了个马尾,然后再把马尾卷成一个球的状态。

    筱筱对着模糊不清的水中倒影,笑了笑,心里说了句,宾果,就这样,可以出门了。

    出了隔间的门后才发现自己睡了有多久,没想到爹娘都已经回来了,看样子自己真的是睡过头了,这令筱筱稍稍的郁闷了一下,不过随后又丢之脑外了。

    “呀,筱筱,你醒啦。”莫胜明笑着看着自己的闺女,越发觉得自家闺女就是个美人胚子,不管怎么看都是那么的漂亮。

    筱筱闻言,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道:“爹,是啊,我要是再不醒,那可真的是坏了大事了呢。”

    “哦,什么大事?”听到这个,莫胜明不免来了兴趣。

    筱筱一愣,难道爹爹忘记了,遂有些伤心的低下了头,低喃道:“爹爹,你说过我们今天下午去看竹子的……”

    莫胜明闻言,愣了愣神,然后嘴角含笑的说道:“小傻瓜,爹怎么会忘记呢,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真的?”听到莫胜明的话,筱筱抬起了毛茸茸的小脑袋,那双明亮具有灵性的双眸紧紧的看着莫胜明。

    莫胜明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筱筱的脑袋,然后说道:“小傻瓜,赶紧的吧。”

    筱筱见自家老爹脸上的表情很认真,也知道了他没有说假话,这才欢呼了一声,跑到房里扎好头发,然后才去清洗了一番。

    “爹爹,可以走了。”亮晶晶的明眸看着莫胜明,脸上含着笑容,说道。

    莫胜明也是一脸慈爱的看着筱筱,牵着她的小手,道:“走了,不过路上小心点。”

    “嗯嗯,知道了,我们把二哥也叫过去吧?”筱筱眼里含笑道。

    莫胜明不解,“把他叫过去做什么?”

    “嘻嘻,爹爹,这个嘛,到时候您就知道了。”筱筱眼里透过一丝的光芒一闪而逝,二哥,这回你怕是要自求多福了哦。想着想着,筱筱脸上的那抹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莫胜明看着筱筱这抹笑容,感觉这笑容透露着一些古怪,但是知道筱筱不会说,他也就没有问了。

    而此时正在外面纳凉的莫云风背脊忽的发凉,让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嘟囔着:“怎么回事,这么好的日光,怎么会觉得背脊发寒呢?难道是又要有什么不好的事降临到我头上了么?”

    思及此,莫云风直觉的摇摇头,不对啊,得罪筱筱的事,已经被她报复回来了,难道还不放过我?!可是也不对啊,她都已经原谅我了,按照她的性子,不是应该已经平了么?

    莫云风纠结了,想了一会儿,才摇摇头,想这些做什么,吃饱了吧,有这个时间去想这些,还不如直接偷个闲,当个闲人多好啊,哈哈……

    还不等他休息一会儿,就听到了莫胜明的声音,“风儿啊,起来,我们去竹林了。”

    “爹,去竹林做什么啊?”莫云风疑惑的看着自己老爹,怎么爹那么有雅兴,还跑到竹林去,赏竹?!怎么可能,爹才没那个心思呢。莫云风只觉得自己脑袋瓜不够用了。

    不过等他看到从屋里出来的筱筱时,就终于懂了为啥老爹会放着大哥不叫,只叫自己去了。

    “二哥,走吧,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哦!”筱筱笑眯眯的看着莫云风,眼里的精光乍现。

    一时间莫云风觉得心拔凉拔凉的了,怎么这小丫头还没折磨够呢,呜呜,自己都累死了,要知道他上午时,跑去找竹子多的地方,可是翻山越岭的,终于找到了,还得按照筱筱说的,要找那些坚韧性强的竹子,找到后要做标记,这些事做下来后,莫云风累的手指头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了。

    ------题外话------

    看样子求票票,是有效的吼吼,那么今天就不求了,糊糊也累死了,o(╯□╰)o,亲们天热,记得防暑啊,吼吼,╥(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