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198.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野蒿菜+偶遇田花花

第六十一章 野蒿菜+偶遇田花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可是这小丫头现在还要他去,这不是要他的命么,想着想着,莫云风只觉得自己生活的好苦啊,哀怨道:“筱筱啊,你也体谅体谅你二哥我,你想想今儿上午,我可是顶着毒日跑去找竹林的,回来一口水没喝上,又做了那么多事,好歹让我休息休息嘛。”

    筱筱见他装可怜,一脸鄙视的看着他,道:“二哥,不带你这样的啊,我可是你妹,让你帮着做些事不也是锻炼你么,而且这可是爹的意思哦!是吧,爹爹。”为了见证自己的话不假,筱筱还专程问了莫胜明。

    见自家爹爹和二妹一唱一和的,莫云风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只好认命的说道:“好吧,那么我们走吧,要带砍柴刀么?”

    “砍柴刀?带着个做什么?”筱筱不解,怎么二哥会提出这么个问题。

    莫云风听到筱筱的问题,一口气憋住了,猛咳了几下才说道:“二妹,你是不是想砍竹子?”

    “是啊。”筱筱不明所以,这砍竹子和砍柴刀有什么关系?但是仍旧点着头确认道,“可是和砍柴刀有什么关系?”

    这回换莫云风得瑟了,得意的说道:“你平时那么聪明,怎么这一下子就那么傻了呢?!带砍柴刀自然是拿去砍竹子啊。”

    筱筱嘴角抽了抽,心里还是不解,连忙问道:“这砍柴刀是砍柴的,怎么能砍竹子啊?”

    现代的时候,人家砍竹子都是用的电锯,直接轻松一锯子就锯了,哪用那么麻烦。还要用刀砍,真是的。

    而莫云风和莫胜明闻言,脸上的表情不免有些郁闷了,这砍竹子不用柴刀,用什么?!难道直接用手掰?!莫云风和莫胜明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莫云风是询问的眼神:筱筱怎么连这个常识都不知道了,难道是家务做的少所以才忘了?!

    那边莫胜明回了个眼神:估计是这样,否则不可能不知道,不过这个和你无关了,赶紧带上东西准备走人。

    “我说。爹,二哥,你们怎么了,眼睛不舒服么?”筱筱知道两人在眼神交流,但是也不能这样无视她这么一大活人吧,真是的。

    二人闻言,顿时就心虚了,不过人背时喝水也塞牙,不过看样子,俩人运气果然不好,居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咳咳……”

    “咳……”

    筱筱见状,眼里闪过一丝促狭,暗道:“叫你们无视我,哼哼,这回心虚了吧。”

    不过脸上则是一脸关心的看着俩人,道:“爹,二哥,你们还好吧,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咳起来了。”

    筱筱重音有点不甚意的落在咳字上,而俩人听了这个重音,心里顿时虚的不行,就连脸都咳红了。

    “没事,没事,那个我们走吧。”莫胜明有些郁闷了,要是再说下去,自己铁定得把肺都刻出来,连忙转移话题道,“要是我们再不走,天可就黑了。”

    说完这句话后,还丢了个眼神给莫云风,示意他接下去说,免得又让筱筱拿那件事来戳他们的心思,到时候估计很难堪啊。

    莫云风也不负众望的接到了这个眼神,也连忙说道:“筱筱,是啊,要是再说下去,这太阳就落下去了,你的事肯定又得耽误一天不是。”

    筱筱闻言也是,毕竟爹和二哥也没做什么事,自己老拿这话题去刺激俩人,估计时间久了,就不好玩了,还不如见好就收,当下就眉毛一挑道:“行,我们走吧,要真不走,就天黑了。”

    “嗯嗯,我们走吧”莫胜明说罢,就牵着筱筱的手,招呼了一声,就带着俩人出门了。

    而此时在厨房里的莫瑶瑶和林氏则在谈论另一件事,“瑶瑶啊,你今年也差不多九岁了吧?”林氏笑着说道。

    “嗯,是啊,娘亲,怎么了?”瑶瑶眼神清澈的看着林氏,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而林氏也不负卿意的丢出了个炸弹,“那你也是时候该说亲了。”

    莫瑶瑶脑子里轰的一声,炸的她一片空白,脸上的神色也是苍白一片,嘴唇动了动,然后才无力的说道:“娘,您是不要我了么?”

    见自己女儿的状态,林氏心里也不好受,本想先给瑶瑶做个心理准备的,没想到居然会让她有这么大反应,真是该死,不过听闻了女儿的话,心里一阵的抽痛,眼带怜惜道:“傻孩子,娘怎么会不要你,不管你们三姐妹将来是嫁人还是不嫁人,那都是娘的女儿。娘今天说了这不该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娘不是有意的……”

    莫瑶瑶见自己娘亲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脸上自责懊恼的表情让她心里一暖,也知道了林氏不是故意的,便也原谅了她的行为,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微微一笑道:“娘,没事,我知道您不是有意的。”

    莫瑶瑶越是那么的贴心善良,林氏心里就越愧疚,不禁埋怨起自己了,没事说这个做什么,一个将近九岁的孩子才多大,说亲说那么早做什么,这种事再迟点也无所谓,反正瑶瑶还小。

    不过也觉得了是时候让她有个心里准备,但是自己说话还是得委婉些,免得又伤到了这个孩子,想了想后才吞吞吐吐的说着:“瑶瑶啊,是这样的,你看吧,你也差不多九岁了,

    也算是大姑娘了,你的亲事呢,按理我和你爹早就应该着急了,只不过想着你还小,还想留你几年,等你大点再说,我刚刚那话的意思呢,也就是说想让你心里有个准备,娘也不是别的意思,你,懂么?”

    听了林氏这一段话,莫瑶瑶楞住了,没想到是自己误会了娘,她是在为自己考虑,而自己却在误会她,有了这个结论,莫瑶瑶的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配上她一副白皙的脸庞,且又是无声的流着泪,可真是一副极美的梨花带雨模样,若是此时有男的在场,怕是早就拥美人入怀了吧。

    不过她这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哭泣,让林氏错愕了,以为自己又说错话了,连忙上前拉住瑶瑶的手,让她窝在自己怀里,愧疚的说道:“瑶瑶,是娘太伤你心了,你别怪娘啊,我……”

    林氏话未说完,便被瑶瑶打断了,之间瑶瑶吸了吸鼻子后,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看着林氏道:“娘,其实刚刚是我误会您了,对不起!” 林氏闻言愣住了,瑶瑶真的不怪自己么?!

    莫瑶瑶则是不管林氏的呆愣,而是脸带感激的说道:“娘,不否认刚开始您说的时候,我心里痛的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但是后来听了您的解释,我才知道您是那么的关心爱护我,谢谢您,娘!”

    听了瑶瑶的心里话,林氏只觉得有这样贴心的女儿,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瑶瑶的善良和单纯,有时候在她看来,万一嫁人后,被人欺负了,肯定不会还手的,这样的性子只会害了她。

    所以有时候不免会对她进行思想转换,让她也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见解,就是怕日后被婆家欺负,不过此刻听到了她心里的想法,坚强的林氏也无法不感动的流下泪水。

    “瑶瑶,你记住,你和你的几个兄弟姐妹们一样,都是娘的心头肉,不管你们做什么决定,我和你爹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今天我会突然说这件事,其实是因为想到了上次你二婶过来说亲的事件,我和你爹商量过了。

    你的性子算是绵软,我们也怕你到时候吃亏,就是想着呢,你不到十六岁或是十七岁,娘是不会让你出阁的,当然了,这个夫婿嘛,你可以乘着这个时间段找个好的,疼爱你的。

    当然了,这个时间段是有时间限制的,就像筱筱说的,如果你在十五岁还没有找到,那么爹和娘是无法坐视不管了,我们会通过媒婆帮你找,你明白么?”

    若是筱筱在这里,听了林氏的话,肯定会瞪大她那双灵动的眼睛,没想到自家老爹和娘会那么的开明,这十六七岁放现代,顶多是个开始恋爱的年纪,多好的年纪啊,而且还让她自己找喜欢的人,那可是天上掉馅饼啊,这要是换做别的父母,不让你十三四岁出门,就算是好事了。

    不过可惜在这里的莫瑶瑶而不是筱筱,莫瑶瑶听了林氏的这番话,原先慢慢恢复红润的脸庞,顿时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虾一般,没想到自己的爹娘会那么的开放,让自己找喜欢的男的,虽然有些难为情,但是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如果让自己和一个并不认识的人成亲生子,虽然自己可以做到,但是俩人的感情肯定没有爹和娘的好,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还不如不嫁人的好。

    而林氏见莫瑶瑶那么就没有回复,心里也不禁着急了起来,连忙问道:“瑶瑶,你想的怎么样了?”

    而莫瑶瑶被林氏的直白给吓住了,但是她的头还是几不可见的点了点,算是同意了这个建议。

    不过她的神态与动作,自然瞒不了一直关注着她的林氏,见她点头,林氏直接是笑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就那么定了。”

    说完这句话后,林氏转身又去做她的饭了,不过从她轻快的切菜手法看的出来,她心情很好,好到一边哼着曲一边做着饭。

    不过一边的瑶瑶则是红着脸,择着自己手里的菜,想着刚刚林氏的话,越想脸越发的红了起来。

    而另一边筱筱和莫胜明三人,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的样子,才走到了一片竹林前,筱筱听着风吹动竹子发出的声音,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就像是聆听着动耳的音乐一般。

    莫胜明让两人待在原地别动,他先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危险,要是没有再来通知俩人,得到筱筱俩人的点头后才离去。

    “筱筱,怎么样,这片竹林美吧?!”莫云风有些得意的走到筱筱身旁说道。

    筱筱缓缓的睁开眼,看了看这片竹林,微微笑道:“确实挺美的,不过吧,我们现在可不是来赏竹的哦,二哥。”

    莫云风听她叫的这一声二哥,心里突的有种被算计的感觉,但是仔细看看筱筱的表情,并没有这样,难道是他想多了?!

    忽的筱筱转过头看着莫云风,笑着问道:“二哥,你在想什么?”

    因为莫云风想着筱筱在算计他,所以便认为筱筱的笑容是不怀好意的,不过他不能不答,因为自家老爹正看着他,而他只有硬着头皮的回话了,讪讪的笑道:“我没想什么啊,不过就是想我们就三个人,怎么把砍好的竹子拖回家。”

    闻言,筱筱一愣,但是立即又带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笑容看着莫云风,道:“那么聪明机智的二哥肯定想到好办法了吧?”

    莫云风见筱筱这样说,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结巴道:“那个,没,还没有呢,呵呵……”

    “没有啊~”筱筱调着个腔说道,“那么就麻烦二哥想个主意好不好?”

    莫云风楞住了,想主意?!开玩笑,怎么可能,这是他的一个托词好不好,“额,那个筱筱啊,二哥和你说实话吧,我没有想主意啦。”

    “那你刚刚……”

    “我刚刚那算是诓你来着。”莫云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筱筱不悦的看着他,道:“就知道你在诓我,哼,还好我聪明,否则就被你糊弄过去了。”

    “嗯,那个……”莫云风正待说话,就被赶来的莫胜明打断了,“筱筱,我们进去吧,里面没有危险的。”

    “爹爹,好的,我们进去吧。”筱筱乖乖的跟着莫胜明进了竹林里,走了几步,还回头给了莫云风一个鬼脸,看的他是无可奈何,也只得是跟上去。一进竹林,筱筱就一直是东看看西找找,要不是碍于莫胜明在身旁,只怕是早就跑深处去玩了,哪里会那么乖乖的待在莫胜明旁边。

    “筱筱,你看看这里有没有合适的竹子。”莫胜明边寻找合适的竹子,边询问着筱筱。

    “嗯,好的爹爹。”筱筱笑着回了句,然后又仔细找了起来。不过这里那么多竹子,还真是不好找。

    “爹,筱筱,快过来,看看这根竹子怎么样。”不远处莫云风兴奋的喊着俩人,手还挥舞着。

    筱筱和莫胜明闻言,立马跑了过去,问道:“怎么了,哪根啊?”

    莫云风手指了指旁边一根虽然不粗,但是看上去很健康以及很坚韧的竹子,道:“就是这根,你们看看怎么样?”

    莫胜明不懂筱筱具体要的竹子是哪种,所以也只能是询问式的看着筱筱。

    筱筱见俩人都把目光放自己身上,暗自郁闷了起来,虽然是自己提出来的,但是好歹选竹子自己好像不在行吧,怎么会问起自己来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筱筱还是围着竹子转了几圈,用手摸了摸,脸上的神色这才换为了欣慰的表情,道:“爹,二哥,这根竹子正好合适哦!”

    “真的?!”

    筱筱微微一笑,道:“嗯,是啊。”不过看了看竹子,这才又有些郁闷的说道:“可是这个要怎么把它弄断好带回去啊?”

    “扑哧,二妹,你是不是傻了呀?!”莫云风说着还想伸手摸筱筱的额头,看她有没有烧糊涂。

    筱筱直接把他的咸鸡爪一把拍开,不悦道:“二哥,你才傻了呢。人家不就是问问嘛。”

    “呵呵,筱筱啊,这竹子不砍下来我们怎么带回去不是,不过我们应该先把要砍的竹子全砍了,然后才把它们扛回去。”莫胜明笑着看了一眼兄妹俩人的互动,然后说道。

    筱筱闻言皱起了眉头,不解的问道:“爹,可是这样的话不是会浪费很多时间么?”

    莫胜明被筱筱的话逗乐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哈哈,傻丫头,这样怎么会浪费时间呢,我们先砍了衙的,到时候直接就扛回去,也总比现在这样找一根,砍一根,然后把一根扛回去再找的强吧。”

    筱筱闻言一愣,然后懊恼的想着,是啊,自己难得最近真是糊涂了,怎么把这么简单的方法给忘了,居然还想着砍一根然后背一根回去,真是笨死了。

    莫胜明见筱筱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懊恼了起来,微微一笑,然后伸手把莫云风拿着的砍柴刀接了过来,然后就开始砍了起来。

    “筱筱,我们去找其他竹子吧。”莫云风见筱筱还在懊恼,心里微微无奈,要是还杵在这里,等爹砍了这根后,等下还得陪着他俩一起找,那多费事啊。所以连忙出声道。

    筱筱被莫云风唤回了神,迷茫的看着他,道:“嗯,怎么了二哥?”

    莫云风无奈之余还得再说一遍,道:“我说我们是时候出发去寻找下一根竹子了。免得等下爹爹把这根砍完了我们还没找到新的竹子。”

    筱筱想着也没错,便也赞同着:“嗯,没错,那我们走吧!”

    俩人相商后,便由莫云风拉着筱筱往别处走去,而莫胜明则是一直在砍这竹子,虽然那根竹子不大,但是韧性强,一根砍下来也花了他好一段的时间。

    竹子砍断后,莫胜明用砍柴刀把竹子的枝杈全给削掉了,只留下一根光杆竹子,看着也比之前顺溜多了。完事后才发现兄妹俩已经不见了,顿时有些着急了起来。便也顾不得砍竹子了,反而找起人来了。

    而兄妹俩走开后,便在不远处找到了好几根极好的竹子,俩人也知道莫胜明还在砍刚才那根,便在竹子上打了标记,留着给莫胜明砍。

    “筱筱,风哥儿?你们俩在哪呢?”不远处传来了莫胜明大声的叫喊声。

    兄妹俩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的太远了,为了不让莫胜明着急,连忙大声回应道:“爹,我们在这里。”

    莫胜明闻声赶来,见两人无事,便有些生气了,怒道:“你们俩跑那么远干什么,万一被毒蛇咬着了可怎么好,啊,就不能省心么?”

    莫胜明很少生气,基本上长时间都是乐呵呵的,现在见他生气,而且怒火那么大,兄妹俩人也不禁的被吓着了,只是瞪着那双无辜的眼睛看着莫胜明,不过还是大气不敢出。

    “你们知道错了么?”莫胜明沉声说道。

    被吓到的俩人呆呆的点点头,说道:“爹,我们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

    许是见俩人的认错态度较好,莫胜明也只是摆摆手,说道:“你们以后要是再这样,我就告诉你们娘,让她揍你们。”

    筱筱与莫云风对视一样,皆是看见了对方眼里的小怕怕,连忙小鸡啄米般的点头道:“嗯嗯,一定不会有下一次了。”

    “行了,你们也知道错了,这次就算了。”见俩人那么乖了,莫胜明态度也渐渐的软了下来,又变回了以前的那个温润的爹爹,只见他温和的说道:“你们找到下一根竹子了么?”

    见自家老爹态度软化了,兄妹俩人同时松了口气,筱筱闻言笑道:“爹,已经找到了哦,我们找到了好多呢,就等着您去砍呢。”

    “那就好,我们现在就去吧,虽然现在比较晚了,但是能砍几根算几根吧。”莫胜明拿着砍柴刀走到了筱筱他们做记号的几根竹子前,又开始砍了起来。

    而筱筱俩人也觉得现在的天色也不适合找竹子了,便停下找竹子的速度了,反而盯着竹林里的一种野菜。

    这个也是筱筱在找竹子时无意间发现的,当时她差点以为是野草,但是仔细一瞧,没想到居然是野蒿菜,倒是让她惊喜了一番。

    要知道这野蒿菜做出来的糍粑,虽然颜色是带有黑绿色的,但是耐不住味道清新,她当年也是机缘巧合下才吃到的。

    而且当时是因为去旅游,到了一个小村里,发现当时的村民在竹林里采摘这个野菜,摘回来后洗干净,然后放到水里煮一会儿,再挤干,用一个叫碓的东西把它舂烂,然后用少量发好又打好的米面勾芡,打芡时还必须得掌握好米面的量,若芡打的太多了,这糍粑就变的比较甜了;若是芡打的少,那么糍粑的柔韧性差些。

    当时她见人家的制作,心下好奇,也上前试过,但是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掌握技巧,所以并没有弄好,随后被当地的人指导过后,掌握好技巧了,也就好很多了。

    打好芡后把它合在米面中,揉成粑团,如果要放陷的话也是可以的,不过当时的她虽然也有学,但是并没有完全学会怎么放陷,所以今天看到了这个蒿菜自然不自觉的就想起了那个好吃的蒿菜粑,味道真是难忘啊。

    “筱筱,你在笑什么啊?”一边采着蒿菜的莫云风,见筱筱微微笑着,看起来心情很好,不自觉的问了出来。

    筱筱把摘好的菜放一堆后,站起身捋了捋掉下来的发丝,笑道:“没什么啊,只是想到了好吃的。”

    莫云风闻言,心里不禁的鄙视起了筱筱,这丫头每次看到好吃的都是不慌不忙的,彷佛好像吃过一般,总是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没想到今天还有这副表情。

    “筱筱啊,你没事让我摘这个草做什么,又不能吃,而且味道还那么大。”莫云风一脸嫌弃的看着手上刚摘的嫩蒿菜,郁闷的说道。

    而筱筱被他这句话直接给刺激到了,什么叫这个是草,明明是那么美味的菜好吧,真是的,没吃过就没吃过嘛,干嘛那么嫌弃它嘛。

    不过筱筱对于他无知的举动采与了无视的神态,直接看着自己摘的那堆嫩蒿菜,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少了一般。

    那边莫云风见筱筱不理他也不觉得闷得慌,自顾自的说着:“你说说你啊,平时爱捣鼓这些也就罢了,这回居然捣鼓起草来了,回家后看娘怎么揍你……,还有这个草味道那么大,能有什么用处,就算是给我们家鸡吃,估计鸡也不一定会吃吧……”

    筱筱本就在想事,被他这么巴拉巴拉的说着,一时间想不出少了什么又觉得耳边聒噪的厉害,额头上的青筋忍不住的跳了跳,然后神色不善的看着莫云风,道:“二哥,你说完了没?”

    “额,怎么了?”莫云风一脸无辜的看着筱筱,他不明白自己又说了那句话刺激到了这个小姑奶奶,只能是一脸迷茫啊。

    见莫云风一脸的迷茫,筱筱的神志恢复了一点,然后无力的扶额,叹气道:“二哥,你就不能消停些么,从我让你帮忙摘的时候就开始说了,你看看你,一句重复的话都没有,你说你什么时候那么聒噪了?”

    莫云风闻言,一脸受打击的看着筱筱,没想到自己居然受打击了,而且打击自己的还是自个儿的亲妹妹,呜呜,他怎么那么命苦啊,这般想着,脸上就浮现了哀怨的表情,眼神也是充满了哀怨的看着筱筱,道:“筱筱,你真的觉得二哥聒噪么?”

    筱筱被他那么哀怨的看着,心里即是无奈又是郁闷,不过还是有写不惯一向活泼开朗的二哥,居然有这样的表情,活脱脱就是一个妖孽级别的,而她也只能是有些委婉的说着:“其实你也不算是聒噪,就是……,嗯,活泼了些而已。”

    莫云风有种被雷劈的感觉,果然从筱筱嘴里就说不出个好的形容词,活泼居然能用到他身上,真是的。自然而然的,筱筱这个形容词被莫云风鄙视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而筱筱此时的目光已经被野菜吸引过去了,现在正在一脸纠结的看着那堆躺着那的菜,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莫云风原本还以为筱筱在看他,谁知道自己一个大活人还没一堆菜有吸引力,顿时有性味了,不满的问道:“筱筱,你看那堆破草做啥?”

    筱筱头也不转,眼角也不给他一个,淡淡的说道:“在看怎么把它带回去。”

    莫云风被筱筱的答案给逗笑了,以至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咳咳……,带回去?你别开玩笑了。”

    “你可知道这草是有毒还是没毒的,我们又没有养猪,带回去做什么。”

    筱筱被他这话刺激的生气了,怒道:“谁说我带回去就是喂猪的啊,我带回去是做吃的。”

    莫云风被这话有些吓着了,只见他皱了皱眉头,说道:“筱筱,好吧,我承认你是带回去做吃的,可是你真的会么?而且这个东西有毒没毒你知道么?”

    筱筱白了他一眼,道:“我要不是知道这东西没毒,我能让你摘么。”

    莫云风愣了愣,是哦,感情自己今儿个脑子有点短路了。不过一时间又想起来另一个问题,道:“那你等会儿怎么带回去?”

    “我就是在想怎么带啊,烦死了。”筱筱沮丧着个脸说道。

    莫云风左右看了看,没见着好的东西可以装,不过看见了不远处在砍竹子的莫胜明,眼珠子直接的转了转,说道:“这样吧,我们编一个粗陋的网格状东西不就好了,那样也可以带回去啊。”

    筱筱一愣,网格状东西?c虽好,可是那什么编呢,想到这里,也不禁用眼神看着他,询问着。

    莫云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不远处的莫胜明,说道:“你看见了那个不要的竹枝了么?”

    筱筱点点头,但是还是有些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只能是迷茫的看着他。

    “你还不明白?”莫云风有些气结,筱筱这丫头平时不是很聪明么,怎么这时候那么,嗯,对,怎么那么笨了。

    筱筱郁闷的看着生闷气的莫云风,淡淡的说道:“我应该明白什么?”

    “不是我说你,平时你怎么那么聪明了,这会儿怎么那么的……”莫云风后面的话并未说出来,不过筱筱也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但是此刻她真的不懂二哥在说什么。

    什么叫那个没有用的竹枝,那个开满了分叉的竹枝有啥用嘛,除了等它稍微干点了可以拿来烧火,还能做什么?!

    “好吧,既然你还不懂,那么我就告诉你,我们可以用那个竹枝编一个简陋的东西啊,至少能装这些东西就好了啊。”莫云风无奈了,筱筱这时候也太笨了吧。

    筱筱的反应并没有莫云风想象的那么兴奋,反而是淡淡的看着他,半晌了才道:“编东西,你会么?”

    额,莫云风愣住了,他怎么忘了这茬,自己不会编,难道这东西就带不回去了?!

    俩人正在纠结,而那边砍竹子的莫胜明已经乘着这段时间,砍了差不多五根竹子了,见天色比较晚了,这才到这边找俩人准备回家。

    但是此刻见筱筱跟前一大堆的野草,眉头也不禁皱了皱,问道:“这个草是怎么回事?”

    “爹,这个不是草……”筱筱不满的反驳,二哥说草也就罢了,怎么自家老爹也跟着叫,真是太伤人心了,本来还想让他们吃好吃的呢。现在看样子有可能打水漂了。

    莫胜明愣住了,这明明就是草嘛,怎么筱筱会说不是草呢?!不过他有种不问出来不罢休的感觉,清咳了一声,道:“那,你既然说这草……咳,不是,你既然说这个不是草,那么它是什么?”

    “这个是蒿菜,可以做蒿菜粑的哦。”筱筱笑着回道。

    “什么是蒿菜粑?”莫胜明与莫云风瞬间化身为好奇宝宝,问道。

    “额,蒿菜粑就是一种吃食,就像是我们的糍粑一样。”

    莫云风闻言,眼睛一亮,说道:“筱筱,那么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和桃子蜜饯一样好吃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赚钱。

    莫云风后半句话并没有问出来,毕竟蒿菜粑估计也只有农村人才会吃这个,城里人

    基本上见都没见过,又怎么会吃这个。

    “嗯,这个东西虽然没有蜜饯那么甜,但是它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哦。”筱筱有些得意的说道。毕竟当时她看到的时候,直觉有些嫌弃,后来拗不过朋友的劝说,拿了一块试试,没想到倒是勾起了她的食欲。

    莫胜明一听,就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多摘胸去不就行了,免得到时候不够分。”

    “对耶,我们现在可以乘着天色还早,多摘点啊。”莫云风两手一拍,兴奋的说着,两眼的目光一直看着筱筱,听从她的意思。

    筱筱见两人兴致那么高,也不好做出扫兴的事,便道:“那么我们就先再摘点,可是这个东西我们没有东西装啊,怎么带回去啊?”

    “嗨,这个容易,我们用藤蔓给绑回去不就得了。”莫胜明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呢,没想到就这么点小事就难倒了筱筱与云风。

    兄妹俩人闻言面面相觑,然后筱筱略有朽笑道:“爹,是可以这样,但是我们现在摘的这个,很嫩,基本上根茎不长的,怎么绑啊?”

    莫胜明并未料到是这个结果,也是皱着眉头的看着那堆野生蒿菜,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而莫云风与筱筱再次对视一眼,心里皆想着,这回怕是爹也没办法了吧,唉。

    “唉,要是会编一个简单的框就好了。”莫云风有些沮丧的低下头,轻声低喃着。

    而他的这声低喃被莫胜明听见了,瞬间眼睛一亮,笑道:“你们还别说,你爹爹我还真会一点。”

    “会什么?”兄妹俩异口同声的问道

    莫胜明微微一笑,道:“会编框啊,只不过会编简单的。”

    筱筱激动了,没想到自己纠结了大半天的问题,就这样被自家爹轻松解决了,更没想到的是自家老爹还会边框,虽然是简单的,但是也是极其不易了。

    “爹,那么我们用什么编啊?这里什么都没有呢。”筱筱看了看周围,没发现什么东西适合编框,心下疑问,难道爹爹糊涂了?!

    莫云风一脸鄙视的看着筱筱,这丫头铁定傻了,那么多竹子在这里,怎么可能没有东西编?!

    “呵,二哥,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难道你是在鄙视我?”筱筱原本见俩人不说话,便把目光在俩人之间转来转去,没想到眼神刚到莫云风身上,就见他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己,心下不免的光火了(闹火,也就是生气)。

    莫云风见被人发现了,不免有些尴尬,“咳,那个谁说我鄙视你了,才没有呢。”

    “那你刚刚是什么表情,干嘛还是对着我的。”筱筱有些不依不饶的说道。

    “哎呀,都说了没有啦,怎么人家说真话你都不信啊。”说完还向筱筱抛了媚眼,差点害的筱筱把昨儿个的饭都吐了。

    “咦,你眼睛没事吧,抽筋啊?”筱筱有些揶揄的看着他。

    莫云风被其一噎,顿时停住了对筱筱的挑衅以及打击,“哼”了一声,然后转过头去看别的了。

    而一旁的莫胜明早在他们吵起来之前,就把那些个没有用的竹条编了一个不大不小,虽谈不上精致,但是也不粗陋的小竹篮来了。

    而筱筱则是一脸崇拜的看着他,没想到自家爹爹手艺那么好,哎,真是没想到啊。不愧是自己的老爹,就是那么聪明。

    “爹,你是自己学的还是无师自通啊?”筱筱有些好奇了,莫老爷子是靠着自家的田产过活的,并不会这个东西,那么爹肯定是和别人学的,只是不知道是和谁学的。

    莫胜明闻言乐呵呵的笑了起来,道:“其实我这个是自己琢磨的,筱筱不会也想学吧?”

    “自己琢磨出来的?”筱筱吃惊的瞪大了双眼,有些不可思议。

    “是啊,以前有看过人家编过几次,所以粗略的步骤还是知道的。”莫胜明和煦的笑着。

    一旁的莫云风听了俩人的对话,心里也是极其震惊的,没想到自家爹还有这么一门绝活,果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爹,你真的好厉害啊。”兄妹俩人心悦诚服的说道。

    “哪里,得了,别给我戴高帽,赶紧摘吧。”莫胜明无奈的看了俩又犯调皮的兄妹俩,不禁有些头疼。

    此刻兄妹俩正对莫胜明一脸的崇拜,自然是莫胜明要他们做什么,立马就去做了,父子女三人分开了地区摘。

    几人又摘了一会儿,竹篮里也装的差不多了,筱筱也是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这里的蒿菜也差不多可以供他们食用了。

    “爹,我们可以不摘了哦。”筱筱对着不远处的莫胜明与莫云风喊道。

    莫胜明朗声道:“哦,够了么?”

    “就是啊,筱筱,你可别算错了啊。”莫云风也是一脸觉得这些根本不够,就这么点怎么可能。

    “是真的可以了,你们难道还不相信我?”筱筱有些郁闷了,难道自己就长着一张让人不信任的脸?!

    莫云风还想说什么,被莫胜明大手一拍脑袋,就给阻止了说话,此刻正一脸不悦的看着老爹,通过眼神询问着:为什么打我?我又没有做错事。

    莫胜明也回了他一个你别说话的眼神,虽然不是那么的具有威严,但是好歹也还是有威信的,所以莫云风也是聪明的停止了说话。

    莫胜明阻止了莫云风的行动,接着笑着说了句,“筱筱啊,既然已经够了,那么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嗯,好啊,我们回去吧。”筱筱把之前已经摘好的那堆蒿菜放进粗陋的竹篮里,然后交给了莫胜明,三人就慢悠慢悠的走在路上,很是闲逸。

    “呀,好巧啊,原来是莫大哥。”筱筱几人走了到了村里人的旱地路边,正在乐呵乐呵的说话,便听到了一道突兀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听这声音,似是很兴奋一样。

    三人疑惑的朝身后看了一眼,看见来人不禁愣了愣,想不通怎么会在这里遇见她,而还不等他们说话,那边女声又继续说道:“莫大哥,你这是打哪来啊?手上还提着这个是野菜吧,你不会是从山上来吧?”

    筱筱不禁有些郁闷了,这女的是傻帽不成,她和二哥那么大个人居然被她忽略了,真是搞不懂,而且村里民风一向淳朴,平时已婚妇人基本上不怎么和别的男人交谈,即便是交谈也仅限于自家丈夫在身边。

    所以平时即便路上遇到了相识的男的,也只是仅限于点头之交,或是只打个招呼就离的远远的,没想到这女的那么胆大,光明正大的就和自己父亲攀谈起来了,而且她看父亲的眼神真的很不对劲,有种爱慕的眼神在里面。

    “筱筱,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啊?”一旁的莫云风偷偷的拉了拉筱筱的衣袖,轻声说道。

    筱筱此刻很想一拳头敲到,难道你看不出来么,真是的,那么不对劲啦,还来问我,自己看不就好了。

    但是还是忍不住的瞪了他一眼,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难道你还没看出来么?笨死了,她看爹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劲,而且我们俩大活人站这里,她居然看不见,只看见了爹,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经过筱筱这么一提点,莫云风即使再没经历过这样的事,也差不多知晓了这个女人的来意,不禁心里有些厌恶,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女人,真是不要脸。

    而那边莫胜明也有些尴尬的看着来人田花花,假笑道:“呵呵,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王家弟妹啊,你这是从地里回来?”

    这可不是从地里回来,这小竹篮里还提着摘回来的菜呢,不过此刻她听到莫胜明主动问她,心下一喜,脸上故作娇羞的说道:“哎呦,莫大哥不也一样么。”

    话音一落,见他手上提着几人采摘的蒿菜,略有些不满的说道:“不过你这样可不行,这林氏也太不会做事了,摘菜的事怎么可以让一个大老爷们做呢。你一个大老爷们应该有更重要的事做,这种小事可不能随便做。”

    莫胜明对于她的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这本就是他家的事,怎么这女的居然有种牝鸡司晨的感觉,彷佛她是自己的什么人一样,居然还数落起了自己心爱的妻子。

    莫胜明心里有叙了,直接淡淡的说道:“这事是我的家事,就不劳王弟妹操心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弟妹路上也好走。”

    田花花有些愣住了,怎么才刚说上两句他就要走,好不容易让自己偶遇到他,怎么能就这样放走呢,如果不拦住他,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呢。

    不过见莫胜明几人已经走了几步路后,心下一急,连忙喊道:“莫大哥,你先等一下嘛,人家话还未说完呢。”

    ------题外话------

    嗷呜,看到亲们一直在支持与订阅,迷糊好激动好激动,话说昨儿个下班累死了,在地铁上差点又坐过站了,呜呜,可素有乃们支持,偶又活过来了,吼吼(o)/~(o)/~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