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13.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六章 记得做好等死的准备

第七十六章 记得做好等死的准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没吧,咋那么快就要嫁人了,不是这才九岁多点么?”和田花花聊天的一人不解的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这个,这莫老大家的闺女还没及笄呢,怎么就能嫁人了?!

    “婶子不知道啊?!”

    田花花故作惊讶的看着妇人,一脸原来你不知道的表情,看的和她聊天的妇人心里一阵嘀咕。

    “知道什么?”尽管对田花花的行为不喜,但是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肯定又是人家家里的秘闻啥的。不禁真的有些好奇了,而且看田花花的样子,这事情还是牵扯到了现在村里风头最甚的莫老大家。

    田花花偷偷的看了看周围一起洗衣服的人,然后见没人偷听,这才用了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婶子,我和你说啊,昨天下午吧,我去地里摘菜,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那妇人摇了摇头,然后眼神示意她赶紧说,别吊人家胃口,免得被人说成是造谣。

    “我看见啊,他们家的大闺女和一个男人在那片玉米林子里拉拉扯扯的,而且还上了山,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呢。哎,婶子,你可别对别人说啊,这事我们俩知道就行了,千万别说出去啊!”

    有时候有邪越是嘱咐,人家心里就越发的肯定,就越发的相信这是真的,所以此刻妇人心里就在盘算着等会儿怎么去和同伴们说这个话题。谁不知道这个话题可真是热门啊。

    田花花看着那妇人一脸兴奋的模样,心里不禁得意了,哼,莫胜明,叫你眼里没有我,我今天就让你女儿身败名裂,我看你们一家怎么在村里过活,被人家那么说你女儿了,不知道你会不会心碎呢,你要是不心碎,那么可就辜负了我的心意了呀。

    没过一会儿,田花花端着洗完的衣服离开了河道旁,倒是之前和她聊天的妇人,这才有了机会和其他人说这个事,自是不消一个上午就传遍了整个千鲤村,当然了也有传到了林氏与王氏等人耳里。

    时不时的就有人站在莫胜明家门口说这那邪,如什么那么小就偷汉子了,真是不知廉耻;还有什么果然是贱人,真是千人枕万人骑……这邪顿时让林氏火了,就在家里大骂那些人,在听到千人枕万人骑时,她可是随手抄了一把菜刀,然后就跑到了院里,见那些人就在院外,连忙想跑过去砍死她们。

    奈何那些人一见林氏提了刀出来,顿时就吓跑了,不过嘴里也没说出什么好话,无非就是林氏包庇女儿偷人,还提了刀子要砍死人,就连王氏知道了也差点提到出去了。

    此时一屋子人就坐在莫胜明家里,每人的脸上都是阴郁一片,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贱人,居然散播这样的谣言,说出这邪不就是让瑶瑶去死么,若是被人真是诬陷成功了,那不得是浸猪笼啊。

    莫老爷子“嘭”的一声拍到了桌上,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冷冷的说道:“筱筱,我们的计划得提前了,不过提前之前还得澄清谣言,将来才不会有人对你们诟病。”

    不用莫老爷子说,筱筱也知道怎么做,不过就是不知道王氏哪里打听出了什么,毕竟这才多长时间,又怎么能观察那么多呢。一思及此处,筱筱不禁皱起来眉头,心里也烦躁极了。

    “爹,你们之前不说娘有去监视那个女人么,不知道娘你打听出了什么?”莫老四有些奇怪,虽然娘去打听了,但是一天时间能问出什么呀,唉,现在要提前实行计划,万一中间出了点差错,那就完了。

    王氏听到这个,也是一脸愧疚的,这家里好不容易交代她一个事,但是却没有办好,真是没有用啊,净是给家里人添麻烦。

    “四叔,你别说这些了,奶奶这一天就算去了也打听不到什么,还不如我们下午的时候就让人去守着,这样来的更实际些。”

    现在除了这个办法筱筱还真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了,计划要提前,那么其他的一切都要提前知道,否则只有前功尽弃。

    “哦对了,爹,你去镇上把大姐接回来,我很想看他们知道了大姐是从镇上回来时是什么样的表情。”

    筱筱只要一想到那些人的愿望落空了,心里就高兴,不过此时得一步步都计算精准了,否则一步错,步步都会错下去。

    田花花这边也是不甘落后的做同样的事,此刻她正在不遗余力的讲述着村里的风气啥的。最后还真是有人被煽动了,闹着要去找村长,虽然田花花表面上拦住人家,但是嘴里却是在变相的让人家赶紧去找村长。而那些起哄的人也不出所料的去了村长家里,找到了村长,说着自己的要求。

    “什么?你们要把莫家老大的大闺女浸猪笼?”千鲤村的村长蔡明通有些愕然了,虽然他听过这邪,但是也只是当做是莫须有的事。

    现在听到村里那么多人在推波助澜,心里不禁很想把这些人一个个拍醒,真是糊涂至极,以为只是把莫瑶瑶给浸猪笼就没事了,这要是被其他村的人知道了,以后谁还敢把人家家里的女儿嫁过来,就是以后这村里的女孩嫁出去也没人要了。

    “对,村长,这种女孩留不得,免得败坏了我们村的风气。”被煽动的某个村民激愤的说道。

    而此刻村长耳边附和声有点要震天的感觉了,“就是啊村长,听说还是从昨天下午就上去了,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人下山,而且我们还有人到山上去看过了,确实是有女装碎布留在那里呢。”

    “是啊,村长,几人事情已经明朗了,干嘛不就此办了呢。”

    ……

    “都给我住口,你们以为浸猪笼就完事了?!这是一条人命,如果查出来是冤枉的,你们能赔的起么?”

    村长真是被这些人气的胸口疼,这种捕风捉影的事就要拿人家浸猪笼,也不怕将来遭报应的。

    果然,众人听了村长的话逐渐安静了,他们也只是找到女装的碎布,又怎么能确定就是人家莫老大闺女的,这个也不能当做是证据啊。

    就在这时,莫老爷子带着莫家一众人到了村长家门口,也不直接客套了,“村长,平时你叫我声叔,我呢也算是拿乔托大了,今天老夫也是要村长帮着查明真相,毕竟我家孙女的闺名可不能被人家毁了,她好好的在镇上,又怎么会在山上呢?莫不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吧?”

    莫老爷子的话就像是拿一个炸弹丢到了互利,轰的一声就炸开了,来找村长的那些人也是如此,原本他们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莫瑶瑶在山上之类的话,但是听莫家人说的却不是一样的,而是去了镇上,这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啊?!

    一向与林氏不和的胡巧巧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莫老爷子,您袒护孙女的心思我们都能理解,可是您不能为了她来破坏我们村的风气啊。”

    原本已经迷茫了的村民们此刻一听她这话,也顾不得什么这话正不正确了,直接就附和着,“是啊,老爷子,您是我们村里的长辈,这事虽然是您孙女做的,但是也得将就公平不是,人家王子犯法也与庶民同罪呢,更何况她还是破坏咱们村里风气的人呢。”

    “就是啊,破坏村里风气的可得浸猪笼啊。”

    “谁说不是啊,咱们村里风气一向很好,若是真有人破坏了咱们的风气,一定得浸猪笼去。”

    听着这一个个的讨伐声,莫老爷子脸已经铁青铁青了,在场的莫家人个个都是愤怒的瞪着闹事的村民们,若不是莫老爷子拦住了几人,怕是早就冲上去揍人了。

    村长见势不对,连忙喝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听我一言好吗?这事还未查清楚,现在不能言之过早啊。”

    众人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出来了一个代表,道:“村长,那您说怎么办吧,若是村里出了这样的事,你让我们村里这些未娶未嫁的少年闺女们将来如何做人啊?”

    “胡说八道,你们说谁破坏村里风气啊?!”林氏真是彻底火了,这些人左一句破坏风气,右一句偷人的,真是欺负莫家没人了是吧。

    田花花本想躲在暗处看着的,但是见林氏此刻态度嚣张,不禁冷哼一声,“嗤,谁心虚就说谁呗。”

    “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林氏本想冲上去打田花花的,不过被刘氏和王氏给拦住了,而此刻看着她那副小人行径,就恨不得直接给打杀了,居然敢如此冤枉瑶瑶,总有一天老娘会让你加倍偿还。

    田花花见林氏已经愤怒了,也知道林氏算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既然她要揍自己,若不是王氏和刘氏挡住,怕是人已经冲到自个儿跟前来了,现在见人没有过来,胆子也不禁大了起来,“撕烂我的嘴?!难道那些个龌蹉事还不准别人知道么?你们大家说是不是啊?”

    田花花自己说完还不算,还挑起了村民们的心思,一时间场面又混乱了,这回连村长也都喝止不了了。两边人都开始吵骂了起来,这边王氏带领着林氏与刘氏与一群人斗的旗鼓相当的,莫老爷子也不制止,只是纵容几人的行为,那边村长见状已经是急的满头大汗了。

    这边莫胜明已经把莫瑶瑶给接回来了,正好遇到了村里几个年老的长辈,也是村里及其恭敬的老人,几人原先对这事就持疑惑态度,此刻见莫胜明带着女儿莫瑶瑶从镇上回来,立马就明白了这是污蔑,心里也气那些个村民们捕风捉影,老是说是非,不禁立马就和莫胜明说了一众人的去向。

    莫胜明心里也着急着怕一家人受到什么伤害,连忙背着莫瑶瑶就往村长那里去了,还没到地方就听见了一声高过一声的吵闹声,几个长辈一听就皱起了眉头,抿着嘴,脚下也加快了速度。

    “你们都给我住口,吵什么吵啊?”最年长的蔡氏一族族公怒道,“明通,我原以为你这个村长能当好,可是你看看现在你做的这叫什么事啊?

    这事本就是捕风捉影,这不,人家莫老大和他大闺女正好从镇上回来,我们几个老不死亲眼见着的,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看着一个个瞪大眼珠子望着莫胜明与莫瑶瑶的村民们,脸色不禁铁青一片,这些个蠢人,怎么会相信这样的话,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女孩居然被他们说的那么不堪,也好意思一个个说是长辈,哼。

    “一个个做事那么慢,捕风捉影了到是快了啊,谁要是再吵,干脆直接赶出村子得了。”这事也惊动了莫家族老,本来这些族老们是待着一块儿准备颐养天年的,可是却出了这种事,他们不出山也不行了。

    这村里最有权威的不就是那么几家么,排头的就是蔡家,然后才是莫家,王家,以及赵家,几家人在这村里生活了数百年,尽管当年是大旱还是洪涝都不曾离开过,这才造就了这几家人的地位与权威。

    此刻见有人这样抹黑莫家族人,一个个也不禁怒了,这些村民们都是吃饱了没事做了,一个个就是专门胡说八道,居然还想着挑战千鲤村几大家族的权威,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而村里的人一见这些个重量级的族公们一出现,就沉寂不说话,而在见到后面跟着的莫胜明父女俩时,眼珠子已经是瞪得老大了,原来他们一直在为一个莫须有的事情和人家百年来极有威信的家族作对,真是瞎了自己的狗眼了。

    正在震惊时又听到了这些个族公们说的话,要是再闹就直接赶出村子,要是被村里赶出去了,即便是哪个村也不敢收啊,便一个个的都收敛了起来,不再敢说话了。

    这时候莫家的一位族公沉声道:“刚刚是谁说要把我们莫家族女莫瑶瑶浸猪笼的?还有这话是从谁嘴里出来的,你们难道真的不知道?”

    听到前面那个问题时一众人都是集体摇头,但是在听到后面的话题时,有些人的心思就活络了。

    一个个你推我身上,我推她身上的,推到最后还有六个嫌疑人,筱筱挑了挑眉看着这六人,心里有些疑惑为何没有田花花时,就听见其中一人说道:“我知道是谁刚开始说的。”

    筱筱闻言,暗地里嘴角不禁翘了翘,果然狗咬狗的戏码开始了,就是不知道这几人的战斗力如何了。

    “是王志利家的告诉我们的,要不是她,我们也不知道啊。”那人一出来就直接指正田花花。

    而田花花一见这些人那么的不讲义气,直接就出来指正她,不禁怒道:“胡说八道,明明是你们自己在乱嚼舌头根子,为何要怪到我头上来,当真以为我是软柿子么,给你们那么好拿捏?”

    “哼,王志利家的,你说没说在座的都有数,是你早上在河道边洗衣服时和我说的,难道你忘了么,当时可是那么多人在场呢。”

    当时与田花花聊天的人直接就说出了时间与地点,众人顿时愕然,原来是这田花花弄的事情,不明所以的村民们心里不禁疑惑,如果是她做的,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什么动机呢?

    显然田花花也想到了这点,“你说是我在造谣,可是我有什么动机呢,说出这件事后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那人一听这话就彻底火了,该死的,千防万防都没防到这个贱人有这一招,“对你有什么好处我不知道,但是这话就是从你这里说出来的,如果我要是说慌了,那么我将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怎么着,你敢发誓么?而且当时与我们一起洗衣服的妇人们都在,你可以问问她们,看是不是你和我说完了,我才知道的。”

    “就是啊,明明是你自己想要陷害人家,还反咬一口,你这女人心思怎么那么歹毒啊?”

    “就是,人家秋缮是从你那听来的,是你这么说的,看你的样子莫不是嫉妒人家莫老大过的比你好,才这么诬陷人家,居然还想着要人家的女儿死,真是心如蛇蝎啊。”

    “几位族公,我们都能证明这邪都是由王志利家的说出来的,和我们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

    明显几位与那日那个叫秋婶的比较亲厚,所以话里话外都是偏帮着她,气的田花花肺都快炸了,这些个老不死的贱人,真是贱到不能再贱了,他娘的都是一群混蛋。

    这边还未等田花花说话,那边筱筱直接一声大嚎,然后扑向了莫瑶瑶,喊道:“大姐啊,你怎么那么命苦啊,咱们一家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就是有人看不惯咱们家呢,先是烧了咱们家的大棚,现在又是这般的污蔑你,呜呜……,这不是存心让咱们一家子去死么,不就是想给咱们整个莫家抹黑么。呜呜……”

    田花花见莫筱筱扑出来时,眼角就不禁一跳,心里闪过不好的念头,果然这小贱人不安好心,居然还把之前的事情吐了出来,想把脏水泼我身上,门都没有。

    筱筱见田花花一脸阴郁,心里不禁冷哼:想要再转寰么,做梦,既然感动我大姐,那么就得做好等死的准备。

    ------题外话------

    亲们想见到田花花自掘坟墓么,想让她有哪些死法呢?是要半死不活还是直接死透透的呢?!唔,迷糊还在考虑中,哈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