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199.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田花花上门

第六十二章 田花花上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不知道王弟妹还要说什么?”莫胜明把重音落在了弟妹俩字上,提醒着这女人别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否则到时候可不好收场。

    田花花在听见莫胜明的重音落在弟妹字眼上时,脸上的血色有些褪去了,苍白了不少,但是随后又慢慢的稳住了自己的情绪,笑道:“莫大哥这说的什么话不是,我们俩虽然不敢说是青梅竹马,但是好歹也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怎么你现在见我就那么生疏了呢?”

    说完这句话后居然还用控诉的眼神看着莫胜明,那一脸的表情,如果不知情的人铁定以为是莫胜明一个大男人欺负了她。

    莫胜明看着此时的田花花,心里一阵无语,自己什么时候和她一块儿长大了,虽然是同村,但是根本很少说话好不,要害人也别这样啊,真是,真是……

    此刻莫胜明心里脑海里居然找不出一个形容词来形容此刻的田花花,她此刻的神态真的很像是一个被情人抛弃的可怜女人,而那个抛弃人的男的就是他,这让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而一旁的莫云风和莫筱筱心里一阵的光火,这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调戏他们单纯善良憨厚的爹爹,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了。兄妹俩对视一眼,眼里皆透出了一道道的怒光。

    筱筱有些受不了了,连忙伸手拉着莫胜明的大手,天真的说道:“爹爹,这位婶婶是谁啊?”重音咬在了“婶婶”的字眼上,果不其然又见到了田花花因此又白了几分的脸庞。

    此刻的筱筱只觉得还不够,居然还敢打她爹的注意,真是找死,不整你我就不叫莫筱筱,哼,丑女人,死女人,你就等着接招吧。

    莫胜明见筱筱出声说话,仿佛遇到了救星一般,不禁松了口气,说道:“这是你王志力叔叔家的媳妇儿,你叫她婶婶也没错。”

    “婶婶好~”筱筱甜甜的笑着叫了一声,然后又把小脑袋抬起来问道:“那么既然是婶婶,怎么没有看到叔呢?”

    田花花心里有些恨透了筱筱,上次也是她,这次又是她,怎么每次都能遇到这个小鬼,果然与林氏一样讨厌,而且居然还问她,她家那口子在哪,哼,鬼知道在哪,死了更好。

    不过嘴上却还是故作羞涩的笑道:“嗨,你叔这两天在镇上的工地帮工呢,现在还没回来呢。”

    “哦,不知道叔是做什么事的呢?”筱筱一脸的求知**,不过眼睛则是巴巴的盯着田花花,真不知道这女的怎么那么不要脸,自家丈夫在镇上,自己就在村里勾搭别人,真是脸皮厚的和那城墙有的一拼了。

    如果她勾搭的是别人,那么自己肯定一句话都不会说,可是没想到居然想调戏勾搭自己的老爹,活腻味了吧,自家老爹算是二十四孝好爹爹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居然想贴上自家爹爹,也得看我这个做女儿的肯不肯吧。

    筱筱此时轻蔑的看着田花花的脸色由白转红,心里一阵讥笑,这女的估计是胡扯吧,什么在镇上做事,真当她不认识王志力呢,昨天还瞧见了来着,瞎扯也得有个根据吧。

    此时的田花花确实被问的心虚了,自己的丈夫此刻在村里呢,哪里也没有去,如果说不出来的话,那么可定会被拆囱言,如果说的话,改天万一胜明哥遇见了王志力那个死家伙,问了出来那可怎么办?!

    田花花此刻真的恨不得打杀了筱筱,谁知道一个那么小的小女孩居然能问那么多,而且句句问道了田花花的死穴,若是被田花花的对头看见了,那不得笑掉大牙啊,要知道这个情况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咦,婶子怎么不说话了?”筱筱似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喊了起来,倒是把田花花给吓了个哆嗦。

    田花花看着杵在这里的其他两个人(筱筱与云风),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以及不耐烦,假笑道:“呵呵,那个筱筱是吧,下次婶子再告诉你啊,这次天色晚了,我们下次再说好了。”

    “嗯?为什么呢?”筱筱有种玩上瘾的感觉了,不过这田花花真是不耐逗,就这么几个回合下来,就想走人了,真是没劲。

    田花花还未回答,一旁的莫胜明则是先出声喝道:“筱筱,怎么那么没礼貌,婶子要走,怎么能耽误人家家里的活计,还不给人道歉。”

    虽然说着这话,但是语气并没有一点严重的感觉,反而他心里是极度盼着田花花离开,这女的看自己的眼神真的很不对劲,有种把自己脱光的感觉,真是受不了。

    筱筱知道自己老爹的心思,便也不敢再放肆了,连忙笑着对田花花道歉,“婶子,对不起,是我不懂事,您别和我一般见识,既然您家里有事,那么还是赶紧回去的好哦。”

    田花花看着这一对父女联双簧,牙齿都要咬碎了,几个深呼吸后,还是有些平静不下来自己的情绪,不过还是扯了扯嘴角,咬牙道:“没事,婶子怎么会和你计较呢,那我就走了,胜明哥,我就先走了啊,别送了,呵呵……”

    说完这句话后,田花花飞也是的离开了这个地方,脸上铁青一片,心里则是一片的咒骂林氏与筱筱,这俩该死的贱人,怎么不早死,死了就不会碍着人家的路了不是……

    不过她的心里所想并未说出来,筱筱几人也不会知道,他们此刻正高兴呢,终于把这个不要脸的瘟神赶走了。

    “爹爹,咱们走吧。”筱筱见人走远了,这才真心的露出了笑容,说道。

    莫胜明有些皱着眉头说道:“筱筱,风哥儿,你们不会把这事说给你们母亲听吧?”说完还一脸紧张的看着兄妹俩。

    莫云风正准备说不会,谁知筱筱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抢先道:“这个嘛……,我们得考虑一下哦。”

    听筱筱这么一说,莫胜明的心就不禁提了起来,偏偏又拿筱筱俩人没办法,只得一脸郁闷的看着筱筱。

    “爹,要是你表现好的话,我们是不会说的哦。”筱筱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道。

    莫云风见状,心里直乐,也不禁暗想,以后得罪谁也别得罪筱筱,否则这后果可不是任何人吃的起的。

    他也不禁为自己以后的妹夫捏把汗,谁要是娶了筱筱,虽说可以旺夫,但是吧,条件就是被筱筱捏的死死的,估计下一个妻管严就是自己未来的二妹夫吧,唉,以后这人肯定是前途无亮啊。

    “那我要怎么表现才算好呢?”莫胜明颇为紧张的问道。

    “嗯,这个嘛,得让我好好想想,等我哪天想好了再说好不好?”筱筱扬起笑脸看着莫胜明道。

    莫胜明此刻只觉得欲哭无泪,筱筱这丫头怎么变这样了,以前那么乖,就是性格有辛闷,现在活泼了,这下子好了,变的爱捉弄人了,唉,虽然好是好,但是这回居然捉弄起他来了,真是该打。

    不过此刻他可没胆子去打筱筱,毕竟有把柄在筱筱手上,万一一个好歹给抖搂出来了,那可以就遭了,遂也只得是无奈的说道:“筱筱,那你可别在你娘面前乱说啊,别反倒让你娘胡思乱想了。”

    筱筱不悦的看了他一眼,嘟起嘴说道:“爹,这些哪还需要您教啊,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放心啦,我还是会保密的哦。”

    听见筱筱这般说到,莫胜明总算是放下心了,回想起刚刚的心思,有种惊心的感觉,从飞上云霄,又迅速的坠入地狱,而后又蹿上来了,这过程真是有够考验人的。

    “爹,筱筱,我们可以走了吧?!”莫云风一脸无奈的看着把他当透明的父亲和妹妹,心里也是一阵嘀咕,难道自己就那么的没存在感,以至于让他们一次次的忽视?!

    莫胜明得到了筱筱的保证,此刻心里松了口气,把悬着的心放了下了,正高兴呢,听见云风说赶紧回家,这才想起三人正在回家的路上,而且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再耽搁下去估计林氏又得念叨了,连忙拉着筱筱和莫云风往家里赶。

    果不其然,三人回到家,天色已经灰暗了,这不又被林氏好一顿的念叨,而且念叨的话还不带重复的,一旁的莫筱筱与莫云天一脸同情的看着三人,表示无能为力,而另一个小丫头莫萱萱脸上的神态则是与此刻的气氛一点都不和谐,她脸上居然挂着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每当听到几人无力的回应声时,总是笑的特别欢。

    不管被筱筱几人甩了多少个白眼,这厮总是在她应该闭嘴的时候又添油加醋,反倒是又点燃起了林氏对几人晚归的不满,弄的三人足足被林氏数落了将近一个时辰。这才放过几人。

    就连饭桌上也似乎受到了波及,因为三人的晚归,所以连晚饭时间都推迟了,想到这里,林氏的脸色就不对了,而被训的三人瞟了瞟林氏的脸色,见不对劲,连忙在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不过好在林氏并没有爆发出来,只是脸色比较难看而已,所以从上桌一直到饭后都并未说过一句话,整个家里都蔓延着一种压抑的气氛,众人都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自己成为那导火线。

    “爹,娘的脾气什么时候会过去啊。”莫云风见一直沉着脸在忙碌的林氏不禁打了个寒战,然后吞了吞口水,轻声询问着。

    莫胜明闻言也看了一眼林氏,然后快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装出看着远方,然后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莫云风又使了个眼神给筱筱,让筱筱帮着问问,不过筱筱也表示无能为力,谁让她也是泥菩萨呢。

    “那你在干嘛,平时娘不是最疼你么。”莫云风挑挑眉,眼神交流着道。

    筱筱看了一眼莫云风,然后有瞟了一眼林氏,回了莫云风一个眼神,“平时是平时,现在可不行,万一被炸到了怎么办?”

    “可是也不能这样下去啊。”莫云风不赞同的看着筱筱,眼神又不自觉的瞟了一眼林氏。

    这次筱筱并未回他了,而是直接甩了他一个白眼,想要解决事情,就自己出马嘛,干嘛一定要找别人?!

    “你们俩这是在做什么呢?”林氏阴测测的看着莫云风和筱筱,说道。

    莫云风与筱筱心底哀嚎,“天哪,难道被抓到了?!”

    不过脸上则是赔笑道:“娘,我们没干什么啊,呵呵,是吧二哥?!”筱筱丢了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让莫云风附和她的话。

    莫云风一接到筱筱的眼神,连忙说道:“是啊,娘,我们没做什么呀,呵呵……”不过他心里却在犯嘀咕,就算筱筱不警告他,他也会想办法圆过去啊,干嘛还要提醒嘛。

    “哼,真没什么?”林氏一点不信的看着俩人,轻哼了一声。

    “哎呦,娘,我们怎么可能会有事情瞒着您呢,我们也不敢的不是。”筱筱走上前去,双手拉着林氏的手晃着,撒娇道。

    林氏迟疑的看了看莫云风和筱筱,最后感性占了上风,也实在是忍不住筱筱那么可爱的模样了,直接一口吧唧的亲了一口,笑道:“我家筱筱就是那么可爱,呵呵。”

    “娘~”筱筱无奈兼不悦的喊着,心里则是在哀嚎,我不是孝好不,别把我当孝,我已经二十多岁了呀。

    不过显然她忘了她现在的身体是六岁的孝了,就算她和人家说她二十多岁,估计人家会把她当疯子也不一定。

    “好了好了,下次不会了呀,真是的,哦对了,你们带回来的那个草是干什么的呀,如果是喂猪的话我们没有猪可以喂,如果是喂鸡的话,我现在就把它给剁碎了。”林氏说完就立马准备去做了。

    筱筱只觉得黑线掉了满头,以前她怎么没看出来自家娘是个行动派,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再不拦住,她的蒿菜粑就飞了,遂连忙拉住林氏,笑道:“娘,那个是我们摘回来的野菜呢。可以做糍粑呢。”

    林氏一愣,糍粑?!用那个所谓吃都没吃过的野菜做糍粑?!筱筱没事吧?!

    想着林氏便伸手摸了摸筱筱的额头,觉得没有哪里不对劲,又用自己的额头贴了贴筱筱的额头,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疑惑道:“筱筱,你没病啊,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啊?”

    筱筱无语了,感情自个儿娘把自己当成生病了,真是,好吧,筱筱心里没有形容词了,只得一脸无奈的看着林氏,道:“娘,我没病,说的是真的。”

    林氏见筱筱并没有开玩笑,而是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心下也有几分信了,可是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筱筱,你真的确定就那么点草可以做糍粑?”

    “娘,那不是草,那叫蒿菜,野生的……”筱筱有种无力的感觉,怎么每次爹娘就是记不住呢?!

    “额……,好吧,蒿菜,你确定可以吃,可是怎么做你知道么?”林氏眨眨眼睛看着筱筱,笑道。

    筱筱闻言,微微一笑,说道:“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还是很简单的呢。”

    “哦,那么我们现在能做么?”对于吃的,莫云风与懒货加吃货集一身的莫萱萱总是那么的敏感,听到吃的就眼睛发亮。

    筱筱直接白了他们一眼,然后微笑道:“现在不能,至少今天也是不能的。”

    “啊?!那么什么时候能啊?”听到筱筱的话,猎货并未放弃,也只是仅仅失望了一秒,又瞬间恢复了,速度快的让人乍舌。

    筱筱伸出手,竖起了一根食指,朝着猎货方向勾了勾,让俩人走上来一点。俩人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便走上前去,眼巴巴的看着筱筱,就差摇尾巴了。

    见俩人乖乖的走了上来,筱筱微微一笑,道:“不告诉你们,呵呵……”见俩人愣住了,筱筱脸上尽是恶作剧后的得意笑容。

    莫云风与莫萱萱得知自己被耍了后,都是气鼓鼓的看着筱筱,但是碍于林氏在侧,只能是哀怨加恶狠狠的看着筱筱,空中火药味来了个十乘十。

    “行了,你们就别闹了,安安静静的听筱筱说不行么?”莫筱筱无奈之下,只得充当和事佬,先把几人稳住了再说。

    而后又对筱筱说道:“筱筱,那你说这个很容易,那么做法究竟是什么呢?”

    筱筱微微一笑,“都说了保密,自然是要把好关啦,明天你们到时候就知道啦。”

    “好吧,既然不说就算了。”

    “对了,爹娘,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种菜呢?”筱筱忽的想起了重要的事,连忙问道。

    林氏与莫胜明微微一笑,异口同声道:“三天后吧,这几天日头毒,地里种东西的话很容易就被晒坏了,等过几天凉爽了,那时候种最好。”

    “那爹娘明天还去镇上卖凉皮么?”

    莫胜明与林氏都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这方面,对视一眼后,林氏笑道:“凉皮我们这段时间就先停下吧,等把这些事弄好了再去吧。”

    “好,那娘,我们明天要给种子发芽育苗了,否则时间又会晚了。”筱筱边想边道。

    林氏想了想也赞同了筱筱的说法,不过想着现在已经很晚了,要是再不睡觉,明天又爬不起来,便连忙催着几人睡觉,“这些事明天再说吧,我们现在是时候睡觉了。你们都各自回隔间吧。”

    众人看了看窗外,确实已经黑漆漆一片了,在不早点睡,怕是明天就真爬不起来了,便连忙洗漱后就到床上休息了,毕竟明天才是开始呢。

    翌日,筱筱一家子起的还是很早的,本来莫老三和莫老四一家过来让一起去镇上,被莫胜明给推了,两家人也没多想,便自行离开了。

    早上是筱筱做的,她一大早就起来把米泡好了,凑着那一会儿,就把蒿菜洗干净了,煮了起来,然后把碓好的米面加入勾芡,忙活了好一会儿,终于把早餐做好了,也顺带煮了几份糙米南瓜粥。糙米味甘,性温,有利于健脾养胃,加速肠道蠕动,利于消化吸收。

    而里面的南瓜同糙米一样,也是性温,它比较有利于补中益气,化痰排脓的功效,两者结合,效果自是更好了点,而且味道也是很好的。

    虽然她烧火不行,煮粥还是在行的,平时她烧火会把房子烧了,但是好歹今天有人帮着点火烧火,也算是快的了,否则估计屋顶都要没烧没了。

    一家人上桌后,因为想着今天有事要做,拿着自己跟前的碗就猛吃了起来,嘴里偶尔也会说一句,这粥好喝,比起平时煮的还真是好太多了。

    早餐过后,大家分头行动,莫胜明几人都去竹林砍竹,而筱筱她们则是留在家里,把要种的菜进行育苗,或是直接播种。

    几人忙活了一上午,也只是把辣椒放筱筱自制的育苗盘里育好苗,然后再在自家的一块空旱地里种上了青菜,对于其他的蔬菜,筱筱苦恼了,自家的其他菜地里有种上菜,自己手里还有很多种子,但是没有地方种,只得把其他菜种子给搁置下来了。

    “筱筱,咱们家已经没有地种了,那这些种子可怎么办啊?”瑶瑶看着自己手里的种子苦恼的问道。

    “种子我们先放着吧,等到时候把其他能收的菜都收了,然后再重新种上就好了,不过这个天气我们得多浇水,防止地太干,种子不发芽。”

    林氏微微一笑,道:“是这个理儿,不过这青菜还好,青菜的成活率高,倒是不怎么要紧。不过还是得照顾着就是了。”

    筱筱也是赞成这话,道:“娘说的没错,虽然这个天气的慢慢的降下来了,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会下雨,这刚开始种的几天,我们多浇点水总没错的。”

    瑶瑶和萱萱同时的点点头,不再说话,认真的做起了手头的事。

    这边莫胜明几人也砍了一上午的竹子了,距离筱筱计算出来的竹子,仔细点了点,好差那么几根,几人眼见竹子要慢慢的砍齐了,心头也不禁宽松了起来,连带着砍竹子也轻快了许多。

    “爹,刚刚数了一下,还差五根咱们就可以结束了,太好了。”莫云风偷偷的又数了一遍,然后高兴的对着莫胜明叫道。

    莫胜明听到他的话,停下了手里的活,站着用帕子擦了一下脸上以及额上的汗珠,笑道:“是啊,终于要砍完了,这一上午的,你们兄弟俩都累了吧。”

    “爹,不累。”兄弟俩异口同声道。

    莫胜明瞧了一眼他们的样子,明明已经累的满头大汗了,嘴里还在硬撑着,心里不禁欣慰,这哥凉是懂事的,比起其他人家的孩子,真是好太多了。

    “就还剩下五根竹子了,你们脸了这根就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兄弟俩对视一眼,爹着提议好是好,可是全交给爹,他身子一向就不怎么好,万一累病了那更麻烦。

    有了这个念头,莫云天担心的看着莫胜明道:“爹,这事您就别管了,反正只有五根竹子了,大家一起砍,早点砍完早点回家就好了。”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的不听劝呢。”莫胜明嘴上虽说着责备的话,但是心里却是暖流微动。

    五根竹子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对于三人来说,也是让他们折腾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砍完。

    莫胜明砍完竹子,有些气喘吁吁道:“天儿,风儿,已经砍完了,我们呢现在扛两根竹子回去,今天下午再几个来回,看能不能把它们都给扛回去。”

    那边兄弟俩也是累的直接坐地上,使劲的喘着粗气,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休息一会儿后,才动了动手,拿了水喝,喝完水后的俩人,脸色终于好很多了。

    看着一旁站在绿荫下的莫胜明,连忙把水壶递给了莫胜明道:“爹,你也喝些吧,这是筱筱煮的鄙水,喝点可以降降火。”

    莫胜明也确实渴了,不做推辞,直接伸手拿过来,就喝了起来,“咕咚,咕咚”的,猛喝了几口才道了句,“真好喝……”

    把水壶用塞子塞住,然后也学着兄弟俩一样,直接找了块儿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道:“也不知道你们娘那边怎么样了,估计也做好了吧。”

    兄弟俩嘻嘻一笑,道:“爹,那边有筱筱在,又有娘坐镇,能出啥乱子啊。”

    不过筱筱几人自己是不会出乱子,但是不代表别人不会给她们制造乱子。

    这不,昨儿个田花花和莫胜明分开后,回到自己家里,恨的不行,抓住自己的女儿,狠狠揍了一顿后,气才消了不少。

    小女孩只是用这无辜以及清澈的眼神看着田花花,眼眶里蓄满泪水,但是死咬住嘴唇不叫出来,这副表情,又惹得田花花心头怒火涌动,虽然不敢再动粗手,但是仍旧是一把揪住小女孩的耳朵,狠狠的拧了起来,嘴里还骂着,“**,你个该死的**,有啥了不起的,不就是抢了人家的心上人么,有什么了不起,**生下的也是小**,小贱人,怎么不早点死,活在世上浪费粮食,还挡住了别人的路……”

    可怜的小女孩被当做了出气筒,被田花花打的身上是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虽然王志力是疼孩子的,但是他长时间也不会待在家里,总有护不到的时候,比如这个时候,小女孩只能是自己忍住,否则下一次,田花花下手怕是更惨。

    田花花出了气后,带着一副比较疲倦的身子去做饭了,临走时,一脸厌恶的看着小女孩道:“蠢货,赶紧过来给我烧火,否则我打死你,听到没。”

    小女孩听到她的声音,条件反射般的瑟瑟发抖,大气不敢出,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回去做。

    而田花花没听到小女孩的回话声,又是一阵怒骂,“小贱蹄子翅膀硬了,老娘说话你都不听了是吧,是不是想要老娘给你松松筋骨啊?”

    小女孩咬着嘴唇,死忍着不哭出声,但是却掩盖不住她的哭腔,“娘,我,我知道了。别打我,别打我……”

    “那还不去做,等着老娘伺候你呢?”

    小女孩不敢耽误,带着满身的伤痛,跑去了烧火。

    而田花花则是轻蔑的看了她一眼,道:“今儿个,你就把菜给洗好,切好了,然后再把饭煮好,菜就不用你炒了,我还怕你弄脏了我的锅呢。听到了没有?还有不准哭,把你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收起来,我可不是你那死爹,赶紧给我做事。”

    “是,娘,我听到了。”小女孩怯生生的回道。

    田花花站在一旁看着小女孩忙进忙出,有时候还会出口呵斥,有人从门口路过时,便会做出一副慈母的样子,反正她一直是这样做的,也没有人发现过,也就不会有人怀疑是她下手打的小女孩。

    待路人一过,又恢复成了那副凶巴巴的模样,“唉,我说你个蠢货,切个菜切那么久,还有这个冬瓜,切那么厚,你给谁吃啊,啊,作死呢你。”说着还用手指头,一直戳着小女孩的头,“那么糟践粮食,你今天还想不想吃饭了啊。”

    小女孩被戳的生疼,但是却不敢呼痛,只能再忍着。按照田花花的要求,把要炒的菜都切好后,才弱弱的说道:“娘,已经切好了,可以煮了。”

    “嗯。”田花花鼻腔发出个单音,然后看也不看小女孩,道:“你出去吧,别给我走远了。”

    小女孩乖乖的听着田花花的话,不敢走太远,只能是外面站着,烈日无情的晒在她身上,烤的苍白的脸蛋红彤彤的。汗珠也是如流水般的冒了出来,她却一声不吭的就那么站着,直到田花花把菜炒好后,才停止了晒日行为。

    今天田花花好心情的拿着自家种的一点小菜,到了莫胜明家,本想见见莫胜明的,也顺带想给林氏添堵,谁知道莫胜明居然没在家,不过不妨碍她给林氏添堵。

    “呀,莫家大嫂啊,你们这是做什么呢?”田花花见这大热天的,林氏却带着几个女儿在种菜,心里则是讥笑,这母女几个怕是脑袋被门夹过了吧,否则这大热天的,谁会和她们一样,浪费菜种子去种菜。

    林氏微微一笑,道:“哎,我当时是谁呢,没想到是弟妹啊,你今儿个怎么来了。”

    “怎么,听嫂子这话是不想让我来咯,那成,我这就回去。”田花花笑着,装作转身便要离去的模样。

    却被林氏一把拉住了,道:“弟妹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这不是口误么,来,屋里坐。”

    田花花随着林氏回到了屋里,见莫胜明没在,心里微微失望,但是想着不在更好,否则怎么实施自己想了一夜的计划。哼,林氏,你可得接住了。

    林氏给田花花倒了杯水,见田花花在打量着屋里,笑道:“弟妹,你看看,这屋里吧,乱糟糟,还没来的及打扫,还请弟妹就将就一下吧。”

    田花花笑道:“没事,我家不也一样么,再讲了,这农家有几户人家家里不乱点啊,嫂子这么说就太客气了。”

    不过心里却是在想着,果然是个懒的,莫大哥这么一个好人,就被林氏这贱人给拖累了,要是换做自己,怕这屋里肯定是亮堂堂的,哪里又会是这副样子。

    一时间俩人都未说话了,因为都不熟悉,也不知道聊什么,只能是干坐着,而田花花则是乘机打量了整个屋里好一阵子,心里对莫胜明越发的疼惜了,而对着林氏的怨恨更是深了,也多了些不屑,

    “哦,对了,弟妹……”林氏正想说话,就被田花花打断了。

    “那个,大嫂,你们刚刚是在种菜?”

    说到那个,林氏微微一笑,道:“是啊,可不是,想着有些菜在冬天也可以种,那么估计这大热天应该也可以种,所以就试了试。”

    “呵呵,嫂子还真是闲啊,哪像我啊,整天忙进忙出的,又没有个帮手,唯一的孩子又还太小,帮不上忙,可愁死我了,哪像嫂子,有五个孩子帮着,可羡慕死人了。”

    林氏对于她的话不置一词,只是微微笑了笑。

    而她的模样落在田花花眼里,变成了蔑视,惹的田花花又是怒火从生,但是脸上不显分毫,道:“嫂子啊,其实吧,我今儿个来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相求呢。”

    “嗨,你我乡里乡亲的,有啥事就说,只要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能帮的上的肯定会帮不是。”林氏爽朗道。

    “成,那我就说了啊,昨儿个本来想和胜明哥说的,但是因为天色太晚了,就没提了,今儿个特地到这里来呢,就是想着嫂子你们帮个忙呢。”

    “不知道弟妹有什么事要我相帮呢?”林氏听着田花花对莫胜明的称呼,心里略有些不悦,但是毕竟人家是客,自己也不能说太得罪人的话,只能是客客气气的。

    田花花越发觉得林氏配不上莫胜明,太小家子气了,不过嘴里却在略带哀求的说道:“嫂子啊,这不,听到村里有人说你们在镇上卖凉我也想学,不知道嫂子能不能也教教我啊?”

    “额……,教你?”林氏愣住了,没想到田花花的要求是这个。

    田花花好似不知道自己提的问题有多为难一样,仍旧是自顾自的说道:“是啊,我呢家里那口子赚不了几个钱,我呢也是一个不太会说话的,虽然会做的事不少,但是家里还有一个几岁大的孝,要是家里没人在,孝没人管不是……”

    说着说着田花花见林氏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便猛然回过神道:“嗨,扯远了。嫂子别介意,我的意思是呢,你们把这个法子教给我,你们放心,我不会把法子泄露出去的,我也是为了家里孩子着想啊,家里都好久没有吃过荤腥了,大人能撑住,可是孝子熬不住啊。”

    到最后田花花确实一脸泪痕的看着林氏,脸上哀求之意盛浓。

    林氏心里犯难了,毕竟筱筱当时就说过,这事家里人知道就成了,还是千万别给别人知道,可是这田花花说的那么可怜,心里要是不帮又过不去,真是左右为难。

    正当林氏纠结不已时,筱筱从隔间里出来了,对着林氏说道:“娘,事情已经做好了呢,您怎么还不去做饭,否则等下爹他们回来,又得饿肚子了。”

    “那个弟妹,你看,我这忙的都忘了时辰了,都正午了,当家的是要回来了,那我就先去做饭了,你要不再坐坐?”林氏一脸抱歉的看着田花花,毕竟自己确实应该做饭了。

    田花花见自己的计划还未实施,就要被请出去,心里颇为恼恨俩人,但是现在还未撕破脸,也只有客气的回道:“既然嫂子要做饭了,我也该回去了,等胜明哥回来,嫂子帮我也问一声好就行了,嫂子别送了,我还是知道路的。”

    说完后便不甘心的离去了,在院门外时,忍不纵狠的回头看了一眼莫胜明家,心里又是恨恨的咒骂了林氏一番才离去。

    而在屋里的林氏则是一脸别有深意的看着筱筱,道:“筱筱啊,刚刚我和她说话,你一直都在偷听?”

    “额……,娘,才没有,我也是刚刚忙完啊。”筱筱无辜的看着林氏,清明的双眸更显其中真诚。

    林氏瞟了她一眼,道:“得了吧,你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还不知道你想的什么,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不许这样了,知道没?”

    筱筱小鸡啄米般的点头保证,然后又不禁说道:“娘,我饿了……”

    林氏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道:“就知道你是个小馋猫,我去做饭,你别乱跑。”

    得到了筱筱的保证才去了厨房做饭,留下筱筱一人在屋里发呆。良久,筱筱真觉得无聊了,软趴趴的趴在桌上,郁郁的看着门外,心里却是在感叹,果然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那么的热,那么的让人受不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