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09.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莫瑶瑶被抓

第七十二章 莫瑶瑶被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上回说到有个男的,从怀里拿出了打火石,点燃了筱筱家的大棚,虽然是白天,但是这个时候并没有人会从这里过,所以他点燃火后,还站着看了一会儿,终于在火势大时,才走开了,在他看了,火势已经那么大了,这棚里的东西连带着这个东西也都要毁光了,他倒要看看莫老大一家,回来后看到这一堆废墟会成什么样子。不知道会不会伤心欲绝呢,哈哈……

    男人走开后,大棚的火势越来越大,渐渐的飘起来滚滚浓烟,这才引来了村里的其他人,见莫胜明一家都不在,只好跑到了莫老爷子屋里,说了原委。

    莫老爷子一听,坐不住了,连忙就跟着人到了地里,看见了一片荒芜,而大棚的支架还有火星正在燃烧着,彷佛是在炫耀它们刚刚吞噬了一个大家伙。

    这时见火势已经灭了,莫老爷子脸色也跟着有些难看了,没想到这大棚居然会无缘无故就着火了,而且还是乘着老大一家不在才起的火,怎么越想越是不对劲一样。

    “看看,这莫老大一家前段时间就砍了些竹子,弄了这个东西,看样子这东西不是好东西,否则老天不会看不下去而直接一把火给烧了。”

    “就是就是啊,那时候一直就看他们家捣鼓这个东西,说是能让冬天吃上春天种的菜,这怎么可能,这不,刚种下就被老天爷给烧了。”

    “你还真别说,咱们村里人是不会这样做的,那能做的也只有老天了,难道真是看不过去了?!”村里人七嘴八舌的就当着莫老爷子的面,开始讨论了起来,说的最多的一个版本是莫老大一家是遭天谴,才有这样的一件事。

    莫老爷子黑着脸,喝道:“都给我闭嘴,这只是一个意外,什么天谴不天谴的,谁在多说话就是和我莫大元过不去。”众人看着脸色不佳的莫老爷子,这才想起还有一个莫家人在眼前,遂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但是眼里却还是有之前的想法。

    莫老爷子看着一堆的废墟,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沉着脸就离开了,着火的原因可以有很多,但是这次并没有村民看到是别人故意纵火,唉,估计老大家怕是要吃了这个哑巴亏了。

    此时的莫胜明一家正在帮着莫老三卖辣味鸭脖和卤味,拿货,收钱,再不然就是打包,不过坐在店里直接吃的也不是没有,所以生意也还是很好的,因为做的东西数量有限,所以没多久就卖完了,莫老三也只是抱歉的看着没有买到的人:“诸位,实在是很抱歉,今天的卤味和辣味鸭脖等都已经卖完了,如果诸位还想吃的话,那么只有明天过来买了呢。”

    “哎,怎么这样啊!”

    “就是啊,排了那么长的队,眼看着就要买到了,这就没了,真是的。”

    “我还等着吃呢……”

    排着长龙的人群中微微发出了抱怨的声音,最后也变的越来越多,面对这样的情况,几人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莫老三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才一脸无奈的看着人群,“诸位乡亲,今日却是已经卖完了,这样,明日过来的前一百位,我们将在他购买的基础上,再多送一个鸭脖,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筱筱听了莫老三的话,不禁暗自鼓掌,这三叔比自家爹爹灵活啊,这法子都能想到,前世也有很多人半卖半送的,倒是招回来了很多的回头客,不过他们家的饭店还真不适合这样做,不过偶尔一次的活动也是可以的。

    果然众人听了他的话,都纷纷一一离去了,只剩下了在帮忙的几人,虽然没有筱筱家开业那天的忙,但是也查不到哪去了。

    这时候莫老三收了店铺,然后和大家围坐在一张桌前,开始算着一天的收入,看着他一步步的算着,筱筱也不禁有些期待了,不知道三叔家的战况如何啊。

    约摸一个时辰过去了,筱筱几人粥都喝完了,见莫老三终于算完了,这才一一问道:“三叔,怎么样了?”

    “三弟,成效如何?”

    “是啊,三哥,赶紧给说说。”

    见那么多人在关心这个问题,莫老三也就不遮掩了,“我们一天的除去成本费,净赚了——六两九百文钱。”

    说道最后倒是充满了激动的兴奋劲儿,而一旁的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是高兴的恭喜着,刘氏更是夸张,她从知道赚了那么多后,就不停的笑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不过好在筱筱他们理解,否则真当刘氏有问题了。某屋里,“你不是说要让莫老大一家身败名裂么?怎么就只是烧了一个棚子而已?!”一道不满的女声质问道。

    屋里的男人猥琐的说道:“哎,宝贝儿,别急嘛,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来让我亲亲,唔……,真香,哈哈。”不就是一个莫家老大么,难道他胡二狗,还怕他?!

    “放开我,事没成之前,你不许碰我,听到没?”就知道这该死的男人靠不住,哼,长那么丑,真是恶心死了,要不是你还有些用处,真当老娘会用你?!王志力都比你长的强多了。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不甘心的田花花,她知道,她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对付莫老大一家,尤其是他家的二女儿,人精似的,狡猾的像个狐狸一样,不管怎么做都不上当。

    所以才找了村里口碑最差,还经常敲乡亲们竹杠的胡二狗,这人在村里是无恶不作,有些村民被他找上门了,也只有乖乖交东西或是交钱,才能平息,否则就这男人的伎俩层出不穷,大家迟早被他给搞的鸡飞狗跳的,为了安宁,只有乖乖交了东西或是交钱,俗称保护费。

    这回俩人能凑到一块儿也算是巧合,那次是田花花从地里刚回来,正路过一个无人且又草高的地方,就在这时候从草堆里跳出了这个男的,因为田花花不肯交钱什么的,胡二狗一怒之下就把田花花给办了。

    事后还承诺若是她把这事说出去,他胡二狗肯定不会放过她,不过田花花也乘机向胡二狗说最近莫老大一家赚了很多钱,只不过没用而已,若是他们俩人联手,还怕到时候他胡二狗没钱花?!

    胡二狗听了这女人的蛊惑,便直接答应了,但是条件却是事情未办成前,田花花必须是随叫随到,即便田花花再怎么不愿意,但是也不得不同意,再一个,胡二狗在那方面确实让田花花感受到了一个做女人应该有的快乐,所以也就半推半就了。

    听到她的话,胡二狗不禁有些不屑,都已经是残花败柳了,居然还想着里贞节牌坊,不是太迟了么,当下就一把搂住田花花,神色不善道:“哼,不准碰你?!你确定?老子现在就碰你了怎么着吧?”

    对于胡二狗的粗暴,田花花很想也回手过去,但是俩人悬殊太大,便也忍了,强笑道:“哪啊,这不是和狗哥开玩笑么,呵呵。”

    “哦?!既然是开玩笑,那我们就快点完事吧,老子可等不及了,哈哈。”说着便把田花花抱着往一旁的床上倒去,尽管田花花有些挣扎,但是也有些忍不住自己的**,最后也就屈服了。

    “死相,你轻点,唔……,慢点,别太快了……”田花花对于他的大力,还是有些不适应,但是不否认自己有快感。

    “嘿嘿,不快点你怎么爽呢,受住了啊,哈哈……”胡二狗出言略有些挑逗的说道。

    (接下来的情节,亲们自行yy吧,迷糊无能,写不出来,呜呜……)完事后,屋里的**之气还未散去,田花花脸色带着潮红,躺在床上,看着躺在身旁已经入睡的胡二狗,眼里极快的闪过一丝厌恶,然后又恢复了原样,只是默然的闭上了眼睛,心里想到,若是她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都换不来林氏贱人的下场,那么她也不会让贱人好过,莫胜明只能是她的,饭店也是她的,总之林氏现在拥有的一起,将来都会是她一个人的。此时莫胜明一家还正在莫老三店里帮着准备明天要用到的食材,不过到了一定时间后,几人这才又返回到了村里。

    不过一路上大家看他们的眼神,让筱筱一家都觉得怪怪的,不过也没想到哪里怪,便也不做他想,直接回到了自己家。

    见莫萱萱和王氏正在院里等着几人,拿着钥匙的林氏连忙跑去开了门,然后才把王氏给请进了屋里。

    “娘,怎么能让您把萱萱给送回来呢,应该是我们去接才对。”林氏笑着给林氏倒了被鄙茶,然后把从镇上带来的吃的都一一拿了碗装着,放到了王氏跟前。

    王氏有些脸色有些不好的看着刚回来的几人,就连一旁的萱萱也是沉默的低着头,这一对奇异的组合顿时让刚回来的几人有了几分诧异。

    莫胜明连忙问道:“娘,到底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么?”难道是爹的身体出了毛病么?莫老爷子身子虽然看着健朗,但是实际上也是有些不好的,毕竟年纪大了,总是会出现些别的毛病。

    “不是,老大,我说了你们可得挺住啊。”老大家花了多少心思做这个大棚,她都看在眼里,现在大棚被烧了,而且也找不出肇事者,老大家也算是亏了不少啊。

    见王氏那么的慎重,筱筱几人对视了一眼,怕王氏接下来说的肯定不是小事了,可是这段时间并未发生过别的事啊!

    “老大,是这样的,今儿个下午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们家辛辛苦苦搭好的大棚,居然被一把火给烧了,连地里种的东西都没有了。”王氏略有些艰难的说道,毕竟这事对于老大家算是一个打击,可恨不知道是谁,居然心那么毒,做出这样的事情。

    筱筱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了,她辛辛苦苦弄的大棚,居然——被烧了,居然连是谁烧的都不知道,这也太讽刺了。

    原本她还在策划这再过段时间就开始做烧烤生意的,现在连食材都没种出来,怎么去做这个生意?!

    莫胜明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一脸震惊,毕竟村里他还没有与人交恶过,自然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这样对他,紧接着震惊变成了愤怒,这个季节还未开始打霜,若是打霜季节,说是起火那很正常,可是这个季节不是干燥季节的,怎么可能就那么容易的发生意外,而别的都不烧,只烧到了他家的大棚,分明就像是有人为的。

    忽然瞥见筱筱的脸色苍白如纸,便有信张的看着筱筱,连忙问道:“筱筱,你没事吧?!要是有事咱们去看大夫,我……”

    筱筱苍白着脸,缓缓的闭上眼,吐出一口浊气,道:“爹,我没事,只是这事肯定不简单,这个天气哪来的什么山火,更别谈天谴了。不过具体是怎么样我们还是得去地里看一下。”

    莫胜明见她除了脸色苍白些外,精神什么的还是很好的,便也不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才带着一家老小去了地里仔细勘察。

    到了地里,筱筱见已经变成废墟的一整块儿地,心里就抽疼,不过当下之际是查找原因,便抿着嘴,围着整块儿地研究了起来。

    在她来来回回几次后,都没发现有什么异处,难道真的是她想错了么?!可是这个季节不应该啊。

    “咦,筱筱,你看你脚旁边那是什么?怎么会有石头啊?”那边也在时刻关注的莫瑶瑶忽的眼尖,见离地里不远处有两块石头就那么醒目的躺在那里。

    若是不发生这样的事,就算是一堆这样的石头躺那都不会有异常,可是现在居然出现了在这里,那么就说明事情没那么简单。

    筱筱经过莫瑶瑶的指示,走到那里,捡起来地上的石头,因为石头被烟熏过,所以有些变黑了,筱筱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这个是什么东西,便传给了莫胜明,“爹,你看一下这个是什么,我总觉得它不是一般的石头。”

    莫胜明接过筱筱手里的石头,然后细细的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喊道:“这是,筱筱,这是打火石啊。”

    一听到是这个结果,一干众人都惊呆了,他们家都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为什么还会有人烧他们家的东西?!

    而筱筱倒是觉得这事与那天偷情的那俩人有关,不过就凭两块打火石根本就没办法让俩人定罪,反而会觉得是他们家在污蔑人,可是就让筱筱这样忍着,她受不了。若真是这俩贱人做的,那么她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这俩人给除掉,否则总有一天会危害到他们家。

    “爹,我们家都不与人结怨的,怎么会有人来毁我们家的东西呢?”莫瑶瑶不解,不过她看筱筱的脸色,好像她知道是谁做的一样,好像爹娘也是一样,难道他们有事瞒着自己?!

    筱筱冷哼一声,“大姐,有些人就算我们不和她结怨,她也会看我们不顺眼。”

    莫瑶瑶愣住了,筱筱这话听着怎么感觉有另一种意思,可是仔细数来,爹和娘都未与人有过争执,也从未与人结仇或是结怨,做这种事对他们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原本林氏还有点想不通,不过被筱筱这一句话就给点醒了,前段时间筱筱就说过要多注意安全,可是因为他们长期没有动手,倒是让自己松懈了,这一松懈就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这才有了火烧大棚的事。

    “筱筱,这事儿怎么办?要报官么?”

    林氏觉得这事既然是人为,那么最好是报官,这样倒不用他们自己动手了,也能尽快的查找到那个纵火贼,虽然这事和那个女人有关,但是她感觉这个女人是不会亲自来烧大棚的。

    “这事不能报官,就算是报官,人家也是随手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若是没有线索只会是说意外造成的,况且我们手里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事与那个人有关系。到时候反而会有可能被人家反咬一口。”

    筱筱一听林氏的话就知道她想的太简单了,自古以来,官分清官贪官,清官虽然清正廉明,但是做事还是比较古板,贪官就更不必说了,你去报官,那就是羊入虎口,他不把你压榨干了才怪。

    林氏觉得筱筱的话是很有道理,但是这么大的事如果不报官,难道要吃这个哑巴亏?!“筱筱,我还是觉得报官,难道这个哑巴亏我们就吃定了么?”

    王氏也是如此觉得,如果这事不报官,不让他们知道厉害了,那么以后反而会肆无忌惮的一直这样做下去。

    “娘,这个哑巴亏我们不会白吃的,总是会让人付出代价的。”筱筱阴狠狠的说道,居然敢来算计她,哼,那么接下来的游戏可别让她太失望了。

    虽然这个大棚烧了有猩惜,不过大不了就再做一个,那些辣椒苗啊什么的,就先那个小点而深口的容器装着,再不然找几块木板,拼一个出来也行。

    田花花以为莫老大家大棚烧了,肯定会大肆宣扬的,却没想到第二天她出去打听时,却什么也没有听到,反倒是听到了事发当天她让人散播天谴的事,这倒是让她有些不解了,一般人不都是会恨不得让全天下人知道那是有人故意为之的么!?不过这样也好,方便接下来行事。

    “你个臭婆娘,整天不待在家里,瞎跑什么,难道你想给老子带绿帽子?!”

    王志力看着田花花心里就疑惑,这女人以前很少出去,就算出去也只是在村头大树下和人家聊天,怎么最近频频看到她出去,而且一出去就是一整天,连个鬼影都看不到,难道真的和人家野合去了?!

    田花花闻言,略有些心虚,遂大声的反驳,“你个杀千刀的,老娘要是给你带了绿帽子,还能在这儿?别在这里乱说,污了我的名声。”

    此时若是筱筱在这里,估计也会被这话给逗笑吧,这女的还有名誉?!难道她那天看到在野外与人交欢的是别人不成?!

    “行了,既然你也怕有损你的名声,那就给我少出去,每次出去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要是被我发现你有什么异常举动,看老子不揍死你。”王志力一脸不满的看着田花花,放下狠话。

    田花花反射性的抖了抖,她可以谁都不怕,但是唯一怕的就是王志力,因为他打起人来可是真的能下的去手,可若是她的事情被揭穿了,那她还有活路么?1

    “还站在这干嘛,还不赶紧给老子做饭去,想饿死老子啊?!”

    王志力见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正好这时候也饿了,便直接吼了过去,真是白张了那张脸,怎么就不知道做事呢。

    田花花也怕他再动手,便立即跑到了厨房里,准备开始洗菜做饭,由于王志力在家,她也不敢使唤起王小丫,只有恨恨的瞪着她,吓的王小丫直往王志力怀里钻。自从家里出了火烧大棚的事后,气压就比较低,莫瑶瑶看着气氛心里也压抑的慌,就干脆出来透透气再回去,免得整天待在家里,整个人都憋坏了。

    莫瑶瑶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心里想着事,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到哪里了,终于再往前走了一会儿,这发现在自己已经离家很远了,便想原路返回。

    “哈哈,小美人,这么着急去哪啊!”胡二狗也没有想到,今天本想去找那个**的,谁知道在路上见到莫老大家的大闺女在散步,居然还是没有目的的那种,看到她就知道自己的银子来了,哈哈。

    莫瑶瑶见路被人拦住了,心里不禁有信乱了,真是该死,要是自己没有乱走,估计是不会出这样的事的。

    而那边胡二狗一步步逼近,莫瑶瑶也是咬着嘴唇,一步步往后退,嘴里威吓道:“你别过来,你要是赶过来,我爹和叔叔们一定不会放过你。”

    谁知胡二狗并不怕她,反而大笑道:“哈哈,小美人,你当真是哄我呢,你爹怕是还在为你家那个大棚的事烦恼呢,哪有时间顾得上你啊。你就从了我吧,放心,我会很温柔的哦。”

    莫瑶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但是看他那一脸猥琐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啊呸,你个丑八怪,给本姑娘滚开,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番话要是不配上她那副因慌张而惨白的脸或许更有说服力。

    “哈哈,吃不了兜着走,唉,没想到小美人还是个烈性的,唔,大爷我最爱这样性子的女子,哈哈,放心待会你就知道好处了。”

    说着就往莫瑶瑶那边扑了过去,莫瑶瑶吓的往一旁跑了过去,慌乱之中都未择路就跑,而身后胡二狗也一直在追着,他没想到刚才那一扑居然没有把人给扑到,顿时有些阴狠的看着乱跑的莫瑶瑶,心里想着,该死的臭丫头,给脸不要脸,看本大爷不弄死你。

    “救命啊,来人啊,有没有人啊……”莫瑶瑶边跑边喊着,许是她并未想到,她已经在慢慢的往山上的路跑。

    “哈哈,小美人,你把大爷往山里引,是不是想和大爷欢好啊,不急,咱们找一处好地方就行了。”胡二狗刚刚也没注意,等他注意到的时候,就只有一条小路通上山了,顿时心里就乐呵了,这小美人这回跑不掉了,哈哈。

    莫瑶瑶在看到这条路的时候,心里不禁有了些绝望,估计在她还没爬上去就已经被抓住了吧,脸上的慌乱之色已经被灰败给代替了,忽的想到筱筱说的坚强,便不放弃的仍旧是往山上走,就像是筱筱说的另一句话,你现在看到的是绝路,说不定一眨眼就变好了呢,或许她到山上会有一条路走也不一定。

    等莫瑶瑶爬上山后,后边跟着的胡二狗也离她没有几步路了,看着已经跑不动的莫瑶瑶,顿时冷哼一声,“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哈哈,都说了你逃不出本大爷的掌心,不过你这样跑着,咱们就当是热身好了。”

    想到待会儿的欲仙欲死,胡二狗身下不禁一紧,心里也颇为痒痒了,快步走上前一把扯住了还想跑的莫瑶瑶,色眯眯的看着她,“嗯,美人,你身上的味道可真好闻,果然是处子啊,哈哈。”

    被抓住的莫瑶瑶脸色已经呈现青白之色了,难道她的清白就要交代至此了么?!想到这里不禁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一番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的胡二狗身下就像是要爆发了一样。

    胡二狗用他那张具有口臭的嘴吻着莫瑶瑶的脖子,手也是在莫瑶瑶的胸前一顿乱摸,不过却被瑶瑶的手给挡住了。

    莫瑶瑶心里想着,自己即便是死也不能让人侮辱了自己的清白,便开始奋力的挣扎了起来,手脚也乱踢着抓住她的胡二狗。

    胡二狗猝防不及被踢了几下,眼里不禁闪过狠厉之光,若不是见你还有用处,哼,爷早就办了你了,遂直接一巴掌扇在了莫瑶瑶脸上,阴狠狠看着莫瑶瑶,“哼,臭丫头,敢踢爷,是活的不耐烦了是吧,爷这就成全你,不过在你死之前,爷会好好的享受你,哈哈。”

    莫瑶瑶被扇的头撇到了一边,耳朵也是嗡嗡的响着,嘴角还留着血,眼里已经是失去了焦点。

    “撕拉”的一声,瑶瑶身上的外服被撕开了,瑶瑶被这声音给惊回了神:不行,她不能失去清白,若是失去了清白,将来她如何做人,她的爹娘还有兄弟姐们们如何做人。

    遂反极力反抗着胡二狗,被阻扰了的胡二狗烦不胜烦的直接又给了莫瑶瑶几巴掌,此时莫瑶瑶的脸已经肿的老大了,看起来很是吓人。

    不过她仍旧是反抗着,仍然是期待山里有人在,便大声的喊着:“救命啊,来人啊,救救我……”

    “嘿嘿,救你,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你找谁救你啊,还不如从了我,哈哈……”在胡二狗看了,莫瑶瑶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莫瑶瑶一脸愤怒的看着胡二狗,“啊呸,你个丑八怪,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侮辱了我的清白,你……唔……”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胡二狗的臭嘴给堵上了,莫瑶瑶紧闭这牙齿,忽然眼里闪过一丝暗芒,顿时张开嘴狠狠的咬着胡二狗的嘴,最后在胡二狗扇了她一巴掌后才松嘴。

    看见满嘴留着鲜血的胡二狗,莫瑶瑶不禁笑了,“哼,丑八怪,混蛋,你有本事再来啊,看我不咬死你。”

    胡二狗擦了擦嘴上的鲜血,眼里的狠厉之色更甚了,不禁直接踹了莫瑶瑶一脚,“臭丫头,该死的贱人,居然敢咬我,哼,今天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说完便开始脱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待只留下一条亵裤时,便直接冲了上来撕扯着莫瑶瑶身上的衣服。

    莫瑶瑶被他眼里的狠厉之色给吓到了,等他撕扯衣物时更是惊的大叫,“求你放过我,别这样对我,呜呜……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题外话------

    亲们看完这章,千万别抽我啊,好吧,我顶着锅盖爬走,o(╯□╰)o……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