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14.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田花花挨打

第七十七章 田花花挨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或许是莫瑶瑶知道筱筱的用意,也有可能是莫瑶瑶觉得自己确实是命苦,所以两人最后是抱一块儿哭的那叫一个惨烈。

    就连一旁看着的众人当中某些妇人也跟着抹泪,更何况王氏几人,村民中甚至还有人过来劝着王氏几人,让其不要伤心了,并且诅咒乱嚼舌头根的人不得好死什么的。

    田花花见这时候她这边没有一人帮忙,脸上神色也不好看了,恨恨的瞪了眼林氏,然后暗自掐了把自己的大腿,逼出了点眼泪,嚎道:“你们这才是污蔑啊,我何时说过这些,我当时只是和你说莫老大家的大闺女今年九岁了,再过几年就可以嫁人了,婶子,你怎么能这样污蔑我?”

    秋婶见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一点怜香惜玉的感觉都没有,而是冷声哼道:“哼,是不是污蔑你自己清楚,反正这话本身就是从你这里开始的,当然得由你才承担这个后果了。”

    田花花现在无比的后悔,要是刚刚自己不过来,或许是没有这么件事了,还有林氏这个贱人,连带着一家子都是贱人,居然敢这样污蔑老娘,等老娘脱身了,看你们怎么死,哼。想着现在这个局面,心里烦躁不安,还想再辩驳几句,却被喝止了。

    “够了,你们是嫌还不够乱是吧?把这里当成哪里了?!你们口口声声说是风气,可是你们看看你们自己的风气在哪呢?先是造谣污蔑,然后是鼓动群众聚众闹事,最后是要把人浸猪笼,这就是你们想出来的招?”蔡家族公冷眼看着这一群人,眼里彷佛含了冰霜一般,只要是目光涉及到的人,无一不觉得身上从脊椎骨都是发寒的。

    莫家的某位族公也是不甘示弱的沉声道:“还有,王志力家的田花花,既然你要迫害我们千鲤村莫家族人,那么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免得你以为想迫害谁就迫害谁,那还了得。”

    “不知道莫家族公是何打算,毕竟她不是我们各个家族的人。”赵家族公虽然赞同老友(莫家族公)的话,但是碍于田花花不是几大家族之人,不好惩罚啊。

    一旁听着事情发展的筱筱眉头一挑,看样子这田花花是踢到铁板了,他们一家也是属于莫家家族的,尽管是不怎么受重视的嫡系一脉,但是只要他们家出了事,这族里是不会不管的,现在就看着族规能不能惩罚到田花花了。

    不禁是筱筱这样期待,就连王氏,林氏,以及刘氏一干人都很是期待,虽然自家家族的族规不能随便惩罚外人,但是也不是没有先例,那个时候的事情还没有那么严重就被人家族里打了,更何况这是要杀人的罪过,这田花花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原本田花花在听见要付出代价时,心里咯噔一下就有些心慌了,但是后来又听到了不是他们家族的人,不能随便处置,便也壮着胆子反驳道:“莫家族公,我敬您是长辈,可是您现在行事可不是一个长辈做的事,我又不是你们家族的人,你凭什么惩罚我?”

    莫家族公见田花花死不悔改,冷笑一声,“嗤,你还真是勇气可嘉啊,你可知道私自迫害别家家族之人,被迫害的家族是有权力惩罚罪人的,哦,瞧我这记性,你们家是后来搬到村里来的,你不知道是很正常的。”

    经他这么一说,赵家族公以及蔡家族公,王家族公都不说话了。

    虽然王志力也姓王,可是他是和村里其他人一样,是后面移居到村里来的,所以不是王家的人,王家也不屑和这样的人攀亲带故,他们也只是和各个大家族之间才有比较深厚的联系而已。

    “天哪,你睁开眼看看吧,天下还有没有王法了,难道他们的族规就是王法了么?”田花花见软硬都无效,不禁直接撒泼的对着老天喊话,“老天爷啊,你得为我做主啊,呜呜……”

    她这话若是仅仅只说莫家也就罢了,可是她却用了个他们的字眼,这就连带着把其他几个家族一同说进去了,遂王家与蔡家族公们脸上都不好看了,都是一脸铁青的瞪着田花花,这个女人真是找死,居然想扣一顶藐视王法之罪给他们。

    要知道这罪可大可小,往小里说也是死罪一跳,往大里说还有可能被冠上造反的名号,那是要株连九族的,要是被这死女人污蔑了,那么他们几个老不死的就可以不用活了,遂几大族公齐声喝道:“住口,无知妇孺,就你这句话可以让在场的村民,全都葬生于此。”

    那些村民一听要陪葬的,脸色上的血色尽褪,看着田花花的目光也有些要吃人了,这该死的女人居然想让他们死,真是心思狠毒,秋婶真是没有说错,果然是蛇蝎女人。

    有羞怒的村民不禁提议道:“各位族公,这种女人就应该拉出去重打,居然那么狠的心,想着要我们整个村里的人死,这人就应该直接浸猪笼了。”

    筱筱一听倒是觉得有意思,刚刚想给把大姐浸猪笼,这回终于轮到她自己了,哈哈,果然是天理循环啊,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呢,不过看这架势应该未必能成功呢。不过就算这次不成功,那么自己还有后招呢,不怕整不到这田花花。

    而田花花一见有人提议浸猪笼时,脸色一变,这群人变的那么快,真是墙头草。

    “各位乡亲们,还没有达到浸猪笼的地步,我们也只是仅仅教训一下,免得将来这女人给我们村里带来灾祸。大家说是不是?”莫家族公说道。

    而对于这句话,村民们显然很是能接受,便纷纷举手大喊,“严惩不贷,严惩不贷……”

    许是见效果不错,在座的几位族公与村长交涉后,这才决定了田花花的刑法,村长得到结论后,连忙说道:“大家安静,听我说几句,由于王志力家的造谣生事,鼓动村民滥杀无辜,但鉴于没有造成实质性的迫害,因此我们决定,施以鞭刑,她是女子,所以只需鞭抽三十即可,不知道莫老大家以及诸位村民们能否接受呢?”

    田花花见村长问了一众人就是没有问她这个受罚者,咬咬牙,不服气的喊道:“村长,我不服,凭什么我受罚,要经过他们同意?”

    筱筱一行人见田花花还是那副不怕死的模样,心里面皆是无语,果然是个蠢货,不过这点惩罚只能算是利息而已。

    几位族公冷冷的看着她,不屑道:“需要你同意么,你做下那么大的事,企图差点害了整个村子,你还好意思说。”

    田花花嘴角动了动,见在场的村民们都用一种要吃人的目光看着她,吓的一哆嗦,只能是恨恨的低下头,默认了这一刑罚。

    “既然你已经默认了,这事就好办了,来人,把她给送到村里的广场上去,咱们好让全村人看看,这种蛇蝎妇人是什么下场。”几位族公懒得和她说那么多,直接就让村民们押过去。

    广场上……

    村民们陆陆续续的到了这里,在几位族公来之前,就有让人敲锣请全村人观看刑罚,这也算是对某些好事的村民们一个变相的敲打。

    而田花花被绑在了专门用作惩罚的十字架上,看着这些人对她指指点点的,心里怒气一直在上升,而对莫胜明一家的恨也上升到了极致,只见她手死死的握住,嘴唇也咬的发白,眼睛一直盯在地上,不消说眼底的恨意怕是一直在增加。

    见村里人来的差不多了,村长这才走到了前头,“各位村民,大家安静下来,听我一言。”

    原本一些知道事情原由的人则是一脸兴奋看着,而不知道原由的则是一直在向知道的人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此刻见村长上前开始讲话了,这才停住了嘴,不再说话。

    村长也知道事情说起来太长了,好在他在来的路上已经打好草稿了,所以只是象征性的说了几句后,就开始由村里专门施刑大汉来执行刑罚。

    一条长鞭尾部上面有倒刺,一抽下去,倒刺是可以勾出一些肉的,所以大多数知道这个刑罚的村民们根本就不会闹事,没想到一条将近六十年都没有用过的鞭子,居然刚开荤就抽到了田花花身上,不能不说报应啊。

    “啪!啪!啪!”,大汉也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抽起来那鞭子还带着风声,有些胆小的则是直接就闭上了眼睛,不去看那一幕,而有些人心里却只有幸灾乐祸。

    原本是抽三十鞭的,可是在抽到一半的时候,田花花忽的大喊了起来,“救命啊,肚子,我肚子好痛啊,相公,你在哪里啊,快救救我,我肚子好痛啊……,呜呜……”

    人群里被拨开了一条路,王志利这才从隔壁村赶了过来,见自己妻子挨打喊痛,连忙上去把绳子给解开了,然后抱着田花花跪在了蔡明通跟前,道:“村长大叔,她纵然有不对的地方,各位村民们罚她是应该的,但是现在她喊了肚子痛,也许是有了身孕,难道你们还想要了这孩子一命么?”

    村长有匈疑了,若这田花花真的怀孕了,还真不好打了,毕竟孩子也是一条命,若是真的因为受罚而小产了,这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王家侄儿,你媳妇儿有没有怀孕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若是她真的怀孕了,那么这刑罚嘛,自然是免了,要是没有怀孕而是装的,那么可别怪我们这些个做长辈的不客气了。”

    尽管蔡家族公这般说,但是在做的几位族公心里都是另一番想法:怀孕了自然是要好好养着,要是没有怀孕而是想要装怀孕来掩人耳目,达到逃脱挨罚的目的,那么就别怪我们这些个当族公的手软了。

    “明通,去,让人把郎中请来,看看到底是有孕还是没孕。”

    村长见这事有自家族公帮着出头,不禁松了口气,连忙让跟着一块儿押田花花的汉子去请了村里唯一的郎中过来。

    郎中把了会儿脉后,这才恭敬的对着几位族公以及村长说道:“村长,族公们,这妇人怀孕约一个半月了,现在因为受了皮外伤,所以有些动了胎气,这段时间得好好养着,要是再出点什么事,或是受点什么刺激,怕是孩子会保不住。”

    村长闻言皱了下眉头,然后才把目光看向了蔡家族公,毕竟刚刚他们说是若真的有孕,那么刑罚可免的。

    几位族公对视一眼,然后才不耐烦的摆手道:“行了,既然是真的,那么就散了吧,这件事就此为止,不许再说了。”

    王志利听到田花花怀孕的消息,不禁大喜,现在又听到了这些族公们放过了她,连忙道了声谢就把田花花给带了回去,看他离去的脚步透着轻快,显然是高兴坏了。

    而林氏等人则是一脸愤恨的看着王志利和田花花离去的方向,没想到居然真给这个贱女人怀了身孕,真是走了狗屎运了,若不是这个孩子,怕是这女人不死也得脱层

    筱筱幽幽的看了一眼被王志利抱着的田花花,随后想到自己的计划,嘴角勾勒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田花花,你真以为好日子到了么,这个孩子能不能保坠不一定呢,咱们就走着瞧好了。

    ------题外话------

    我错了,今天本来想多更的,结果要开会,所以只有这么点了,对不起了亲们,么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